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文化频道 > 创意 > 创意动态

洪晃、王杨:设计给生活增加了很多趣味

来源:搜狐文化
2009年12月07日15:49
王杨:我希望以西方的形式呈现,但是反映的是东方精神的东西

  洪晃:什么叫东方意向的后殖民设计?就说这个词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我经常看到很多展览介绍设计的东西,很多理念上的东西我搞不明白这是什么。因为有的时候人家说什么是现代派的抽象主义、抽象的现代主义,反正好多好多这样的东西,有时候我搞不明白。我想因为咱们今天是给搜狐的网民看的东西,我觉得我还是普罗大众一下,好多好多这种主义的话我也知道这个东方意向的后殖民怎么怎么着,中国式奢华挺大的两顶帽子全扣你脑袋上了。你除了小时候吃过巧克力奶油蛋糕还有喝过咖啡以外也没招什么别的事惹人家把这俩大帽子扣你脑袋上。你觉得这俩帽子你戴着舒服吗?

  王杨:我觉得比如说中国式的奢华我觉得我还可以接受一些,因为我很想表现一点这种低调的奢华的感觉。但是什么中国东方意向的后殖民设计其实我也不是很理解。

  洪晃:你觉得你的设计是被殖民过吗?

  王杨:没有。

  洪晃:你德国留学啊。

  王杨:可是我没有被殖民啊,因为我觉得我吸收了西方很好的东西,但是我想反映的是东方的精神,我还是弘扬中国文化的。

  洪晃:你根儿上并没有被殖了,没被殖对吧?

  王杨:我想通过中国的东西把西方的东西殖民化。

  洪晃:你是殖民主义。

  王杨:我希望以西方的形式呈现,但是反映的是东方精神的东西,把西方的形式去殖民掉。

  洪晃:为什么这么喜欢上海的东方明珠?是拿它开玩笑吗?

  王杨:是的。我想用比较幽默的手段来表现一些东西吧,其实也没有特别喜欢,一直觉得它挺难看的。

  洪晃:但是做成你的东西,我觉得对我来讲特别好的一件事情,就是我向来认为东方明珠这个塔是有人拿上海市政府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既然这个玩笑已经开完了之后,大家就因地制宜了,底下两个大圆圈中间一个竖的东西,我也不知道他们想隐喻什么东西,但是给人的想法很多很多。你就完全是把一个立体的东西变成一个平面的东西了,它就变成了一盏灯,也变成了蜡烛台,还有咖啡杯,还有各种各样的东西,很有意思。因为拿来就知道这是上海,在上海很多人家里头我喝到的咖啡全是在你设计的带有东方明珠图案的杯子。我们应该是去年还是前年,我忘了有一次,我到你那儿去买了一堆送人,他们都特别喜欢,都觉得特别好。但是最喜欢的还是你的暖壶,贼啊这帮人,就知道挑好的。他说我只拿到两支王杨的咖啡杯,为什么不给我暖壶啊,我看到谁谁谁拿暖壶了。这帮人太贼了。

  实际上你的好多东西并不一定是非常奢华的东西和小时候的咖啡巧克力,包括就是很大俗的东方明珠塔也能够进入你的设计范畴内。

  王杨:我想表现一点波普文化的感觉,既然是一种上海市的地标式的建筑了,我想以一种比较幽默的手法传达给大家。所以我的产品里面用得挺多的,特别那个东方明珠我现在还做了一个金色版,放一堆,我觉得特夸张特好看。

  洪晃:挺震撼的。

  王杨:我自己办公室里面放了一堆红的,一堆金的。

  洪晃:这是比较夸张的一件事情。金色版不是镀金的吧?

  王杨:不是。

  洪晃:不会很贵吧?

  王杨:不会,你可以多买一点。

洪晃:实际上作为一种最奢侈的生活方式就是跟着你的趣味去走

  洪晃:还有一个问题,这里面(采访提纲)说你的好多东西是跟80年代以来中国人的日常生活经验相联系的。你所涉及的范围其实可以特别特别广,那么你是怎么会想去设计某一样东西,因为我看见过你设计的盘子特别漂亮,但是我就觉得为什么一个设计师会想要去设计盘子,因为外头的盘子很多很多,当然椅子也很多很多,你也设计过椅子。你是决定去完成哪项功能?

  王杨:我没有对自己的这种产品功能性做很大的限制,我只是希望比如在我的观念里这些东西只是我的载体而已,像东方明珠这个东西可以用它做盘子,可以用它做烛台,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只是跟日常生活的这些东西有关系,它是一种人们日常所需要的一种产品,这对于我来说就OK了,不一定说今天去做盘子明天做椅子,不会设计得非常死。只要跟我生活有关,我的范畴是家居饰品,不管餐桌也好,放在桌上的灯也好,还是烛台也好,只要跟日常生活相关联的我都会去尝试。

  洪晃:那么你最希望大家怎么去诠释你的作品或者是你的东西?

  王杨:我只要大家看到我的东西能跟我的产品产生一种交流,他心里面有一种觉得这种东西特别熟悉,看上去它的形式又很陌生,这种时候就很开心,愿意掏钱去买,我觉得是我最成功的一个地方了。

  洪晃:你愿意跟人家解释你的作品吗?

  王杨:要看人,有的人我觉得我无法跟他解释很多东西。

  洪晃:基本上就是说你觉得实际上他能够去买就已经是一种理解了,对吧?

  王杨:他已经不需要去问你什么了,你能传达的东西能理解的人才能动手去买,要不然肯定不会买。有时候在很多展会上有些人问出来的问题你觉得有点啼笑皆非,也就随他去吧,懒得跟他争辩或者告诉他你想表现一个什么东西。

  主持人:刚才洪晃老师和王杨老师都讲了很多产品的问题,也许可以把话题重新回到生活的中间来,比如王杨目前在上海的生活和在柏林生活的差别,能描述一下这两个城市的不同吗?

  王杨:我觉得这个生活的差别就是说在上海是一个非常非常紧张的生活,在德国就是一个非常非常安逸的生活,可能你更多地会注重很多生活的细节,有时间去享受很多生活。但是在上海你大部分的时间处于工作的状态,忙里偷闲去享受一下生活的那种感觉。有时候生活的一些细节的东西也是你平时的一些习惯,有史以来一直是这样的,很多东西不是说你想学别人怎么样就能学出来的。

  主持人:现在还像小时候去享受那些很安静的生活,像是喝咖啡吗?

  王杨:这个肯定会,我周末一般会这样,我还会自己烤蛋糕,自己做咖啡或者做甜点什么,喝个下午茶,必须让自己有一段时间是这样一个状态。我不想让自己变成像女强人一样的,每天在那边奔命,很恐怖的那种状态。

  主持人:我觉得你是一位女性设计师,洪晃老师也是女性,我作为一个男性设计师,所以很多层面来说我并不特别了解。在设计方面的问题我们前面已经说得非常清楚,说得非常多了,我更愿意倾听两位对于设计和生活之间的关联,包括生活的细节和您的创作之间的关系以及日常生活的联系等等。如果洪晃老师有一些想法的话想邀请您或者希望您来在这方面做一些更多的话题讨论。

  洪晃:特简单,罗素有一本书叫《幸福之路》,他在序言里赞扬了闲置,说明人为什么闲着,游手好闲这件事是非常必要的,这个是文明发展的基础。任何文明是在于你已经完成了最基本的功能,完了之后你游手好闲才去想那些跟你具体温饱没有关系和奔命没关系的事情。他的这个前言写得特别好,他说他对于咱们大家吃的杏的理解,原来以为杏是酸啦吧叽的果子,后来知道杏是当时丝绸之路从中国一直传到了中东,又从中东传到了意大利,传到意大利之后这个东西就很酸,所以当时意大利人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和“酸”字有关系,“阿瑟斯”,但是因为英国人说不出来里面的一个音,就把这个音变成Apricot。他说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知道了这个故事之后我觉得我吃的每一个杏都更有意思。实际上,这是设计背后的一个东西,实际上我觉得我们不需要设计师,你只要给我一个容器就可以了,可以是一个玻璃的,我不需要设计师在那儿研究半天说怎么样这个杯子上头,但是实际上它就是给你生活中间添加的那一点点的趣味,也就是这位作家所说的你吃杏的时候你不需要知道这个杏是怎么来的,为什么在英文里面叫Apricot,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你知道了以后好像你对这个水果的享受就会增加这么一点点。我觉得就是说一杯茶就是一杯茶,没什么太了不起的,有各种各样的,当然对于懂茶的人来讲一杯茶不仅仅是一杯茶,这个杯子应该是什么样的会有很多讲究。我们就说一杯咖啡就是一杯咖啡,要是咖啡喝完了发现你的杯子底下有一个东方明珠塔的话是很有趣的一件事,设计给你生活中间增加了很多趣味,我觉得这还是挺有必要的一件事。好多人认为趣味是没必要,其实奢侈就是一个趣味,趣味本身就是很奢侈的东西,不务正业,不好好干事,随着你的兴趣去瞎找你自个儿觉得好玩的东西。我们把中国这几年的价值观念永远跟钱扯在一块儿,都是把奢侈和钱放在一起,但实际上作为一种最奢侈的生活方式就是跟着你的趣味去走,你根本无所谓你赚多少钱,你可以根本不想这些。我对什么感兴趣我就去干这个就完了。

  王杨:那是最奢侈的一种状态,就像别人老是问我你最想干的事情是什么?我最想干的事情就是让我发呆,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干。我在德国的时候可以有很多时间让我发呆,而且大家特愿意发呆,一堆人坐在椅子上,坐在一条河边上,什么也不想,那种状态特好,我现在觉得我在上海的生活状态太缺少这种能发呆的时间了,那种是另外一种奢侈的享受。

  洪晃:你所说的设计、创作这些东西都得在这个基础上才能有,所以人要是能够闲下来对创新还是挺重要的。

  王杨:我是很想闲的。

  洪晃:做完这个展览尤其被你们累坏了,更得歇着。

  王杨:有时候做设计你需要一种闲的状态才能有很多灵感去想很多有意思的东西,可以让生活变得更有意思、更有趣味、更有品位这种东西,不是说天马行空、乱七八糟,憋在工作室里面想啊想啊,我觉得是根本不同的,特别是你想做一些跟生活有关的那些设计品的时候,我觉得是不太行的。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李岩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