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文化频道 > 创意与设计 > 创意动态

梁文道、黄炳培:忠于自己的意志去创作

来源:搜狐文化
2009年12月18日18:32

左起:设计师“又一山人”黄炳培、媒体人梁文道

  黄炳培:你也是学佛的,我希望朝着这个方向,就是说怎样可以“旁门左道”地将这个话题打开。

  梁文道:你这些项目现在开始做了吗?

  黄炳培:会的,马景鸿(谐音)和马可(谐音)他们已经在中国帮我生产了。而这个我在香港生产的,另外一个要Order Make了。有一个更可笑的是,曾有一个人过来跟我说要我帮他定造一个,但他说“他很喜欢穿衣服,可不可以帮我改装一个衣柜”,我说“可以”,你如果来找我,我就帮你改装衣柜吧。

  梁文道:这个很有意思啊,现在的人衣柜很多衣服。

  黄炳培:对,我想问一下你的印度之旅怎样?

  梁文道:结果没有去。

  黄炳培:你没有去还是每个人都没有去?

  梁文道:都没有去,因为去之前印度和巴基斯坦那边正在打仗,我家里人很担心,本来我是不管的,但最后我搞好签证和机票后,出发之前病了一场,其他几个人也病了,我就说这可能是因缘了。

  黄炳培:这可能是“因缘”说你那时去不是时候。

  梁文道:没办法,只有下一次了。本来想今年去,但明年我可能跟自己的师傅去,因为我学南拳的,到时候会住泰国寺。

  黄炳培:你学了多少年?

  梁文道:两年多了。

  黄炳培:我学了五、六年了。

  梁文道:五、六年已经很好了,学得怎样?

  黄炳培:我的方式有点不同。学之前,当听说是星云大师这个高僧来香港演讲一次,我们去听听这个演讲,这是没有什么组织性的,只是打开一个机会让自己去学习。直到最后认真听课后,我太太学得很好,这就是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城市普通人感受到哲学方面的问题,最后学得不错。星云大师在十几年前有三晚演讲,他带有很多徒弟的,就像一个大讲座,当然这个大讲座对很多受众很有影响力,但我觉得他的影响力就对我不是很有用。我听了其中一晚,我记得出来时跟老婆和岳母说,他整晚只讲一个话题“施比受更有福,要怎样参与社会,怎样做人的价值”等等,我第一次很认真听,后来也明白到每个人背景是不同的,对这些人生的起步也有所不同,要认真去听听每个不同的讲座。

  我每次去听星云法师时,听到说什么是因果、什么是因缘、什么是无常,我发现自己生活三、四十年来,用一个普通城市人的角度来看,我的确也是像他这样想的,其实我就是在坚持把讲座里面的一些观点做得更好,觉得原来佛的世界中这些问题和价值观是很重要的。

  比如说我怎样学无常呢?我做广告公司时试过高薪和拿奖,这在当时应该是很开心的一件事,但过了两年这种生活之后,我就问自己,是不是天天这么开心,天天那么顺利?我以前经常一个人到外国开会,所以一个人吃饭时,我就打开餐牌点一个最不喜欢吃菜,我当时吃了一个茄汁豆的菜,很想呕吐,真的吃不下了。其实我就是想认真感受一下人生的不如意,不是世间件件事都这么如意的。

  梁文道:这个方法很厉害。

“又一山人”黄炳培、梁文道做客《今日对谈》

  黄炳培:我们做广告的也算是高薪职员,要买什么名牌衣服、名牌表等都可以做到。但我去旅行照相时,要去一些有普通人和穷人生活的地方,我不一定要照相,是要到那里感受一下,我觉得不是我有钱可以买名牌衣服就是生活。如果将这些因缘组织起来,如果认真问我自己为什么是这样的,我只可以说是上一辈子带下来的。

  梁文道:但是你后来离开广告公司自己创业,中间是不是有一些心境上的变化呢?

  黄炳培:我想最大变化就是在32、33岁时,因为太顺利了,但我再问自己,我是广告公司创作总监,我得到什么都在手了,如果我自己是55、56岁退休,我岂不是要重复做到56岁,只不过是不同客人而已。虽然也可以培养几个新兴创作人,但对我自己来说没有什么新突破,我很担心这个。但我再想的时候,发现不重要了,因为做这一行就是这样的。

  但这个工作是什么呢?我们当时的工作是要将地下铁保持一个好形象,希望大家可以多坐地铁。球鞋是我们的“客人”,多卖几双球鞋,所以这个专业很有挑战性。但我觉得人一辈子不是这样的,不能到死和老的时候告诉朋友、子子孙孙说,“当时很厉害,卖了几对球鞋”。

  其实我没有否定商业的沟通,例如广告和平面设计,但这个不可能就是我一辈子了。所以我就在寻找了,后来我改了名字叫做“又一山人”,将商业创作圈子分开了,不想搞乱其他人。这是一个对的事,我同时也没有搞乱自己。当时我改了这个名字,我知道我要做什么,很清晰,也告诉别人我是个怎样的人。改名字后,我觉得起码要做一些比较有意义的事情,例如帮助经济体系和促进社会向前的角度。

  梁文道:那时候开始做art work(艺术工作)了吗?

  黄炳培:没有,因为广告公司是一天工作20小时的。

  梁文道:就是说没有预先改名字的?

  黄炳培:没有,只是开了一个文件而已,没有机会用。

  梁文道:就像是艺名吧?

  黄炳培:对。我记得第一次是用在《重庆森林》的海报里,这电影我参与一部分,设计以又一山人的名字。后来帮俊念(音)做剧情海报,这其实不是我自己的东西,只是参与人家一些比较商业和理想的东西。我问自己,其实你关心什么呢?如果说自己理想是透过适度沟通去做一些事的话,回过头来想,我小时候很讨厌争东西,在4、5岁时我劝哥和弟弟不要争家里的“玩具”,其实“玩具”就是家里的木凳,小时候家里很穷。我就劝他们不要争了,我跟哥哥和弟弟一起长大,为什么我可以不争这个东西呢?这是天意来的。广告公司有很多政治的东西,这些生意是很抽象的,没有绝对的对和错的事,这是无可厚非的,我天天见到这些东西。

  其实我最关心的是人的和平,希望这个社会不要有太多纷争。我当时是33、34岁左右,我想通了,如果将来有一天要做的话,就做这方面的东西。但一直没有机会,直到2001年,很意外听一个朋友说“有个公司要和我们合作,做个书和商标”,做完以后他们说很喜欢我做的书和商标,谈完公事后就开始了。那时候香港经济很差,在2001年经济没有回升,大家都不相信大家,我就想借“红白蓝”去开始做。我在不同场合不断地发声,在不同场合以“红白蓝”来做,但背后都是同一句话,正面是香港。我从来没有叫自己艺术家,但到了艺术场合,人家这样称呼我,我只是点一下头,但我在自己口中不会这样叫自己。

  梁文道:那你是怎样叫自己的?

  黄炳培:我叫自己社工。

  梁文道:真的?

  黄炳培:真的,我是这样想的,只不过我的背景是做创作,我会沟通、拍照、广告、平面设计、立体空间等,如果你问我,我就会用技巧来说这个话。其实我心里是想说“希望大家不要争”。现在我形容自己就是More Than社工,比如这次三个展览的物件中,包括我这五、六年学佛后,还会继续做社会议题,这个社会议题其实是人的本质和态度,我就觉得不如从人的价值观去做,焦距起来,再把话题带出来让大家去思考。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李岩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