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2010上海世博会 > 疯狂马拉松-少年中国说

“疯狂马拉松”访谈:讲述中国40年的得与失

来源:搜狐文化
2010年05月10日16:51
上海艺术博览会总监秦思源

  秦思源:北京还没有长出新的灵魂,丧失了以前的灵魂

  主持人:先做一个简单的介绍,再回答房方的问题。

  秦思源:大家好!我叫秦思源我生在英国,长在英国和中国,我主要在北京住,大了以后我做得特别杂,我也做过音乐,现在做的是当代艺术。看情绪,吃一个东西不能吃太多了。

  主持人:比如说你今天心情特别好?

  秦思源:吃我老婆做的面,她做的是各种各样的卤,有茄子、西红柿、鱿鱼在一块一拌。

  主持人:你心情郁闷的时候想吃什么?

  秦思源:想喝酒。

  主持人:不吃东西?

  秦思源:心情郁闷的时候没有胃口。

  主持人:生气的时候?

  秦思源:吃点辣的。

  主持人:以火攻火吗?

  秦思源:对。

  主持人:失落的时候想吃什么?

  秦思源:我还没有过这种感觉。

  主持人:比如说因为你要老策划展览,你在策展之前很紧张的状态的时候你吃什么?

  秦思源:很紧张的时候要吃盒饭。

  主持人:我曾经看过一个艺术家,一个哥们牵着一颗白菜,问这是什么,说你想什么,这就是什么。二位以前都做过音乐,最早一批北京搞摇滚的,你们那个时期都有谁呢?

  秦思源:窦唯那时候做的叫做梦的乐队,我们这个乐队叫穴位,不同的穴位。91年、92年,然后还有唐朝那个时候也是很火,有些乐队还存在着,比如说兽人,还有面孔,还有超载,都是那时候开始的,那个时候年龄也差不多,有71年的,那个时就是二十一二岁,那些人有一个流行的叫眼镜蛇,反正有很多人,挺热闹的。

  主持人:您怎么看当时那个音乐环境。

  秦思源:当时音乐环境的确特别好,没有现在这么多,因为现在有酒吧,现在有一些音乐节,等于是浮出水面,可以面对公众。那个时候没有什么违法,很少出专辑,这种机会非常少,所以基本属于一个音乐圈,有一些搞艺术的人很喜欢,有一些搞声乐的人喜欢,这种范围有几个点去做。有一段时间老马新股有活动,还有在国贸有一些点,陆陆续续有一些不同的点,可是那个气氛特别好,特别理想的状态,大家想把这个事情做得特别好,这种气氛当时觉得特别冲劲,特别有理想。

  尤洋:中国现代音乐发展85到94年这一个阶段是非常黄金时期,70年代末不管从事艺术还是从事音乐创作,来自上层艺术形态的限制,一下子挤掉了,到了85到94年无论是艺术还是音乐,在北京都是有非常强盛的创造力,所以诞生了很多非常好的乐队。

  主持人:当时不是出了魔岩三杰吗?我看像无地自容,应该是91年出的?

  尤洋:无地自容其实当地乐队并没有中国的,和一些一大堆盗版商人,现在应该说正版、盗版都挣不到钱了。

  主持人:当时了影响一代人。

  尤洋:包括红磡做的演唱会,后来很多事情只不过都是媒体做起来的。

  秦思源:媒体是挺多的,怎么把这个东西变成钱,只有演出才可以,只有这么一个渠道。你要说签约什么的,如果你是被国外的一个唱片公司签约,那是非常不错,当时对我们感兴趣的也是国外的一些公司。

  尤洋:很多公司怕麻烦,都是换着乐队里面的人签,不是跟乐队整体上签。

  秦思源:当时也有把我约到英国个人签,当然不行,肯定是拒绝了,当时很多人想这么操作。

  主持人:当时音乐环境的生活状况,生存状况?

  秦思源:我当时住的那个房子也就11平米,没有上下水,一个月一百块钱的房租,住在西单那边。最早乐队也没有人出来演出,最早乐队在那排练,把被子捂在墙上,小声弹贝司,打鼓。然后后来有很好的排练场地,可是大家生活还是比较艰苦的,那时候开始有些人可以接活,广告那时候开始了,可以接点广告活了,能接广告活还可以生活得稍微好一些,还有些人兼职上班,有些人比较纯粹,基本上靠借钱生活,属于看人就躲那种。

  尤洋:听说演一场出挣不少钱。

  秦思源:没有签约的那种,因为我们的音乐还是相对来说比较实验。

  尤洋:包括失真的嗓音唱那个时代都是很前卫的。

  秦思源:可是再多的,那个时候演出挺有限的,那个时候一个月有一次演出已经不错了,平均下来,一次演出,一个人三百,四百,最多是七百,一个月就三四百块钱。

  尤洋:当时90年代初他们做一场演出,地下音乐会30块钱一张。

  主持人:刚才说到用失真的声音唱人声,当时搞什么音乐风,是爵士?

  秦思源:实验摇滚。

  主持人:还记得当时的歌词吗?

  秦思源:真的不记得。

  主持人:还记得当时唱的什么歌吗?或者现在比较熟悉的。能模仿我们唱一下。

  秦思源:我现在嗓子真失真了,完全不会唱了,当时像《微不足道》。

  主持人:《微不足道》简单唱一两句就行了。

  秦思源:我也不提名,我现在嗓子不行,只能在卡拉OK里面丢人,不能在广大媒体面前丢人。

  主持人:当时那个状况既然很了解,因为在研究,评价一下现在这个摇滚状况,你看最近很多音乐节,迷笛,摩登,草莓,您评价现在音乐市场状况是怎么样?

  秦思源:我很多年没有介入这个事,我感觉自己是一个老人,现在搞音乐的人都比我小十岁,在我当时那个年龄他已经算是老的,所以他比较了解。

  尤洋:现在看音乐,中国发展有几个结点,一个是前卫的过程,第二,99年北京新生刚出来一批人,更年轻,更朋克一点,然后现在后北京人,推了比较现代的,我现在很难用摇滚圈子来评价这个音乐,甚至摇滚不能成为一个音乐风格的划分。像出来的一些乐队,我更喜欢独立音乐创作这种角度划分。如果有摇滚乐的话,随着90年代发展,已经对娱乐产业进行了根基性的改造,现在听老音乐人和新音乐人,跟以前已经完全不是一回事。

  秦思源:有一种自己创作的感觉和一种态度,这个态度有一定实验在里面,用的语言基本上是音乐的语言,元素也是音乐的元素,现在要是说摇滚,当时跟一个著名音乐家合作的时候,他说做过U2最经典的几个专辑,自己创作了专辑等等,他那些音乐应该说是摇滚乐,可是他不能用这个词儿。谁跟我说摇滚这两个字,我就要骂谁。经常有些乐队一说这个东西是摇滚,就会想得特别偏,会想到一些东西,就好象现在摇滚简单给你扣一个帽子。

  主持人:现在很多乐队打着摇滚的旗号,但是干的不是摇滚的事儿。

  秦思源:有些人是自己打的。还是像我们跟社会主张的一些豪华设施,比如说挣钱,这些特别大的框架,向往的这些,没有一个大体的东西,和这个是什么样的关系,我是认同它,还是跟它保持距离,还是这个东西很有问题,我要通过自己的创作解决问题。我现在特别关注年轻人有没有,因为当时我觉得我们有,当时在艺术界里面,可能现在也是最活跃的那些艺术家,70年代出生的,那个时候我们进入社会的时候没有太多赚钱的机会、没有太多工作的机会。

  尤洋:在我看来还是属于70年代人那种精英意识。现在新的乐队体现很多快速消费的,这个不是不好,只是一个时代特征,造成现在这种局面,有外力,有内力的。

  主持人:中国文化通过英国和中国两地来回跑,你理解现在中国文化有什么样的阶段?

  秦思源:中国文化是一个现状,中国文化太笼统了,中国文化的现状,尤洋刚才说了快速消费的心态,这是大家的一个向往,有点像美国战后50年代特别相近,各种品牌的上升,大家对生活的渴望,各种生活的条件,买车,买冰箱,那时候有冰箱,股票,各种各样的东西,等于是生活的物质化。我们现在处于一个生活物质化的这个阶段,这个阶段等于还没有到头,我们还没有把这个事当回事。当这些事不是一些事的时候,可能就会到一个新的阶段,现在还没有到那个阶段,现在还是混杂,很多人在反对。我们置疑这种又想买第二辆车,第三辆车,然后买更大的房子,我置疑你这种态度,我有别的需求。可是这种人不是大众,还是小众。这个就是尤洋所说80年代是一个留洋主义的时代刚改革开放以后,我们很多新的信息,让我们怎么去思考,回过头想一些事,看一些事,现在未来将要怎么样,中国怎么样变得更好,都是在一种极端的理想主义。现在我改变我自己的生活条件,我要开更好的车,我要上更好的学校,我要给我老婆盖一个大一点的房子。

  尤洋:我想一个更好的特征,80后主体没有更多考虑孩子上学的问题,还没有到这个阶段。80后价值观实际跟现在这个时代有关系,现在都是基于一个后现代性,对现代主义理性思考已经有人推翻了,前代人有的经验放在现在这个年代已经完全不适用了。

  主持人:你最喜欢哪个城市?

  秦思源:我最喜欢纽约。

  主持人:为什么?

  秦思源:有劲。建筑有劲,不光是高,设计特别漂亮,特别到位,它的密集点,觉得特别过瘾,中间有一个中央公园,周围全是二三十年代一直盖的高楼大厦,一直到现在,那种感觉特别好。另外一方面,它那儿文化事业都有劲,我特别关注,几十年了,最好的艺术家,最好的音乐家,基本的聚集点也是在纽约,等于上个世纪初密集点可能在巴黎,50年代文化创作最鲜活的应该在纽约。现在有些人会置疑这一点是还是作为一个综合的城市,你要什么有什么的这种城市,那就是纽约,我只是每年去两三次,给我这种感觉,这个是一个当代城市我觉得是比较理想的状态。

  主持人:尤洋呢?最喜欢的城市?

  尤洋:伦敦,我觉得伦敦有一个特别大的特点,就是它的包容性。

  主持人:你指的包容性是什么?

  尤洋:不同种族的人,操着不同语言的人都在这个城市里面,我特别不喜欢狭隘民族主义。

  秦思源:这样我没法参与了,我本来就是混血人。

  主持人:我再问您一个问题,咱们说中国,秦思源最喜欢中国哪个城市?

  秦思源:北京。

  主持人:为什么选北京?

  秦思源:因为我只真正了解北京,上海我也在那边,可是不是真正了解。可是对我这样做当代艺术的人,音乐也好,反正北京肯定还是最热闹的城市,所以这儿艺术家最多,搞音乐的人也最多,文化各种各样事是最多的,还是在北京。我喜欢上海,我特别喜欢上海,我愿意工作,愿意生活在上海,最终我的家感觉还是在北京,主要是这个原因。基本上在哪出生的然后一辈子在哪住,在我们以前父母在哪出生基本在哪住,你现在问老家哪,现在好多人都不知道。以前问老家哪,都知道落叶归根。现在不是,朋友在哪,就哪是家。现在工作在上海,所以在那也有朋友,主要是因为那边朋友很好,可以聊很多事,也特别开心。可是北京是多少年的家了,只能说更亲切。

  主持人:更亲切,有一种家的感觉。问一下我们尤洋。

  尤洋:我也是这样,两个原因,一个北京相比中国其他城市,北京是一个最有劲的城市。第二个我也去过很多城市,北京不会让我感觉到一种冷漠的感觉,我倒也不怕冷漠,别人对我冷漠我也会冷漠。但是在北京我会经常放下包袱。

  主持人:为什么在北京放下包袱呢?

  尤洋:在北京认识的人很多,真正在北京可以放下包袱。

  主持人:就像那些很久不见的朋友很轻松。

  尤洋:有一些生意上的朋友,也不会怎么样怎么样。

  主持人:我要问一下,可能你们去过不少的国家,还有不少的城市,你们最喜欢哪个国家的人?

  秦思源:我还真得想一想这个问题,因为每个国家的人都有他觉得特别好,但是也有它很糟糕的一面,比如说中国人,我们最熟,都知道中国人优点是什么,可爱,可恨的地方在哪,你要了解一个东西,你要不看它的缺点的话,这个人也有问题,每个东西都有缺点。所以你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英国人,我一半英国人,一半中国人,我更喜欢中国人,这是肯定的,不是为了跟你说话才这么说。就是因为中国人更放松,更放得开,更自然。英国人因为种种历史渊源,更紧张,更警惕,更孤单,需要自己的自由和你保持距离,从英国人角度来说这样比较好。中国人不用想这么多,比较放松,比较自然。我只最了解中国人和英国人,其他人谈不上了解,要是比较起来的话,我比较喜欢中国人,这是肯定的。

  尤洋:我仍然想这个问题,他讲得很对,我比较喜欢挪威人,因为挪威人我没有更多的朋友是挪威人,可能优点我知道,但是缺点还没有挖掘出来。挪威这个地方很有意思,阳光特别少,然后大森林,造就了居民经常去冥想,他们身上后现代性,哲学的思考走得特点前列的,从音乐上可以看出来,包括挪威当时开创出来黑暗音乐的流派,就是借鉴于后现代性虚拟主义。从风格阅读数量的来说,跟其他国家不能比。

  主持人:说白了吃饱了,人家可以追求精神上的享受。我这儿还有一些问题,我问一下我们秦思源,在城市里面生活,你最大的好处是什么?让您最烦恼的又是什么?

  秦思源:好处是什么?好处是人多,事多,不会孤独,我也需要热闹,我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我肯定不可能住在乡下的一个人,我性格就是这样。总之有点事做,然后我做的事情必须在城市里面,做项目什么的。我爸爸当时也跟我说,我爸退休了嘛,他退休的时候从一个很小的城市,爱丁堡,这是我出生,生长的苏格兰的小城市。从那个地方,他就退休以后搬到伦敦去了,很多人就是一个典型的退休的模式,从一个很热闹的地方,退休以后去一个很安静的地方一待,风景自然很好,特别安静。我爸的想法是,我本来退休没事干,再去一个更没事干的地方去待,就寂寞死了。不上班的去伦敦,为什么?他可以随时看音乐会,看戏剧,包括各种各样的美术馆,然后还有人找他,因为伦敦也有很多学家,有人编书,他也好找,他也好谈事。所以我只了解一个都市生活方式,其他的生活方式,肯定是和那些人有他绝对的优势,可是不适合我。

  主持人:城市既然带给你们那么多快乐,有没有带给你什么烦恼呢?

  秦思源:现在什么烦恼也想不起来,因为那些烦恼是天天会遇到的,乱七八糟的那些事儿,人一多就会有乱七八糟的事儿。天天都是如此的话,这就不是事了。

  尤洋:我觉得我只能在城市生活。

  主持人:我的感觉你应该在乡村,很安静一个人。

  尤洋:我是一个生活节奏特别快的人,只能是大城市才能适应我这种城市的节奏和我差不多能够一致,包括城市资源,我的生活便利性,我前一阵去出差,去三亚第一天把事办完了,第二天想回城里干活去。

  主持人:在城市里生活有带给你烦恼吗?

  尤洋:这些小烦恼已经接受了,无所谓,别人急我,我不会急的。

  主持人:你们很喜欢城市的人。比方说,让你们现在去乡村住呢?你们刚才说都不去,现在逼着你去乡村住,你们想象一下,你会怎么样?

  秦思源:我会做一个农场。

  主持人:为什么做一个农场呢?

  秦思源:有事干,要不然逼疯的,你爬山爬一个星期以后,农场其实也有很多故事,有一些艺术家,还有作家,特别成功的一些艺术家,他们最后就选择避开社会的繁杂地方,到乡村去开农场,在农场可以进入另外一种文化氛围,这种文化氛围特别简单,可能是喂牛喂马,然后耕地,特别美的东西。他们这样做肯定是有很好的原因,我闲不住肯定有事干。

  主持人:习惯了都市的喧嚣让我到村里住肯定住不习惯。

  秦思源:要我村里住,我会跑乡村没人的地再开一个农场。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下一页]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