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文化频道 > 文化新闻

告别2009向2010一路狂奔:团成一团圆润离开(图)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王晶晶 陈方
2009年12月29日10:12
2009年12月29日 / 第371期
团城一团圆润离开
  似乎无法用一个词准确形容即将结束的2009年。与2008年的大悲大喜不同,从年初到年尾,这一年中种种情绪都被无限拉长,你不得不学会习惯,不得不一遍遍去温习。就把它视作一种告别2009的姿态吧——团成一团,圆润离开……

 点击进入“搜狐文化客厅•报道”,阅读更多精彩文化新闻 




  似乎无法用一个词准确形容即将结束的2009年。与2008年的大悲大喜不同,从年初到年尾,这一年中种种情绪都被无限拉长,你不得不学会习惯,不得不一遍遍去温习。

  2009年,首先必须习惯的事情,叫告别。这一年,悼文源源不断,哀乐绵绵不绝。季羡林、任继愈、钱学森、杨宪益……生于“五四”前的老人们仿佛约好似的,三三两两携手到另一个世界去赴约。文坛名士驾鹤西去,艺术舞台痛失瑰宝,文化记者被周期性地派往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告别厅。“人间的葬礼是天上的婚筵”,10年前去世的冰心老人曾这样说,可这一年这些“婚筵”之频仍,让人心痛。

  后人与其说在哀悼其死,不如说是在缅怀其生。“他们带走了一个时代”,季羡林任继愈同日去世时,人们这样说。中国生物物理学奠基人贝时璋和中国航天之父钱学森相继离世,又被叹为“一个时代的终结”。

  2009年,电视剧《潜伏》火了,文化界也上演了一出谍战剧。楚辞专家文怀沙“造假”,画家黄苗子“告密”,翻译家冯亦代“潜伏”?历史尘埃纷纷泛起。有人感叹:“那位‘楚辞泰斗’被揭露的时候,我们恍然大悟,原来国学大师都是假的!后来黄苗子先生成为‘告密者’,我们又恍然大悟,原来文化老人都是假的!再后来,绝不是一个人在告密,我们又得恍然大悟,原来一切都是假的!”有当事者用“那是一个混乱的年代”反驳,有愤怒者让卧病不起的96岁老人“爬起来认罪”,有不平者质疑“拍砖者”动机,两边帮架的都不少,而不信一家之言埋首资料档案寻求真相的,则是少数。其实,冯亦代在章伯钧家卧底的“秘密”,正是其在2000年出版的《悔余日录》中自我揭露的。不计前嫌和不记前嫌之间,是有区别的。

  就在文化界掀起“扒粪运动”的同时,巴黎拍卖现场,两件文物价值并不高的圆明园流失文物铜制鼠首和兔首,搅得国人心神不宁。兽首最终被厦门商人蔡铭超天价拍得,但他却称:“我不会付款。我只是尽到了自己的责任。”事后有媒体调查发现,不排除有海内外相关利益团体共同“做局”刻意炒高兽首价格的嫌疑。民族主义情绪成为金钱利用的对象,这已经不是第一次。

  历史总是以暗度陈仓的方式影响着现在的脚步。2009,各种周年庆典和纪念纷至沓来,五四运动90周年,新中国成立60周年,澳门回归10周年。文艺界一拥而上四处献礼,但哪里的明星阵容,却都比不过一部《建国大业》。献礼片也赚钱,我们的生活比蜜甜。

  相比这些伟大时刻,蜷缩在历史大背景中的一些纪念则略显低调。现代艺术大展20周年、诗人海子去世20周年、四月影会成立30周年……与纪念重大历史事件时“明天更美好”基调不同,这些追忆大多是一种无奈回望——企望在历史中重温商业化时代所稀缺的“真诚”和“进取性”。但倘若脱离了每一个整数年,还会有人“不合时宜”地提起它们吗?

  这些纪念的传播范围,还远远不如那些一闪而过的文娱碎片:小沈阳一夜火了,满文军突然吸毒了,余秋雨“假捐”了,相声侯门那点恩怨还没整明白,迈克尔·杰克逊死了,刘德华结婚了,王菲她老人家终于复出了。

  人民当然有享受娱乐生活的权利。但这一年中,有些娱乐生活似乎不太符合精神文明建设的要求,比如房奴们热捧的电视剧《蜗居》就被斥为低俗。反低俗,首先传自互联网。有网友自嘲“我也被‘反低俗’了”,更有高校学子亮相媒体痛诉同学看黄片导致“心神不宁”,“心神不宁”旋即走红。

  网络生活就是这样让你猝不及防,它是现实世界的二度创造。网民在这一年中继续生产着各种接头暗号:“贾君鹏,你妈喊你回家吃饭。路上别玩躲猫猫,也不要和有身份的人说话。对于被就业家庭,你还能指望谁替你说话。”这些看似古灵精怪的语言,实则包裹着随时可能被激活的情绪,是2009年公众舆论的另类注脚。

  岁末,又一则流行语新鲜出炉。上海某DJ对一名“讨厌上海人”的听众说:“这位听众,请你以一种团成一个团的姿势,然后,慢慢地比较圆润的方式,离开这座让你讨厌的城市。”不管怎样,2009已经向2010一路狂奔而去,团也好,卷也罢,这些不圆润的记忆,经过时光打磨,也许有一天真的会闪光。

  就把它视作一种告别2009的姿态吧——团成一团,圆润离开。

  围观一些虚虚实实的八卦

  不要以为八卦就一定是明星们的飞短流长,真正有厚度的八卦,在喧嚣的狂欢后留下的不是一地鸡毛,而是一些足够折射时代文化生态的镜面碎片。比如,2009年,某些虚虚实实的八卦,值得我们围观。

  李辉质疑文怀沙

  2月18日,长期从事文化老人研究的学者李辉发表文章,对“楚辞泰斗”文怀沙的年龄、入狱原因及时间、学术水平等等,一一加以翻晒,公开质疑。

    这是年初文化界最大的八卦。传播过程中的“花絮”被无限放大。文怀沙曾说:“那是个混乱的年代,很多具体情况跟后人说不清楚。”但求知欲和传播欲是人类的本能,民间对文怀沙造假的讨论也越走越远。同文怀沙所说的“混乱年代”相比,当下每个人都有追问的权利,网络上无数不假辞色的片言只语所汇聚成的民意,对日益腐恶的士林风气表达着愤怒,对越发没样儿的文化精英们提出了警告,这是“李辉质疑文怀沙”所衍生出来的极限意义。只是,在一浪高似一浪的质疑声中,不知道民众有没有将“对具体人和事的关注,升格为对现实和历史的深入思考”?

  余秋雨穿越“N重门”

  这一年,余秋雨依然被持久地锁定在公众瞩目的舞台上。6月份被曝出“诈捐门”,10月份被曝出“股权门”,12月初余秋雨为南京钟山风景区题写的碑文被网民评为“最令人‘作呕’的一景”,紧接着又被网民恶搞为“华语世界文盲之首”。

  虽然没有2008年“含泪劝告”般的“高调”,但2009年的余秋雨依然是事事被人关注的人物。余秋雨已经被大众包装成了文化界的“八卦教父”,网民围攻余秋雨成为一种“时尚”,人们挥舞着道德砍刀体味着戏弄名人的别样乐趣,鲜有人去体味余秋雨身处的这个时代的制度设计缺陷:嘲讽了“诈捐”,慈善捐赠机制并未有所改善;骂爽了“入股事件”,与资本运作体制相关的环节依然没有透明公正起来。余秋雨不是地产界的任志强,炮声隆隆下显然不能“我自岿然不动”。在距离2010年还有10多天的时候,余秋雨相继关闭所有博客。没有足够的抗压能力,“低调”或许才是最好的出路。

  “公民韩寒”在成长

  韩寒当选了《亚洲周刊》2009年年度人物。作为“80”一代,韩寒郭敬明有着相似的出发点,但他逐步“走下”文坛,走进更广阔的新天地。这一年,韩寒以博客为载体,对公共事务诸多领域“说三道四”。他关注、跟进各类公共维权事件,在上海“钓鱼”事件、杭州“七十码”事件、强拆事件中,言论清醒有力。如今的韩寒,不仅赢得与其年龄相仿的80后、90后的欢呼,还获得梁文道等上一代人的盛赞。

  韩寒说,他是一个“没有立场只分对错”的人,而“习惯于立场表态不习惯说真话”无疑是还残留在很多国人性格中的劣根性。在“被”字走红的2009年,韩寒正展示着一种“不被”的公民能量。

  谁来致歉闫德利

  10月中旬,网上突现惊人博客,自称闫德利的女子写博自称遭继父强奸,从事卖淫,在查出已患艾滋的情形下继续卖淫,以报复社会,博客同时公布了279名所谓与其有性接触的人士的电话号码。舆论哗然。媒体根据这一单方面信息展开一系列“接力性”报道,最后的真相却将媒体置于尴尬之地——原来这一切都是闫德利前男友撒下的弥天大谎。

  “闫德利事件”中,网民嗜血般的偷窥欲得到释放和满足,却鲜有人凭着理性和逻辑去判断真伪,更无人从保护当事人隐私的角度去制止。媒体从中推波助澜,一时间纷纷忘记“有所为有所不为”的职业伦理。信息爆炸时代,“闫德利事件”必将很快淡出公众视线,但有没有人去关心当事人的生活是否恢复平静?去向这个普通姑娘说声“对不起”?“你伤害了我,却一笑而过。”媒体担当,新闻伦理,网络暴力的约束,何时才能真正形成?

  天王瞒婚事,伍兹惹绯闻

  2009年,没有谁的婚事能像刘天王德华的婚事那般被炒得天翻地覆。刘德华在舆论的逼问下终于承认已婚的事实后,他的商业价值指数有没有下跌,媒体并没有追踪。刘天王的婚事风波多多少少具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在此之后,恐怕不会再有人相信“偶像的事业一定要以违背家庭伦常为代价”。

  这世界原本没有“偶像”,“偶像”不过是一件特殊商品,头脑发达的看客们永远不会把偶像们的“职业形象”和“生活形象”合二为一。体育评论员张斌也许比一般的粉丝们更清醒,在看待“伍兹绯闻”时他强调,丑闻是职业体育的一部分,观众应该把球员的职业和生活分开来看。对于大多数公众人物的评价,张斌点评的底线,应该是个正确的准则,只不过,“调戏”名人俨然已成我们的一种生活方式。大众对明星隐私的好奇及肆意批评,满足了大众内心的平衡感参与感。庸常生活如此枯燥,理性的教化,恐难杜绝人们对揭露名人隐私的新闻资讯继续情有独钟。

  易中天又进“毒舌门”

  谈什么不要谈“动机”。7月30日,易中天做客北京电视台《非常网络》节目,就因为主持人追问了几个“对余秋雨‘诈捐门’不依不饶是否为了保持名人热度”的动机论问题,易中天现场发飙,批评主持人很愚蠢,嘲讽应该开个主持人培训学校。

  一时间,“倒易派”声势浩大,“别拿无礼当个性”,痛斥易中天以愚蠢方式对待愚蠢问题。“挺易派”则赞易中天有难得的“狷介”和“胸无城府”。“毒舌门”,更像是一面镜子。我们的传统文化崇尚“中庸”,然而,在鼓吹独立尊重自由的当下,我们有能力消灭、有理由拒绝个性吗?

  继续掂量易中天“开个主持人培训学校”的建言。客观讲,中国有智慧的主持人着实不多,大洋彼岸的奥普拉要退休了,大洋此岸的我们感慨着那座脱口秀的灯塔正渐渐熄灭;央视主持人朱军被周润发拽着尴尬下跪了,观众见识着内地主持人惯用的“装、煽、忽”三大技巧的式微。

  《建国大业》献礼也商业

  不得不承认,电影《建国大业》开创了“献礼片也商业”的电影制作新模式。坚守传统主旋律的同时,华丽的明星阵容,震撼的声光电效果,“主旋律+好莱坞技法”,叫好又叫座。

  自然,世俗追问依旧纠缠不清:爱国影片该不该再赚老百姓的爱国钱?中影集团有没有拿出一部分票房收入回馈社会,行爱国之实?事实上,在“收视率成为万恶之源”被部分电视人所抱怨时,现阶段的中国电影人几乎被“货币哲学”支配了,他们对高票房的追逐,表现出灵魂出窍般的狂热,贺岁档似乎成了普通影片高票房的救命稻草,于是,这个年度的贺岁档出奇的长,“只见贺岁档,不见贺岁片”也算是今年电影界的一大奇迹。

  潜伏着的信仰,蜗居着的现实

  与中国电影在2009年产量翻番的状况大不相同,2009年全年生产电视剧359部,比去年减少了100多部,这是中国电视剧自2000年开始连年攀升之后首次出现减产。虽然减产,但好剧依然不少,上半年《潜伏》雄霸荧屏,下半年《蜗居》引领风骚。

  《潜伏》本质上是一部披着谍战外衣的情感悲喜剧,虽然很多观众将余则成看成职场教练,领悟上司和下属周旋的战术。但该剧的精神核心,无关“办公室政治”,有关“理想信仰”。《潜伏》中所有角色都为信仰而生,他们没有名字,只有代号;他们没有传记,只有传说……是什么让他们永不止息地投入到一种人生追寻中且无怨无悔?除却信仰,再无其他。有信仰的《潜伏》的走红,恰恰反衬出:这是一个信仰缺失的年代。

  而《蜗居》火暴似乎是必然。裹挟在该剧中的官场腐败、包二奶、地产官商勾结、钉子户、蚁族、白领房奴等,每一个元素都是当下被人人热议的的社会现实。当《蜗居》戳中了这个时代的痛点,聚拢起无数股社会情绪时,走红之势挡也挡不住。剥离掉层层围绕在《蜗居》外围的喧嚣,本质上它呈现的还是小人物对幸福感的内在要求。如果再把《蜗居》的价值提升一些,它其实展示了2002年到2009年之间中国的“小历史”。

  温习那些漫天飞舞的流行

  不差钱

  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上,与赵本山、毕福剑、毛毛搭档演出小品《不差钱》后,“不差钱”这句台词随小沈阳一夜成名。据不完全统计,本年小沈阳已在全国巡演130余场,并被张艺谋选中出演电影《三枪拍案惊奇》。小沈阳有了山寨版,“不差钱”也成了一句流行语。

  小沈阳的成名却引发各方争论,有人指责他“娘娘腔”“低俗”,有人说他代表着“草根文化”的兴盛。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认为,小沈阳的小品是化解现实的,中国人需要不同的东西和花样,不同的电视可以有不同的选择。

  “○××”句式

  2月,云南玉溪市北城镇24岁男子李荞明在狱中蹊跷死亡,“躲猫猫”一词系事发单位晋宁县公安机关对其死亡事件的解释。经媒体曝光后,“躲猫猫”成为继去年的“叉腰肌”、“俯卧撑”后的又一网络流行语。6月,上海闵行区莲花河畔景苑小区一栋正在建设的13层住宅楼整体倒塌,造成一名工人死亡,专家表示可能存在偷工减料的问题。网友戏称此为世界第九大奇迹,“楼脆脆”一词由此诞生。此后,全国各地还出现了“楼歪歪”“楼薄薄”“桥断断”“桥糊糊”等姊妹版。这个节奏的短语,成为热点事件中的标志性符号,其火热程度甚至已经超越了事件本身。

  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语出自猫扑论坛的一条无厘头的帖子加几张PS过的图片,标题即为《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这个世界创造了哥,是为了我们能够更好更多地去崇拜、尊敬、同时也给大家创造了一个美好的向往,人们常说人有了希望,生活才有了奔头。如果反之,那么哥的存在只能是一种祸害……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哥早已不在江湖,江湖上却流传着哥的传说。”至今,该帖回复已经翻了48页,并衍生出了“不要恶搞姐,姐会让你吐血”这样的孪生版。这句话还成为《三枪拍案惊奇》的主题歌,小沈阳唱道:“不要疯狂地迷恋我,你只是太寂寞”。

  信春哥,得永生;信曾哥,不挂科

  湖南卫视选秀节目今夏重回荧幕,一名造型中性、唱歌习惯性跑调却顺利晋级的选手曾轶可则成为网友新的调侃对象。“曾哥”的出现让“春哥”又回到了网友的视线中,于是,“哥”现象再次火热。有网友为“曾哥”和“春哥”写文言文传记,“信春哥,得永生”“信曾哥,不挂科”“春/曾哥纯爷们,铁血真汉子!”等流行语也随之产生。

  被××

  “被就业”在这个夏天异常火热。有些应届大学毕业生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就业了,就业协议书上赫然是一个从没听说过的公司名称和该公司的公章。他“太兴奋了”并发帖庆祝自己“被就业”。此后半年内,“被家族”还诞生了“被代表”“被捐款”“被增长”“被赞成”等。有人称,2009年成为名副其实的“被”元年,稍不留神你就“被××”了。

  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7月,百度“魔兽贴吧”一条名为“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的帖子引起网络轰动。实际上,该贴内容只有“rt”二个字母(意为如题),而就是这条帖子创造了6小时781万点击量、30万回复的网络奇迹。“贾君鹏”是谁尚未查清,网上已经冒出了无数个“贾君鹏爸爸”“贾君鹏妈妈”和“贾君鹏姑妈”“贾君鹏二姨妈”。有网友认为,此帖必红的原因在于魔兽停服后无事可做的“怨念”,“一帮无游戏可玩的魔兽玩家,没去闹事已经算是万幸了。”随后不久,有人自称是贾君鹏的幕后推手,是为了帮助该游戏保持关注度和人气策划出的网络现象,但网友对此说法表示存疑。贾君鹏到底是谁、到底有没有贾君鹏这个人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寂寞党

  “哥吃的不是面,是寂寞。”网络上的一张男子吃面恶搞图造就了“寂寞句式”,并以病毒般的速度蔓延,“我写的不是稿,是寂寞”“我跟的不是帖,是寂寞”,一时间,网友开始集体模仿这个句式,“寂寞党”由此渐成气候,并与酱油党、沙发党等成为互联网的又一大族群。有评论认为,这一代年轻人无处不在的虚无感催生了“寂寞党”,但有网友感叹:“现实乏味无聊,又不能说话,才去上网恶搞的,这是多好的平台啊。”

  微博

  方寸间的140个字红透了2009年的互联网,这就是微型博客,Web3.0新兴起的一类开放互联网社交服务,简称微博。从伊朗大选、番禺焚烧垃圾事件到生活中的鸡毛蒜皮都可以写进微博里,并通过用户间相互“推”“转”,形成网络小群体舆论。不仅年轻网友钟情于这种短小精悍、信息量密集、随时随地随事都可分享的传播方式,各大媒体、文化机构也开始用这种新的传播技术推销自己。有人认为即时政治是微博不可回避的重要特征,但新媒体研究专家表示,中国微博用户还集中于娱乐性信息和个人琐事。其实技术本身是无法定性的,关键还在于背后使用它的人。

  人生是一只茶几,上面放满了杯具

  “杯具”一词正以高过“囧”、“雷”等网络流行语的态势横扫各大论坛。据网友考证,此语起源于易中天在《百家讲坛》中的一张字幕为“悲剧啊”的截图,之后以“杯具”谐音“悲剧”成为年轻网民的流行词。其升级版“人生是一只茶几,上面放满了杯具”则脱胎于张爱玲的名言“人生是一袭华美的旗袍,上面爬满了虱子”。随着网友伟大的创造力,“杯具”已从“1.0”发展至“11.0”,“杯具家族”出现了“洗具(喜剧)”、“餐具(惨剧)”、“茶具(差距)”等新成员。网友“在水一方”认为,我们这些现实中承受着高房价、高压力的人,在虚拟世界里自嘲,能够放松一下。

  偷菜

  以前8点才肯起床,现在7点不到就爬起来“偷菜”,开机、登录,光顾好友农场,将成熟果实一网打尽。社交网站上的“偷菜”游戏瞬间蹿红网络,“你‘偷’了吗”几乎成为网友间的问候语。全民偷菜成为潮流,资深宵小记录下所有好友菜园里蔬菜的成熟时间,利用软件第一时间窃取对方胜利果实。有人开始从心理学的角度解释偷菜风靡的原因,比如占有欲、不劳而获等等。现在,为顺应文化部即将出台的社交游戏管理政策,社交网站上的“偷菜”已经和谐为“摘菜”,偷过别人的东西再偷时,“已偷过,做人要厚道”的提示语变成了“已摘过,做人要厚道”,这一改变据称与“价值取向”有关。

  

  记住这些渐行渐远的背影

  在新世纪即将进入第一个10年驿站时,一些人的旅途已提前归零。

  大概没有哪一年像2009年这样,背影成行,离去的脚步这样整齐。一年过后又是新的一年,在这个永远不缺新人和新闻的时代,似乎唯有登上讣告,他(她)的名字才又被人们重新想起甚至怯怯提及;似乎唯有登上讣告,才能弥补人们对于他们认知的空白。

  7月,有着“话剧界活化石”之称的欧阳山尊完成了人生最后的谢幕;9天后,国学大师季羡林与前国家图书馆馆长任继愈并肩辞世;10月底,引领人们重新“穿越”历史的史学大家唐德刚在大洋彼岸作别历史;3个月后,科学巨匠贝时璋与钱学森随秋天一起离去;“几乎翻译了整个中国”的杨宪益与比“故宫还生动”的王世襄,两位好友也没有挨过京城11月最后的萧索。

  每一位老人的名字登上讣告,媒体和公众都冠之以“最后的”“大师”这样的定语,灵堂外前来吊唁的民众总会排出蜿蜒百米的长队。似乎只有如此,才能表达我们心中的无限敬意。而每一分敬意,最后又都模式化地谱成了一曲名为“今不如昔”的时代挽歌。

  也许,只是因为他们的离去周期性地触痛着时代的神经。当一种社会事物行将被淘汰时,它就变成了人们怀旧和研究的对象。这些蜂拥而上的种种声音,是大师远去时代里的一种习惯性纠结。新闻有其自身的操作规律,但难道唯有他们的去世才能让我们恍然大悟赶趟儿般地追念一番,而后,尚未回答的问题依然没人回答,直到下一位大师去世才又重新提起。

  相对于季羡林、任继愈两位大师离世后的喧嚣,12月去世的捷克语翻译家杨乐云就太过寂静了。这位90岁的老人,是中国最早介绍米兰·昆德拉的人,她让中国人知道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但这无助于这位老人小小的住院问题,仅仅因为有些病房要讲究行政级别,这位不够“级别”的大翻译家,只能与那些有“级别”的病房无缘。

  这些老者,还只是2009年文化界逝者名单上的一小部分。我们还不能忘了“永远的小丁”——漫画家丁聪,他在2009盛夏来临之前,先行一步。“革命之后,我发现有一些事可以讽刺,但有人告诉我,如果我要画漫画,不要去讽刺,只能赞颂”,这是丁聪心中永远的痛。丁聪曾经绘有一本《文化人肖像》,今夏,他和这部书的部分画中人在另一个世界安静相聚。半年后,丁聪好友杨宪益的追悼会上,连同生平介绍一起发放的,正是小丁为杨宪益画的肖像漫画。

  还有作家舒芜、翻译过《浮士德》的诗人绿原以及杂文家何满子,这三位与“胡风案”有关,或负有一点责任或是被无辜卷入。翻看这些人的官方讣告或“简历”时,很容易发现,其间或多或少都有20年的空白期。他们的去世,能否让人们重新打捞起那段曾被抹去的记忆,或者往事也随他们一同而逝?

  一位位老人家在这一年的集体离去,提醒我们,大师辈出的黄金年代我们曾经拥有。

  有一个人的告别却让真相浮出水面。流行音乐天王迈克尔·杰克逊去世3天后,当年让他名声败落的“娈童案”直接当事人、曾指控杰克逊与其有不当关系的乔迪·钱德勒宣称当年撒谎,是父亲教唆他编造故事诬告杰克逊,目的是金钱。5个月后,钱德勒父亲在家中自杀。面对各种传闻,杰克逊生前曾说:“拜托各位,别相信那些鬼话。”在他去世后,这句话被重新翻出,质疑他怪异行为的万般口水,一夜间汇入无限怀念的大河。

  一个人的去世,成为公众重新认识他或她的最后机会。播音员罗京病故后,人们才得知,那张晚间7点与您准时相见的冷峻面孔背后,是一个也幽默、也爱打麻将、也爱唱周杰伦的《千里之外》的男人;重庆女歌手陈琳跳楼自杀后,人们才知道“洒脱前卫”包装下的她,有着四川清音和扬琴的功底,喜欢看书,敏感而脆弱。

  新闻是了解世界的窗口,而窗口大小、朝向,都决定着我们的视野。任凭再多篇幅,也无法一一定格下这一年已然走远的所有背影,尽管有的讣告多至足以占据半个版面,有的少至用两根手指足以盖住,但每一个生命的来去,都是平等的。

  因此,如果他们也曾为你带来过欢乐,那么也请记住这些名字:新派武侠小说开山祖师梁羽生,有“中国电影活化石”之称的导演钱千里,电影《南征北战》中“看在党国份儿上”的张军长扮演者项堃,以及这句台词的创作者剧作家沈默君,“流水的女明星,铁打的顾也鲁”的老演员顾也鲁,“德云社”创始人之一张文顺,喉头被切除的相声名家李文华,“狗儿爷”林连昆,台词总是那句“大师兄,师父被妖精抓走了”的沙僧闫怀礼,创作过《春天在哪里》《一分钱》等儿童歌曲的潘振声,83版《射雕英雄传》裘千仞的扮演者石坚,《宰相刘罗锅》里的六王爷李丁,香港金牌配角“大傻”成安奎……出现在媒体探照灯下的名字,固然值得关注,也请不要忘记聚光灯之外那些沉默离去的绝大多数。因为,有更多人,在这个喧嚣年代里,人们根本还来不及想起他们的名字,就连背影都捕捉不到了。

  

  

责任编辑:大贝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