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文化频道 > 创意与设计 > 创意动态

毛娜、尹珊珊:用真实而丰富的感受去创作

来源:搜狐文化
2009年12月17日18:27
毛娜:我觉得中国人把生活的哲学融入到造物的过程中了

  

  主持人:你一定要你自己在这中间有参与感。

  尹珊珊:对,必须有。我以前小学的时候看一本作文书,上面有一篇例文,“小明准备起跑了,这时候非常紧张”,老师底下评语“你不是小明本人,你怎么知道他紧张?”。这件事情对我影响很大,我就觉得说我来写他人称是不足为信的,只能把他变成我,因为我的确不善于虚构故事,我才能用我的情感去生发它。

  毛娜:我发现姗姗很多特点。我觉得她是一个要求特别高的人,她不会接受那种二手感觉或者二手材料,她都不会,她要那种最真实的感受。恰恰我觉得这种真实感可能是这个时代缺少的,因为这个时代太快速了,让人来不及体验,我们得到的信息或者这些体验全是二手来的,太容易得到了。人们的体验或者感受力在退化,这样他就不容易幸福,因为他有很多事情并不能用真实的就像你说的真实的情感、真实的想法、自己的想法来面对。我觉得艺术家应该做的事就是还原这个同质性的世界以丰富性和真实性,其实我所做的作品也是努力达到这个目标。

  主持人:可是这个作品作为一个产品的话,你会更多考虑它的实用性吗?

  毛娜:实用性是它的前提,就像物质是我们人存在的前提,但是物质并不是人存在的目标,精神生活才是目标。这种实用性可能不是它的一个终极目标,可能是它的一种属性或者是什么。

  尹珊珊:你希望拥有自己的厂牌吗?

  毛娜:需要的时候我觉得它会出现的,把它带到这个世界上来,如果有人需要。

  主持人:珊珊你会去买一些看起来完全不实用的东西吗?

  尹珊珊:我会啊,我昨天看到有一本杂志上写的,有一个荷兰的设计师设计出一种榨汁机,柠檬或者橙子放在上面会榨出来的汁到处都是,观众说为什么这个东西卖那么贵,反而榨汁机榨得到处都是呢?设计师他说,你要想买只是榨汁的买个10欧元的就可以了。我买过那个榨汁机,真的榨得到处都是,我真的就买过那个东西,所以我很能感受这种东西。其实Victoria Ghost 的椅子不好用,因为太高了不适合中国人的身高,坐久了就得为它配一个脚凳,或者坐久了得往前挪一挪,它肯定没有中式的椅子那么舒服,可是我就是喜欢它的形状和颜色。

  毛娜:你消费的不是它的使用性了。

  尹珊珊:对,我觉得使用性德国人已经做够了,那么要给北欧人一点生存空间。

  主持人:你的意思是说你想在这里跟中国设计师说我们不要玩德国人和北欧人,我们可以玩点别的,是这个意思吗?

  尹珊珊:对,玩点中国人的,但我也不知道中国人会有什么。

  主持人:虽说设计是一个西方的词,它的标准、它的各个方面都是西方人构架的,但实际上,中国其实很早就有设计,比如手工艺人,包括文人士大夫阶层和手工艺人来沟通说我要一个什么,帮我做成这个样子,诸如此类的。我在想象,宋朝是不是有过这样的沟通,甚至更早的朝代是不是有过这样的沟通,实际上中国也有这样的设计。

  尹珊珊:我想起毛娜跟时光杂志聊天的时候,她讲到精英阶层和大众阶层的问题。因为中国人太多,阶层分化更加明显,而你说的那种精致的碗,我们会在马王堆里面发现,在陪葬最高级的东西里面发现,比如官窑。但平凡大众对于设计的概念是非常薄弱的,他们要求一个碗摔不碎就好了,最好容易洗掉油渍。但是一个精英阶层可以花几万块钱去买一个概念性质的碗。所以你刚才提到的精英阶层和大众阶层,怎么能够让大众阶层也享受到设计的快乐,我觉得这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用你的概念先去影响精英阶层,然后由精英阶层将这种生活标准传递给大众,这可能是其中一种方法。

  毛娜:其实在中国古代,不叫设计而叫“造物”,我们有一本《天工开物》。原来我们在汉声的时候,老师教我们背过法事,写在手心里面,那时候在做出版,怎么做出来一件精华的出版物,我觉得中国人是把生活的哲学融入到这个造物的过程中去的,其实这一点特别好。但是我们现在理解的设计好像更多局限在某一个环节,其实我觉得现在设计的外延应该越来越开放,像刚才说的那种影响精英阶层,就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最近我越来越发现还有一种自下而上的,跟它相反的一种设计或者是艺术。比如说像谢英俊,他是台湾的建筑师,我们最近在做建筑项目,接触了很多这些人。他就是在四川地震灾区,他发明了一种建筑的模式,其实也不是他发明的,我们在云南写生的时候也看过他们盖房子,他们都是把那个梁搭好了,全村的人都出动,生拽带拖着把那个梁立起来,先把竖梁立起来再立横梁,这是云南的方式。谢英俊他是塑造了一种结构,用新型材料来实现它,教灾区的人全都可以自己动手来造这个房子。

  尹珊珊:我在周刊上看到这个故事,我觉得蛮酷的。

尹珊珊:你在塑造作品的时候,作品同时塑造你
尹珊珊:你在塑造作品的时候,作品同时塑造你

  主持人:我们再聊一聊关于作品和自己的关系吧,我看到你和时光杂志的访谈里面说你创作的时候也是在塑造自己的过程,我不知道珊珊同不同意这句话?

  尹珊珊:对,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主持人:那我再问你们两个人,你们在把这个东西创作出来的过程中,最后对你们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你跟这个作品成长的过程会给你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尹珊珊:我昨天在万圣书店买书,别人送给我书卡可以买很多的书,我当时想一个很庸俗的问题,如果我是一个男人的话,有两个女人可供我选择的话,一个会刷爆我的信用卡,另外一个女孩子是整天在家里读书,我会毫不犹豫选择把我信用卡刷爆的女生。因为我觉得你获得物品和获得知识是塑造你个人最重要的方法,就像我们所说的你穿什么吃什么你看什么就是代表了你自己。我觉得一个女孩子如果只是她所穿的这些东西,就是一堆数字,就是那么简单的女孩子,她真的很容易被控制,反而那个一天到晚读书的人,你会发现她身上有很多无形的东西,你是无法控制的,我当时有这样一个想法。就像你说的,你在塑造作品的时候,作品同时塑造你,我们在阅读王尔德的时候,身体了一部分王尔德的东西,这个特别重要。

  毛娜:那天我们去文思听孙云的讲座,有人问他,你的作品是不是你的孩子。他的回答,孩子可能以后会成为别人,但是作品可能就是他自己,在反映他自己。

  尹珊珊:对,你的用词、你的叙事,一定有你最重要的部分的灵魂所在。以前我们有一个识别系统叫做抄袭识别,把你的作品输进去五篇看看你到底是不是抄袭的。当时清华大学做一个这样的程序,把我的文章调过去了,对比了很多作家的文章说,尹珊珊的抄袭是可能几乎是零,因为这个东西你太连贯了,包括你的用词那种规律特别明显。我的作品非常真实,一语贯之就是我本人,不停地写不停地写,人会越写越好,你的变化也能从作品当中看得到。

  毛娜:但是其实我挺希望作品自己也能成长的,但是这些成长可能是观者或者是读者带给他的成长,有一个继续生长的过程。

  尹珊珊:孟京辉就完全不这么想,很有意思,他说我从来不听观众跟我说什么,我跟他们交流只是跟他们开个玩笑。

  主持人:你们觉得一个成功的设计师是什么样的?

  毛娜:我现在很迷Jaime Hayon,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好的典范,他有自己很强烈的风格,但是他又和各个厂牌合作得非常好,把那些厂牌的精华做出来,至少在工艺上面的精华能实现得非常好,这对两方来说都是一个提升。我觉得最棒的设计师还是上帝,整个世界都是他的造物,我觉得能创造出一个自己世界的设计师是最好的。

  尹珊珊:我所觉得最伟大的设计师就是马丁玛吉拉(Martin Margiela),无论是小说作品、电影作品还是设计的作品,我的要求非常高,我希望我能看到创作者的世界观和整个时代的关系。现在很多人都讲解构、后现代、超现实,可是真真正正能在作品当中清晰地看到结结实实哲学基础的,我觉得马丁玛吉拉是唯一的一个,也是不可复制的一个,他简单,他前卫,任何人想模仿他都不可能,因为我觉得他就是后现代的标志。他已经成为这个时代的一部分,是这个时代的代言人,就像安迪沃霍尔,而且他的很多观念都是非常先进的,经得起人们的拆解和解读,并且获得不可模仿性。就像我觉得的很伟大的电影《骇客帝国》,讲的不是一个故事也不是一段情感,讲的也是关于存在主义的问题,而且把它诠释得非常透彻。因为我是一个狂热的哲学爱好者,我对于设计作品里面的哲学概念非常看中,包括北欧的那些设计其实是轻松快乐的,而且有点孤僻的,但是马丁玛吉拉他看起来冷漠,但却是整个最热闹时代的反映。

  主持人:谢谢!

  

[上一页] [1] [2] [3]
责任编辑:李岩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