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文化频道 > 创意 > 创意动态

洪晃、王杨:设计给生活增加了很多趣味

来源:搜狐文化
2009年12月07日15:49

左起:设计师王杨、《ILOOK》杂志出版人洪晃

   主持人:我是蒋华,是“中国设计”的策展人之一,今天是我们广场讨论的其中一部分的其中一个环节,我们今天请到的两位嘉宾是设计师王杨和洪晃。

  洪晃:王杨哪儿的人?

  王杨:上海人。

  洪晃:住着小时候的话在上海的地址是?

  王杨:乍浦路,靠四川北路那边。

  洪晃:是石库门的老房子还是?

  王杨:是这样的,我一部分时间呆在我太太家里,就是我外婆的妈妈,是那种石库门的房子,然后有一部分时间是呆在我外公外婆家里,是那种有点像现在的公寓房,因为那时候我外公是属于有点高干性质吧,他们家以前那个老房子里面很多人家比如住在一套房子里面共用一个厕所共用一个厨房。但我外公他们家属于一户人家占了人家很多人住的那种……

  洪晃:所有设施是独家独门独户的?

  王杨:是的。比较奢侈一点。到了后来改建,让每家每户都有独立的这些东西,愣把我外公家搞了俩厕所、俩厨房,因为那个房子本身是很多人住的,给每家配了一个厨房一个厕所,愣把我外公家配了俩厕所俩厨房。

  洪晃:你没有跟你爸爸妈妈一起住?

  王杨:没有,因为我爸爸妈妈那时候毕业以后就被分到了四川去了,他们觉得那里的生活条件非常差,不希望我在那边,就把我留在了外公外婆家里。

  洪晃:所以你在上海长大,我看到刚才抛砖引玉上面谈到了很多外公外婆的咖啡、巧克力和奶油蛋糕,让人感觉,你应该是70后吧?

  王杨:差不多吧。

  洪晃:还是80后?

  王杨:我当然70后。

  洪晃:为什么?不想当80后吗?

  王杨:不是很想。

  洪晃:80后对于你来讲有问题吗?

  王杨:我觉得有代沟吧,稍微有一点点。

  洪晃:70后的话,家里有咖啡、奶油蛋糕和巧克力不容易啊。

  王杨:比较奢侈的一件事情,因为本身就是说我外公外婆家里条件比较好,我外婆是独生子女,我外婆的爸爸原来是那种火柴大王什么的,家里特有钱。我从小的印象就是我外婆那时候是那种家里面找阿姨什么的,千金小姐什么都不干的。她是属于那种特别讲究小资情调的那种人,每天早上要去咖啡厅喝咖啡,还有一帮咖友。我小时候因为没什么事,每天跟着她蹦进蹦出。

  洪晃:什么叫“KAYOU”?

  王杨:咖啡的朋友。

  洪晃:我以为你说上海话那种,上海话叫揩油,占人便宜,我以为是一个互相占便宜的俱乐部,是咖啡朋友的意思,我明白了。

  王杨:她们每天一帮朋友聚到咖啡厅里面喝个咖啡吃个蛋糕什么的,我外婆也是属于挺西化的那种人,总是会不停地买一些蛋糕回来放在家里面,大家很眼睁睁地看着她在那里分这些东西。

  洪晃:根据这个展览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穷人家的孩子可以当设计师吗?

  王杨:可以,只是做出来的东西是不一样的吧。

  洪晃:精神上面会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呢?

  王杨:看你做什么样的东西,我做的东西大部分是那种家居饰品类的东西,如果你都不知道别人要什么的时候你根本无法来做这些产品。穷人家的孩子觉得做一个烛台干吗呢,有什么用呢。所以我觉得可能出发点完全是不一样的,所以我觉得可能这样的生活经历会对我现在做这些产品比较有帮助一些。

  洪晃:因为你是德国留学,你觉得从一个设计精神上跟你特别不一样的作品你能想出来有谁吗?

  王杨:你指的是中国的还是?

  洪晃:中国的外国的都可以,你要是觉得中国的太近了不想说的话就找一个外国的,比如说你可以说一个什么大卫史密斯霍腾伯格,瞎编一个就行,把自己想说的意思说出来就行了。

  王杨:我只关注设计品或者艺术品本身,我经常不太记这些东西到底是谁做的或者它的名字到底是谁。

  洪晃:不说谁了,某一件作品让你觉得印象特别深的。

  王杨:是跟我有关系的?

  洪晃:不一定有关系,但是看完这个东西对你来讲是有启发意义的作品,就比如我看了你的金色的暖壶对于我来讲是有启发意义的。

  王杨:我觉得很多作品对我来说是本身没有什么太多启发意义,我一般只会对很日常生活中的那种东西对我有启发意义,比如一个热水瓶一个什么暖手的汤婆子(上海那种所谓的取暖用具),或者一个茶缸,我觉得对这种东西我特别有感觉。

  洪晃:那咱们再说回来,你觉得70后跟80后的代沟?

  王杨:我觉得70后比80后应该更善于思考吧,因为我很明显的觉得我们上学那会儿,大家都特别流行比如说看很多哲学书,比如说什么尼采啊佛洛依德啊,有段时间等于潮流,我们美院里面大家都流行看这种书。我觉得现在80后的人,他们可能有时候会思考的更少一点,可能更商业化一点,更实际一点。

  洪晃:你是不是就因为尼采什么这些看多了,所以选择去德国?

  王杨:去德国倒也是一个特别偶然的机会,因为当时就是有一年他们德国那边搞了一个艺术节,中间有一部分是中国艺术,所以他们当时邀请我去参加他们那个中国艺术节,我当时还带着我的国画作品去的。我到了那边以后觉得特别喜欢那个地方,不管自然环境也好还是那种人的感觉也好,我觉得很奇怪我就是很喜欢这个地方,当时我脑子里面想我一定要来这个地方,我回国以后第二年我就去了德国。我不是很喜欢在中国,因为我刚毕业以后在中国工作了一段时间,但我觉得在中国的企业里面工作你会有那种什么人际关系啊让你觉得很头痛,你要去处理这种事情。当时我在那里上班,很多同事跟我说你不要那么清高嘛,你不要怎么怎么样,感觉你们美院出来的人为什么那么清高,不愿意跟她们一帮家庭妇女在一起聊天聊一堆琐碎的事情。但我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当时不想呆在这样的环境里面工作,后来就留学去了德国。

  洪晃:我老得要想把我这个80后完全物质的意识拔高到70后精神的意识上来,有点困难,你等我一会儿,我得想想。我的意思是说德国人的设计从精神上来讲跟别的国家的设计有啥不同呢?你的设计里面是看得见德国人的影子的。

  王杨:所有人都这么说,但是我自己没有说感觉特别深刻,但是非常多的人都说里面有德国人的影子。但我觉得德国人做东西,他们其实有一点我是考虑的不够多的,就是它的人性化,德国人是非常从人性化角度来考虑很多东西的。他们做的很多设计为了满足一个很小的功能,他们可能会去设计一件东西,比如他们要吃那种白色的很粗的芦笋,那个芦笋要削,他们会单独设计一种刀只能来削这个芦笋皮不能干第二件事情。

  洪晃:那个白芦笋在德国好像跟咱们的大闸蟹差不多,就是特别地按照季节,到那点就跟中国人会设计很多吃大闸蟹的东西,所以他们就会有专门的工具。

  王杨:他们只有一种功能的东西会特别多,而且这个东西不是每个人都用得上的一种功能,比如剥一个芦笋皮或者切一个什么小东西,挖一个土豆洞之类的小工具,他们这种人性化的设计特别特别多。其实我觉得德国人脑袋有点像一个机器,就像他们造机器特别厉害,能造出各种各样的机器让它有很多很多的功能让人不干活儿。

  洪晃:德国人在设计上还是很讲究功能的。

  王杨:对。

  洪晃:这个好像不算太精神,都是很实际的东西。

  王杨:是很实际,德国人的这种严谨的性格造就他们做出来的那些东西都比较的像机器,有点冷冰冰或者很严谨,缺少那种很温暖的感觉,有时候会让人有这样的感觉。

  洪晃:那你觉得你的东西呢?

  王杨:我觉得我在德国人冷冰冰的基础上加了一点女性的温柔在里面。

  洪晃:加了点儿暖和和的东西。

  王杨:比如像热水瓶这种东西,可能在60后也好70后也好,在他们心目中已经完全是一个让大家觉得跟它可以有一种对话,在心灵上得到沟通的一种东西。对现在的80后、90后,我就不知道了。我希望我这个东西能跟人产生一种交流,我觉得这种东西就是我所希望达到的。

  洪晃:交流什么呢?

  王杨:比如说一般人看这个热水瓶,他觉得这个东西是他非常熟悉的一个东西,因为它又是一个特别中国的产物。但是我希望它呈现给人的不是说被那种大量工业产业化以后变得特别劣质特别难看的感觉,我希望能把它中国式的精神、中国式的奢华的感觉表现出来,比如我用了新的材料、新的表现形式,但是你看了以后又觉得这个东西跟我特别亲切、特别熟悉。

  洪晃:这时候希望编导插一张热水瓶的照片进来,说了半天热水瓶,如果没有的话我可以给你们大家提供一下。那个热水瓶是用黄铜做的吗?

  王杨:对。

  洪晃:黄铜是低调而贵重的物质。

  王杨:金属,贵金属。

  洪晃:黄铜为什么是低调而贵重的呢?

  王杨:第一,黄铜它的价值比较高,比铜、铁贵得多,但和金银是不能比的,金银铜铁锡,铜是排第三位的。在古代皇室里面用的很多东西都是铜做的,比如那些杯子、鼎等等,非常多,包括在欧洲西方很多大量的建筑里面也会用铜这个材料。但是它又是属于那种不是很张扬的一种感觉,比如时间长了它会氧化慢慢变黑变绿,比如你一直在摩擦的某些部分会有一些低调的光芒出现,让人感觉它还是比较含蓄的。

  洪晃:跟金子比起来。

  王杨:是的。

  洪晃:金子的暖壶也稍微贵了一点。

  王杨:金子太张扬了一点。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李岩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