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文化频道 > 创意与设计 > 创意动态

胡恩威、石川:创作需要不断地颠覆和超过

来源:搜狐文化
2009年12月22日16:32

 

左起:香港跨媒体创作人胡恩威、内地先锋设计师石川
左起:香港跨媒体创作人胡恩威、内地产品设计师石川

  主持人:大家好!今天是由今日美术馆主办的“在中国设计”展览的广场讨论对谈,这部分的活动是由《城市画报》、搜狐文化协办的。我是《城市画报》的杨帆,今天请到的嘉宾是内地设计师石川,香港跨媒体创作人、实验艺团“进念二十面体”行政总裁胡恩威先生,两位跟大家打个招呼。

  石川:大家好!

  胡恩威:大家好!

  主持人:我们开始今天的讨论。我们从比较简单的问题开始吧,当选购一件产品的时候两位最看中的是什么?从石川开始说。

  石川:因为我是学产品设计的,可能有很多职业习惯在里面,但是综合来说其实还是跟一般的消费者一样,看它的性价比,我很喜欢拿一个产品在手上去看它的一些细节,看它的一些材质、工艺等等,它的一些基本的使用、人机工程学的合理等。

  主持人:胡恩威,您选购产品的时候会有什么标准或者是什么看法?

  胡恩威:标准啊,看价钱。

  主持人:市场上什么东西吸引你?

  胡恩威:我通常都只去那几家店,比如说我通常都去无印良品,通常都没问题。

  主持人:无印良品是个什么样的品牌?

  胡恩威:它就很简单,不复杂,颜色很简单,都是什么白色、灰色,它的材料也是很简单,它的设计也是很基本的不复杂的。所以有些时候我是不喜欢买东西了,所以买的都是一些很简单的东西。因为不用想嘛,有些时候如果去百货公司挑的话,你会觉得很复杂,因为太多东西可以选择,变成浪费很多时间。比如说我喜欢穿黑的,不是说我只喜欢黑色,只是因为黑色比较简单。

  石川:百搭。

  胡恩威:不很复杂。可能我们做创作的很多时候要面对很多很复杂的问题,所以生活上我自己比较喜欢越简单越好,因为你不会浪费时间去想这个问题。

  主持人: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留意到无印良品这个品牌的?

  胡恩威:中学,80年代刚起步出现的时候。

  主持人:那个时候香港有店吗?

  胡恩威:80年代香港已经有店了,当时规模很小,在铜锣湾,最近几年才开得比较大。

  主持人:无印良品有没有改变您对产品的看法?

  胡恩威:还有另外一个我们年轻的时候常常去的,就是我们说的国货公司。

  石川:裕华。

  胡恩威:不止是裕华,现在还有华丰,都是国内的一些百货公司,也是很基本的,没有什么复杂的设计。

  石川:基本上我们没有这种概念,因为我们从来就是用那些东西,所以反而洋货接触得不会太多。我自己比较印象深刻的是,小的时候偶尔能够从一些家里人或者亲戚带的一些国外用品中找到不同,才发现的确在某一个阶段国内很多的消费者没有正规的渠道。可是看到好的产品他们还是非常的向往、追求,因此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出现了大包、小包过罗湖的景象。我想现在可能还会,可是不会像80年代那样的一个光景。我觉得有一个共性在里面:人都会对一些设计很恰当的、好的产品,有一种共同的认可和追求。我觉得这一点还是很容易分辨出来的,任何一个消费者使用都能够察觉的。不过我觉得现在比较难,这也是一个挑战,比较难回到从一个最普通的消费者眼光去看事物,因为我们经常会习惯性地带入了很多想法在里面。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买东西,但是我很喜欢看东西。至于买的话可能还是会挑一些偏简单的,或者突然间去看的时候觉得有些很好玩的就会去做那个消费,可是还是蛮喜欢看的。我们喜欢有空到处去逛逛、看一看东西,但是那种逛可能跟女孩子的目的会不太一样。

  胡恩威:看不一定买。

  主持人:刚刚胡恩威提到无印良品,你是在什么时候注意到这个品牌的?

  石川:无印良品其实应该不算很久,应该是90年代末到2000年初那段时间,然后杂志上看过一些吧,但我第一次到店里还是在香港,我忘了。然后到我03年去伦敦的时候,英国那边已经有蛮多的店面了,其它地方也慢慢多起来。有一些朋友他们可能很迷恋的那种感觉,我觉得好像这个品牌主旨也不是这样,它只是给一个最基本的,就是能够很尊重物件本身,又能够把一些物料和工艺,恰如其分地、不多不少地做出来。这点我还是蛮喜欢的,但是不会变成一种让人着迷或者宗教式的东西,我觉得这对我来说有点过了。

  胡恩威:它变成好像生活的一个标准吧,我觉得无印良品把不同类型的产品设计,它定了我觉得最低的标准。

  石川:对,基本的要求。

  胡恩威:那么这个标准对我们,你刚才问那个产品,我可能第一次感觉到所谓的产品的分别,就是第一次去东京逛街的时候,发觉有很多种产品,因为我们在香港很多时候都习惯了一种生活的节奏、一个习惯嘛。当我们第一次去东京的时候会发觉,他们东京的人对产品的概念,比如你买一个杯,你可以买到很多不同类型的杯,不止是一种。比如你买衣服,香港是几个月一个潮流,所有的店都是卖同一种,下一年就另外一个,所以常常在变。但是在东京最有趣的地方就是,每种潮流都存在的,比如说有一个80年代很出名的品牌叫Montana,现在东京还有店面,而在香港都找不到。

  石川:还能找到一些小时候喜欢的东西。

  胡恩威:不同类型、不同年代的衣服在东京都可以找得到,产品也是,不同风格,比如你要买一个好看不好用的也有,好像无印良品这样基本的也有。基本上什么类型都有,你找哪一个国家的设计师,东京会比较好找。而在香港,比如今年流行的时候就很多,过了要找就比较困难。所以我觉得很多时候你对产品,你看到有不同类型的时候,才感觉得到它,好像你刚才说改革开放的时候,因为平常大家都是穿同一个颜色。

  石川:比较单一的。

  胡恩威:穿同一个颜色,用的东西都差不多,后来改革开放后,就马上对香港、对台湾、对外面的一些产品有一种不同的期待感觉。

  石川:可是现在又反过来了,现在80、90后的回看七八十年代用的一些产品,反而觉得很有个性,虽然用的是老技术,反而那种不完美或者残缺显得特别,可能单一的颜色或者怎么样,反而就是一个很独特的美感的东西。现在反而没有了那种感觉,过去的痕迹可能突然间又完全没了,所以现在又有新一代的人回头去看,可能觉得那个对他们来说更有一种独特的文化性在里面。而现在可能大家用的、接触的一些品牌,或者至少那个形式、风格,其实全世界会越来越近,因为资讯各方面的原因。人们反而觉得,原来以前那个年代的人认为千篇一律的东西,放在这个时代反而觉得是最独特的,最有印记的一个东西,蛮好玩的。

  胡恩威:好像以前都是凤凰牌自行车,现在要找也很难,当时你看到的时候你感觉很奇怪,还有我们有一个国内的牌子叫大地,我们的校服都是穿大地的。

  石川:还有运动鞋。

  胡恩威:对,大地有很多类型的产品,有夹克,也衬衫,叫大地,所以我觉得这个也是。而欧洲可能因为社会的变化没有那么快,所以很多老的品牌还在,当时国内近20年很多产品的概念都变得很快。

  石川:观念上影响非常大。我有时候会觉得,这几年在国内的设计业,对消费心理的变化其实这是最难把握的一块。我觉得物质上、经济层面上的一些东西你是可以在短时间内去改变的,但是一些思想观念上,特别是消费观念上,实际上并不那么容易。有很多很好笑的,比如我前几天有一个好朋友结婚,我看他弟弟穿了一件衣服,是大了一码的。我问他不觉得西装大了一码吗,他说不会,挺适合的。我觉得他的观念并不是他自己的,很可能父母觉得你应该买大一号,你冬天穿毛衣就会怎么样,我说可是你现在再这么穿的话,就很容易被人认为你可能是刚来城市那样一个层次的。

  胡恩威:我们80年代的时候,国内来的人买西装都喜欢不把牌子拿走,他觉得要让人家知道什么牌子,所以有一个纸的牌都不剪掉,留在那里。

  石川:所以很奇怪,哪怕是新一代,有一些影响他的观念的来源和力量也是很多元、丰富的。他同时在看最新的杂志上报道最新潮流的一些东西,可是同时他又有很多其他生活的细节,他第一次接受的一些观念可能来自他父母或者某一些环境。所以是新旧的东西掺杂在一块,很奇怪的。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在做消费品的设计,你没办法估量,因为这个差异可能会很大,到底有多少老的成份、有多少新的成份在里面,可能个体的差别性也会变得很大。但是我觉得中国有一个很好玩的现象,可能某一个现象或者事物可以很迅速地在一个短期间内突然间就变过来,这也是一个很神奇的事情。一个事情可能被某一个小群体讲了一段时间,突然间就变成全民性的行为,一夜之间改变过来的,这样的事情其实我们也常见。我觉得这些还是蛮好玩的,不仅仅是消费,可能和媒体、文化现象传播都有关系,我觉得这点挺有意思的,就是感觉上任何的事情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李岩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