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文化频道 > 创意 > 创意动态

刘峰、杜海滨:创作是与生活的一种对话

来源:搜狐文化
2009年12月11日18:05

杜海滨:废品很有趣,让我们去思考艺术的价值

  刘峰:另外,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尽可能的通过我们这么一群人把它再找回来,一定有它自己的生活方式。比如说中国的家具,在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需求。比如说它的圈椅要的是姿态,那么到了今天我们一天工作完了,回到家后,我可能要的是另外一种东西。当时我们的家具,我那个系列定位就是成年人的大玩具,谁说成年人不可以有大玩具?难道我只可以玩我的汽车或者是另外一个东西?这个家具可以无限浓缩我的方法。当然这个观点不一定会被很多人接受,但是我觉得至少我提出来一个问题就好了。可能我们比较共同的一点,其实我们都是在自己的点上去提一些问题吧,有的时候不一定有答案。包括纪录片《1428》也是那样,我当时没有机会看到那个。后来我就觉得纪录片本身,我们在找自己的语言表达,它有它的优势,我们可能有我们的优势。今天还有一个话题是跨界,我觉得现在我们设计师最大的很多的问题就是把自己局限在一个行业里,这个其实也很可怕的。我是做室内设计的,你是做建筑的,他是做服装的,好像我们之间有无形的墙在隔着。后来看国外很多设计师不一定的完全涉猎到很多层面,哪一天我也去尝试一些东西,无所谓技术,因为我每天也在拍,但是我依然用的还是照片,我觉得珍贵的是用这个东西本身去说话有的时候很有意思。我不知道有没有聊到刚才说的那个点上。

  杜海滨:我理解你的意思了,今天的确是有这样一个问题,需要每个人都要去面对,过去我们分类这些行业或者是界限的时候,实际上那个时候相对稳定的某一种文本或者是某一种载体,因为我们今天说的基本是过去的事情,历史的事情形成了文学的各种分流、流派。对于今天来说,一个是我们以往过去那么多的丰富的前辈留下来的遗产,同时我们处于信息高速发达的时期,那么对于网络给我们带来了很多令我们之前没有准备的一些感受,而且它让很多东西在加速。我记得前几年,都是网络带来的这些东西,比如我们之前跟电脑之间的关系,我们那个时候上网可能是一开始写写东西,后来有了WAP上网了,刚开始没有搜索功能的,后来搜索功能出现了,就有人把各种各样的信息都放在上面。现在网络基本成了一个我们过去人在辞海找不到什么就去翻字典,今天有任何问题可以去搜索,而且这个更具快捷性、方便性。如果过去我要查一个东西就得去图书馆,今天有些东西当然还是要去图书馆,但是大部分遇到的问题可以在网络上解决,这些东西其实都改变了我们寻找的一个方式。过去比如我找到一个方法,那这个方法可能是一个固定的,那么我就学习这个方法。今天变成了我找到这个方法的时候,这个方法是一个动态的,这个方法它在变,我也需要调整我自己跟这个方法之间的关系,否则就会被我找到的方法改变,因为它在变。在这样一个时期,实际上是不得不谈跨界的,因为已经在其中了。比方说我拍纪录片,我当然还有一些实验性的东西想进行尝试,而且那些实验的东西并不一定是拍出来而是做出来的。所以今天我尤其想强调就是包容与宽容性,因为很多东西它的可能性是在我们的预期之外的,而我们今天往往会发现改变我们观念的有的时候可能是来自很小的科技发明、技术改造,可能是以前我们认为改变观念是很大的历史事件或者是一个更长时期的事件。今天来看,我们的经验里面充满着被技术改变的、被科学文明发明改变的东西。比方说像设计,设计和装饰之间的关系也很模糊,今天我做好一件作品,但是在做的过程当中可能出现意外了,它有可能成为一个装饰的作用,但是你需要另外的一种心态去接受它。比方说我去景德镇看那些瓷器,我老去看它们门口作废的那些,我觉得很有趣,比他们屋里面做成了那个要有趣多了。有的时候我搬不回来突然就把那个搬回来了,我就会有那种感受,比如他们认为这个过两天就把它砸碎扔掉重新再处理了。比如说我们有时候去一个特别重要的艺术展览,发现一个特别重要的艺术家做了一件作品,让你觉得那个就是景德镇门口那些搜集起来堆在那儿的,这些东西可能令我们去思考艺术的价值、废品与成品等等,这些观念是值得我们今天来讨论的。如果我们今天还处在一个现代性的思潮里面的话,我们就是要反思很多这种,反思界限,反思我们过去是否对自己有一个限制或者是包容。

  刘峰:包容这个概念真的可以用到设计、艺术、电影等等很多层面,像我们这一代设计师比较年轻,中国设计的历史确实很短的,这个词或许也是一个舶来词,短时间我们受到的很多教育模式会限制我们,让我们理解设计可能应该是这样的。后来我发现中国传统工艺为什么在今天不能和当代人很好的结合,问题也是在这儿,有很多的不包容性。比如说我现在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他说让老的匠人、艺人来做中国传统的大漆,那么一定认为这个东西12345678做到10,这个叫完成,但事实上在这当中很多的暂停其实都是非常完美的,以当代的审美过程。现在我们有很多的工艺,拿非常好的一块石头或者是非常高昂的时间代价或者是技术的代价最后做了一棵白菜或者上面标了一个蛐蛐,那个产品在生产工艺里面,景德镇或许有它的标准,最可怕的是这个标准化是固定的。有标准没有错,但如果作为一个设计师或者作为一个从事创意行业的人,我们的标准不是随着技术的变化互动的话,有的时候这个东西就停了,生命力自然也就没有了。我们反过来去看很多中国的工艺其实是非常艺术的,它的过程也好或者以前觉得这是失败的但是我们也可以在中间去找,比如拉坯碎掉的很多东西。我是2000年毕业就去当艺术家了,在大兴那边,我买了一个很大的窑开始烧陶,很多东西是意外发生的。计划出来的东西可能也不错,但是它跳不出来,你草纸上没有更多想象的东西,有时候一些意外的废品、一些东西,再根据它继续修改完成就很好。可能这些惊喜在纪录片里面也会有很多,它不是你导演出来的、接下来的一些台词或者是设计好的一些东西。我看一些纪录片的时候,不一定有高潮不一定马上就结束,有时候马上就停止了,它在生活中继续延续。这两天我知道要见到你,还想那些小孩子其中当年9岁的或许他今天已经多大了,他今天在干吗,这个是有意思的东西,这个东西一直在继续,产品也是一样。我们不希望它就是一个死的东西,它可能在不同的某一点都还在继续。

  以前中国的家具或者老的东西最好的一点就是它讲传承性,它是可以传家的,现在有很多速食消费的家具不可以传承的,当然有环保的因素,有的人认为低成本就是环保,当然我支持另外一种可能不同的观点,有人觉得一个东西可以耐用,可以传好几代人这也是环保。可能我们只是在不同层面,其实遇到的都是相同的问题。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李岩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