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文化频道 > 文化新闻

李银河:农村陋习使法律成空文 自由恋爱是丑闻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0年01月05日08:29
2010年1月05日 / 第374期
大众电影
  农村最滞后的还是文化,包括习俗、观念上的滞后。社会学讲“文化滞后论”:政治、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文化才会有所发展。如,后村的女人不能上桌吃饭。有一个很典型的个案……

 点击进入“搜狐文化客厅•报道”,阅读更多精彩文化新闻 


  李银河:农村陋习使法律成一纸空文

  像李银河以往就性、同性恋发表的诸多观点一样,去年底出版的新著《后村的女人们》引起公众关注也在意料之中。挂着国内“最具争议学者”标签的李银河每一次出场,都注定不会平静。

  2006年,冀鲁两省交界处的后村(化名)村支书看着对面像村里女人一样大口吃饭、大口喝水的李银河,知道她是一个从北京来的“很有名”的人。但村支书很快发现,这位女学者并不关心“正事”,只喜欢“找老娘们儿唠叨没用的闲话”。李银河关于“农村性别权力关系”的社会学调查在后村开始。

  李银河花三年时间得出的结论却早已被大众熟知:在后村,或者说在中国的许多农村地区,男女依旧不平等。立即有人就此提出疑问:有必要花三年时间去总结出人尽皆知的结论吗?

  李银河说,“我的突破在于:对农村性别权力不平等背后的运作机制的分析——劳动分工制度、婚姻制度、财产分配制度。它们一环扣一环。”如,书中强调的‘婚后从夫制’。它是男权制度的基础,是农村性别权力失衡的决定性因素。其实说来说去,还是延续千年的习俗。“这使得很多时候,很多法律在这里就是一纸空文!”

  习俗大于法律?

  记者:现在女性的性别权力有了一定提高,为什么说农村的男权制度难以动摇?

  李银河:男权制度之所以在后村或者广大农村难以动摇,主要包括政治、经济、文化各个方面。如,后村政治就与女人没关系。我当时专门调查了“后村的女人会不会入党”,结果是大多数女人不会想到入党,村里的干部好像只有妇女主任一个人是女的。后村的女人在经济上进步最大,妇女参加社会劳动,收入占家里的三分之一甚至一半。但男人还是家里的主要劳动者,这决定了他在家庭中的权力。

  农村最滞后的还是文化,包括习俗、观念上的滞后。社会学讲“文化滞后论”:政治、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文化才会有所发展。如,后村的女人不能上桌吃饭。有一个很典型的个案,村里最大一个村办工厂的厂主是女性,从建厂到生产经营一切都靠她自己。但家里来了客户都是她丈夫陪同。她要做的是操持饭菜、端菜倒水。其实她丈夫对工厂的事情一无所知——这是典型的文化滞后。这一点似乎沿袭了古时女人不宜抛头露面的意思。但她们也觉得这是天生的。上桌的话,全村的人包括其他女人都会笑话。

  我用一个词形容这个习俗:“蛮横”。这个习俗毫无理由地存在着,而且大家已经内化了。就是说,如果谁违反这个习俗,大家就嘲笑,不认同——这也许不那么触目惊心,但是非常荒诞。可以看出男权制度的习俗在农村还是很有力量的。

  记者:你刚才说法律好比一纸空文?

  李银河:是的。如,继承制度,城市早已实行。父母过世,儿女平分财产。但后村按“习俗”办事。男人会想:姐妹怎么可以分财产?女人也会慌忙摆手说,不不,我们不要财产,没有这个想法。她们没有法律意识。

  其实在农村,各种制度紧密相连,一环扣一环。如,女儿婚后从夫居住,所以父母不喜欢要女孩;女儿早晚出嫁,导致父母在教育、营养上更偏向男孩;女孩不能养老,所以更想要男孩。这些千年形成的制度,若想打破它,很难,冲突很大——定一套法律,但没用。农村信的是千年习俗。

  我想,都市化才能改变女性的地位,“农村都市化”是唯一出路。

  “性观念”是一枚硬币的两面

  记者:书中有专门章节谈“性”这个话题。人们对农村女人的印象是:她们不好意思谈“性”。

  李银河:农村妇女在谈“性”话题时还是很羞涩的,做这样的调查很困难。但我的一个调查助手是本村人,她相当于村里的“圈内人”,这样她调查起来就比较容易。

  记者:书中调查说,许多农村女性在意识上,不再单纯地从生育角度考虑“性”,而是主动索取。

  李银河:这也得益于农村风气开化。我到安徽农村做贞节牌坊调查,随着女性经济地位的提高,人们开始用统一标准评价男性和女性的“性”问题。当然相较于城市,她们在性方面还相对保守。我在书中引用全国妇联的一项调查报告,72%的农村妇女坚持认为贞操很重要。

  观念的转变当然也得益于现代传媒手段。此外,很多青年人外出打工,风气都越来越开放,他们学着自由恋爱。我问村里的老人对自由恋爱的看法。他们说:我们不管。我所体察的变化是:他们虽然嘴上这样说,不会像过去那样“打断他的腿”,但心里并不支持。在许多地方,自由恋爱还是丑闻。

  记者:书中提到一家的女儿出去当小姐。

  李银河:在我看来,卖淫问题基本就是贫困问题。大量卖淫的孩子都是农村孩子。这个精确数据没有,但研究地下性产业的一个学者曾对我说过。因为穷,她们没有别的生存手段,加上到了城市之后,她们的心理落差大,难以抵抗城市对她们的巨大诱惑力。她们干这行,一个月收入甚至超过他们父母一年的收入。

  我认为,中国城乡不平等甚至超过男女不平等,城市给她们的是诱惑和刺激,这也是主要原因。

  “剩女”即“甲女丁男”现象基于女性独立

  记者:从社会学角度,你怎么看城市“剩女”现象?

  李银河:都市中剩下素质高的女人这种现象,我们称之为“甲女丁男”现象。这其实是婚姻选择的一种习俗吧,如,甲男找乙女,乙男找丙女,丙男找丁女,那么剩下来的就是甲女和丁男。

  从社会学角度看:“剩女”现象之所以出现,因为女人都有了独立的收入才有可能。过去女人“嫁汉吃饭嘛”,嫁一个男人才有饭碗,女人剩不下来。但现在女人独立了,可以养活自己了,独身也能活下来了,没有找个男人当饭碗的可能性,女人不会降格以求。这是出现“剩女”这一现象的因素。

责任编辑:高果果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