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少年宫何时走出两难境地

2009年07月14日09:28 [我来说两句] [字号: ]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09年07月14日 / 第277期
少年宫
  少年宫是为青少年提供音乐、美术、科技等方面的专业指导,丰富孩子们的课余生活,并担负着校外活动基地的任务,给青少年提供接触自然、接触生产的机会,但原本是公共场所的“少年宫”,已经演变成为“办班培训”基地……

 

 点击进入“搜狐文化客厅•报道”,阅读更多精彩文化新闻 

  从这个星期一开始,全市100多万中小学生正式进入暑假。但是记者采访发现,繁多的课外培训班将许多学生的暑假生活变成了“第三学期”。更让记者觉得惊讶的是,不知从何时开始原本是公共场所的“少年宫”,竟然成了办班培训的基地。

  ●少年宫招生以培训班为主

  “像少年宫这样的公共场所,应该是社会教育的重要阵地。”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院长、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副会长陆士桢教授说,“一是为青少年提供音乐、美术、科技等方面的专业指导,丰富孩子们的课余生活,二是担负着校外活动基地的任务,给青少年提供接触自然、接触生产的机会,提供一些体验性的活动方式,比如陶艺、航模、无线电等一些现代科技活动。”

  但是,事实上这些少年宫已经演变成为“办班培训”基地。崇文区、宣武区等少年宫有关工作人员承认,随着社会大环境使得艺术特长受到追捧,奥数、英语得到青睐,弱化了校外教育科普知识等的普及作用,办班确实已经成为一些少年宫等公办校外教育机构的主要工作。

  ●辅导班收入占到15%左右

  在南城一个少年宫门口,一位等候孩子下课的家长告诉记者,非常喜欢少年宫的教学和管理,而且价格相对来说比较低廉。这位家长说,比如社会上专业的英语辅导班价格一般是一周两次一年1万元,而少年宫辅导班相同的课程还不到2000元。

  在“孩子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错误教育观念引导下,以及家长非常重视启蒙教育、对孩子未来成才期望值较高的驱动下,家长们给孩子报班的热情异常高。家住海淀区的一家长告诉记者,孩子仅在北京少年宫就报了四个班,目前还想着再给孩子报英语和数学班,“有些重点中学选拔学生看重这些,报班也是无奈之举。”

  朝阳区、崇文区等有关人士坦诚表示,除了政府拨款,剩下的费用就是办班收入了。“虽然政府对少年宫进行补贴,但支持经费仍不够用。”朝阳区有关人士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说,朝阳区教委每年大概支出少年宫总财政支出的60%,其余要少年宫自己承担。据介绍,目前专业性辅导班收入约占少年宫总收入的15%。

  ●盼望少年宫重新回归公益

  既然少年宫是公办的校外教育机构,市民和学生都盼望少年宫重新回归公益,重新在培养孩子个性特长、科普知识、体验科技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市教委体美处处长甘北林表示,免费组织公益性的校外教育普及活动项目将成为本市校外教育机构的品牌,而不应当像现在把培训班当成主要的品牌。

  北京市青年宫主任冯松青说,目前青少年宫普遍存在着定位两难、经营两难、经费两难、管理两难。冯松青指出,在经费方面,又想依靠政府,又舍不得许多盈利的项目,想依靠自身,闯入市场,又怕失去政府的补助,断奶后真没奶吃了,只好硬着头皮往前闯;管理方面,是按照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的要求,青少年宫如果要在社会竞争中站住脚,就必须在内部的管理机制上变革创新,如在用人机制、奖励机制、考核机制、物业管理机制等方面跟上社会变革的步伐。可一动又跟原有体制产生矛盾,权限范围、政策规定、人员安排、指标摊派、遗留问题,无一不束缚手脚。而如果一成不变地按原有模式管理,则容易在改革的大潮中掉队,名字虽然叫青少年宫,可缺乏的恰恰是朝气和活力。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院长、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副会长陆士桢指出,首先政府应该加大对社会教育的投资力度,使包括少年宫在内的诸多社会教育机构有充足的资金开展青少年社会教育。

  “目前的问题是,国家有专项拨款了,市政府加大投入了,但按照基础教育由区县负责的原则,应当是各区县负责本区县校外教育机构的投入。” 市教委有关负责人说,可我们的一些区县却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和支持,缺乏对校外教育的配套投入和保障机制,使多数校外教育机构存在发展甚至生存的困难。市教委指出,区县政府应当按照政策规定,首先保证生均15元的校外教育公用经费拨付到位,同时根据实际工作需要逐步加大配套投入。

  ●记者手记●

  多数少年宫处于“两难”境地

  约少年宫领导的采访很难,因为他们不愿过多地介绍少年宫的主营业务和辅导班收入。对此,我很理解,因为大多数少年宫目前处于“两难”境地。

  不少青少年宫总是有着美好的愿望,即能从政府和社会取得支持性的资金、政策和帮助,壮大实力,扩大影响,又能从效益好的经营项目中获得盈利,使企业过得更自在一些。可事实上,两全其美的理想常常是两头落空,一方面,公益性活动因内容少、规模小、设施落后,无法满足社会和青少年的需求,引不起政府的重视和资金倾斜;另一方面,因创收经营项目缺乏竞争力,也没有取得应有的效益。

  面对这两难的局面,冯松青主任认为如果不跳出单一体制的框架,仅把改革停留在发展定位上高高低低、经营项目上添添减减、活动方式上换换花样、基本建设上修修补补,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是无法摆脱这种尴尬处境的,必须要想出一条创新之路。

  
(责任编辑:高果果)
[我来说两句]

搜狗搜索我要发布

以上相关内容由搜狗搜索技术生成
昵称: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狐博客更多>>

精彩推荐

搜狗问答更多>>

最热视频最热视频更多>>

美容保健

搜狐无线更多>>

茶余饭后更多>>

搜狐社区更多>>

ChinaRen社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