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2010上海世博会 > 疯狂马拉松-少年中国说

“疯狂马拉松”访谈:讲述中国40年的得与失

来源:搜狐文化
2010年05月10日16:51
歌手左小祖咒
歌手左小祖咒

  左小祖咒:年轻就是犯错,我羡慕年轻

  主持人:现在的年轻人也读老子,庄子,孙子,也就是“老装孙子”,非常感谢叶先生,下一位嘉宾左小祖咒音乐人,有什么想问他的呢?

  叶宇轩:我声音一直不好,怎么样教一个不会唱歌的,到K房有什么技巧三分钟学好,十年磨一剑唱一个歌。

  主持人:谢谢叶先生,一会儿由左小祖咒来回答您。有请左小祖咒先生!

  主持人:您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吗?

  左小祖咒:随便唱吧,唱得好的人都是在上厕所的时候唱的。

  主持人:刚才叶先生问到怎么能在KTV里唱得特好。

  左小祖咒:KTV喝多点就好,麦克风别人都抢不下来的,自己抓着。

  主持人:那就是麦霸。我们简单介绍一下左小祖咒,卖盘卖得最贵,因为自己音乐做得好。在这里我们有一个题板,这么多年代哪一个您觉得最亲近的,选一个。1993年《废都》,您知道这本书吗?

  左小祖咒:这本书我知道,这本书是恰恰在北京看到为数不多的一本书。我是93年到北京,我记得94年,还是95年看的,93年炒得很火。我看到那本书的时候,那本书已经被我干妈已经翻得很烂了。

  主持人:您今年多大?

  左小祖咒:我今年40,大概在95、还是96年的时候,具体不太确定了,很厚,像纸一样,很厚很黑,正好是过年的时候看了它,在一个小城市没有什么可看的,也不大爱看电视,所以翻了这本书,大概看了三天看完,很好看。

  主持人:不管这本书怎么好看,我们一起回顾一下这本书怎么个好看法?(播放1993年《废都》纪录片……)

  主持人:好,对《废都》有什么看法?

  段妍玲:我唯一不知道为什么引起那么多的反响,好像这么开放一个城市怎么会这么大惊小怪,这是让我特别奇怪的一件事,书是特别好。

  主持人:随着时代的发展突然出现这样一本书,这本书看了以后对您的艺术创作有没有带来什么灵感?

  左小祖咒:这个不好说,这本书在那个年代出来的时候,不是个流行的书,好看。我们那时候写的东西磕磕碰碰,追求是一些很怪的东西。我以前觉得这本书很好看,我们喜欢看一些,20多岁可能多要看一些难懂的,黑色的,装装门面,但对我们来说基本是一个言情小说。《废都》是一本非常好看的书,同时我记得讲的是一个西安城市的故事。

  主持人:最近有没有做新鲜事儿?

  段妍玲:我从国外刚回来,我们遇到冰山大火,火山爆发,滞留很多人,意大利报评为阿玛尼在中国的节日,说大家愿意去看它了,展览本身这个很新鲜,很有意思。

  左小祖咒:就是忙也不要告诉别人你那么忙,你那么忙干什么,你那么忙,为什么全国人民不知道你。

  主持人:你觉得现在摇滚音乐节是什么样的现状,跟当年的迷笛音乐节一样吗?

  左小祖咒:音乐节其实在西方都是唱歌的上去演奏,不是卡拉OK。在中国可能是摇滚音乐人在那有乐队,现在这种现象都改变了,你作为一个真正的音乐人,在演出的时候不可以唱伴奏带的,你唱伴奏带除非是玩形式,非要唱这个,好玩。但是在现场大家都是真枪实弹的玩,错有错的艺术,即兴有即兴的艺术,玩有玩的艺术。音乐节年轻人应该体验一下,还有2000年之后的娃娃们,都是很闷,因为他们不爱说话,喜欢网上交友。音乐节像庙会一样,咱们三个人演出,你可以不看我的,或者只看他的,音乐节很多票价很便宜,西方很多的年轻人把钱攒下来一年都要看音乐节。

  主持人:您还记得音乐节吗?你对音乐节有什么想法?

  段妍玲:音乐节最主要是人气,什么是热闹,什么是人气,符合人需要的东西不管是网络时代怎么样,最重要人与人一定要见面。不仅你说什么,你穿什么,可能还是一些化学反应,我觉得这是最基础的。音乐节给人无限的这种可能性,当西方年轻人用很多钱去看,不一定所有乐队他们都喜欢,另外一些人跟他们一起这样狂热也好,谩骂也好,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可以尽情发泄,并不会对社会造成任何分解,因为在草坪上手无寸铁,应该是值得大家去分享的。

  主持人:第一次参加音乐节是什么时候?

  左小祖咒:我第一次参加大的音乐节,贺兰山音乐节,04年的时候,前面也有小的音乐节,但是来的人很少,来了以后,音乐节肯定不上一万人是看不出来的,跟剧院不一样,剧院里满了就进不去,音乐节人多了才有意思。这几年年轻人稍微有点乐子去音乐节应该是比较好的,像最近的草莓音乐节,不一定在北京,不一定非要往南京跑,而且年轻人可以就近的地方去,因为中国这么大他们需要一些集体活动。

  主持人:我也认识很多摇滚圈的朋友,现在有些搞摇滚圈的人网上一直热议的一件事,很多年轻人乐队打着摇滚的旗号不干摇滚的事儿,你怎么看?他们就是为了让自己出名。

  左小祖咒:很多人都吃不饱饭,连自己都养不活。如果没有良性的发展,到40、50完全干不动了,所有职业都是需要获得经济价值的,要靠这个行业吃饭的,就像你们到搜狐上班一样。

  主持人:你一共玩了多少年摇滚。

  左小祖咒:有17年。

  主持人:现在大家热议一个话题80后,现在最大80年也就是近三十,大家说三十能不能立住,二位有什么观点和想法?

  段妍玲:30岁,我过了,我当初没能立起来,我现在盼着40能过,但是大家说已经往后移了十年,大学要读得久一点,恐怕40岁还没能达到,现在三十而立也高了。刚才说的年轻人韩寒他是80后的人,他属于最优秀的一类,不能代表一个群体。

  主持人:我看过他的一些书,我还是有一些不同意见,我觉得他做得太泛了,各人有各人不同的看法。左小祖咒对三十而立怎么看?

  左小祖咒:如果你的爹妈没有钱没有权很难立。三十而立有房有车是不可能的,有很多人25岁才毕业,学校里出来“书呆子”一个怎么经得起打击,有重担就意味着有责任,要买一个50万的房子不太容易。

  主持人:您的观点三十而立80后是立不住。

  左小祖咒:三十而立你有很好的社会关系,确定了朋友,你做什么事的时候,机会是肯定会有的,但是要看你做得如何了。

  段妍玲:不能一刀切,每个人三十岁不一样。

  主持人:再问最后一个问题,关于生活的,你觉得现在在中国什么地方能看到美的,让你心动的东西。

  左小祖咒:其实我们已经看不到什么,全被楼给挡住了,我住在五环外了,但是那个地方都很热闹,我觉得自己待着舒服就可以了,不要抱怨什么事情,不愿意在这待着就走人了。

  主持人:最近看到什么东西美?让您心动了。

  段妍玲:最近最美,我其实有这样一个毛病,我有一个问题就得看取景框,我们去武当山,去的时候看的都是一些非现实的,非常美的一些情境,但是因为这个在我的取景眶里面,必须由我的眼睛排除到其他的,比如说可口可乐的伞,必须练出一种技巧,每天看到美的东西还是不少。

  主持人:最近最心动的东西是什么?我看到美突然震撼了我一下。去无锡拍戏,去一个废石厂,站在最高地方往下看,突然发现这边还有山,这边是采石场,好好一个山一半让人给切了,这边还得拍戏,这边还是山,心里很难过。

  段妍玲:会触动你。我觉得你说的是心疼,不是心动。

  主持人:也有心动过,拍戏的时候,我看到大片油菜田,后面是一大片竹林,我想在这里晒回太阳就好了。

  段妍玲叫:最近看一本书上每句话都很心动,叫《我们在此相遇》,跟去世的妈妈在这街上每次的溜达,建议你看这本书。

  主持人:左小祖咒最近有没有心动的作品。

  左小祖咒:不像你看到书里就高兴,我们看到竹林,看到山就想歇一会儿。

  主持人:我也从小看摇滚杂志,摇滚乐,通俗歌曲,加上您的这种采访,您觉得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呢?我看媒体说你特神圣,就生活在自己空间里面。

  左小祖咒:是的,我做艺术也是,在自己的空间里面。做艺术是一个很自我的,艺术是没法交流的,你做你的,我做我的,我告诉你该怎么做,那个东西就没有意思了,因为艺术是完全自我的。

  段妍玲:我是比较天真,比较积极,比较乐观的一个人。

  主持人:最喜欢哪个城市?为什么?

  左小祖咒:北京,就喜欢待在这儿,这么大,我在这地待了17年赖着不走,就是喜欢,我没有别的。

  主持人:有哪一个时期您觉得最有创意和激情的。左小祖咒先来,我觉得摇滚音乐是一件很有激情的事。

  左小祖咒:我觉得是现在,你在拼命想着怎么写的时候,可是你创作确实下手慢,今天晚上想什么东西就写什么东西,就是一个即兴的方式。

  主持人:左小祖咒最近有没有出新的专辑。

  左小祖咒:下个月出一张新的唱片,和艾未未一起做的。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下一页]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