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文化频道 > 创意与设计 > 创意动态

谢东、高艳津子:把对生命的感知传递给人们

来源:搜狐文化
2009年12月15日11:09

左起:设计师谢东、现代舞艺术家高艳津子
左起:设计师谢东、现代舞艺术家高艳津子

  主持人:各位搜狐的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走进在中国设计展览的跨界对谈部分,我们今天来到对谈的是著名的设计师谢东和著名的现代舞艺术家高艳津子。

  我看过杂志上拍过津子的家,我特别想问你,当你选购一件产品的时候,你会重视这个产品的什么东西?

  高艳津子:这个面有点大,你指的是哪部分的产品?比如说是吃饭的容器还是用具还是什么?

  主持人:生活用具。

  高艳津子:生活用具的面也很大。

  主持人:包括家居产品。

  高艳津子:你说我选择的这些生活用具的情况?

  主持人:你最看中的是什么?除了它的实用功能之外。

  高艳津子:我看中它的质感,听上去模糊,质感就是说它是金属的、还是木头的、还是石头的,因为这个质感带来这个东西会带有一个灵魂性的角度,那是不一样的。你从这个角度再去看产品的外观。

  主持人:质感是很有趣的,谢东你做自己的作品的时候,这两个字在你的作品当中重要吗?

  谢东:非常非常重要。不管是穿的衣服也好还是用的这些餐具,或者是生活当中我家里的沙发、衣橱所有的东西,首先我选的时候它是吸引眼球的,跟谈恋爱差不多,是一见钟情,然后我感觉这个质感是我喜欢的,然后可能是颜色或者是它的造型其它的东西,质感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我特别想知道你们最喜欢的,你们觉得最珍贵的一件物品是什么?会有“最”字吗,生活中最珍惜的,你觉得跟你有特别特别深的感情的东西。

  谢东:我先说,对于我来说可能目前还没有,因为我老觉得所有最珍贵的、最好的,它还没有出现,永远都可能在期待的一个状态,所以当我喜欢什么东西的时候会选择用它,可能很快就放弃了,因为我发现新的更好的。

  主持人:喜新厌旧不是处女座的人。

  高艳津子:这是艺术家的特点。

  主持人:津子也是一样吗?

  高艳津子:我可以说没有“最”,因为我觉得能保留下来的东西全是“最”,这个没有唯一性,除了人,人在心里针对你新的感知不是外化的感知,没有什么“最”的位置。但是对于你拥有的物品的话,只要能跟我有两年的共同生活状态的都在“最”上面,这里面还不代表它自身的价值。比如说有一件我当初买的时候才十几块钱的衣服,那时候我上中学,跟到我现在,它可能比现在我买的几千块钱的衣服还有“最”的感受在这里面。我现在穿的很多衣服还是我中学的衣服,我是喜新不厌旧。

  主持人:我想问谢东,跟你最长时间的衣服是几年前?

  谢东:我估计到不了两年,我慢慢地就会收拾衣服把这些给亲戚朋友或者给我的工作室的员工什么的,我在淘汰它们的时候当时的感受特别重要,这个时刻我就是不喜欢这些东西了,一点办法都没有,然后就立刻不能让它存在,就得消失在我眼前。

  高艳津子:她是一个当下感情者,都在这个时候这个时刻,这个很有意思。

  主持人:从你们对衣服的态度看出你们两个特别有意思的地方,一个是特别相同的,一个是特别不同的。特别相同的地方是实际上你们对时间的重视、对时间的关注,可是不同的是对衣服的态度上,谢东你觉得转瞬即逝,所以这也是策展人给你整个展览的主题,名字就叫转瞬即逝的。而津子呢,因为我对津子做过访谈,我也看过津子的剧照以及她编的舞蹈,我觉得津子的东西就是要有一个住在生命里的感觉。

  高艳津子:我的时间是拉长的。

  主持人:但是谢东永远是在瞬间,你是这样的吗?

  谢东:可能比较接近吧,因为所有的事情对于我来说,基本上我关注的是今天当下还有就是明天未来,至于昨天怎么样很快就忘掉了,不在记忆当中储存了,除非非常非常美好,但是这个美好对于我来说太短暂了太转瞬即逝了,太美好这个东西只是让你回忆,我希望期待的是下一个美好。

  主持人:津子你的这种特点,你对跟随你比较长时间的物件的这种感情,会是你生活中间特别常态的状态吗?

  高艳津子:是,其实我是挺难说用一种什么样的特定性来给自己假定我是属于哪一种,但是因为我是长在生命中的,我每个情况都跟自己长在一起,这样造就了我的人生观也造就了我的艺术态度。像我这种怀旧、依恋的情感,我的依恋的情感来自于一种古老感,甚至都不只是针对母亲、针对小时候、针对祖母之间的,我不知道那个东西来自于哪儿,但是我对整个过去、回首的状态,那个情谊是很深的。但是同时我在当下的状态里面,它也并不影响我自身生命的表达和我的每一天惊奇的发现,并不影响,但是在我的生活里面占据部分的。如果说我这一天里面按一个大比例来说,我有1/3的时间在回忆,我喜欢想一些过去的事情,想的时候我突然笑了,别人不知道为什么,我不知道想到哪个片刻就笑了。然后有1/3的时间在当下的状态做当下的事,感受当下的缘分。再有1/3的时间在建设未来的,可能延伸发展成什么东西,跟一个创作状态很像。但是这三部分在我生命里面是共存的。

  主持人:但是对谢东来讲是1/2、1/2。

  谢东:基本是90%比10%,甚至比10%还要少。我是说过去和当下还有未来的比例,过去非常非常的少。这个我也搞不清楚什么原因,比如说有很多人喜欢古式的家具或者古传下来的首饰这些东西,但是我家里一点都没有这个东西。当我看到这个的时候我有一种不知道是恐惧还是紧张,对于我来说太沉重了,具体是什么人家用过的这个家具我会有一种,我说的恐惧感来源于这个。假如它是怎么样死掉的一个人,怎样的经历,这种信息如果是好的还好,如果是不好的它可能潜移默化会影响到我的生活,所以我就是从本能上面有点排斥这个。

  高艳津子:过去的东西都有一点。

  主持人:津子是敏感地吸收,你是在敏感地和过去说再见,津子是敏感吸收过去的东西,我又发现一个不同。

  高艳津子:你这个说的好像有一点在穴位上,我也会有她这个认知,这个认知我也会有,这里面可能凝聚了各种信息,但是有一点不同我既带一点紧张还有一点趣味性,我想感受这个信息。

  谢东:我不太想感受。

  高艳津子:我甚至说拿一个镜子给我,我假想这个镜子曾经照过什么样的人,那个女人将有一个什么样的人生,那个人生里面讲融入她多少多情,我的作品里面都有这个。你看《三更雨-愿》讲轮回的,《镜花水月》也是,《谈香形》讲镜子的,我写出来的这个镜子里面住过多少灵魂,是她们从人生里面离家出走的。我觉得这个特别好,我是挺喜欢去想象那些情韵的东西。

  主持人:这种灵感无论是一种敏感的去试探着感受和演绎包括作品的演绎,或者是敏感的感受到了强烈的信息说把它放在一边,这种敏感其实都是一种东方人的情绪,我觉得是非常非常东方的这种感觉。

  高艳津子:我觉得敏感还不能完全代表东方,但是东方的敏感可能跟西方的敏感有一点不同,西方的敏感带有直接感受的反应,是一个直接反应。而东方的敏感是带有想象的,那个东西就不是在你生理上的敏感了,那个敏感是一个延伸,是精神敏感。在某一点上,东方人自己各自怀揣着一种梦,每个人都有梦,那个梦是不一样的,同一个梦大家看到的不一样,而且让你扩展得无法预测这是什么事,因为我们的哲学和从小潜移默化给予的各种启发,让你把你的想象力已经打开到最大的一个世界里面。

  谢东:敏感不具有这个是东方式的那个是西方式的,有一定的地域差别,但是跟人自身的一些状态关系很大。比如说刚才说到的家具,可能那种敏感是来自于我的比如处女座,这个敏感可能让我还联想到一些别的,这个家具上面的木头那个缝里面可能会有点痕迹在里面,可能是多年的、陈旧的东西的灰尘,那这个灰尘让我觉得这怎么清理啊,多脏啊,怎么去处理它。每个人的敏感是不一样的,有人非常敏感,有人相对来说它的敏感不在这个表皮的一些小事情上面,它是一个对大事的感悟和敏感,是不一样的。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李岩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