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2010上海世博会 > 疯狂马拉松-少年中国说

“疯狂马拉松”访谈:讲述中国40年的得与失

来源:搜狐文化
2010年05月10日16:51
主持人高晓攀
主持人高晓攀

星空间画廊总监房方
星空间画廊总监房方

  房方:不是因为80后不靠谱,而是因为年轻不靠谱

  主持人:既然张驰先生来了,先给我们所有网友们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吧。

  房方:我的小名是中国当代艺术推销员,主要的工作当代艺术。

  主持人:我是80后青年相声演员,我经常说一些相声,希望大家去我们80后的团体,今天为什么戴一个小装饰品,不是为了显摆,因为现在有我们推出的附属产品。我们在5月14—16日有一个周年庆典的日子。还是回到刚才上一个嘉宾提出的问题。

  房方:艾未未好像是做了些各种维权,各种打官司,开展公检法机构各种官僚作风,我觉得这个东西,我看了觉得没什么,因为全世界基本上都是这样。他说艾未未比较受欢迎,是因为他是一个胖子,胖子比较受欢迎。

  主持人:有两个问题想问一下我们的嘉宾,第一个问题,你如何看待80后,这个词出现到现在,年纪最大的80后也已经30而立了。我相信不少网友也是80后,我也是80后。

  张驰:我也是80后。

  房方:我觉得年轻人没资本,唯一的资本就是年轻,所以年轻的时候都拿生得比别人晚当事说,到了一定的年龄之后,再拿这个年轻当事说就是一个问题了。现在70后也不好意思说了,现在都说80后、90后,就是年轻人拿这个事依小卖小的一个招,也无可厚非,但别一直卖到老。

  主持人:可是说三十而立,最大的80后也已经30了,他们能不能在这个社会上立住?

  房方:肯定能立住。

  主持人:可是现在的人说房子的压力、经济的压力、蜗居、蚁族都出现了。你觉得80后还能立吗?

  房方:因为能立住的人都不错。

  主持人:刚才说三十而立,问一下张驰,你算是立得比较好的80后。

  张驰:80后的这个词我是几年前接触的,当时我觉得这个年代代表了很多东西,和我小时候成长的经历是差不多的,用这个代表一个很有意思的年代。网上贴出来80后的一些小时候的记忆是90后没有的。我看一些帖子,吃的小玩意儿各方面的东西,因为时代进步了,你到90后,这些长起来的小孩没有接触到80年代的那些小吃了,包括各个方面,不光是吃,你接触到的东西,80年代和90年代不一样,我觉得80年代我们进步,但是没有像90年代那么飞速发展的一个阶段,我们原来讲,90后的小孩比80后的观念更新。我接触90后的一些人,我接触得不多,但是我觉得他们的观念跟我来讲还是有差距的。

  房方:还是江山代有人才出,每个年代都有自己的英雄。我们说原来有一段,其实比80后压抑的人有很多,每一代都有自己的辛酸历,80后正好赶上买房买车、找工作。文革以后开始高考,开始高考的第一波大学生,是文革攒了十几年的精英在一起。攒了十年的人把坑都沾上了。紧挨着他们的那些人都没有机会,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把80后遇到的困难作为一个非常特殊的话题,唱衰我们未来的前景。

  主持人:房方说了那么多的话我总结出来一个道理,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把富不起来的那部分人给掐死。开玩笑。关于80后的话题我们做一个总结,我们这一代人出生在改革开放,拥有自己的记忆,相当于第一批独生子女,我们的教材都是实验教材,我们小时候都有一张黑白照片,我们看的动画片有机器猫、一休哥、稍微长大一点看《西游记》、《白娘子传奇》我们开始慢慢长大,我们开始学习赖宁了,现在我问很多90后,他们都不知道赖宁是谁,我们小时候学的歌都是在音乐教室里学的歌,我不知道你们对小学时候的歌还有什么记忆?你唱一首《小邋遢》吧。

  张驰:小邋遢、真呀真邋遢。

  主持人:真不错。房方你有没有小时候要唱的歌?在音乐教室里学的?要么《葫芦娃》吧?

  房方:我真忘了。

  主持人:我们的祖国是花园,下一句。

  房方:花园的花朵真鲜艳。

  主持人:再后来我们就开始听流行音乐了。BEYOND、张学友的。我们还得骗父母说为了买一个录音机听英语用,到现在我还听说WMA是什么组合,因为我的MP3里面全是他们的歌。80后长大了,我们开始上高中了,压力越来越大了,也开始敢叛逆了,敢跟老爸老妈吵架了,上了大学,手机泛滥了,QQ泛滥了,开始想找一份兼职,也开始想干点什么事。

  房方:上大学那阵可以上搜狐了。

  主持人:眼看要毕业了,工作了,也要奔三了。关于80后我们有一个例行的公式,我们请房方来翻一个题板,你觉得哪一个年代最能代表你?77年的已经没有了。

  房方:我把世纪末的弄了算了。

  主持人:1999年。我看一下是什么话题。有点尖锐的话题。

  房方:这是我们青春的记忆。

  主持人:这个照片大家都能够看到,是炸我们大使馆的。有很多网友还不太了解,我们回顾一下当时炸大使馆的过程。(播放1999年中国使馆遭炸视频)。

  房方:你没有去吧?

  主持人:我没去,那会儿我还小。

  张驰:我没有去。

  主持人:因为当时我在保定,我很声讨,不管是美国字的还是日本字的,那车我都砸。

  房方:我先是头几天特伤心,看见报纸就哭,觉得就是自己家人受了委屈了。电视里播出的有一位大姐,他们家小孩抬着她的遗骨下飞机的镜头,还有一个两口子里面那姑娘去世了,原来光明日报一个美编,整版都是这个,那个气愤,也特难过,但是那个难过很快就转为力量,但力量不是太纯粹,刚开始的力量还比较纯粹,我们学校当时有一大堆文化海报,战争的战记报,把战改成了一个圈。有一天下午就去游行去了,好多学校都去游行了,当时我感觉很多年没有见的同学都在那里见到了,使馆区那边有一个麦当劳,大家游完了之后都累了,全去麦当劳吃饭了,见到一帮同学,当时一个女同学跟我持不同政见,那个女同学觉得政治就是这样,我觉得她怎么能这样啊,她是北外的,人家外国话学多了,思想就不一样,原来跟那个女生特别好,以前经常大家一块出去旅游的,后来就闹翻了,那天还有好多人往那儿仍石头。我们美院当时没有机会仍,因为游行的队伍浩浩荡荡。

  主持人:因为体院的在你们前面。

  房方:能在那儿扔的时间很短。我们还有一个北大念书的孩子,和一个壁画系念书的孩子,我们没有过瘾,我们自己做了一个游击队。我们晚上租了一辆破昌河,到家具城买了三桶最便宜的红油漆。晚上破坏麦当劳服务形象。我们开始还查一下地图,一共有多少麦当劳,怎么走比较经济高效。最有趣的事是我们在地安门的时候,我们的手法事先商量好了,先是麦当劳叔叔老外头上泼油漆,然后是玻璃上写一个纳粹的标志。后来到了地安门的时候我们惊奇的发现已经有人按照我们的标准把这个事做完了。我们第二天检查一下我们的革命成果,我们去的第一家,去的复兴门那一家,百盛旁边。我们发现一个新的麦当劳叔叔已经放在这儿了。好像是事先美国的麦当劳已经得到通知似的。姜文拍《阳光灿烂的日子》,主题更多的是把它当做一个青春回忆,之所以大家那么有兴趣看那个东西,不是因为把它作为一个政治话题多么的深入。

  主持人:你现在后悔这些事吗?

  房方:肯定不后悔。那就是年轻时候的爱国主义,现在已经不这么做了。跟那个女同学的关系弄崩了,这个我挺后悔的。

  主持人:我发现你青春的萌动期全是和老师、同学有关系。

  房方:女老师、女同学。当时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当头一棒,好像没有过多长时间,中美关系又缓和了,这一缓和,我就觉得,当时那事是怎么回事?或者说我也倾向于我那女同学那一边。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张驰,99年的时候你在北京吗?

  张驰:我在北京。

  主持人:你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张驰:我个人来讲是一个特别爱国的。

  主持人:爱国你还出国留学?

  张驰:我记得我当时很激动。我想想那会儿多大,我15岁,可能我没有去参加游行,但是在电视上看,我当时记得我挺难过的,好象也哭了。觉得一个国家受到这样的侮辱,我当时觉得政府没有做出一些反映,把他们给炸了或者是怎么样。现在想一下,我觉得政府做得也是没有什么问题。

  主持人:你有在国外生活的一段经历,目前去的哪个国家?

  张驰:英国、意大利。

  主持人:这两个国家的人对中国是怎么看的?

  张驰:你可以看到,我去和我走的时候特别大的区别。从英国来讲,我去的时候,在是一个小城市,住在一个人的家里。从刚开始他们不认识中国,到后来他们的孩子学的第二语言是中文,这个变化是特别大的。这个过程,让我感到特别自豪。对中国的宣传方面,西方媒体并不一定给你正确的引导,后来没有办法,我们在世界的舞台上产生了一个共鸣,他们想封锁或歪曲,也弄不了多少。

  房方:我觉得这件事现在回忆起来,它能让我去想怎么能够更加理性的去爱国,因为我觉得爱国这事要动脑筋,有时候你爱着爱着就爱错东西了,或者有时候有可能反而没有爱中国,你因为太爱了反而没有爱成。

  主持人:我最近刚从日本回来,日本新宿、东京,很多中国人去那里买东西,买奢侈品、买包,很多都是先发到日本,过一阵才发到中国来,中国人去买包,都是一遛一遛的买。

  张驰:但是日本国产确实是非常的,因为迪奥的男装牛仔裤,如果是法国制造和日本制造的区别在哪,日本制造的这条牛仔裤价值远大于法国制造的。

  房方:现在中国当代艺术的国产相当有名,中国当代艺术的领域里面要写着国产。

  主持人:我一个从日本回来的朋友,他到日本花钱,他没有多少钱,就狂花,他的意思就是不能让日本人觉得我们中国人没钱。关于爱国,我也曾经看到网上有这么一段话:打日本,我捐一个月工资,打美国,我捐一年的工资,打别的地方,老子这条命都不要了。后来我又突然看到:打日本、打美国都不用我们这些人热血,派城关去就全搞定了。张驰的时间也快到,我们也是一个惯例,你想问下一位嘉宾一个什么样的问题,下一位嘉宾是尤洋,生于1980年,2006年毕业于赫尔大学,他现在从事的是艺术、音乐、时尚撰稿人、专栏作家,吉他和贝司手,什么都做,也是一位艺术的从业者。

  张驰:我想问尤洋先生,我作为一个艺术收藏者来讲,怎么理性的选择一个好的艺术品,包括自己喜欢的,他又有怎样一个价值升值空间,怎么去收藏它?

  主持人:谢谢张驰,谢谢!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下一页]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