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2010上海世博会 > 疯狂马拉松-少年中国说

“疯狂马拉松”访谈:讲述中国40年的得与失

来源:搜狐文化
2010年05月10日16:51
《居》杂志主编段妍玲
《居》杂志主编段妍玲

  段妍玲:想“三十而立”太难了

  主持人:感谢我们王先生,按照我们节目的惯例,给我们下一位嘉宾问一个问题。段妍玲,原CCTV主持人,资深出版广告跨媒体制作人。

  王翔:现在进入互联网时代,原来纸媒,后来变成电视媒体,现在进入一个网络时代,网络电视会不会在未来取代我们现在的电视的媒体,会不会对未来的主流媒体构成威胁?

  主持人:谢谢!

  主持人:请您回答王先生这个问题。

  段妍玲:为什么今天做这个东西,每个人只要愿意打开电脑,大家都可以进行交往,这是网络最大优点。它们互相造成的威胁还不是威胁,就像我们说电视来了,电影会怎么样?每个媒体不同的性质都决定它有不同的表达方式,我们做设计频道的时候更多看一些视觉性的图象,零距离感受这是你的家,这是不同呈现的方式。

  主持人:按照惯例,你翻一个题板。“故宫里的星巴克”,你知道这个事件吗?您对这个话题怎么看待?星巴克该不该成功?

  段妍玲:它还是有存在的价值,不过他侵蚀了我们“国家的尊严感”,这是另外的东西。我想大家比较了解星巴克的创意和思想文化出现的平台,克林顿把星巴克创始人请到白宫,请教他怎么为每个员工上保险,在美国没有任何一个公司做到的。

  主持人:通过星巴克在故宫里面,引出了故宫的文化,星巴克的文化。看一下这个视频。(播出星巴克进故宫纪录片……)

  叶宇轩:我非常赞成段妍玲的观点,倘若这一点都要计较的话,感觉有点小肚鸡肠的感觉。就像故宫里看到古董价值连城,在当时可能是一个器物,可能是一张桌子,椅子,很平常,很生活的东西,只不过现代人因为生活、历史,或者使用的人给了它一些价值,赋予上去,它是什么重要的古董。你把星巴克赶走,放中国卖燕窝这些东西吗?要不你把农夫矿泉水放进去,也没有比人家那种文化好啊。

  主持人:这里不乏高级公关,不管是谁的炒作,醉翁之意不在酒,你们二位觉得星巴克应不应该在故宫里?

  段妍玲:我去过那儿星巴克,当时去的时候,感觉它外面还是比较传统方式呈现的,不是很明显的方式融入,提供他们服务的文化咖啡。当然,假如咖啡放在金銮宝殿,我还是有意见的。如果你去爬长城会不断看到可口可乐的伞,你说可口可乐架在长城有影响观瞻吗?

  叶宇轩:星巴克我虽然很少喝,它让我觉得是最舒服的店,目前在中国来看,我还没有看到哪家连锁店像星巴克那样坐在里面感觉是那么舒服。我觉得中国人应该多学习,多一些包容,要有自信,何必把人家赶走呢。

  段妍玲:为什么用星巴克,就是一个品质的证明,其实我并不认为它是最好的,但是它是街角里是最舒服的第三空间。

  叶宇轩:我做了一个展览在上海,也帮星巴克设计了一些相关东西,这个公司我觉得是很有创意的,很有文化的。把它赶走,我觉得太不像中国人的那种厚道风格。

  段妍玲:为什么说21世纪是生命的时代,生活的时代,这个时候最重要是共生,而不是排挤和对抗,发现这个时代连细菌都是健康的,不是黑就是白。所以星巴克和故宫之间完全可以共存,这个时代赋予了它这种可能性。

  主持人:一个东西要给它一个纯粹的东西,就像喝茶,找那棵树,然后找那儿的水泡这杯茶,不管故宫里有没有星巴克,有没有农夫山泉,还是给他一个纯粹最好的。网友一直热议的就是这个,不管是来的星巴克,牛巴克,希望还原故宫的纯粹性,其实网友一直热议的是这种事,只希望还给故宫安静,参观浏览的地方。

  叶宇轩:纯粹不纯粹这个事很难说,就像原生态,最早长什么样谁知道,故宫再往前推,最早的故宫也不是现在这样子的,皇帝也不在了,什么都不在了。不需要采取太过强烈的手段争取,去抗衡是没有必要的。

  主持人:人们来故宫最主要感受它的文化气息,不会因为有星巴克来故宫,这都是一些点缀,当然我的观点还是代表一些网友。故宫里面还是让它安安静静的吧。这里有一个问题想问二位!现在最喜欢的年轻人是谁?你年轻时对您影响最大的年轻人是谁?我给一个范围,80年代到89年,这个年代多少人?现在的年轻人?

  段妍玲:就是你吧,你用嘻哈方式讲相声,我想有机会探讨一下。

  主持人:我们有一个死继承,活发展,我们发展不单单在相声中大做文章,国外脱口秀演员,比娱乐明星收入高很多,相声演员我总说八个字,“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其实嘻哈讲相声对我们概念有点模糊,很多人到我们剧场里听我们相声,都知道我们穿着大褂规规矩矩在上面说,只不过加了很多东西,与时俱进,语言变化那么多。我很反在说相声时跳舞,唱歌,满舞台飞。它的本质是用语言把人逗乐,而不是舞台上神经病似的。

  叶宇轩:搞设计的人我还是很纯粹的,比方说这个桌子四只脚,我可以让它变三只,一只,甚至没有脚。例如:我的壶就可以不用把,就这么握着。你说学逗唱,也许哪一天唱也没有了,光说,那就很厉害了,怎么样把它融合好,这很重要的。如果只是纯粹到忠于原味也许只会这样子,还是需要有很多新的东西。就像二十一世纪怎么样应用科技在我们生活里面,现在世博用了很多建筑,里面很多科技可以产生互动,已经不是简单说节能这种概念了,我觉得这个东西应该把它普及到我们生活的层面,才不愧活在这个时代。

  主持人:最喜欢哪个一个年轻人?

  段妍玲:我们评你了。

  主持人:在这儿我想问一下,你们年轻的时候肯定会有影响你们的这些年轻人,不管是老人,你们年轻时候最影响到你们的是谁呢?

  段妍玲:我这人特怕选一个。

  叶宇轩:多面性的,不可能只有一个影响而已。

  段妍玲:文化人从小读着小说,总想有创意的人为这个社会创造点价值,有很多很有意思的人,我记得当时十几岁看这些人创业的想法,说没有钱,做小店,当时提出环保等等原生的,很真诚的举动,当然后来被当作笑柄。小的伎俩必须有一些创意的想法实现这个东西,这个人在这方面做了很多表现,不会失去自己的信仰,同时在市场取得个人的成功,而且服务于大众,我觉得这是非常完美的结局。

  叶宇轩:年轻时候我常常看的都是一些老子的《道德经》,在我看不懂《易经》的时候我也看《易经》,《易经》这么难居然还叫易经?有为、无为这种思想,在当时书上看没有实际生活里印证,到现在我这把年纪经过很多风浪,我去体验以后,我发现这个老庄思想,在后来创意和设计里面体现得非常大。再伟大的艺术家,政治家,他很多灵感来自于司法自然,观察到那种秩序到这种秩序,引发他成诗人也好,从政想着什么好策略,可能借东风也是来自大自然的观察。一个很伟大的艺术家,都是来自于观察,让自己很平和,在很静的时候,不像现在我觉得大家很枯燥。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下一页]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