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2010上海世博会 > 疯狂马拉松-少年中国说

“疯狂马拉松”访谈:讲述中国40年的得与失

来源:搜狐文化
2010年05月10日16:51
设计师叶宇轩
设计师叶宇轩

  叶宇轩:反对星巴克进故宫有点小肚鸡肠

  主持人:有请叶宇轩上台。

  叶宇轩:其实,广告创意人是我的过去时,我从2006年我就不做广告了,我是做产品设计。你说获了很多奖,去年我还得了一个奖。我们在电视上看到很多汽车广告,汽车广告非常难做的,价格非常高的东西,是一个认同品牌,国内的广告大部分还是没有信心的,怎么没信心呢?它还是车子跑给你看,看看性能,这个配备多豪华,马力多强这些。但是国外广告不需要这样,比如我讲奔驰汽车的广告,完全没有看到车子,就一个太太晚上在家里等,这时间怎么9点了还不回来,10点、11点、12点,等到最后灯关了太太睡觉了,老公轻手轻脚进来了,灯亮了,太太说怎么了,老公说车子故障了,他老婆一个巴掌打过来,奔驰汽车从来不会有故障,就这么一个广告,比较经典。

  主持人:您可以按照现在这个年代给翻一个牌。

  叶宇轩:2001年那一场雪,正好新加坡飞到北京,不到三个月下这场大雪,印象非常深刻。

  主持人:但是全北京交通都瘫痪了。

  叶宇轩:到了晚上下雪,我们在光华路,不夸张说,在三环,四环边上,很多人边走路边唱歌,我觉得挺好看的,后来回家一看新闻,才发现百年一遇的一场大雪,太棒,太好了,好到让我觉得做了一件很疯狂的事情。当时,问了三辆车没有去长城的,后来终于看到一个,我跟他说我要去长城,他说跑不了,我说多少钱你说,过去只有在台湾地理历史才看过长城,一路上时速很慢,你知道我看到什么景象吗?我真的是我太震撼了,因为即使对一个台湾人来讲,本来一张纸摆在前面已经很震撼了,可是我看到的是白色的长城。还有另外两辆车,整个长城就三辆车,我觉得这是一场世纪最伟大的那一种上天的一个艺术创作,像一个即兴的创作,这是我的第一感觉。

  主持人:回顾一下2001年那一场雪。(播放2001年下雪纪录片……)

  主持人:2001年您在北京吗?

  王翔:在北京,你说2001年那一场雪我想起刀郎一首歌,之前在北京基本上见雪不怪,这几年雪比较少,比较有意思的是看到2001年,我想起《2012》。的确,现在需要倡导低碳生活,尽量避免坏的恶劣天气来到我们身边,这是我们无度的使用环境造成的。

  主持人:关于2001年这一场雪王先生提倡低碳生活,叶宇轩想到多么美丽,多么壮观。因为南方人没见过雪,咱们彻底聊聊雪。

  叶宇轩:核心的东西要从波阳中慢慢波到最后直到你掉泪。当我看到这个情况,我不只看到艺术的这一面,我也想到低碳这一部分,我非常关注的,我在做创意,做设计的时候,也会想到这些。那场大雪对我来说,作为一个台湾人来说很少看到大雪,礼拜一上班我才知道有的同事回到家半夜,有的基本上在公司过夜,回不去了,地铁、公车全部瘫痪。我当时想了一个问题,怎么会这样子呢?我去思考,除了刚刚王先生谈到这个事,的确是这样,大自然你不善待它的话,它是会反目的,这是一个因果关系,你看新闻图片,停在路上的那些车子,还有国外发现太平洋有一个垃圾岛,海洋的垃圾经过漩涡都在那个地方,不会消化。其实我们太过急于开发这片土地,即使经济指数开上升,收入也提高了,可是你看到人的幸福指数是变少了,判定一个人富不富有,不是看他银行有多少存款,他公司职位有多高,而是他感觉对自身的生活,对现在的状态有多么满意,多么幸福,多么快乐,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我去年三进三出到黔东南去,有一个地方叫地闽,那个地方是全生态,我就很佩服那一片怎么样的生活。他们怎么爱护这片土地,在那个地方他们稻米用的祖先传出来的水稻,当水稻种下去还会种很多鱼苗,会把里面虫子吃掉,到作物高一点的时候放一些鸭子,排的就是一些肥料,完全不需要化肥,这是一个多么天然的自然的循环。

  那一场大雪让我感受最深,下了大雪,你就欣赏吧,这是难得的一次,我刚才一开始为什么那么讲,这么难得的,所有的艺术家,再伟大艺术家也没有办法把整个北京变成白色的雕塑一样,一个冰城,你就好好的欣赏吧,想想之后如何改善这样的情况,地球是需要呼吸的,所有的路都铺成柏油路,水到了柏油路怎么渗下去呢?如果是土很快就渗下去了,也不用每次下完雪政府派很多融雪车,很多居民在那劳动,推雪这些东西。我觉得这些东西要从最根本去解决,我做创意的人,最希望谈到最根本的部分在那里,这样的解决才不会越做越复杂,只有真正从根源下刀把它解决,让整个社会有所改善。

  主持人:通过一场大雪引出那么多感想,感慨。以人来比喻,你觉得中国现在像什么样的人?

  叶宇轩:其实很难用一个人概括,当然可以讲年龄,因为我们是一个开发中的国家,发展中的国家,所以它就像一个年轻人,正在发育的时候,17、18岁,我感觉中国现在这个情况,所以会犯一些错误。我觉得应该给中国时间,现在一切都往很好的方向在发展,要耐心。

  王翔:中国首先是一个发展不平衡的国家,尤其是农村和城市不平衡。就像一个人穿着阿玛尼的西服,但是穿着一条红色的裤子,上头戴着一个什么帽子,可能底下穿着一双LV的鞋,非常不平衡。我们需要国家各个地方共同的进步。

  主持人:如果把中国比作青年,壮年,老年还有少年,你觉得现在属于哪个阶段呢?

  王翔:可能从少年、青年、中年、老年都集结在了一个人的身上,他有他衰老的部分,也有他蓬勃的部分,有他正当年的部分,也有他意气风发的部分,的确是非常怪异的一个现象。

  主持人:综合体。

  王翔:不能以一个类型的人确定中国的形象。

  叶宇轩:其实在全世界各国都有这种情况,只不过情况没这么重,其实我认为这个人最缺乏是信仰,这个信仰可以信毛泽东思想,可以信雷锋,也可以信宗教没关系,中国的贫富差距太大了;第二中国幅员广大,在福建犯一个案,跑到北京,他有侥幸心理,你抓不到,所以必须靠自己自律,必须他相信干这件事必须有因果,就不会干那些不该干的事情,不管是商人也好,还是学生,都知道这个事。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下一页]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