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广电总局再出新规管制方言 “领袖”要讲普通话

2009年07月17日09:26 [我来说两句] [字号: ]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09年07月17日 / 第280期
方言
  关于使用方言的利弊问题,在电视剧制作行业讨论已久。“方言”在近年来似乎成了电影的一个创意要点,《疯狂的石头》等作品中的方言用特殊腔调赋予了电影独特的风格,但方言是否是一部电影成功与否的决定要素?……

 

 点击进入“搜狐文化客厅•报道”,阅读更多精彩文化新闻 

  广电总局:电视剧不得用方言 领袖也讲普通话

  “刘老根”、“谢大脚”必须普及普通话了?反正毛主席、周总理等伟人不能在电视剧里再说乡音了。广电总局日前再次对方言说“不”,表示将对电视剧中失度使用方言的情况严格把关,及时纠正,不纠正者不得播出。而此前风靡一时的东北味十足的《乡村爱情》、南腔北调的《我的团长我的团》、陕西腔“佟掌柜”领衔的《武林外传》,都或多或少占了方言的便宜,广电总局这一规定将对颇受欢迎的方言剧以及近期即将播出的献礼剧产生哪些影响呢?记者采访了相关人士。

  ■各方认为东北剧“影响不大”

  靠春晚小品和一系列电视剧,东北话一度成了流行语,8月份,以东北话为标志的喜剧《乡村爱情》即将开拍第三部,记者就此事致电赵本山经纪人高大宽,他认为不会因此让人物改说普通话而失去原来的特色:“东北话是普通话的一种,趋于普通话,没有太难懂的成分,不会影响观众的理解,不像四川、广东话。”他说东北话的问题已经讨论了很多年,如果这次总局实在认为它不是普通话再说。

  记者致电央视影视部和北京台相关领导,均表示已听说此事并将严格执行。央视影视部主任汪国辉透露,国庆六十周年央视将有一部重头献礼剧《解放》。据悉,这部电视剧以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邓小平等伟人为主角。至于“新政”是否会影响颇有观众缘的《乡村爱情》等未来播出,汪国辉认为不会有太大影响,“东北方言以普通话为主,但将来也要看剧的具体情况来定”。

  ■观众喜爱,方言未必一刀切

  关于使用方言的利弊问题,在电视剧制作行业讨论已久。一个客观事实是,在北方大火的《刘老根》、《乡村爱情》等,在南方省市却收视不佳,赵本山、潘长江等东北剧领军人物一度将“跨过长江以南”作为奋斗目标;《外地媳妇本地郎》在广东大受欢迎,北方播出基本没什么反响。由方言和文化造成的地域局限性客观存在,一些制片方也在自发地进行调整。

  但是,从观众反映来看,最近影视剧掀起的方言热也有一定道理,究竟电视剧语言要不要一刀切,还有很多值得探讨的余地。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搜狐网新闻社区,对5557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2.2%的人认为方言契合了普通人的故乡情怀;62.0%的人认为,影视剧人物说方言更加真实、草根,贴近普通市民生活;35.2%的人表示影视剧开始更关注市民生活的参差多态;34.5%的人说方言表达更传神,打破了过去普通话一枝独秀的状况。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些普通观众,基本都认同方言带来的喜剧效果。

  官方说法

  广电总局:剧中领袖人物要说普通话

  在一些电视剧中,使用地方方言,往往能增加戏剧性。不过,使用方言应该适度。近日,针对大量使用方言拍摄电视剧的数量有所增加,其中一些剧目存在使用方言失度、过滥的现象,广电总局新闻发言人朱虹在接受有关媒体采访时表示,这种制作倾向不符合国家大力推广普通话的一贯精神。

  朱虹指出,对电视剧中不该使用、大量使用和失度使用方言的情况要严格把关,及时纠正,不纠正者不得播出。对于明显的方言电视剧和大量使用方言的电视剧,各级广播电视审查管理部门将视情况予以引导、纠正或制止,广电总局也将视情况做出播出调控。

  朱虹还表示,电视剧的语言,除地方戏曲片外,应以普通话为主,一般情况下不得使用方言和不标准的普通话;重大革命和历史题材电视剧、少儿题材电视剧以及宣传教育专题电视片等一律要使用普通话;电视剧中出现的领袖人物的语言要使用普通话。

  专家观点

  “方言”是把双刃剑

  “方言”在近年来似乎成了电影的一个创意要点,《疯狂的石头》、《我叫刘跃进》、《光荣的愤怒》等作品中的方言用特殊腔调赋予了电影独特的风格,其走红也带动了方言元素在电影创作中的大流行,但是,方言是否是一部电影成功与否的决定要素?有关专家表示否定:“不要把方言当‘法宝’。”

  “方言电影”可谓由来已久,张艺谋在《秋菊打官司》、《有话好好说》中用了陕西方言;顾长卫的《孔雀》用了武汉话,在《立春》中用了包头话,贾樟柯在《站台》、《任逍遥》中都用了山西的方言;陈大明的《鸡犬不宁》里角色一张嘴就是河南话;《疯狂的石头》中黑皮的青岛口音已经成为其不可分割的标志……

  有关专家表示,目前,方言的运用常常出现在喜剧电影中,其轻松调侃的风格与轻松的剧情相得益彰,更容易达到搞笑夸张的效果;另一方面,当许多电影镜头越来越贴近当代社会特定地域内的小人物生活时,方言辅助电影还原了一种纪实的、“原生态”的真实特色。

  尽管方言在电影中的运用使得语言的魅力得到充分挖掘,丰富了电影的对白语言,但是,在进行采访时,记者听到的意见并不主张“强化”方言的作用,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副院长周星认为,如果方言到处乱飞,不但观众对方言的新鲜感会降低,汉语的纯洁性也会受到影响,方言不是电影成功与否的决定要素,不是票房的法宝。

  支持这一观点的是日前的《2009年中国电影产业研究报告》,在其中,方言被作为一个创意元素进行了调研,结果显示,喜欢方言的观众占56.3%,无所谓的观众占34.5%,但上海和广州两个城市的观众对于方言的喜爱程度格外低,由此可以看出,观众对于方言的运用大部分持接受态度,但是方言的地位显然没有那么重要,其中一位研究者在接受采访时说:“电影创造的功夫不应该在嘴皮子上,而要在电影的表现力上。”

  “方言是‘双刃剑’”调研者表示,“在电影的创造中,一要考虑电影题材本身是否适合加入方言,比如,当初电影《桃花运》中使用了大量的方言——范冰冰说青岛话、梅婷说南京话、大厨说大连话,但这些人物说方言却缺少背景依据,让电影难免有故意而为之的做作之感;还要考虑方言对于一些目标市场是否产生语言隔阂,当初《疯狂的石头》和《鸡犬不宁》两部影片在偏北方的地区票房成绩更好一些就说明方言并不是无限制的‘通行证’。”(肖扬 杨文杰 张玉洪)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我来说两句]

搜狗搜索我要发布

以上相关内容由搜狗搜索技术生成
昵称: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狐博客更多>>

精彩推荐

搜狗问答更多>>

最热视频最热视频更多>>

美容保健

搜狐无线更多>>

茶余饭后更多>>

搜狐社区更多>>

ChinaRen社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