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文化频道 > 文化新闻

广电总局批主持人低俗 吹捧过度 叫赵忠祥爹地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0年01月22日08:31
2010年1月22日 / 第387期
大众电影
  近日在某电视届的权威论坛上,广电总局的领导向众多一线主持人开炮,批评其低俗的着装和主持风格。赵忠祥、刘仪伟、侯耀华、朱时茂等都在黑名单之列,引起大牌名嘴们的反驳……

 点击进入“搜狐文化客厅•报道”,阅读更多精彩文化新闻 

   昨天,“星光”电视主持艺术论坛在郑州举行。论坛由李瑞英主持,撒贝宁、董浩、张泉灵等围绕“主持人角色意识与职业精神”的主题进行研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收听收看中心金文雄主任发言,指出了主持人存在的种种问题并且点名批评,他说:“最容易把电视节目做低俗的是一些‘游走型主持人’,或者说演员、明星主持人,比如侯耀华、王璐瑶、朱时茂、李斌、刘仪伟、大兵。”

  吹捧过度 管赵忠祥叫爹地

  论坛主办方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于会后向媒体提供了金文雄的发言记录。

  金文雄在发言中点名批评了几个低俗节目,他表示,广电总局非常重视主持人的素质,因为低俗倾向有一半责任在主持人身上。

  “现在的主持人存在很多问题,首先是主持人失语或者乱语。比如很多情感故事类节目,主持人观点性的点评不到位。第二是越位,就是不该主持人说的、做的,主持人去做了。比如有一个节目叫《伸向聋哑孩子的罪恶》,这是一起非常严重的刑事案件,但是这个节目组不报警,还去采访、追踪、破案,最终一无所获。还有一个节目叫《23年离婚进行时》,节目组竟然把一男子带到医院检查,主持人在现场宣布诊断结果。第三,主持人失语,很多家庭纠纷节目,经常打起来,主持人不但不劝解,还故意煽风点火,这些节目是以争吵打骂为噱头,比较低俗。比如《谁才是第三者》还有人要当场割腕,主持人不制止也不调解。”

  金文雄说,还有一些栏目吹捧嘉宾过度,“比如《面孔》节目,介绍赵忠祥时,称他为国脸,然后吹捧了五分钟。以前中央电视台也做过类似的节目,也有吹捧的。有些主持人叫赵忠祥爹地,还是叫老师比较好。”

  穿得太少 一出场就打情骂俏

  针对主持人的着装问题,金文雄也提出了看法。他说主持人要注意外表,最近新闻节目主持人也佩戴饰物,很亮,灯光一打很晃眼,还有一些综艺节目主持人的头发五颜六色。

  “穿着方面广电总局没有太明显的规定。低胸低到什么程度,像台湾是到第二个纽扣,现在有很多主持人低得很多。”他举例说,一次接到领导电话,说有一个节目的主持人着装有问题,把带子找回来一看,确实穿得非常不雅,粗网纹的袜子配黑皮裙,上身基本没穿衣服,堆着丝巾。“领导说穿得太不像话,主持人穿成这样确实不应该。”

  金文雄说,还有主持人一上来就打情骂俏,或者相互攻击,要么就相互吹捧,还有时候语言比较低俗。

  内容太黄像三级片

  金文雄说,有些主持人参与所谓的健康节目涉性话题,有时候介绍一些性经验、性技巧。“我们看到一个特别黄的节目是王璐瑶主持的,演员是在歌厅找的,有点像三级片。”

  金文雄说,侯耀华等明星主持过卖假药的节目,另外还有些主持人很难管理,“像刘仪伟、大兵,经常在游走,所以你看他走到哪,准保那个节目就低俗,这是我们跟踪的。对游走主持人我们跟踪比较紧,还有演员、明星。”

  金文雄指出了当下主持人存在的10多个问题,比如语言暴力、引导低俗、行为失度、经常犯傻。他举例说,“一个节目中,观众说上海人不好,主持人就对他说‘你团成一团然后圆润地离开’,实际上就是让他滚。后来很多网民不干了,最后这个主持人公开道歉”。

  广播电视协会举行“珍惜受众信任、树立健康形象”座谈会,讨论“综艺娱乐节目低俗化”问题

    【各方回应】 赵忠祥:叫我“国脸”不好

   


  听完记者的陈述后,赵忠祥回应道:“他的这个说法很好,我也不希望别人对我有太多的溢美之词。”

  赵忠祥说,有些话可能是同事中私底下的夸赞,但是如果通过公共渠道播了出去,“我也觉得不好”。至于“国脸”这样的称呼,“同事们这样说,我也理解,他们也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做人应该低调一点,即使有这样一种客观的评述,也不代表我自己能心安理得地接受。”

  刘仪伟: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被点名的刘仪伟心里多少有些不认可:“我在上海有一档节目,是讨论就业问题的,湖北有个节目,是关于留学生的,我不知道这样的内容能低俗到哪里去呢?”在刘仪伟看来,节目低俗,“像节目中嘉宾裙子太短,穿得太暴露,动作、语言暧昧等,但我连综艺节目都很少做”。

  刘仪伟强调,没有一个主持人会想做低俗的节目,“说我做节目低俗,我不承认也不反对,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吧”。刘仪伟还表示,“我们节目的播出都是经过审查的,我也没听到说我低俗的意见。我希望有一个公共的标准,究竟什么是低俗,知错必改,哪儿犯了错都不知道,那就有点冤。”刘仪伟同时告诉记者,他的节目被认为低俗,可能和早已经停掉的“东方夜谭”有关,“但是那个节目应该是敏感,而不是低俗”。

  朱时茂:领导有看法,当然要注意

  朱时茂在电话里一连用了好几个“不知道”回答记者,他表示自己最近很少主持节目,有印象的是在北京台做的一档节目,节目做得少,对被批评的节目就更不清楚了,“我们主持的节目多半是议论性比较(多)的内容,都是自己说话,比较随意”。不过,朱时茂对这个点名还是挺重视的,“领导有看法,当然要注意了”。王璐瑶:那人一定不是我被称作“特别黄”的主持人王璐瑶在电话里特别平静,“你弄错了吧,我想那个人一定不是我”。

  王璐瑶表示,自己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节目,“我是个演员,目前在弄影视公司,我参与主持的节目也只有比如同一首歌这样的节目”。对于被批评说她的节目找了一些类似歌厅的演员,像三级片,王璐瑶的语气很诚恳:“说不定是别人也叫这个名字吧,我一直都很注意文明用语,更不可能出现这些情况。”

  江苏卫视:节目中没有类似情节

  据报道,金文雄在讲话中还点名批评了一个叫做“谁才是第三者”的节目,金文雄称,该节目中有嘉宾要割腕自杀,主持人非但没有阻止,还煽风点火。据记者了解,只有江苏卫视曾在2008年的《人间》栏目中播出过一档同名节目,但是该节目制片人黄斌在接到记者电话后显得非常愤慨:“收到这个消息后,我们马上调出了这期片子,我非常肯定,节目中肯定没有这样的情节……我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但是这件事肯定不是发生在我们节目中的。”

  

   【事件回顾】主持人低俗化可能被亮“红牌”


  

  李咏、朱军、崔永元在昨天的会上都发表了对“娱乐节目低俗化”问题的看法。

  本报讯(记者雷丹)昨天下午,中国广播电视协会播音主持委员会在梅迪亚中心举行了“珍惜受众信任、树立健康形象”的主题座谈会,众多播音界、主持界的大腕汇聚一堂,针对当前备受关注并不断引发争议的“综艺娱乐节目低俗化倾向”问题进行讨论,崔永元、朱军、李咏、李瑞英等主持人参加了这次座谈。

  主持人也会被“红牌罚下”

  播音主持委员会会长李丹表示:目前出现的文艺娱乐节目媚俗、庸俗、格调低下的问题,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播音主持委员会将从一个行业协会的角度,充分发挥行业自律的作用,行业自律主要表现在:一、建立培训机制,定期对播音员主持人进行培训,提高专业素养,播音员、主持人的专业素养水平参差不齐是造成其“格调不高”的重要原因。二、严格准入机制。对于主持人的上岗要严格考核。

  三、建立科学化的评价机制,加强金话筒奖的导向作用,奖惩分明。四、完善退出机制,在科学考评的基础上,对主持人也要实行“黄牌警告、红牌罚下”的制度,以增强行业自律性。

  委员会向全国发出倡议

  在电视节目统统追求高收视率的今天,作为主持人以及节目制作者同样有自己的困惑与难处。之前,演员王刚曾经观点鲜明地“炮轰”台湾综艺节目《康熙来了》,指该节目格调低下,使得原本就备受关注的“娱乐综艺节目低俗化问题”再度引发争论。昨天,与会的主持人认为,目前内地娱乐综艺节目中的低俗之风主要表现为以下几点———文艺娱乐节目主持人素质的良莠不齐,文艺娱乐节目的策划定位出现了偏差,各台对如何处理媒体社会责任与收视率、收听率等经济效益问题把握不一。

  会后,播音主持委员会向全国的播音员、主持人发出倡议,号召播音员主持人主持节目要大方得体、用语纯洁规范,杜绝低俗、媚俗、颓废、宿命、无聊的内容,拒绝粗话脏话、庸俗调侃、打情骂俏、奇装异服、怪异造型。树立朴素大方、生动活泼、健康向上的形象。

  

  会上,崔永元还提到了湖南台的《有话好说》节目。他说:“这个节目是在《实话实说》火的时候同时推出的,当时一上来势头非常猛,话题有吸毒、同性恋等,可以说是‘猎奇、猎艳、猎暴’。但是《有话好说》办了一阵子就被停掉了。所以说一个节目需要生长空间,内容上要有所保留。


  崔永元:号召大家向我学习

  小崔昨天在会上第一个发言,他上来就开起了玩笑:“我不知道为什么叫我来,我跟娱乐节目也没什么关系,没主持过娱乐节目,估计是号召大家向我学习的。”

  我们的平台定位模糊

  “没有明确的规则进行约束,只能靠道德良心来自我约束,其实道德良心是最靠不住的。”

  崔永元认为,目前电视台面临着要公众平台还是商业平台的问题。“这个在国外早就分得很清楚了,公众电视台就是不以营利为目的的,不涉及收视率和广告收入,所以它就不会产生庸俗,媚俗的问题。然而商业平台就可以充分满足各种受众的需要。现在我们的平台由于定位的模糊,在规则的制定上就面临新的问题。在刚刚进台里的时候,台长明确地告诉我们,不许做广告,不许作代言,不许参加商业活动。我就很听话,一次都没做过。但是,没有明确的规则进行约束,只能靠道德良心来自我约束,其实道德良心是最靠不住的。现在又出现了这样一个问题,有些活动,领导说了,你去一下吧,是不是领导允许了,我们就可以给房地产剪彩,去夜总会唱歌了?”

  判定庸俗的标准很模糊

  “搞活动、开会、下条文这些都无济于事,重要的是要有‘示范’。”

  崔永元认为,判定庸俗的标准其实也很模糊,公众标准与个人口味肯定是不同的,“我在1999年之后的《实话实说》好评如潮,说我又有人文关怀,又有智慧。1998年之前,可以说是一片骂声,说我长得不好看,还老是讽刺别人,提高自己。这就是一个公众标准的问题。”在谈到他所认为解决之道的时候,崔永元说:“我们现在说抵制庸俗媚俗,搞活动、开会、下条文这些都无济于事,重要的是要有‘示范’。

  我曾经与美国《discovery》的一个制片人聊过,他们每一集的成本是100万美元,但是每一部都赚钱,这就是为什么人家不断地能生产好节目的原因。但是在国内我们都知道,纪录片比起影视剧来说,成本高,在内地收视率又不好,所以没人愿意去做,中央十套可以说是口碑最好,但也是收视率最低的一个频道。“

  收视率统计不科学

  “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我们做到下辈子收视率也不会超过《新闻联播》。”

  崔永元还谈了他对目前收视率统计的不同看法。“现在每个节目都面临着收视率压力,我们主持人可以不在乎收视率,但是台长、制片人在乎。问题是现在收视率的统计方法是不科学的。无论是索福瑞,还是尼尔森的数据,他们的采样标本一个是500例,一个是2000例,然后根据这个结果推断。但问题是这个统计数据的来源都是大城市。以索福瑞为例,它的500个机顶盒全部都安装在江浙等地区,西北、东北一个都没有。这从简单的统计学上来讲,结果本身就是无效的。”除了采样问题,还有就是时段问题,现在的收视率统计方法是不分时段的,前一阵子《艺术人生》收视率下降,为什么?因为他们从晚上9点15分播出调整到了晚上10点35分,现在的收视率统计的是绝对收视率,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我们做到下辈子收视率也不会超过《新闻联播》。

  


  朱军说:“现在我压力很大,可能下一个失眠的就是我了。”

  朱军:下一个失眠的就是我

  与崔永元一样,朱军也谈了面对收视率问题的巨大困惑。他说:“以《艺术人生》的收视率为例,每次我遇到很多朋友,甚至是从山里来老乡,都会告诉我,经常看你们的节目。但是,我们的收视率就是干不过《星光大道》,可能他们统计收视率的人觉得这个收视率比较高,就这么推断了。”同时,媒体对于《艺术人生》收视率下滑的关注也让朱军很苦恼,他说:“一个节目的收视率肯定是变化的,但是现在媒体给了我们太大的压力,好像《艺术人生》就应该不行了,还是他们盼着这个节目不行了?在这里,我要谈我主持《艺术人生》来遭遇到质疑最大的一次,就是张学友那一期,我说他是港台地区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他说‘德艺双馨’什么意思?他没有领会这个词,然而,这个问题就成了我的错,一时间媒体说我不会问问题,各种各样的说法都有。我不知道目前所谓的综艺节目有没有一个标准?我一直在捉摸这个问题,我想,小崔跟李咏都失眠了,下一个就是我了。”

  


  李咏认为:“娱乐节目应该做到‘通俗不媚俗,风流不下流’。”

  李咏:把话说到还不能过火

  与崔永元相比,李咏可以称得上是正牌的综艺娱乐节目主持人,《幸运52》、《非常6+1》以及《梦想中国》,走的都是平民娱乐路线。对于将“原生态”引入娱乐节目,李咏认为是大潮流所在,但是如何引导,就要求媒体要有责任感。

  李咏告诉记者,自己对于港台的娱乐节目看得不多,但是对欧美的娱乐节目做过一些研究。他表示,欧美有着完善的传媒产业,所以出现各种各样的节目形态就不足为奇。

  “节目要生存,就一定要取悦观众,由于文化背景不同,对于港台的娱乐节目我并不想发表意见。《梦想中国》现在有了香港TVB的加盟,他们的工作方式与我们完全不一样,取悦观众没有错,但是,在我们内地目前的文化背景下,要有一个底线。”李咏将自己节目现在的状态形容为“带着脚镣跳舞”,“有些话既要把话说到,但还不能说得过火,所以这个度很难把握,我的压力很大。”

  

责任编辑:彭扬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