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文化频道 > 文化新闻

李雷和韩梅梅:“80后”集体怀旧的符号?(图)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09年11月30日09:58
2009年11月30日 / 第350期
护送
  李雷和韩梅梅很红,但他们的“红”不同寻常。他们只是两个曾经“生活”在初中英语课本里的虚拟人物。这套由人教社出版,于上个世纪90年代发行的英语课本,是中国进行情景教学的首次尝试……

 

 点击进入“搜狐文化客厅•报道”,阅读更多精彩文化新闻 


上世纪90年代发行的英语课本上的李雷和韩梅梅

  90年代初中英语课本虚拟人物命运引发流行话题

  李雷和韩梅梅:“80后”集体怀旧的符号?

  李雷和韩梅梅最近很“红”。网友们热烈讨论着他们的情感问题。画着他们头像的T恤衫和杯子摆在南锣鼓巷的小店里。以他们为主人公的漫画书在网上火热叫卖。有个歌手还给他们写了首歌,许多“80后”听了潸然落泪。而北大的新生杯辩论赛,也围绕着他们究竟要不要在一起展开。

  他们的“红”不同寻常。他们只是两个曾经“生活”在初中英语课本里的虚拟人物。这套由人教社出版,于上个世纪90年代发行的英语课本,是中国进行情景教学的首次尝试。在书中,他们是两个初中生,李雷安静帅气,喜欢傻笑;韩梅梅留着短发,穿短裙,温柔善良。他们模拟着日常生活的场景,教与他们年龄相仿的初中生学英语。

  2000年之后,他们渐渐消失了,因为这套教材逐渐停止了发行,但他们已经影响了“80后”,成为这一代人的共同记忆。今年,他们在一本英语教材中复出。和“80后”一样,他们已经长大成人,但人们并没有看到那个童话般的结局——他们没有在一起,韩梅梅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而李雷成了数学老师。于是,在一系列力量推动下,他们成为了一个流行话题。

  他们为什么这样“红”?这是我们关注这个话题时想要解答的问题。有人说,这意味着刚刚闯进社会主流的“80后”进入了集体怀旧的时期。于是,机缘巧合般,李雷和韩梅梅成为了寄托着他们情绪的符号。

  他们为什么怀旧?显然,这不仅是一个有意思,也是一个有意义的话题。

漫画书版的李雷和韩梅梅
漫画书版的李雷和韩梅梅

  1.从恶搞开始

  李雷和韩梅梅最近有点不高兴,他们的感情问题正在被到处“八卦”。这给韩梅梅带来极大困扰。烫着时髦韩式卷发的韩梅梅早已不是那个留着学生头的青涩少年,她有点担心,被两个经常泡在网上的孩子看到,是不是有点糟糕?

  “这么想,是不是很好玩?”11月22日,在通州的一家咖啡馆里,歌手徐誉滕以一种诙谐的语气,和记者谈起了李雷和韩梅梅。

  他刚刚写了首歌,关于他们的爱情,这首歌目前在网络上很火。经纪公司说,搜索这首歌,已经有60多个网页。可做参考的是,周杰伦的某一首热歌是70到80页。

  徐誉滕的参与,让关于李雷和韩梅梅的讨论借助流行歌曲的感染力和号召力,从局限在豆瓣、校内和开心网的小众讨论,走向流行。

  不过,他并不知道,李雷和韩梅梅最初是怎样红起来的。

  这要追溯到2007年,有人在天涯上发了篇帖子,《LiLei,HanMeimei和JimGreen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开启了“李雷和韩梅梅”话题的第一轮讨论。

  网友最初的兴趣,集中在两个人的“爱情”上。在一本薄薄英语教材提供的人物关系基础上,网友们以极大的热情,丰富的想像力,分析李雷和韩梅梅同书中其他人物之间的复杂情感。

  被网友分析出暧昧情绪的场景,分别命名为“摘苹果事件”和“借尺子事件”。

  有网友说,“我记得很清楚,CanIborrowyourruler?(可以借我尺子用一下吗?)那一课,韩梅梅和李雷坐在第一排,韩梅梅向李雷借尺子,Jim在后面看着他们,眼神十分诡异,就是夹杂着嫉妒、羡慕、阴险的目光。”

  还有网友分析,“当年韩MM课外劳动摘苹果,和树下的李帅哥眉来眼去有点得意忘形了,此时被冷落一边的Jim大叫一声:Becareful!(当心!)由此,关爱之情可见一斑。而韩MM除了简单报以Thankyou之外,居然又自得其乐地跟李帅哥开始了聊天……”

  更有星座爱好者给他们排了星座:李雷,狮子座;韩梅梅,巨蟹座;林涛,处女座;Jim,水瓶座;Kate,双鱼座;Lily&Lucy,天秤座;Tom,射手座;Ann,金牛座。

  两个课本中虚拟的人物在网络讨论里获得了生命。娱乐和恶搞充斥了最初的话题讨论。

  2.集体性怀旧

  今年,一本名叫派斯的英语教材的出现,将李雷和韩梅梅的话题再次带入讨论的高潮。在这本依旧由人教社编纂的英语书里,李雷和韩梅梅有了确定的未来——他们没有在一起。

  李雷成为数学老师,韩梅梅嫁给了新人物林辉,并且有了两个孩子Keke、Xixi,另一个绯闻主角Jim,也已经回到英国。

  这个结局终结了网友们的想象,让一代人怅然若失。有人写了帖子,发到论坛上,引发了新一轮的话题讨论。

  不同于第一轮的恶搞,网友们在讨论这个“不尽如人意”的爱情结局时,开始关涉到自己。

  一个网友回忆了往事:“我是第一批使用那版教材的无数学生中的一个。和其他书比,那本书比较特别,有很多彩色图案,比一般的书本都大。那时候,后桌的女生喜欢上了我的同桌,她家在校门口开餐馆,我同桌去那里吃饭时,里面的肉都会多出几块,我一直很羡慕。”然后感慨说,“时间是贼,偷走了一切。”

  另一个网友说:“1994年念的初一,那时遇到了自己喜欢的男生,为了分班能和他分在一起,放弃了自己擅长的文科,然而毕业就再也没见。前几日在校友录上看到他和太太、孩子的照片,就那么淡淡地淡淡地翻过去了。然后爱上另外一个人,完成另外一段无果的爱情。现在已经是快三十的人了,孤单一个,在离家很远的地方赚钱养活自己,回首时听见录音机按键的声音,仍然仿佛是昨天一样,那个男孩子那样轻巧地撑着桌子跳过四个凳子,跳过我的身后……”

  戴着“李雷和韩梅梅”的帽子,网友们讨论着现实中的自己,仿佛进入了伤感的集体怀旧。

  3.从小众到流行

  流行歌手徐誉滕注意到了这场有趣的网络讨论。今年10月,在从北京开往石家庄的火车上,他捧着一本杂志在厕所里蹲了半个小时。读到这场讨论时,他觉得心里某个东西被触动了一下,回到家用了两天的时间,迅即写出了新歌——《李雷和韩梅梅》,这首歌目前正被“80后”广为传唱。

  歌曲曲风平缓,歌词清淡,开头录上课文磁带录音的创意,将听者拉回到某堂初中的英语课。

  徐誉滕也是“80后”,生于1981年,1993年在念初中。

  “我们念初中的时候就在八卦他们两个。”徐誉滕说,他还曾经在李雷和韩梅梅中间画了一个小天使,手里拿着一支爱神之箭。

  写歌时,他让妈妈找出了毕业照,想起了初中的同桌、喊起立的班长和一起学绘画的女孩,那是他暗恋的对象。“坐在那里,就像一幅画。”徐誉滕说,虽然有了青春期最初的懵懂,却没敢付诸实际。那时的父母管教严格且依旧传统。

  他把这些没能表达的“小美好”和“小暧昧”写进了歌词里。为了完成一种仪式性的怀念,录歌的时候,他找来了清一色的“80后”合作者。

  一个在加拿大读书的“80后”听了这首歌之后,在博客里给他留言:“听到歌的开头,觉得很有趣,听完,我在计算机房里大声哭了起来,你让我想起了已经逝去,永远不再的青春。”

李雷和韩梅梅的“缔造者”刘道义
李雷和韩梅梅的“缔造者”刘道义

  4.纠结的现实

  一首流行歌曲的出现助推了一个网络话题的热度,也将一个最初呈现出娱乐倾向的话题带入伤感和怀旧。

  在分析这种集体怀旧情绪时,北大社会学系的夏学栾教授给出了社会心理学方面的解释:“人们对当下有失望,才容易怀念过去,最近几年,‘80后’刚刚走向社会前台,开始承担责任和压力,他们看到了社会的现实和竞争的严酷,所以怀念曾经的单纯。”

  歌手徐誉滕赞同这样的解读。驱车行驶在北京拥堵的马路上,他说,常常有一种“活不起”的感觉。

  2003年从学校毕业,他到一家电台当DJ,“每年有16万的广告任务,我两年就拉了6000块钱。”他说,当初昂着头走进电台,最后低着头走出来。

  2007年,他来到北京,先给别人写歌,然后走到前台。除了唱歌,还要应酬很多事情,这让他内心特别纠结,“现实的生活,和当初老师教的不一样。美好越来越幻灭。”

  他把这种感受写进了歌词里:“书里他们的喜与悲,书外身后的是与非”,“我们都有了一个不曾遥想的以后。”

  徐誉滕说,在偌大的北京城,充斥他内心的是一个“怕”字——怕没房子,没车子,不敢结婚;结了婚,不敢要孩子。所以,看到网上讨论李雷和韩梅梅时,他立刻被吸引了,觉得亲切和温暖。“没想到,这么多人,有和我一样的经历和感受。”

  5.“90后”的解读

  北大元培学院的刘尉然,也是这首歌的众多fans(歌迷)之一。听到这首歌的时候,他正在考虑新生杯辩论赛的辩题。他也是“80后”,生于1987年,刚刚毕业一年,在北大当辅导员。

  他为辩论赛想到了一个题目,“李雷和韩梅梅到底应不应该在一起”。

  这个主意得到了辩手们的拥护,他们是一群刚入学的“90后”,大部分时间泡在网上,知道各种网络热门话题。

  “不过他们没什么感觉,讨论李雷和韩梅梅,就像讨论谢霆锋和张柏芝。”刘尉然说。

  11月15日,北大英杰交流中心阳光大厅里座无虚席,连过道和后排都站满了人。辩论赛提前做了宣传,很多人奔着这个话题而来。

  赛场上,“90后”的辩手们用无厘头的娱乐方式,解读着“80后”的情感寄托。

  正方说:“你看,新教材里,韩梅梅的两个孩子,一个叫Keke,一个叫Xixi,翻译过来就是可惜,连韩梅梅都为没和李雷在一起可惜啊。”

  反方说:“为什么不能翻译成可喜呢?没准他们准备生第三个孩子,叫里里,可可西里呢?”

  反方继续说:“我们统计了6本书,李雷和韩梅梅没有一次直接对话,这样的两个人,能有什么感情基础?”

  正方说:“这才说明他们的爱尽在不言中。他们学的不仅是英语,还有寂寞。”

  场下大笑。

  反方立刻回应:“他们两个在一起,就好比是唐僧在取经途中和女儿国的国王拜了天地。这可不是寂寞,是落寞啊。”

  这种“90后”的无厘头逻辑,让坐在台下的白发苍苍的老教授评委忍俊不禁,一脸迷茫。

  辩论赛结束后,出题人刘尉然总结说:“出这个题,实际是想把关于李雷和韩梅梅的讨论,引向一个对情感观的讨论,如何面对年少时的暧昧青涩的情感。虽然这个题目很小资,没有北大传统的宏大意义,但却关乎生活和成长。”

  “讨论他们,实际是在审视我们自己。”刘尉然说,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符号,“80后”成长的年代没有饥饿,没有战争,爱情可能是最恰当的怀旧主题。

  6.童话和生活

  北大新生杯辩论赛的辩题在现实世界和网络上都引来了热烈的讨论,有称赞,亦有批评。这种讨论,将“李雷和韩梅梅”的影响力,在广度和深度上继续推进。

  就连71岁的刘道义也从各个方面得到了消息。已经从人教社退休的刘道义,正是李雷和韩梅梅的创造者,上个世纪90年代人教社英语教材的中方主编。

  “我真是想不通,为什么一本教材里的人物,会引起这么大的关注和讨论?”11月23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刘道义依旧充满不解。

  对于网友们对李雷和韩梅梅感情的猜测和讨论,刘道义反复发问:“我们完全没有这个意思,怎么会想得这么复杂呢?”

  新版派斯英语的主编吴欣,也在关注着这场话题讨论。

  “很多朋友给我打来电话,问我为什么非要把他们拆开。”吴欣说,“我理解‘80后’的怀旧情绪,但新教材的人物设计以Keke、Xixi和Harry三个孩子的生活为主,故事情节的发展主要是围绕着他们的成长经历来进行的。大人们的感情,并不是主角。”

  不过,了解了这场网络讨论的细节后,“60后”的吴欣充满了好奇。她关注到,很多不满人教社教材结局的网友,已经开始续写符合自己意愿的“李雷和韩梅梅”的传奇。

  也有朋友给吴欣提建议,在接下来的教材里,是不是考虑让李雷和韩梅梅在一起,也许,人们需要一个童话。这个理由曾经打动过吴欣。

  “不过,”她说,“为什么一定要在一起才是美好的结局呢?”

  即使两个初中时有点“小暧昧”的孩子,在毕业后天南海北地读书,谋生,认识新的朋友,承担新的压力,见识新的世界,更可能的结果是,他们一辈子也没有再见面的机会。

  “也许,这就是生活。”吴欣说。

  李雷和韩梅梅的“前世今生”

  李雷和韩梅梅从哪里来,要去哪里?

  这不是一个“恶搞”的话题。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的成长,镶嵌着近20年来初中英语教育的变迁轨迹。

流行歌手徐誉滕
流行歌手徐誉滕

  诞生

  今年71岁的刘道义,是上世纪90年代人教版英语教材的中方主编,也是李雷和韩梅梅的创造者。

  那是在1988年,刘道义50岁,在人教社英语编辑室担任主任。

  这套发行10余年、影响了至少2亿中学生的英语教材,是改革开放后中国英语改革的产物。这套和英国朗文公司合作出版的教材,首次吸取了国际上流行的交际教学思想,因此诞生了诸多和“80后”一起成长的人物角色。

  在这套英语教材里,共设计了三个外国家庭,来自英国的Green一家,来自美国的King一家和来自加拿大的Read一家,主角就是LiLei(李雷)和HanMeimei(韩梅梅)两个中国孩子。还有一个被大家津津乐道的鹦鹉Polly,这只有女孩名字的小鸟,在课本里飞来飞去,用奇怪的声音说话,连接着各个人物角色的关系。

  “因为是和老外合作,所以就假想了中外学生在一起学习的场景,当时这种情况在现实生活里是没有的。”刘道义说。

  设计人物的时候,编辑组对角色名字和性格进行了充分考虑,他们挑了一些好念好听的,让国外作者选。

  人物性格的设计也中外有别。中国孩子传统些;外国孩子开放些,穿牛仔裤,平时有点小调皮。每个人物都有特点,要让读者一眼就能看出是谁。

  “但没敢设计特别调皮捣蛋的后进生,那时候思想还是有些保守。”刘道义说,编写教材有几个禁区,性是其中一个,绝对不可能涉及现在网友猜测的异性“情感”问题,书中的孩子都是很单纯的。

  无关情感

  确定了人物关系和基本性格,编写组找来经常合作的王惟震画插图。王惟震的画风是正统的中国美术画风格,人物线条细腻,形象饱满。在他笔下,韩梅梅是一个大眼睛,梳齐耳学生头,穿及膝连衣裙,扣子一直扣到领口最后一颗的乖乖女生。李雷则是个小平头,圆圆的脑袋,爱穿浅色T恤的优秀男孩。外国人则要开放一些,他参考当时的国外海报,把Jim画成了留着棕色卷发,穿牛仔裤和深色T恤的活泼少年。

  那只著名的鹦鹉Polly也被他画成了一个“美女”,弯弯的嘴巴,长长的翎毛,羽衣一样的大翅膀。

  “画得特别漂亮,和我们合作编教材的英国人看了都惊叹too beautiful!(太漂亮了!)”刘道义说。

  为了让教材更加完美,出版社和绘画者的沟通非常细致,角色到底要不要戴眼镜,穿什么式样的衣服都要讨论好几遍。

  “我们确实关注到了眼神,比如别人给你递尺子,我们就要求一定要看着人家,这是一种尊重,我们要把这些日常习惯中的美德融入教材里。”刘道义说。

  她没想到的是,这些用心的创作竟被使用教材的“80后”以另一种方式理解和演绎着。

  走进历史

  1990年,经过近两年的编写,这套新教材在全国15个省市试用,继而推广到全国除上海以外的所有省份。

  现任人教社小学英语编辑室主任的吴欣,当时在一所师范大学负责给这套新教材培训老师。她说:“这个培训项目持续了10年,老师都是各地英语教学的骨干。”

  教材刚刚使用时,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和讨论。“很多老教师一开始不适应,认为没法教,但慢慢就体会出了教材的好处。”吴欣说。

  教育部对学生考试成绩的统计,也证明新教材对提高学生的英语口语和听力成绩确有帮助。这让刘道义深感欣慰。

  在随后的10余年里,这套教材在全国除上海以外的地区普遍使用,伴随着一代人每天的英语学习和少年成长。

  2000年,以学校自主选用教材为方向的新一轮英语教学改革,逐步在各地开始推广。人教社“一统江湖”的局面被打破,通过教育部审定的英语教材,一共有30多种,在全国范围内使用,人教社从朗文出版社引进了全外方主编的新版英语教材。

  这套教材在2000年修订后,继续使用到2005年,之后被新课改的教材所代替,李雷和韩梅梅从此悄无声息地走进人们的记忆里。一本教科书成为一代人记忆的事情,也几乎不再可能上演。

  据刘道义估算,从1990年试推广,到停止使用,这套教材发行了至少2亿册。这样巨大的使用量,让朗文出版社的合作者格兰特兴奋不已,甚至想去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

  重获新生

  2009年,一本由人教社出版的英语教材,让寂寞了近10年的李雷和韩梅梅获得新生。

  这本名叫派斯英语的教材,专门为英语培训机构编写,吴欣是其主编。

  “当策划做一套针对培训市场的新教材时,我立刻想起了那套教材里的人物。”吴欣说。

  2006年,吴欣调入人民教育出版社,担任小学英语编辑室主任。此时正值人教社应对“文化机构改革”而进行市场化探索的初期。她仔细研究了人教社历史上所有的英语教材,对于这些有历史积淀的教材被丢弃在角落里深感遗憾,特别是“90年代版本”。因此,在设计派斯英语的人物角色时,李雷和韩梅梅便自然而然进入了她的考虑范畴。

  “我们首先考虑的是孩子们的角色,因此先确定了Keke、Xixi和Harry。”吴欣说,人物设计最重要的原则就是让使用者觉得亲切。

  “孩子们总得有爸爸妈妈吧?我们就考虑到了老版教材里的人物。”吴欣说,编辑们简单算了算,估计现在教课的老师要么教过那套教材,要么学过那套教材,看到LiLei、HanMeimei、MrGreen等名字肯定很有亲切感。

  让人物和孩子一起成长的创意,便应运而生。吴欣说,大人的角色完全是为教学内容和故事情节的顺利展开而确定的,孩子们才是主角。之所以让李雷当数学老师,是因为需要一个老师串联起所有的孩子,而原来的教材里,李雷也是个主角,性格沉稳,比较适合。

  “我们主要关注的是孩子们的生活。”吴欣强调,“没考虑过这么复杂的情感问题。”

  至于在辩论赛时被拿来做文章的“Ke ke、Xixi”,吴欣觉得奇怪。“我只是喜欢Keke这个名字,Xixi是因为想到了茜茜公主,至于Harry,用的是一个熟人的名字。”吴欣说,为了让使用课本的孩子喜欢书里的人物,让他们有兴趣学,作者和编辑们确实在人物名字上花了很多心思,主要原则就是好听可爱,没想到会产生这样的结果。

  对于网友们的集体怀旧现象,吴欣表示理解,认为这是网络时代情感表达的一种方式。而对于网友们深感遗憾的李雷和韩梅梅的“爱情结局”,吴欣笑着说,故事还会发展,现在不是结局。

  本版撰文本报记者刘薇本版摄影本报记者张沫

  

责任编辑:大贝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