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文化频道 > 创意与设计 > 创意动态

胡恩威、石川:创作需要不断地颠覆和超过

来源:搜狐文化
2009年12月22日16:32
石川:中国人出国旅行背后可能代表了他很多的亲戚朋友,要为他们带一些东西回去

  主持人:胡恩威经常到内地去旅行吗?

  胡恩威:对。

  主持人:你觉得内地城市和香港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胡恩威:以前比较不一样,当然现在上海、北京都和香港越来越相似,都是大城市嘛。以前去上海的百货公司,你会看到很多在香港买不到的东西,而现在这一类型的店越来越少,变得越来越多的是名牌店,都是从香港、台湾过去的店。如果从产品的角度来说,是越来越接近,当然有一些可能不一样的,比如书店可能比较不一样,香港没有那么大的书店,好像上海书城,八层楼都是卖书的,内地对卖书的概念不一样。但是我觉得国内的城市是越来越像深圳,其中有一些是像80年代初期的深圳,有一些像90年代的深圳,基本上越来越像深圳。

  主持人:80年代和90年代有区别吗?

  胡恩威:80年代的深圳很丑啊,都是刚刚开始嘛,很丑很丑。所以有些时候去重庆,你看到有一区,好像80年代的深圳,一模一样;有一些就像90年代,有一些是比较接近现在的。我觉得这一点跟日本很像,日本的城市化在60年代经济发展之后,很多城市都有一个城市化的现象。所以你去日本很多不同的城市,你分不出是哪一个跟哪一个,你在市中心拍一个图片拿来比较,你猜不到是哪一个城市,因为都一样的,现在国内也有同样的情况。

  石川:先把房子建起来再算。

  胡恩威:还有盖的方式就是,可以说有一些是跟80年代初期的深圳很像,有一些是90年代,有一些是比较现代的、比较专业的,所以这个也很有趣。

  石川:胡老师从80年代、90年代开始就看到国内一些城市变化的过程?

  胡恩威:我小学的时候,78年刚刚开放,我常常跟我妈带很多米、蛋、电饭锅、电视机,我们乡下在汕头嘛,所以我们就从罗湖坐8个小时火车回汕头。当时很流行的,刚刚开始很多有亲戚在广州的香港人,从香港买很多东西带过去。这是我对国内的第一个印象,这是第一个阶段。

  石川:带很多日用品回内地。

  胡恩威:还有在火车上要排队排很久、坐很久。我们的老家在汕头的市中心里面,对面有一个百货公司,这个百货公司很少东西卖的,旁边有一个戏院,放的都是一些革命电影。第二个阶段,我上中学的时候,我们香港有一本书叫《神州行》,坐火车去内地旅游是很流行的、低廉的,暑假的时候跟老师一起去。我们当时也坐火车去上海,一直到北京。当时很不一样,那时候你会看到比如说,一条马路都是蓝色的,因为大家都穿同一样颜色嘛,同一个颜色的脚踏车,好像一堆鸟飞过去。

  石川:被你说得很有诗意。

  胡恩威:全部都是同一个颜色嘛,是没有车的,还有很多标语、很多广播,不停的都有广播,尤其上海最厉害,整个上海都是挂满“毛泽东思想”,不停在做广播,所以这是第二个阶段。第三个阶段大概是80年代后期,我们常常去北京,和很多文艺界的人交流很多事情。之前是从旅游的角度,当时去人家家里看他们怎么生活,去一些胡同,看到他们生活的形式是什么样。其实我也很幸运可以看到这些变化,因为香港人只是看到现在的内地是怎样的,他们很多都不知道之前它的变化过程是怎么样的。

  主持人:石川是哪一年去英国的?

  石川:我是03年,还是比较近的。

  主持人:你去到英国之后,觉得英国的日用品市场是怎样的,超市里卖的东西跟内地有什么区别?

  石川:区别是很大的,因为整个文化、各方面的系统都不是很一样,肯定是很大的。我感觉上最大的不一样是普通民众的一些心理情况,他们没有比较自然过度的一个过程,包括他们的社会族群,虽然是层次分明,但是也是长久积累的结果。可能每个阶层他们有自己的一些文化、生活方式、选择,包括消费的方式,各个方面,我感觉上是一个条例清晰的社会,这一点跟我在国内改革开放这几年的急促的变化其实是很强烈的对比。那边真的是很安详的。我在那边学的是工业设计,他们哪有什么工业啊,全部都是服务业、第三产业,没有什么工业,他们后工业化时代已经过去很久了,他们已经过了那个阶段。我在那边的时候还不断听到有人说,你们那是雾都,我说拜托那是一百年前的事情了,就是有这样的一些地方性的误解的东西。但是生活方式上,看到了一些物件,也是很不一样的,而且很明显的是对普通的生活用品和奢侈品,还有对电器,这个理解跟国内这边是很不一样的。国内的百货公司,电器是放在最底层的,往上的一层基本上化妆品或者是什么包、男装,往上就是家饰用品,再往上那些才是除了基本用品以外的设施。我们这边在某种阶段好像会觉得电器产品是生活素质的一个表现,但是往往是相反的,而那边也有,但可能是其他的方面,可能是家具、装饰方面,总体体现出生活的一种方式和品位吧,那个其实对他们来说可能更重要。我们从小到大,可能在中国觉得,有一个什么新的款式、一个什么新电器,那个东西就是生活质量的一个代表,我觉得这个是很不一样的地方。

  而且观念上更是截然相反,这边会觉得新的东西就是好的,越新的越好的,在那边却相反。很多新的技术他们会想半天,这个跟我现在的生活方式是不是适应、是不是融合,然后我再考虑我是不是要接受它,或者可能要看到我的朋友用法,他用的好像还是挺好的,我才决定我要接受这个东西。很不一样,真的很不一样。

  胡恩威:社会发展的状态不一样。比如你在伦敦买旧的东西,有一个很大的市场买到老的家具,不同年代的家具,买书,买旧书,有很多不同类型的市场可以去买。所以我觉得他们消费的形态跟国内,好像你刚才说,因为他们已经有很多年比较稳定的变化,没有国内改革开放这30年变得这么厉害,所以他们消费的形式跟国内现在对产品、对很多概念都很不一样。

  石川:基本上我觉得特别在国内很明显,不止是这些对于生活上的用品或者方式,有时候对于文化也是。事实上我们在接触,比如说国外各方面的一些可能电影、音乐,最开始我们能够接触到的,除了我们在广东可以看到香港的一些英文台以外,很多电影、音乐的东西可能都是通过一些盗版碟或者打口碟之类的一些途径去接触到的,因为很少人真的能够有机会跑去什么电影学院看到什么内部资料的东西。但是基本上那个状态也是一样的,就是我们没有,就变得有相当一段时间你是什么东西都会接触的,你觉得国外的就看一看、试一试、听一听或者怎么样。但是我觉得在英国会挺不一样的,当然是很自由的一个状态,可是他们不会像我们那样毫无选择的去接受东西。

  胡恩威:已经演变到一个情况,就是不同阶层的人他们去买东西的地方,他们买的产品也分得很清楚,比如说工人阶级去超市买一个什么东西,他们自己已经有一个系统,中产他们也会有一个系统。超市已经有几个不同的品牌,都是给不同收入阶层的人去的,这当然是和社会有关。但是我觉得英国过去十几、二十年,80年代我在英国的时候,是他们经济最不好的时候,所以常常罢工、地铁又不开、很多处理垃圾的都罢工,那时伦敦都是破破烂烂的,地铁也是很奇怪的。当时的超市卖的东西都是很难吃的,当时英国人吃的都是,我们在读书的时候,是最恐怖的,很难吃的,尤其是星期天他们就会给你一些冰的米饭,就是没有煮过的米,抠一些菠萝就拿来卖。但是这二十年,他们对美学、对产品设计的要求都提升了很多,但是80年代有一个好处,就是比较文化,当时钱不是很重要,好像有一点像国内80年代初期了,大家比如说对艺术电影,对很多我们现在觉得没有市场的东西,他们比较有兴趣,而且80年代的时候比较单纯嘛,还没有上网的东西出现。所以他们对产品的感觉,买了之后会用很久的,比如当时买一个walkman(随身听),刚刚出现嘛,他们买了之后会用很久的,不像现在买手机两三个月就换了。当时他们买一个东西的时候会考虑得很清楚,我买了会用很久的。当然现在改变了,现在是很快就换,买一个照相机可能一年、半年要换新的,可能就要换了,手机也要换了,所以人和物品的关系,完全不一样。

  石川:在英国的时候,我跟我的导师曾经有过这样一个讨论:其实中国对世界的影响力是没有办法估算的。他给我举了一个例子就是,他80年代读大学的时候,买一条牛仔裤是很贵重的一个事情,几百英镑,真的是一个财富、一个大的投资。可是到现在来说,已经很便宜了,十镑、几十镑,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改变了很多,这背后有一个很主要的推动力,就是有了很多中国的产品。为什么这个价钱从很贵重的财富到现在,在其中他们有各种各样的感情,可能有失落感,对物品价值观的一些定位也在不断地改变,可是你可以看到他们整体的生活方式是受到很大的影响和冲击的。所以他们20年前觉得什么是值钱东西,他的生活方式,或者他的钱是怎么花的,在他的生活上那个百分比跟现在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个变化其实很大程度上受中国经济发展影响所改变。其实他们这20年里面,很多生活上的各个方面的点点滴滴,已经产生了很大的反应,就是因为中国制造,但是没有人能够很确切的、数据化的把这种潜在的影响说出来。但是大家逐渐地都会发现,实际上中国的发展影响了很多很多。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个题目,可是我们都想不到什么办法可以把它量化成一些东西。

  胡恩威:还有就是因为变得太快嘛,当你研究完了已经变了。

  石川:没错。

  胡恩威:现在社会变得太快,研究完了已经不一样了,所以很难追。因为科技发展得太快了,发展太快的时候就追不上了。当你追不上的时候,你就很难去处理现在这个所谓的社会文化的变化。当然我觉得有几个现象我们也可以抽出来去研究,比如说我常常都不明白人家去排队买LV的包,我很多时候也不明白的。当然我觉得LV做的产品某些是很好的,衣服是很好的,但是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会排队去买LV包。当然排队去买LV包不是中国人开始,是日本人开始的,是日本人80年代很有钱的时候他们就开始排队买LV包,去巴黎、去很多免税店排队买LV包。当然后面有一些说法就是,因为你买一个LV包保值,你买一个Chanel,一买它已经跌了50%了,但是你买一个LV包再拿出去卖可能拿回80%,我觉得也是很有趣的消费现象。

  还有你刚才说的中国工业生产力量,过去20年全球消费形态在改变,因为用很便宜的价钱可以制造很多不一样的东西。另外一个和玩具有关的有趣现象,现在都是中国制造嘛,玩具的形式、玩具做的方法,因为有中国制造出现,很多不同玩具的类型开始出现了,也是一个很有趣的研究课题。

  石川:我自己有过这样的一个体验,就是刚到国外时也会很尴尬的。有时候看到很多中国旅游团在那里排队买这些大包小包的东西,开始很容易从那个角度想:为什么中国人会这样呢,在旁边觉得挺不好意思。但是后来,我换了一个角度想问题就明白了。在那里售货的英国人他们可能永远不会理解这种背后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就是这种消费方式,因为相对来说在相当一段时间里面,中国人很难得能够走出国门一趟。实际上他们为什么买那么多东西,就是因为他们每天的行程都很有限,他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去一个地方,他们虽然一个人出来旅行,但是他背后可能代表了他很多亲戚朋友。他们是很可爱的,虽然我是一个人来了,但是我要为我的一些朋友、家人也带一些什么东西回去,所以我觉得他们的动机是很可爱的。当你这么想了以后,你就可以理解了。我觉得这只是理解上的问题,所以我后来再看到这样的情况,我就不会再有什么不好意思或者羞愧的。他们就是这样的一群人,其实只是你看事情的角度所致,我觉得他们还是很可爱的。

  主持人:胡恩威,你本人对奢侈品牌是持什么样的态度的,比如LV?

  胡恩威:我不买LV。

  主持人:其他品牌呢?会推崇某一个奢侈品牌还是排斥所有的奢侈品牌?

  胡恩威:我也不会排斥了,只是我觉得很多时候不同的年纪对这些名牌的感觉会不一样。可能我十年前对这些品牌会比较感兴趣,因为这些品牌不单是一种产品,背后还有很多广告、很多不同的经营方式。我作为一个创作人,当然也会对这些很感兴趣。比如说杂志的广告,他们怎么去推销一个商品,他们在推的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当然有人说,现在的品牌好像已经变成一种宗教了,但是它和宗教不一样,宗教有一个很具体的道德方向,它也有,但是它的道德是潜伏在里面的,不会说出来,它用一个影像做出来。但是它的道德观很简单,就是要纵欲,尽量把你的欲望激发出来,你要什么就要。而宗教不同,宗教是要把你的欲望处理好,不一定要控制,而是要处理好。现在这些品牌背后的宣传概念,通常都是和性感、权利挂钩的,每一个广告背后都有这个含义在里面。但没有直接说出来的,因为其目的就是要你不停去买东西,把你的欲望变得最大。所以,这也是我们现在中国乃至全世界所面对的最大的困局。比如西方还好一点,因为西方他们还有文化,他们还有宗教,还有一些比如大学,可以平衡一下,有一点点制衡的力量;在国内的话,拿一个市场出来大家什么都可以做,有市场就做嘛。我觉得这个也是这些品牌背后一个最大的问题,所以为什么我会比较喜欢无印良品呢,因为无印良品背后的意识形态是比较低调的,不会要求你追求什么,而是比较简单的。所以,你看他们在欧洲比较受欢迎。

  石川:其实和他们在日本的状态还是不太一样。

  胡恩威:当年无印良品和美国其它的另外一种消费品牌相似,但是他们也是强调一个比较人文的消费主义。当然背后可能也有他们的卖点,但是至少没有其他品牌做得那么厉害。如果这个社会的传媒和宗教教育都会比较有互动的话,我觉得还OK,而现在的问题是,好像所有都有追求的欲望,那么你的问题就很麻烦。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李岩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