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李照兴:我拍《潮爆北京》为40年后保存08年北京

2009年08月12日15:04 [我来说两句] [字号: ]

来源:搜狐文化

  潮爆北京——2008北京记忆不可缺失

  嘉宾介绍:李照兴,香港文化评论人、影评人(笔名庞奴)、作家、出版人,现居北京从事杂志出版,经常往返北京、上海、广州及香港各城。

  近年尤关注中国城市观察,书写与拍摄,追捕中国最新潮流脉搏。曾出版剖析男子成长心态之结集《男人那东西》、小说《香港酷酷》、评论集《香港后摩登》;主编《香港101:爱恨香港的101个理由》、《裙情汹涌》、《经典200:最佳华语电影二百部》、《上海101:寻找上海的101个理由》、《王家卫的映画世界》等书。

  近年来李照兴关注中国城市观察,书写与拍摄,捕捉中国最新c的潮流脉动。在国内出版的《潮爆中国》一书为当下中国城市文化新旧碰撞下的亲历记录。

香港作家李照兴在《潮爆北京》电影首映现场

  香港作家李照兴在2008奥运之年,用镜头捕捉大量新北京的城市景观,完成了关于北京城市变化以及新一代年轻人价值观变迁的电影《潮爆北京》(Beijing is Coming)。一个阔别北京40年重寻记忆的老人,一个嚷着要离开北京的80后女孩和一个在北京墙头书写历史的传奇人物,李照兴选择他们来“标记”北京,让这些虚拟的角色在北京寻到和寻不到中诉说北京。

  被梁文道誉为“香港最后一代文化人”之一的李照兴,多年来游走中国,引领香港文化人“北望神州”。不同于《潮爆中国》用文字和图片 “记录”当下国人的真切生活现况,《潮爆北京》用流动的影像捕捉和书写另一辑关于城市的阅读,透过追溯城市的历史与记忆的方法来记录当前急速变化中的城市。

  2009年8月8日,在北京奥运一周年的特别日子,电影《潮爆北京》在北京举行了首映。搜狐时尚文化对李照兴进行独家专访。

一个阔别北京40年的老人家回来寻找胡同与记忆,只看到……

 

新与旧、轻与重、快与慢,在这个城市遇上。

再往下去,会变成什么模样?

  

  今天的纪录即是明天的历史

  记者:在电影《潮爆北京》中,您选择“寻找故土的老人、嚷着要离开北京的80后以及后海皇帝”作为主人公,为何选择他们来标记“北京”?

  李照兴:2004年-2008年,这四年我看到北京的变化,其中最大的印象就是古老的传统与这个时代的文化是两个极端,无论是建筑还是人。为什么要找一个离开北京很久但是回来寻找过去的老人,这个人才是关键,因为我要表达的不单纯是一个老的传统,而且是正在消失的传统,老人是有比喻性的一个人物。

  80后代表新一代的未来,代表北京典型的80后对于未来的期盼。拍摄年轻人我的节奏比较轻快,用HIP—HOP音乐,但是拍到老人家节奏就比较慢。我希望透过多元的对比——老、少、中、青、旧、新,来呈现出老人与80后之间强烈的反差,这也是一个蛮明显的比喻。

  后海皇帝的原型是香港的九龙皇帝,以前在香港我一直希望把他诠释拍摄出来,但是我人不在香港,所以我有意把这样一个有趣的人物放到另外一个城市。这样操作的原因在于,每个大城市都有一点是共通的,即:变化快,当地人希望通过一些东西来保留过去,所以我把这个人物原型复制到北京。

  记者:您给这部电影定义为“山寨制作”如何阐释?

  李照兴:“山寨”是因为我想把所有观众对这部电影的预期都降低,不要预期那么高,把它变得“山寨”就好了。电影里演员表现一种草根的活力在里面,我希望所有人看完之后觉得那么多有趣的故事在北京发生,那么多有趣的变化,谁都可以拿他的摄像机去拍他们的故事。摄影的民主化就是从“山寨”开始。

  记者:1972年安东尼奥尼拍摄了纪录片《中国》,30多年以后,人们视其为弥足珍贵的影像资料。每部纪录片,除了真实记录现实中的图景,更传递出创作者蕴含其中的思考。您希望透过这部电影留下什么?

  李照兴:我不敢肯定30年之后还有人去看,30年后不知道死掉没有,确实我不能想象,正如我现在要看50年前关于北京纪录片的话,真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但是这个影片让我觉得光荣的是,确确实实2008年我在现场,08年的马拉松奥运现场比赛变成我电影剧情的一部分。

  此外,我还想表达的是,北京长久以来都在讲宏大的历史故事,每个人都要影响。 但其实普通人自己切身的问题才是最重要的问题,而走到胡同外面,发觉整个世界都好像挡住了自己的路一样。所以,2008年有可能对于某些人来讲就像万历15年一样,是无关痛痒的一年。

  记者:您希望透过这些人物传达什么样的价值观和文化冲突?

  李照兴:新一代的价值观是蛮混沌、矛盾的,没有一个很统一的价值观在里面。电影中,女主人公小玲想要离开故乡北京,但是她并没有什么宏大、具体的理由,但是老人家有可能是比较传统的,一直想找到一些珍贵的东西,虽然我后来一直没有解释他要寻找什么,其实找什么不重要,或许是他40年的想象。这就是一个文化冲突。

  另外一个表现冲突的就是新旧城市的对比,你可以看到建筑物和梧桐,拍梧桐时很安静,但是拍新的城市,你可以看到我用比较远的镜头。我就是用镜头的一近一远把冲突通过视觉表现出来。

  记者:拍摄电影和写书,对于表达您的内心思考有何不同感受?

  李照兴:拍摄电影对于我来说非常不一样,完全因为我觉得书写已经不够了。我经常会思索:现在对我来讲最重要是什么?北京的变化是很流动的,我怎么去记录08年流动的北京?

  单纯的文字已经不足以记录城市了,我透过电影里记录后海街头的叫卖声音,这样的元素作为保留08年北京算一个时间廊,如果40年后有人想要看08年北京的话,起码有一个这样的东西保存着。

    


  记者:梁文道写过一篇《最后一代香港文化人》,影响非常大,里面提到您是最后一代仅在香港成长、发展,文化背景是纯香港式的文化人之一。那么,多年在内地城市间游走和观察,对您的思维方式和视角是否有影响和改变?

  李照兴:肯定有一些影响和改变。所谓香港只不过是一个时代的产物,所谓香港概念是不断变化的,你现在回过头之后发现,其实香港的身份、香港的思维、心态是不断根据香港跟内地的互动来变化的,这个是肯定的。

  我经常跟香港读者讲,现在的李照兴干吗呢?现在的李照兴就是一个实验品,他到国内不同层面去渗透,其实他就是未来更多香港人会做的事情,只不过我现在记录有可能香港人都会碰到的一些变化和身份的危机,永远在思考到底自己是什么身份。

  记者:透过您的游走和观察,能否分别形容一下北京、上海、广州及香港这几个城市的氛围及文化?

  李照兴:北京以为自己将会变成世界的中心,现在还在努力,想象自己有一天就是世界的首都。北京是外向型,根据传统来输出它的价值观,尝试改变世界,它要变成这个世界的龙头。北京现在整个包容的能力跟开放性我觉得是最好的,

  上海是搜集所有国际上东西变成它自己的,就像买得起所有名牌的女人,搜集外面所有东西变成它家里面衣橱的东西。

  广州人没所谓,随便,天生天养。广州普通人都可以在里面生存,就是一个典型的草根小民的大一点的镇。大部分有影响的媒体在广州,但是有一个问题,在里面工作的不是广州人,广州是集中一个基地,有一个自由空间给一些“愤青”去实现他们传媒的理想,就是这么回事。

  香港以前是一个大都会,将来也是一个大都会,但是它有非常的独特位置在里面,现在香港人还没看出来,我会把他们的位置带出来给到他们的。

  每个城市都有它的不一样,我喜欢北京整个氛围——人、机会、可能性。我喜欢上海的街道、小区,生活的方便以及它的美感。我喜欢广州的随便,因为它是香港最亲近的地方。

  记者:在您看来,什么样的元素是记录一个城市必不可少的?

  李照兴:第一就是人吧,城市要让人生活更美好,这个才是最重要的,城市肯定是从人出发的。第二就是关于建筑跟街道的美学问题,可以提升一个城市的外观。当然无论街道怎么建,楼房怎么建,所有都是以人为主,不方便人类生存,不让人民走在街头觉得骄傲自豪光荣的城市都不是一个好的城市。当你发现有些人是很焦虑的,很多矛盾,内心的矛盾在里面,他不知道往哪里去,所以他们是不安的,在这一刻可以通过人知道城市其实是有问题的在里面。怎么通过人说出他们的故事,他们的经历,我觉得这个是最重要的。

  后记

  央视新址着火的时候,很多人给身在外地的李照兴打电话要做“直播”,因为他在《潮爆中国》中做了断言:“央视新址是当下中国城市发展的缩影:潮,却不平衡,其间还夹杂着虚荣和盲目。”他说,这是负面的“爆”,他心中期待“潮爆北京”的一刻,将是有一天人们突然发现,对于自己的城市,真的不再需要用夸张的东西来定义自己,之后才真的可以反省。

  不远,他觉得很快乐。

  

(责任编辑:大贝)
[我来说两句]

搜狗搜索我要发布

以上相关内容由搜狗搜索技术生成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欢迎您注册发言。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搜狐博客更多>>

精彩推荐

搜狗问答更多>>

最热视频最热视频更多>>

美容保健

搜狐无线更多>>

茶余饭后更多>>

搜狐社区更多>>

ChinaRen社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