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文化频道 > 创意与设计 > 创意动态

贾立、梁冬:从创作的概念开始

来源:搜狐文化
2009年12月23日17:07

左起:设计师贾立、媒体人梁冬

  主持人:大家好,今天是在今日美术馆进行“在中国设计”的广场讨论部分环节。今天请到的嘉宾是各种文化事件的幕后推手梁冬先生还有我们优秀的设计师贾立先生,我是搜狐文化的主编李劳,今天的活动由我客座主持。

  梁冬:我觉得现在很多人比较结果导向,大家只希望看到结果,为什么你会觉得过程是比较重要的?

  贾立:我觉得一个是作品或者产品,我觉得最后的结果是它有没有一个生命力的问题,最重要的是设计师最初的概念到最后的成果,两者之间的联系性强不强。我在学设计时,老师讲得很清楚,你的设计概念到最后产品之间的联系性很强的话,那这个产品就很有生命力。如果这之间有断层,或者突然之间觉得这个东西很好但是没有原因的话,那就不是一个好的作品。另外,一个产品它出现的时候我感觉跟小说一样,它的情节都是在中间,最后的结果只是小说的结尾而已,并不代表全部的过程,它的美感在中途就已经出现了。怎么说呢,举个例子,比如说现在要展出的这个Memory Box,刚开始做的时候想把我的记忆保存起来,没想做成什么东西,因为我老容易忘事情,如果把我的记忆保存起来多好。

  梁冬:你真是老忘事吗?

  贾立:是的。

  梁冬:你是不是常常熬夜?

  贾立:对。

  梁冬:典型的肾虚的表现。

  贾立:但是现在很少熬。

  梁冬:我最近也很健忘,这个问题我也很关注。

  贾立:我想把我的记忆封存在一个东西里面,这个东西还可以变成一个家具,这个是我当初想的关联。并且这个东西可以让我看到它,但是我又不想让别人摸到它,只想让别人看到,那怎么办?我做了一个类似玻璃的盒子,可以把我的一些记忆放进去,封起来,它可以当茶几、当坐的板凳,可以在那儿玩,但是打不开它。最后我们做完这个设计以后,很多朋友喜欢这个,前任的什么情书或者什么都可以放进去给封起来,包括比如说代表一个时代的一些东西,比如以前的磁带,现在已经用MP3了。以前很多这些东西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来讲是一个垃圾了,但是对他来讲是一段记忆,他把这个东西放进去封起来,把它变成了另外一个家具,放在那个地方,就有完全不一样的意义了。我觉得这个东西就是我挺喜欢跟大家讲,我为什么要做这么一个家具的形式。如果不讲这个东西的话,大家看到它觉得没有什么意义。不只是家居设计,包括我们做室内设计其实也是一样的,我们一直要给我们的业主和甲方展现我们的设计过程,并且我们把这个设计过程像讲故事一样讲出来。他会跟着我们一起做设计,他会知道你做这个原因是因为这样,渐渐从概念到发展到最后施工图纸到结束后的成品。他觉得这个过程是完全紧密相连的,并不是突然之间有一个什么好看的图片给他就行,那就照着做吧,不是这个概念,完全有故事情节在里面。

  梁冬:我关心这个话题,这就犹如说你只是为了生一个小孩出来,看着他长成那样一个人,而你忽略了从谈恋爱到调情到洞房到若干次一次又一次的排查,甚至有的人在计算排卵期波峰波谷。如果忽略了所有的过程,甚至怀孕的过程、呕吐,看着老婆变胖变大变小,在产房里面抓住她的手,所有的过程都没有,最后看到一个小孩出来,你不会对他有感情的,你不会说这个东西是我的。所以我觉得有趣的地方在这里,好像最近有很多人都在讨论这样一个问题。我那天翻一本佛经正好看到一句话:“俗人求果不求因,菩萨求因不求果”,我觉得这句话和你这个概念是很契合的。一个东西它会成什么样子,它有很多的元素,比如说在你这个里面,它是我的一个记忆工厂、一个念头。你可能有一个机缘说我要做一个家具,这是一个外因契合的原因:有人给你钱、资助或者有人给你要求,你把这两者结合到一起,这时候恰好看到有一块玻璃,把它合成到了一起就做成这样一个东西;最后这东西做成这个样子,最开始是想把记忆保存起来。并不是说我要做这个东西,然后去阐释,我要把记忆分离进去,而是因为我有了那个念头,组合了一些原因,最后得出这个结果。我特别认同你这种想法,不过这有一个问题,结果常常和我们刚开始想象的很不一样,甚至和别人想象的很不一样,虽然我们常常说不要求结果,这个不一样你们通常怎么处理?

  贾立:刚刚说跟写故事一样,它肯定有情节和转折点在里面。我再举个例子,我们刚做完一个室内设计,给珠宝店钻石店做室内体验馆,是卖钻石的。他说你要给我做一个卖钻石的地方,我问他你想给人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说我这是一个体验馆,因为主要是做网上销售为主,让年轻人过来能够体验不是虚拟的世界,而是的确存在这么一个品牌的概念。我说你要做体验,那我们就来调查怎么去体验钻石这个概念。我们开始想这个钻石怎么形成的,火山喷发以后形成什么样的感觉,在这个岩洞里面怎么去开采钻石,把钻石打开以后,它的原钻怎么切割、变成什么样的形状。我们会给甲方先说这个东西,甲方说这个东西干什么?我想把这个空间做成像钻石切面的岩洞,让人进去之后有一种体验感,所有的客人进来之后会有和其它专卖店不一样的感觉。他同意了我们再往下走,用什么样的材料,它的橱窗开启方式怎么去做,灯光效果怎么打,慢慢越来越具体化。在技术上有一些问题慢慢解决,每次解决这些问题以后就是一个过程了,到最后的结果非常好,但都是通过第一个概念,从开始到最后完全是联系在一块儿的。

  梁冬:这里面还包含了某种阴谋,当你和你的业主共同在这个过程的时候,就算最后东西不是最好的,他没法说你,因为他参与了。这其实是把一个不专业的人拖下水的过程。

  贾立:我觉得是在一起编故事的过程,这的确是很重要的一点。从商业角度来讲,我觉得你是一个设计师,不是艺术家,你在做设计的时候是给你的业主做设计,某种程度来讲你是一个服务业,你要求让业主把他的经营方式,让他想要表达一种企业文化传达给这些消费者。你需要跟他一起来去合作完成一个项目,这是很重要的。你有你的个性在里面,但最重要的是你要把你业主的个性也表达出来。基本上你会发现我们的设计的元素也很多,但是某种程度来讲很多都是甲方给我们的一些灵感。

  梁冬:你定义自己是一个服务业者还是一个艺术家?当然你会说这两者都有。

  贾立:我是设计师。设计师绝对不是艺术家,因为艺术家他可能在表达自我方面,表达主观东西比较多一些,他也有这样那样的约束,有一些社会形态给他的一些影响。但是他在创作的时候是完全自我的,完全站在以我为中心的。我觉得设计师不是这样,设计师在刚开始做概念的时候,那一刹那的东西可能是很自我的,但是当真正把这个概念延展成为一个成品或者成果的时候,你不得不去考虑很多各方面的因素:业主给你的、社会给你的、包括你的团队,包括你的很多方面都要注意。你会变得很有逻辑,设计师都很有逻辑性,需要一条一条把问题解决,解决问题的同时已经开始在做设计了。其实这就是一个逻辑的过程,我觉得设计师更多是要和市场接轨的,这点和艺术家不一样。艺术家是很自我的,而设计师是需要考虑你全盘的东西,产品是不是适合这个市场,这很重要。

  梁冬: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你们已经习惯去寻找到自己的创作灵感和市场需要之间的纽带,你们的道德观里面不觉得这是冲突的?

  贾立:没有冲突,生活都需要艺术,但是我们在做设计的时候,艺术占了我们泉源的很大一部分,我们只是把这个东西一步步变成实际的产品,把一个艺术品拉得跟老百姓更近一些,让他可以去使用这么一个过程,而不是放在博物馆里面。

  梁冬:最近这些年,对于中国概念的思考,某种程度上,我们不认为它是概念,我们是中国人生活在这里,只不过我们如何把我们日常生活或者我们从小到大60、70、80年代出生的人接触我们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看到的古书和看到整个周遭环境的文化,这些东西怎么转化成我们的作品和产品?你的想法是怎么样的,该怎么样去转换?这个问题可能比较空泛。

  贾立:文化的传承问题说白了,无论是设计还是音乐等各个方面,我觉得文化这个东西是一个根的东西。你在做设计的时候因为你是中国人,咱们在中国做设计你的东西是不可能脱离这个元素的,但最重要的一点是你如何把传统变得很有设计或者很当代,因为我们在当代,我们是现代的生活方式而不是古代生活方式。我是不太赞同,当然你要在拍戏什么可以这样做,但是我们是在生活,所以还是要在现代的生活方式里面,你如何能把这些老的或者传统的东西让它可以融入到当代的生活方式里面,这个是很重要的,更直白一点即是:如何更现代、更国际化一些,在某些元素的设计上来讲。

  梁冬:可以举些例子吗?

  贾立:比如说我做过一个茶几的设计叫星相几,是一个很矮的沙发茶几,但是它的颜色是黑色和红色的。我们这个概念来自于汉代的漆器,以前汉代漆器有很多星相、很多圆圈连起一些线,我们通过这个东西得到灵感来做这款设计。我们的桌子就是黑色和红色,用来表达汉代漆器的色彩。桌面有一个圆洞和直线表达我们中国以前对星相的概念,但是它的形式是以很简单、很现代的生活方式表达出来。另外它的高度和尺寸都是非常符合现代的生活方式。我们绝对不是说我要尊重中国的传统,我要把一个古家具放在这个地方,那是另外的设计方式;我们的设计方式是如何把这种传统的概念,把它变得更现代化、更适合现在的人去使用。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李岩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