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严复与开平矿权交涉案

2009年08月26日13:50 [我来说两句] [字号: ]

来源:天津网-天津日报
  近代天津受帝国主义列强欺辱的历史是中国近代史的缩影。作为中国近代经济史上最著名的丧权辱国的案例之一——“开平矿案”,也是发生在天津。

  在以往的中国近代经济史研究中,对开平矿案的事件起因及中英交涉过程均有一定的研究成果,一般研究认为有几个关键人物:一个是当时开平矿务局督办张翼;二是中国近代史上臭名昭著的曾任天津税务司的德国人德璀琳;三是英商墨林;四是墨林的代表人胡华,即后来成为美国总统的胡佛;五是直隶总督袁世凯。
但该案件重要当事人之一的严复在以往的研究中没有受到应有的关注,特别是近年来当《严复关于开平矿案的说帖》被发现和整理之后,从中不仅可以看出该案的典型意义及其所蕴涵的丰富的历史教训,更可看到严复对该案交涉处理的独到见解和超越本案的有关对近代经济法、诉讼法、经济体制等的超前思考和对当时中国社会政治经济弊端的敏锐洞察。也是进一步研究中国近代思想家严复思想、学术的复杂性、进步性及近代天津乃至近代中国经济史的一个新的切入点。

  光绪二十六年(1900),天津的义和团运动不断高涨,此时已由日本人主办的《国闻报》由于发表攻击义和团反帝爱国运动的文章,遭到义和团严厉的惩罚警告。尽管此事与严复无关,但由于他是《国闻报》的创办者,并且留过洋,懂外语,与外国人来往密切,这样的官员往往也被义和团视为敌人。再加上不久八国联军侵占天津,在此种情况下,严复离开了天津北洋水师学堂,南下赴沪,从而结束了在津20年的海军学校从教生涯。

  但转年(1901年)3月,严复应开平矿务局督办张翼之招,主持设在天津的开平矿务局事务,遂又回到天津。此时的开平煤矿由于弄权纳贿且不懂现代企业经营管理的张翼过度举借外债,再加上英国侵略者趁八国联军入侵之际,采用欺骗、恫吓的方法,轻易霸占了开平矿务局的一切财产,使开平煤矿处于内忧外患之中。而此时,已经焦头烂额的张翼不过是想利用严复娴熟的外文、出众的外交才能及熟知现代西方财经、法律知识与洋人周旋。严复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屡约而至。但经过实地考察及一段时间的观察,严复发现企业的所属权、经营权已完全被外国人控制,自己在外国人把持下的矿务局难以施展才能,不禁悲愤万分,他在给朋友的信中说:“开平矿务,自夏间合办议定,其中用人理财一切皆在西人掌握,鄙人名为总办,实无所办。”

  所以严复也只能“纸上谈兵”。他在1902年3月出版的《外交报》第十二、十三期上,发表了长篇经济论文《路矿议》,对未来中国兴修铁路、开采矿山的重要意义、发展前景及有关事项,提出了一个全面的规划方案,这是严复对中国近代经济建设提出的美好构想。严复主张中国兴修铁路,应以商办为主,设立中外合资的股份制公司。他建议政府既应采取灵活政策有利于商民自由经营,又要保持中国的主权。对于矿务的开采严复主张应由民间办理矿政,允许中外商界人士向各地方政府申请,并呈交开采矿图,矿主须有一定的资本股金,要定期向中国政府纳税,若出口还要缴关税。这就是严复关于中国办矿务固有的想法。另外从上段严复给友人的信中可以看出的第二点是严复一直认为开平矿务局是中外合办。这也是日后严复替张翼草拟“辩折”的主要思想根源。至于有人轻率地指责严复替张翼“卖矿”辩护,这是不公正的,这些指责或是不了解当时纷杂的历史背景,或是对严复办矿务的理念不尚清楚。其实,严复当年在替张翼做的“辩折”中并不是为张翼所为辩护,而是极力反对袁世凯等人出于“门户水火之见”不顾全大局,不按法理行事,以中国人自相鱼肉,使外国人坐享其利,并且使中国政府对外政策自相矛盾,给帝国主义者以口实。这也就是严复后来随从张翼赴英国打官司的初衷,他想以个人的力量尽量减少国家的损失,但后来他不满张翼在国外的所作所为,愤然先期回国。严复在天津的开平矿局工作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即1901年3月到1902年年初,也是严复以官员的身份在天津呆的最后一年。

  1911年,正是开平矿案十年之后,严复撰写了《严复关于开平矿案的说帖》(简称《说贴》),他提醒当局,按照英国法律,占据产业十二年,原主不过问,即可视为现占有者所有。为此他深深地忧虑着。在此文中,严复客观地指出,不管开平煤矿是否像张翼所说:是要摆脱财政危机引进外来资本,并且还为避免在八国联军侵华中被列强摧毁,而不得已委托德国人德璀林与英商谈判合办,寻求庇护。而德璀林私下与胡华签订“卖约”,张翼不知此事,并未在“卖约”上签字,而后为补救并制约“卖约”,又与胡华签订了“移交约”和“副约”,“副约”内特注明“中外合作”;或是像袁世凯参奏张翼所说:是张翼私立卖约,使国家主权丧尽。严复认为以上两种说法均不必再纠缠,当务之急是国家当局不承认此“卖约”,而是针对“"副约"以正式诉讼法直向有限公司交涉”,并指出中国的法律依据是“凡外国人不得执管地苗产业,亦不得在任何地开采各种矿苗,其得以为此者,必有约章专款及特别奏明,经国家允许。”他还指出:“今有限公司系英国法人,既非条约,又未经特别允许,并未向中国农工商部正式挂号,其在开平执管地产,开采矿苗,实属违背中国法律。”

  严复批驳了以袁世凯为代表的北洋系大臣“以一百七十八万镑债票由度支部担保,赎回开平全矿产业……”的主张,是“坐法学、计学(即经济学)二理之不明,而以人我之私定国民之荣辱,于是营业、外交,随地荆棘矣。”他认为,张翼作为一个地方官,无权处置国家矿产,如果说张有意或无意使矿产落入英国人之手,是有罪,但若用钱“赎回矿产”,就等于国家承认了所谓“卖约”,罪过比张翼更大,后患更为无穷。

  在开平矿案中,严复对另一个当事人周学熙有一定的误解。确实,周学熙的身份比较微妙,他家与张翼是亲戚。1897年,正是周学熙的父亲周馥写信给当时任开平矿务局总办的亲家张翼,为四儿子(学熙)安排职位,张遂安排周学熙为开平矿务局董事兼上海分局监察,后又升任至总办。严复在《说帖》中说“……而开平矿务局所以成于今日之英人有限公司者,其最要案据有张翼、周学熙、唐绍怡三人公签所付德璀琳以全权保护矿产之手据……”(有另一说,周拒绝副签,张紧逼,周辞去总办,继赴沪)。还是在《说帖》中,严指出:“……而手据则总办周学熙在见,唐绍怡与督办张翼所公同签付者也。而袁世凯弹章则独严于张翼,至周、唐二人不独萧然于事外,且为无假之僇人,而袁世凯未尝一过问……”可见严复亦将周学熙看作袁世凯一派,尽管后因袁欲称帝,周与袁渐疏远,但此前袁、周的关系之密切是世人周知的。

  此后,民国元年(1912)袁世凯任大总统后,在周学熙的建议和筹措下,将开平、滦州两个煤矿合并,成立了中英合办的开滦矿务局。至此,开平矿案告一段落。

  纵观严复在整个开平矿权交涉案中及十年后所撰写的《说帖》的观点,严复对当时清政府政策的昏庸无序,闭关自守;官员的腐败无能,外交上无知自大,提出严厉的批判,并指出应按国际法理处理经济争端,支持中外正常的经济领域的合作,他尖锐地指出“吾国人心理所最忌者,外人以其资本营业于吾国之中,大则以主权损失为言,小则以利权外溢为病”。他批判清政府及其官员心理上盲目排外,不支持正当的中外经济交往,在这种事上常常以爱国者自居,而当一旦出现争端时又软弱怕事,常常以割地赔款来息事宁人,此种做法长期以来已被帝国主义列强所摸透,所以常以不良居心打着正当贸易的旗号行侵略之实,这是严复要警告世人的,但在当时的政治形势下,“弱国无外交,弱国无法理”,严复个人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

  但这不能否认严复在开平矿案中所起到的巨大作用,特别是在这个案件中显示出严复作为思想家在近代经济、外交、法律等方面的造诣是当时中国无人能比拟的。
(责任编辑:小青)
[我来说两句]

测测你灵魂的模样

测试:2010年你要提防你身边的哪个小人

测试你的智商到底有多高 测完可能会被气死

看你这一生有没有富贵命? 世界上最变态的八大菜

全球排名第十二位的心理测试:荒岛求生

测测你的死穴在哪里

搜狗搜索我要发布

以上相关内容由搜狗搜索技术生成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欢迎您注册发言。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搜狐博客更多>>

精彩推荐

搜狗问答更多>>

最热视频最热视频更多>>

美容保健

搜狐无线更多>>

茶余饭后更多>>

搜狐社区更多>>

ChinaRen社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