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文化频道 > 创意 > 创意动态

叶宇轩、王小慧:创作使我们的生活更美好

来源:搜狐文化
2009年12月01日11:25
王小慧:我喜欢用特别普通的材料做出特别不同的东西

  主持人:说到体验式的创作,体验式的设计,我觉得小慧老师您在做创作的时候实际也是跟生活的体验结合得非常紧。

  王小慧:其实我的创作可以说和生活分不开的,所以很多人把我的那个作品在欧洲评论成作家摄影,甚至是说自传式的摄影。当然现在有人说我的自传从小我走到大我,自拍就是我出去之后的自拍,甚至任何一个小的想法、小的感觉都要拍下来。现在就把我自己放大,放大成一个社会的人,一个历史中的人或者是一个中国女性或者是一个抽象的符号的一个人。但是实际上还是一些自拍的东西,然后再把它加上一些社会的意义而已。这一点我跟很多的艺术家不一样,很多艺术家他的创作可以和他的生活完全分开,我知道有好多画家他甚至自己也不用画,他指挥一些人画,或者他可以白天去画,晚上他就完全另外的生活,他画的东西和他的生活也完全不相干。我好像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可能也是因人而异的。但我自己特别希望,特别愿意,我觉得这样子的创作是非常好的,就是去体验,包括每一样特别是产品,你一定要去摸它触摸,或者一个椅子要去坐它、躺它、感觉它,最后还是为人服务的,人要喜欢它、感觉舒服才可以,包括那些触觉。我刚才突然想到另外一个小的点,对于我来说那个产品的好坏,有一点我自己个人可能比较偏爱的,就是我喜欢用特别普通的材料,做出特别不同的东西,这一点可能是受我妈妈影响。我妈妈原来在文革的时候,我们那时候都不敢随便穿稍微出挑一点的衣服。虽然在那种时代,大家也希望穿得稍微好看一点。我妈妈说分四类的东西,最差的就是说很贵的材料谁都知道你穿了一个很不同的衣服,但是看上去效果很差;第二类的就是说东西很贵,但是穿上去也不错也很好看。第三类就是说我忘了怎么说了,反正最好的哪一种就是说东西很差很差,但所有人都觉得你穿的好看。我记得20年前我从国外回来的时候,戴了一个像很多铁片一样的那种项链,很多在北京的中国人就觉得很奇怪,你怎么戴铁片,我们都戴金项链你怎么戴铁片,我说我这个铁片可能比你的金项链还贵,它就是把很普通的材料变成艺术品、设计品,当时大家不太懂什么是设计,他们就不能理解。现在再穿铁片,很多人会觉得好看,但是当时大家是不理解的。我觉得很普通的材料或者一团棉线或者任何一堆垃圾它可以做成一些很好看的东西,我就觉得很好。前两天我帮《魔法天裁》做评委,很多人就是用垃圾用废的材料来做的服装,当然那个服装不是用来穿的,只是说一些创意的年轻人的创意练习。我自己觉得出题目的那个想法就非常好,就让他们去想,特别是我们这个环保的时代就是说要提倡环保的时代,所以我们要怎么样去让很多没有用的东西可以做成很好看的东西。所以我有一个设计师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他设计的灯都是用牛奶瓶子来做的,像那个牛奶瓶子到处都可以见到,其实现在可以回收利用,但是很多时候它可能被扔掉,这样的设计我就觉得特别好。

  叶宇轩:您刚刚谈到了我们讲绿色设计,在绿色的设计里面、环保里面,我觉得有很多层面。我们环保第一个讲到废料化腐朽为神奇,有很多活动在搞这个事。还有你自己自身行为的环保,比如我能走路就不要开车,或者水用完用剩下的可以来洗碗,剩下来浇花或者冲马桶,这属于自身从生活里面不用创造什么产品就可以用的。还有一个就是刚才第一个你的瓶子什么留下来,再重新包装一下弄个剪纸可能变成花瓶、变成灯罩或者奶瓶这些东西,也都属于环保的。我们的品牌叫YEHIDEA,因为我姓叶,我们其实也是很环保的。上个月我去当“减法生活”的评委,那个也是跟搜狐合作的,他们有一个明星做环保。我也谈了一个观念,其实你买一个东西,你想想看你一辈子买了多少张椅子多少张床,用完了就丢掉了。不好意思讲另外一个很有名的牌子,是从瑞典来的,在中国非常有名,其实它的东西对于我来讲就不环保,它属于过度性的家具,你搬家就丢掉了,这些废物怎么处理?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垃圾。如果你买我们品牌的东西,我们卖的是价值,你这把椅子、这个壶,不止你自己用一辈子,还可以给你的儿子、小孩世世代代用下去,最后就是古董了,可以当传家之宝。当时我在做这个的时候,我第一个产品就是从骨质瓷做,因为我想贩卖价值,不想贩卖价钱。这个想法是我当年给戴姆勒•奔驰做广告的时候,他们的一个观念,小时候他妈妈给他做的鞋子特别结实,他们同学鞋子每年都要换新的,他的鞋子可以穿很多年,他妈妈这个想法让他想开发一个可以开很久很久的车子,所以有奔驰这样的车子出来,性能那么好,最后卖它的品位地位这样的东西。我也是这么一个想法,我们的东西也是可以一直在用,它是好用的艺术品。

  王小慧:我觉得这是一个挑战,就像艺术品一样,我觉得好多艺术品你真的喜欢它的时候,真是挂十年二十年还是喜欢它挂在那儿,有的挂三天高兴了不喜欢就不喜欢了。这个也是对设计师的挑战,这个东西真是能够用二三十年四十年还是觉得好就变成经典了,而不是说一时的那种所谓的时尚,我其实不喜欢时尚这个词。

  叶宇轩:很多人把我归类为时尚设计师、著名时尚设计家,第一我不喜欢著名,第二我不喜欢时尚,我认为设计就是设计,我就是一个设计师,我的东西的价值在于人们用了它、体验它以后,产生的那种口碑也好,不断觉得好用而且真的好看,这个说白了就是好用好看,中看不中用,中用不中看也不符合现在生活的追求。

  王小慧:我比较喜欢真的好的演员,好像法国的一个演员朱丽叶•比诺什(Juliette Binoche),她到中国别人都说她是电影明星,她很不喜欢这个词,她说为什么叫我电影明星,我是一个很好的演员,我就是一个电影演员,但是不是明星。明星其实在很多的地方会被贬义地看,只是闪耀一下就会过去了,甚至年轻的时候、漂亮的时候那样。有非常多的非常棒的演员,到老了还是非常棒的演员,还是愿意看她。

  叶宇轩:你看过她?

  王小慧:我很近距离在她旁边,但太多的人在拍她,我没有把照相机拿出来,我的助手拍了她。

  叶宇轩:我看过那张奥黛丽赫本老的时候的照片是那个时候拍的吗?

  王小慧:对,是那个时候拍的。

  叶宇轩:她的《罗马假日》我看了不下十遍。

  王小慧:她真的也是一个很好的演员,绝对不是明星那样的人,我自己觉得,明星可能是别人给她附加上去的。我曾经说过她,我在书里说过她,我觉得她这样的女人是真正美丽的女人,这跟年龄没有关系,像玫瑰花、有些草花很好看,鲜的时候非常好看,但稍微衰败一点的时候你就会觉得没有什么价值了。这个玫瑰在任何一个生命过程蓓蕾的时候,开放盛开的时候,衰败了以后的,干枯了以后的,我说连干枯了颜色都退掉的时候,我觉得还是有它的那种余香的,这样的花真的是一生都是一直到死还是美的。我说这样的女人可能很少,但是有的。

叶宇轩:我不喜欢著名也不喜欢时尚,我只是一个设计师

  主持人:我对一个事情特别好奇,我想问两位,你们的生活用品用的时间最长的是多少年?

  叶宇轩:我其实不是一个那么固执的人,而且我是一个搞创意的人,所以我不断会有新的发现,一直在替换这个东西。但是我替换的频率不是很快,而且我也不像女人买衣服一样,这个衣服买了可能今年就穿一次就没有再光顾它,我不是这样,我还是会用它。比如说我还没搞设计的时候,我买了Philips Stark设计的柠檬压榨机,我都买了它十几年了,应该有20年,我可以告诉你到现在我每天早上都用它来挤柠檬汁,因为我自己没有这个产品。很多人说不好用,但我觉得OK,对一个男人来讲,早上挤柠檬汁的感觉很好,一天能量的开始。我估计还会用它,除非我设计自己品牌的柠檬压榨机。我每天早上很喜欢喝柠檬水,所以这个东西会用很久。还有我背的包包,只要它好用,我有时候就懒得再去换,一般衣服要配包包,讲求整体搭配,我觉得这个很好用,而且换包包很麻烦,东西要拿出来,我没有像女人那么讲究。我通常拎着它背很长的一段时间,只要它跟我衣服的颜色整体差别不会太大。至于家具,到目前为止我家里所有的家具虽然也是我当时自己设计的,我自己装修自己设计,可是到现在来看我并不满意,我希望我新的产品叫行云沙发,我在北京已经看到了非常漂亮的成品,已经有很多人在跟我谈代理了,我觉得那会是我很喜欢的一个产品。它是两个白色的皮的沙发,像云一样,两个抽象的云,可以像阴阳一样合在一起,可以错开组合的那种感觉,应该是蛮好的,我可能要换它。

  王小慧:我在想我外面的那个有一个两个嘴唇的那个东西我不知道你注意没有,那个雕塑,红颜色的,一会儿可以给你们看。这是一个系列,叫生命果系列,是我做的一组雕塑之中的一个,法国的银器品牌Christofle要和我合作,做一个全球限量版的东西。它有时候和一些艺术家合作,下次可以把你推荐过去。好像我是第一个和它合作的亚洲艺术家。那个像两个嘴唇一样的,其实都是水果,都是各种各样的水果,那个水果其实是我们的蟠桃,蟠桃就是我们祝寿用的。我还有很多像柠檬、普通的桃子、苹果、梨都有的,很性感,我叫Fruits of life,生命之果。那个东西我曾经想到过,你知道他当时跟我谈的时候,我最早没有想做成桌子上摆的银器,开始我想到的是胡椒和盐的瓶子,里面放吸铁石,两个嘴一下子就吸到一起去了,他们把它叫KISS KISS。我这个沙发也是KISS的沙发。那个东西当时还想做成一个项链,也是两个嘴唇往上一吸这样,后面也不用去挂钩什么的。

  我用的什么东西时间长?我这个人也不是特别喜新厌旧的,我有些衣服买了一两年都没有穿就忘记了,但是可能过了五年、十年还继续去穿它,除非有的衣服现在太胖了穿不下去。前天我还在跟我的助手说,因为整理衣服的时候给了他们很多衣服,都是我穿不下去的,因为太瘦了,像有一个T恤衫质量特别特别好,穿了20多年了,那是我86年去德国别人送给我的第一件T恤衫,当时觉得好洋气好漂亮,现在一直当在家里穿的衣服,但是我就觉得那个质量那么好,我也一直在穿。所以我不是说那种整天要换要扔的,经常有些老东西我喜欢了,我自己觉得其实你喜欢了适合你的东西,那么可以穿很久很久,而且你搭配起来,因为我不追随时尚,所以搭配起来还是可以有无穷的变化,可以还是会有很多年的利用空间。

  叶宇轩:还有我的车开了15年,我都没换过,我的客户要我换他们的车、换奔驰我都没换,直到我到大陆来三年才决定把它送给帮我看的车厂,我是属于喜新但是也是念旧的一个人。

  王小慧:我经常生气的事情就是我特别喜欢那种瓷器就会很快摔碎了,不喜欢的瓷器永远不碎也不坏,但是我又舍不得扔。估计喜欢的那些东西经常用,用了就要洗,洗了就不当心手一滑就碎了。

  王小慧:我也是一直在跨界,所以我特别怕人家说我是什么摄影家,其实不是,我其实是什么都做的一个人,现在也做新媒体、影像、电影、装置。设计是一直喜欢的,也包括建筑设计,但是没时间。他们说让我设计我自己的工作室,如果让我盖一个房子我可能还是会想给自己盖,给别人盖就没那么多时间了。而且给别人做建筑设计也会有很多不能独立的地方,你要考虑业主很多的愿望,而你自己设计杯子也好沙发也好,完全可以按照个人的意愿来做的。我为什么后来不拍电影而去做摄影,更多地做摄影,因为摄影完全是我自己决定做所有的事情。电影你很多地方要妥协于一个是团队,比如制片商的想法,还有一个演员如果他不能表达你的意思的时候,就打折扣了,艺术最后的结果就打折扣了,等等等等。我自己觉得我们还是要做一些自己能够把握住的东西,这样子才比较好。

  说到跨界,颠覆性的思维特别重要,而这个东西就这个思维定式其实挺难打破的,大家都这样想的时候,为什么有的人比如艾未未去做建筑他就没有条框,我们学建筑的首先先想一些最基本的比如结构的功能的,或者说我们读书的时候很多根深蒂固的东西影响了我们,我们画草图不是那么自由。最近我好像看到他们给岳敏君设计的一个建筑,我看到那个平面图我就挺喜欢的,虽然还没盖起来,因为那个平面完全不是正方形的墙面,完全都是弯的,都是一条条的线,一个个的墙,也不是曲面,就是一段一段短的直线,整个构成有点像高地的建筑。你没法复制的,但是它肯定盖起来也不太容易,结构上也不是太合理,可是这样的东西比较有独创性。因为这个设计师我相信他也不是学建筑的,不去受条条框框的限制。好多人就是这样,本来不是搞戏剧服装的他去搞戏剧服装,不是搞舞美的他去搞舞美,现在都是这样跨界来做,我自己觉得这样子才可能突破一些条条框框才可能出新的东西。

  主持人:叶老师您也是一个完全不受规矩所束缚的人吗?

  叶宇轩:我觉得我挺幸运的,第一个就是说,到现在来讲我的创意还是源源不绝的,一个小时我可以想出十个以上还不错的主意出来。本来我今天带了我的相机来,里面有我的视觉日记,这半年来的视觉日记,我这半年来开发的所有的椅子、沙发、灯,还有帮今日美术馆做的大概五六百平米的酒会和书吧的空间的施工都在里面,但是很可惜我在前天第一天布完展的时候十分钟跟人家聊个天就放旁边,然后就被拿了,全部空白了,这个是我觉得很可惜的。我也是在跨界这个领域里面非常赞成小慧老师讲的,因为我们不会先去讲到它执行上面的事情,先放开天马行空去想再来说回来怎么在执行上克服很多问题。那些科班的人一开始就把它杀了,不可能,这个钉子凸出来就把它敲下去,不可能有凸出来的想法。我是很幸运的,而且我是在一种也没有人跟我指点的情况之下,我好像没有计划就走到这一步来,我是一个比较随性的设计师。我觉得我很幸运,包括这次做今日美术馆这个案子,馆长罗怡他们对我很信任,我能很自由地发挥。所有的墙壁全部都是圆弧的,就像云一样很抽象的,天花板也是一样圆弧的,地板也是画圆弧的。我是要表现一种云的想象能力,因为她说那个空间里面要跟海外四大天王艺术家,蔡国强、徐冰等几位一起成立的。当时我想我是一个跨界的设计师,那么怎么和艺术家融在一起?当时想八方云集,我从台湾来,他们从美国洛杉矶过来,用八方云集这个概念,把它放在一起,所以我用云,以最有想象、最有包容力的东西去表现它,开发一系列的灯、椅子、吧台等,这些都是这样来的。这次正在展出的展览,有一个吧台和椅子,很多人问,你这个云是青蛙吗?有人说那是一头牛,有人说这是一个骷髅。我说统统是,你看云的时候有各种想象,它是绵羊也是一只小绵羊,也是一条龙,全部这是云的包容性跟它的想象力,所以我很喜欢大自然这个素材,它像魔术师一样,我只不过把它取来以后放在一个适当的位置让它展出,就形成我第一个美术馆空间的作品。我们对面另外有一个咖啡馆,设计师设计的产品全部都是金属的、铁皮的,从环境上来讲就是一个很好的对比,一个硬一个软。这个环境和建筑物本身对应,建筑物是很硬的线条,而我里面完全是柔的、没有实现的,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对比,跟当年贝聿铭设计金字塔与罗浮宫的对比一样,这就是一个力量。跨界本身来讲,它有点像自己要把方向盘拽好,拽不好又跨到自己喜欢的,要享受这个过程,又做到印钞票那个过程,那就会很累,应该有所选择和取舍。我觉得我和小慧老师都比较属于会享受那种创作过程的人。

  王小慧:我拍过一个照片,很多年以前的一个人体照片,一个男人体,他背着自己的镜子影子,这个照片叫“为自己所累”。你刚才说一个建筑师这个钉子不可以出来一定要打进去,很多人约束了自己,自己束缚了自己。我还有一个创作系列叫自我解脱系列就是这样的,很多人问我,你是不是讲女性解放主题?这跟女性没有什么关系,每个人都有很多束缚,包括我们学的知识也是一种束缚,这种思维的定式也是一种束缚,如果能把它打破那就可能有很多自由的空间。我觉得我们搞创作的,不管是设计师还是艺术家,只要是创造性的这种工作都需要很多很多的自由空间。有一次我看到一个椅子,我都不知道是谁设计的,它就是一个长凳,有点像我那堆球,它是一个长凳四周有了边框,周边放了很多玻璃球,那个弹球是很廉价的东西,至少在中国,小男孩都有一把在地上玩。他们把那些球放在一个像这样的大盘子里面,不是放得很满,你坐在上面可以动、可以玩。我觉得这是非常有想法的一个东西,而且应该不是一个科班出身的人做的。虽然我不知道这是谁设计的,但我觉得它是超过一般的思维了。因为一般人觉得椅子要稳,不稳就不好。后来我的腰有问题,我买过一个椅子,那种一条腿的椅子,后来我推荐了很多朋友,因为我的腰病好了,就是因为坐这个椅子坐好了。因为你永远不能坐得很稳,它底下是一个圆的,但是你摔不倒,不断地调整你的姿势,这样腰椎的受力点永远不是一个地方。我在芬兰买了一个膝盖椅,别人是坐在屁股上用力,它却把力量集中在膝盖上,它是一块木头,我那个已经很旧了。芬兰的工艺很好,可以烤成弯的,力量不在腰上,腰就会很轻松,这些都是颠覆的思维,所以能创出新的东西来。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李岩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