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Oho-oho”设计团队:把梦的感觉带给人们

2009年11月23日16:37 [我来说两句] [字号: ]

来源:搜狐文化

“Oho-oho”团队成员:张斌、张惠敏、张超 (搜狐-李志岩/摄)


  主持人刘琼雄:大家好!今天是我们在中国设计展览跨界对谈部分的第一个环节,这是由三个单位一起发起的,有今日美术馆、城市画报,还有搜狐网站。我是城市画报的编辑总监刘琼雄,今天我们很高兴请来一个非常新颖的设计团队“oho—oho”,你们大家自我介绍吧。

  张斌:我叫张斌,现在是设计师,主要做界面和用户体验部分。

  张惠敏:我叫张惠敏,在“oho—oho”团队里面主要做产品造型。

  张超:我是张超,主要负责电子工程。

  主持人刘琼雄:我们来看看你们的产品吧。你们经常要向别人介绍这个产品,那么该如何向普通人介绍?

  张超:一般来说,这个产品其实是面向普通用户,我们基本走的是那种店面少数路线。

  主持人刘琼雄:比方说有个想要购买你这个产品的消费者,如果他问你,他完全不知道这个东西,你怎么来介绍你的产品?

  张超:这是我们所做的“光神角”。以前是远古时代,可能是人类以前,这个是光神经过消亡之后沉寂在地球上留下来的遗迹,是它的一个角,这个才能证明那个时代有好多神存在过。

  张斌:平时用它干吗?

  张超:平时可以作为夜灯给大家提供夜间的照明。

  主持人刘琼雄:恕我直言,从你刚才的表现,我发现其实你不懂得向消费者介绍你的产品。

  张超:对,因为刚刚上市,具体的销售环节我还真是没有去了解。

  主持人刘琼雄:其实这方面你们也是在探索。

  张惠敏:对,是的。

  主持人刘琼雄:其实第一句话可以那么讲:这是一盏灯。你一来就讲得太久远了,因为消费者可能更关注的是:这是一个什么产品。那么,你们能不能介绍一下这个产品的源头,因为我看资料说这是跟你们的梦有关系,这个产品的起源是怎样的?

  张斌:不该说是这个产品跟我们的梦有关系,而是说我们设计的所有东西都是出现在梦里的,不是出现在真实环境里的。所以我们说我们是一个研究远古和未来的团队,我们主要是去关注过去的人,过去没有人的时候东西是什么样的,他们做过什么事;还有未来,未来基本上就会出现在咱们的梦里,咱们在梦里想以后变成什么样,或者世界变成什么样。我们就是在探索这方面的一些形态或者科技感,或者是材质,各种各样的,做类似这样的尝试,而这个产品等于是我们的第一款尝试。我们做的就是在远古时代的古文明里面,不知道什么文明里面的光神的一个角,我们就是想让它带给人们这种温暖、神圣的感觉,我们主要想通过这个产品表现出这种气质,这便是和梦有点关系的一个方面。

  主持人刘琼雄:就是说它实际上可能来源于西方神话的背景?

  张斌:其实我们排斥东西方这个事情。我们做设计的时候不是在排斥,而是我们不去思考东西方的问题。因为我们觉得设计师嘛,你是中国的设计师,你生在中国,长在中国,如果你是非洲的设计师,你生活在非洲,你自然接触的形态、颜色,你的眼睛长成那种生活环境下的眼睛,没有必要刻意去描绘。比如我是中国设计师,介绍头衔的时候就会说中国的设计师某某某,没有必要介绍成这样的,其实就是设计师某某某或者设计团队某某某,他们自身可以形成自己的风格,这样才可以独立于这个设计。也就是说,这个东西其实来自于我们之前经验的积累。

  张惠敏:我们都是80后的人,接触的文化和我们前几代人有很大的差别。可能有很多人觉得我们做的东西有点西方的味道或者西方的思想在里面,其实这代表了我们这一代人的特性。很多外国人看了(我们的产品)就说你这个东西是中国人设计的,能看出来,但是我们自己不自觉,这是因为我们自身的文化背景决定了我们设计出这样的东西。

  主持人刘琼雄:那么,这个造型是你们自己做的吗?

  张斌:是我们三个

  张惠敏:共同讨论做出来的。

  主持人刘琼雄:那么,能不能讲讲你们开始创作的过程,回忆一下,比如说当初你们否决过的以及最后定下来的东西。因为我估计可能要讲很长时间,那么提纲挈领地讲一下,就让我们知道在这个产品背后,你们当初是怎么构思,怎么改变,而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张超:刚开始做的时候并没有想把它做成灯,只是想表达一些东西出来,后来觉得还是带光的东西表现出来比较好,然后就把它做成带灯的角。刚开始做出来的第一盏灯,质地比较粗糙,因为当时工艺没有这么好,找公司给做,是比较热的那种灯。

  主持人刘琼雄:就是那种照明功能很强的。

  张超:对,照明功能很强,但是发热量比较大,还会烫手,我们觉得还是降低它的功率比较好,后来就用了LED的灯,LED发热量小,照明稍微暗一点,但影响不是特别大。后来觉得带线的那种还是不太好,就否决了。

  主持人刘琼雄:复杂了。

  张超:对,然后就把线给省掉了,里边改用了电池。刚开始这边是有一个小的开关,就是拨动的机械开关,但我们觉得那个开关破坏了整体的美感,就省掉了开关的部分,把它变成了这种感应式触摸开关,做一个小点。再后来我们觉得还是两个角比较好,就增加了一个LED。

  主持人刘琼雄:这个过程花了多长时间?

  张超:大概有2年。

  主持人刘琼雄:等于说这2年大部分的时间你们都在做这个产品。

  张惠敏: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主要还是摸索我们对想要创造出的产品的主线。我们最主要是想做有趣的东西,再后来当我们确定了我们设计的路线风格以后,我们的产品就随之做了很多的变化。

  张斌:其实我们一开始做了很多很多的设计,一开始就是想把有趣的东西做给大家,做很多很多的设计,我们在翻,在找工厂,工厂说这个能做,这个不能做,给我们了一大堆的意见。但是这些意见涌来的时候,那时候我们这儿等于是空的状态,意见来的时候我们不知道该采用哪条、不该采用哪条。在接下来的过程中,这两年我们得到的收获就是一句话:我们是研究远古和未来的团队,这句话是我们团队最大的收获。我们会把我们设计团队的世界观构建起来,以后再做东西时我们就不会选择得这么痛苦了。最开始的时候是很盲目的,各处去问,这个可能是这两年中主要做的事。而这个产品是最契合于我们刚才说的那个点的一个东西,所以我们觉得把它推出来可能是比较好的。

左起:城市画报编辑总监刘琼雄、张斌、张惠敏 (搜狐-李志岩/摄)

  主持人刘琼雄:这个点挺好的,也就是说你们的理念是远古跟未来。先把自己团队的理念统一起来,有了这个东西再去做所有的东西。其实你们三个人原来是同学吧,那么你们怎么找到这个共性的东西?

  张惠敏:我们两个从小就认识的,他们两个是大学同学。

  主持人刘琼雄:但是找到这么一个抽象的共性还是挺难的,在过程中要怎么样很务实地去做产品,去找一个理念,还是我们三个人都很喜欢的什么东西,我们的想法都很一致,最后通过产品把我们的想法表达出来,这个东西我觉得还是有点关系的?

  张斌:咱们最开始不是碰出来的东西。

  张惠敏:其实最早都是感兴趣,感兴趣就在一起聊,看到很多喜欢的设计都想据为己有,然后就想那我们自己做一些有趣的东西出来吧,没想过其他的,觉得有趣就想去做。

  张斌:最开始咱们的团队其实是由于挺务实的目的组成的,比如咱们做设计,张超对电子感兴趣,主要做电子和未来科技的咨询之类的东西。后来在设计过程中,咱们慢慢发现什么是有趣的、有创意的、好玩的、非常酷的,然后在这些点里面,我们慢慢地摸索出来,而不是说一开始就有大家共同都喜欢的东西。一开始大家都说很喜欢有趣的东西,大家都想为设计做一点事。

  主持人刘琼雄:那么你们走在一起是为了开公司做产品,还是玩起来的?

  张斌:我们基本上算是玩起来的吧。

  主持人刘琼雄:现在你们成立公司了?

  张惠敏:还是工作室的状态。

  主持人刘琼雄:“oho—oho”是英文名?

  张斌:是英文名。

  张惠敏:音译的。

  张斌:每个国家可能都差不多。

  主持人刘琼雄:这个名字的来历是什么?

  张斌:当时就觉得有趣。

  张惠敏:之前我们也想过其他的名字,后来随着我们这个理念的成熟,我们觉得这个名字最适合,所以就选了它。

  张斌:因为本身它是“oho—oho”嘛,就像hi、爸爸、妈妈这些词,基本上在很多国家都是通用的。

  主持人刘琼雄:原始的发音词,可能人类还不会说话的时候就会了。

  张斌:基本上不会看这个oho—oho,就很兴奋,是需要这种效果。

  主持人刘琼雄:因为像你们提炼出来的理念:从研究远古和未来,要把这些抽象的东西变成一个产品,我觉得你们肯定变成这样一个产品,当然我们就具体看到了,我们知道这个产品背后有你们这样的想法,但是一开始的时候你们其实是两个东西同时在一起构思的。

  张惠敏:对。其实就像张斌刚才提到的,我们之前找了很多喜欢的设计,也设计了好多不同的方向,后来发现我们三个人都比较中意这种感觉,就通过这个东西提炼出我们的世界观,我们品牌的世界观,包括我们的产品也在随着这个,它们之间是相互促进的一种关系吧,一起进行的,没有说哪个先哪个后。

  主持人刘琼雄:在09年10月份的今天,你们觉得你们团队已经发展到什么阶段?

  张惠敏:我觉得还是起步。

  张超:还是起步阶段,刚刚把设计变成商品。

  张斌:我们一开始有一个理念就是说我们要做产品,而不是艺术品。我们要做产品,要把做的东西给普通人用,要做给普通人用的东西,本着这个观点我们一直在做。做下来之后,我觉得现在是很好的起步阶段,因为现在我们的世界观终于构建起来了,接下来我们做的时候就会比较轻松了,不会像最开始感觉有个小芽,要死要活的。

  主持人刘琼雄:前景比较明朗了。

  张斌:对,知道往哪方面找了。

  主持人刘琼雄:你们现在都有其它工作吗,还是全职在做?

  张斌:我有。

  张惠敏:他有,我们都已经把工作辞掉了。

  主持人刘琼雄:因为你们自己的工作太多了,不得不辞掉。

  张惠敏:对,我们想做自己的事情,而且是把它当作终身的事业来做。

  张斌:而且我觉得这是一个态度的问题。当我第一天进公司的时候,我感觉我到公司去了,我要去奋斗,那是在三年以前,我要为我自己的事业奋斗,热情地做很多公司的活。当我做了很多商业项目之后,发展越来越大,但我再这么做下去可能我就完了,可能这不是我们理想的一个状态,觉得再这么做下去的话可能我想做的事情都做不成了。

  张惠敏:没有精力。

  张斌:然后这个时候我们就商量谁挣钱多就晚点辞,谁挣得少就早点辞。

  主持人刘琼雄:你挣钱多,你是大家的财政来源,因为这是一个很认真的事业,一定要考虑投入和产出。因为未来是一个经济行为,是一个生意,是一个商品,你们打算怎么牺牲自己的未来以得到什么东西,先不说你们那些抽象的时间、精力,做一个产品实际的投入,你们算过这个吗?

  张斌:没有。

  张惠敏:我们其实都不是那种特别有生活压力的人,我们又都是那种追求高品质生活的人,一开始就拿它玩,现在砸到几万块钱。

  主持人刘琼雄:才几万块钱?

  张惠敏:对,才几万,现在有我们的代理经纪公司可以帮我们出这部分费用,之前都是我们自己往里面投钱,基本上没有什么产出,有也是很少的。

  张斌:一开始我们只能做百十件,而且是托她家的关系去找唐山的工厂,就是托人情,人家不愿意做那种,说这是个什么东西啊。

  张惠敏:这么异形,那么难开,产品率又低。

  张斌:但现在好了,现在一次量基本上上千件了,而且有人专门投资,做代理,这时候我们压力就骤然减少,更多地关注设计和理念。

  主持人刘琼雄:你是怎么找到提高的投资跟代理的?

  张惠敏:我们做出这个产品之后,在798的一些画廊里面做过展览。

  主持人刘琼雄:先是以当作艺术品来呈现?

  张惠敏:对。因为我是美院毕业的,有很多朋友在开画廊,大家说你们做这个东西可以放在画廊里面,做一些产品、陶瓷、家居用品之类的展览,然后我们就拿去做了一些展览,结果效益还是很好的。

左起:主持人刘琼雄、张斌、张惠敏、张超 (搜狐-李志岩/摄)

  主持人刘琼雄:当时我了解到你们是想把它变成一个更多的人去购买的产品,你们会为这个东西怎么样,因为毕竟要有一些行为才能够把这个产品变成商品。那么你们怎么样去做营销的事情,或者怎么样去做你们那些理念的阐述,怎么样去推动这个东西?

  张超:其实营销这一块现在大部分还是由代理公司去做的。

  主持人刘琼雄:就撒手不干了,你们不管了。

  张超:我们主要是做设计。

  张惠敏:以前是靠朋友关系来做。

  张超:这样就给我们省了很大一块。

  主持人刘琼雄:你们自己是怎么转型的?

  张斌:其实这件事,刚才那个话题,其实我们主要做这件事,我感觉咱们主要是克制住自己赚钱的冲动。比如说如果这个东西想推给大众,最开始的时候成本实在是太高,就是你想做到现在这种效果,你表面的质感和光泽,里面的各种元件,张超做的里面的排线,他是特别苛刻的人,他想做抽出来之后都呈现很美的状态,这个线是什么颜色都想挑一挑。所以要做到这种程度,可想而知这个成本一开始比苹果一般的东西成本高多了,做出来之后,即使我们尽量不去赚钱的话,一个也要卖一千块钱,当然是在尤伦斯卖这个东西,所以基本上都是外国人到中国来之后他们会买,现在这个我们找的这家代理很好的,我说为什么要克制住自己赚钱的冲动呢,他们也在咨询我们,你们觉得它值多少钱?其实我们最开始做了一个评估。

  主持人刘琼雄:还可以开更高的价钱卖是吧?

  张斌:完全可以,因为艺术品推的就是几个画廊或者几个美术馆。

  主持人刘琼雄:因为它的价值是不放在商品经济的环境。

  张斌:对,是放在艺术品旁边,是这种效果,而且代理了很多艺术家,我们就想我们要达到我们之前最早的目的,当时我们评估的是400多块钱,然后一下减半了,就是因为成本上量之后压下来,还有我们就是希望这个东西便宜。

  主持人刘琼雄:等于牺牲你们自己前期的投入,就是把价格放下来才能够使它有更多的量。

  张斌:现在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张惠敏:也是一种投入。

  张斌:可能会好卖吧。

  张超:大量的用户去接受。

  张斌:把钱降下来这是我们一致的目的。

  张惠敏:其实往大了说,我们希望更多的人能够用到高品质的设计产品,让人们意识到这个设计理念其实是很重要的一个东西,我们想去推动,虽然我们只是一个小的工作室团队,力量还是挺微薄的,所以就理顺了,最早的时候工厂也不愿意给我们生产,销售也不愿意给我们卖。

  主持人刘琼雄:这个是怎么做到的,怎么忽然就变化了呢?

  张超:这个是靠我们一点点努力,工厂一直在找,一直在换,这些东西配件乱七八糟的一直也在一点点看,里边现在的电路什么的是找深圳的公司做的,专门做电路的公司。

  主持人刘琼雄:分好几个公司才能做成?

  张惠敏:嗯,而且我们在阿里巴巴找配件人家都不给我们做,说你们想要几万个,我们说先来200个吧,然后人家都说你这个比较复杂,你们再考虑考虑找别家吧,完全没有人给我们做这些。

  张斌:而且我觉得一个东西要想让大众看起来很轻松,看起来很舒服的话,我觉得做设计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包括我们去做这个产品的造型和里面的电路,都是通过了反复的,是一种等于是我们把基本上我们可以想到的可能性都考虑到,然后提取出来;找工厂也是,我们把我们能找的地方都找到,自然会成,就是好像有点冥冥之中你只要知道那一步自然就会成。

  张惠敏:我挺着急的,我们三个人都有一点强迫症。

  主持人刘琼雄:这个要求是怎么训练出来的?

  张惠敏:这个我觉得是从小,你对你生活品质各方面的要求会不一样。

  主持人刘琼雄:比如我一开始看到这个产品的时候,我以为是一个比较大的公司的规模的,因为里面还有很多电子配件的东西,包括你们的包装,让人感觉像大公司的产品。

  张惠敏:也都在大公司里做过,而且自己喜欢的都是像苹果那种类型的产品,就不可能做出我们自己都不能忍受的东西,那么怎么能够把这种东西推给大众消费。

  张斌:还有我们觉得我们这代人也是有一个特点,可能我接触的我周围很多人都有老人们所说的强迫症。

  主持人刘琼雄:对生活有要求了。

  张斌:对对对。

  主持人刘琼雄:不是节省得过且过的那代人。

  张斌:可能我们没钱,不去挣钱,但是我们敢花钱。

  张惠敏:对,我们没有存款,挣多少钱都月光,就是想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很随意,我们其实不是去买奢侈品,不是去找钱,就是想自己内心那种追求。

  张斌:对,比如可能我们这段时间喜欢木头,我们就会为木头买好多机器,像我们家里堆满了机器,各种各样的机器。我们这段时间可能又喜欢是玉雕,这段时间我们再玩玉雕,我们又买了好多玉雕的东西,现在家里滴滴答答的流着水,还刻一些小东西之类的很好玩的。还有他喜欢电子,那些东西,他一个手表都是这样就亮了。

  张惠敏:然后出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他都爱先买回家自己研究研究。

  主持人刘琼雄:所以你们自己本身就得会生活,才能够做这个东西出来。

  张惠敏:对。

  张斌:这是必须的,而且我觉得这是我们这代人的特质,我觉得咱们应该属于一代人,都是可能没有经历过那种苦难的日子,小时候再怎么穷、怎么饿也不会像上一代那样,所以更懂得追求生活。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大贝)
[我来说两句]

测测你灵魂的模样

测试:2010年你要提防你身边的哪个小人

测试你的智商到底有多高 测完可能会被气死

看你这一生有没有富贵命? 世界上最变态的八大菜

全球排名第十二位的心理测试:荒岛求生

测测你的死穴在哪里

搜狗搜索我要发布

以上相关内容由搜狗搜索技术生成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欢迎您注册发言。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搜狐博客更多>>

精彩推荐

搜狗问答更多>>

美容保健

搜狐无线更多>>

茶余饭后更多>>

搜狐社区更多>>

ChinaRen社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