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文化频道 > 创意与设计 > 创意动态

多相设计工作室&沈黎晖:设计要和生活相关才行

来源:搜狐文化
2009年12月17日17:59

 

嘉宾:陈龙(左)、陆翔(中)、沈黎晖(右)

  沈黎晖:你们想不想做一个计划,在农村盖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我要是建筑设计师,我就特别有这种冲动。我就要特别异想天开的,有这种冲动吗?还是说我这一个月必须完成这个活,我没有时间去想我要造一个什么什么。以前很少?

  陆翔:建筑界有这样的,很多非常有影响力的房子都是建筑师的资产。

  陈龙:但是这个机会还是比较小,一个建筑师一辈子能盖一个,这种机会平摊到每个人身上还是比较少的。

  胡宪:而且现在土地所有权的问题,跟现在体制结合起来,哪些是可以流通的,那很多人可以盖,到时候房子会五花八门,现在别墅区的房子都是一样的。

  陈龙:现在是房地产商操纵的,大片的土地交易,房地产商盖的房子不是百分之百的人喜欢,也 得是99%,他销售的时候才会没有压力。我们也是特别不愿意做房地产的项目也是这个原因。

  沈黎晖:我第一次看到巴黎圣母院,确实给我震了。因为我们以前看巴黎圣母院老是正面的图片。但是那个形象太熟悉了。他那个侧面是很长的,特别像一个外空的大的怪的虫子,浮雕,我觉得真的给我太震撼了,我前两天又去巴黎,我说法兰西还是太牛了。他们的建筑理念跟我们的不一样,我有一次去欧洲回来都有这个感觉,房子都是全石头做的,所以一个房子都是很久,告诉你多少年。而且你看着它感觉就像是永远不会消失。我回国,有一次特别明显回来以后,我看着大楼房就想给它拆了,我感觉就像是临时建筑。当然盖得很快。可能跟土地的政策有关系。如果说我们现在土地是一个完全私有的,我盖一个房子就是石头,你盖多少年。现在就是要很快的盖了拆,拆了盖。这个特别浪费。

  主持人:他没有一个七十年产权房在这里,他没有地产,他只有房产。这个房子也只是你租来的七十年期限的一个东西而已。

  沈黎晖:从这个角度来说还是没有特有钱的,特有钱的人就是说我所有都不管,我就是盖一个石头的,说不定到时候舍不得拆。现在我们的房子盖了15年以后就想给它拆了。

  陈龙:中国现在的房子是满足现实居住的,西方的房子盖给神住的,他盖都花了几百年。包括现代欧洲盖的教堂也都是花费很大的。

  主持人:帝国大厦后来出了状况,不出状况他的使用期限近百年的使用下去。我们现在国贸的写字楼他的状况会不会有可能维持那种状况,一百年以后,各种功能,包括他的风格都不脱离时代,还很好的运转的?

  陈龙:就像当时说的鼠标手的问题,再过多少年如果一直用鼠标,人们的手就只会进化成两个手指头。但是说不定再过十年鼠标没有了。

嘉宾:陈龙(左一)、陆翔(左二)、沈黎晖(右二)、胡宪(右一)

  沈黎晖:北欧很多的东西我感觉是没有设计。他是让你觉得这个东西就应该这样合理。那个设计好象是最基本,可是人家想了半天,看这个东西,说这个过街天桥应该怎么做。特别合理,我们到任何一个地方,看起来没有设计,但是他实际上已经弄到最合理的状态。这是我们最缺乏,我们现在那种设计就是属于这东西一看就是设计的。

  主持人:北欧的东西我觉得他的设计感真不强,但是他的房子真的是很老的,但是你觉得他很自然,他就应该是那样的,就挺好的。他们是有市政的一个规划的,大部分的人都走路或者是骑自行车。他的城市已经过了几百年,他现在生活方式,没有特别大的问题。

  陆翔:也有工程美学,工程不是说就保证这个房子不塌,不是这个概念,他工程也一样的是要设计这些。你看了很多是很结构性、构造性的东西,他就直接暴露出来了。中国的问题就是说,这个工程变得及其的惨不忍睹。或者很多设计师没有办法设计这个工程或者是这个构造。就都包裹起来,就会显得设计感特别的强。

  沈黎晖:中央电视台着火的楼会拆吗?你从建筑的角度它能塌吗?

  主持人:他们现在政府说没有问题,装吧装吧也能用。

  陆翔:这没法说,不看那些报告。首先我们不是工程师,然后,你不去检测那些数据根本不知道。

  胡宪:他没有公布,公布了大家都知道,没有公布,你说防火的烧了多少小时。

  陈龙:柱子能烧2.5小时,梁是1.5小时。CCTV的火都烧了6个小时了,那东西还有多大的程度上能要,完全靠检测,那么大火烧六个钟头。

  主持人:据说下面的构造跟另外一部分结合在一起,所以拆了也很危险。我听说是下面它的结构是一体化的。

  胡宪:还是比较缺乏透明度,透明度出来了,很多事情没有那么多怀疑、猜测,不透明所以没有办法发表,再加上我们也不是结构工程师,对实际情况了解也不太多,只能是觉得非常的遗憾,花了这么多钱,就放炮一样放掉了。

  主持人:感觉世贸双塔要两个飞机才可以炸掉,这CCTV就一个炮杖就给放了,这个恐怖分子也太容易了。

  胡宪:上海的楼倒也没有什么大事。

  主持人:自己倒的。这个从你们的角度来说就是一个仓促的原因?

  沈黎晖:我们的建筑标准,上海那种,是完全太低了吗?

  胡宪:不是。他完全是施工问题,不是设计问题,是一个低级错误,一个结构工程师说这种低级错误一般是不可能发生的,施工的问题。

  陈龙:你一根筷子扎土里,你把土刨个坑,筷子就倒了。

  主持人:他没有结构工程师的一种参与?

  陈龙:他还是太着急。施工速度的压力会导致他采取一些这样成本最低、速度最快,他就这样干了。

  胡宪:他的管理有问题,应该是结构工程师、其他的监理都要参与的,他没有参与进来,一挖,没有得到认可,是管理的问题。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责任编辑:大贝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