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东北决战毛泽东与林彪分歧严重 接电报大吃一惊

2009年06月29日12:22 [我来说两句] [字号: ]

来源:人民网

  东北决战 毛泽东与林彪分歧严重

  王 波

  11月初,山海关一带黄沙漠漠,蒿草遍地,狂风四起,人站在室外,阴冷透体。

  我军与蒋军先头部队在山海关发生撞击,成为东北战场的第一道硝烟,第一个火花。

山海关,华北通东北之咽喉要道,北依秀峰迤逦的燕山山脉,南临帆船点点的渤海湾。1377年,明洪武十年,朱元璋派大将军徐达在秦皇岛东北设置山海卫,然后建起山海关城。北宁线像一条大动脉连接关内关外的山山水水,由于它咽喉一样的战略地位,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与山海关连成一体的是九门口,比山海关更为雄伟险要,像一道高大的屏障横亘在大地上。

  要争控制东北 第一步就是巩固占领山海关

  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读书时,就喜欢看地图,以后,在长期的战争生涯中,看地图成为习惯。这时,他在延安的窑洞里研究着冀热辽一带的地图。山海关确实是关口要隘,确实像鸡脖子。山海关已经被我军与苏军一起收复,现为我军解放区。

  毛泽东同几大书记研究,觉得争取东北,控制东北,第一步就是巩固占领山海关一带地区,在山海关截住蒋介石的石觉所部和赵公武所部,使之不能出关,保证我军先期进入东北,打开局面,保证大批后续部队和地方党政干部能够顺利进入东北。因此,他先令冀热辽军区张鹤鸣新编19旅守山海关,继令从山东开来的山东军区杨国夫为师长、刘其人为政委的第7师昼夜兼程开赴山海关。反正毛泽东此时就是一个信念,在山海关重兵扼守,不使蒋军从这里通过一兵一卒。他的思想就是要堵。

  破旧的山东惠民城里,山东军区奉中央军委命令由渤海军区司令员杨国夫任师长、刘其人为政委、龙书金为副师长,组成了第7师(以后为第6纵队17师,43军128师,在东北战场是一支劲旅,参加了解放锦州、天津的攻坚战斗)。杨国夫抗日战争时任八路军山东战区抗日游击队3支队司令员,在山东一带是闻名遐迩的夏伯阳似的人物。接罗荣桓电令,杨国夫师立即挺进东北。第7师是山东人民在抗日战争时期用“乳汁”养育起来的部队。

  在部队出发的路上,锣鼓声、鞭炮声,像过节一样,站满了挎着篮子拿着刚煮好的鸡蛋以及花生、红枣,流着泪珠往子弟兵口袋里塞的乡亲们。部队指战员群情激动,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山东。他们进入河北省境内后,正赶上当地洪水泛滥,一片汪洋,无法行军。当地人民群众用木船运送部队,到霸县,7师部队上岸,在泥泞中步行。冀东军区司令员詹才芳接见了杨国夫、刘其人、龙书金等7师领导,他说:“中央来电报,杨国夫师即到山海关,任务为协同当地部队巩固山海关一带地区,粉碎美蒋从秦皇岛一带对山海关地区的进攻。立即增援山海关19旅。”部队马不停蹄,火速上路,经丰润、抚宁、滦县,道路崎岖,山径迂回,人马难行。突然飞章告急,蒋军已在秦皇岛登陆,正在向我山海关军民发动进攻。中央军委令7师从速。再从速。

  不能让敌人发现我军大部队已进入锦州

  11月3日,夜色朦胧,微弱的月光如水如雾,大地笼罩着神秘的气氛。在沟壑纵横、山峰罗列的冀东一带,杨国夫7师绕道石门寨的偏僻小路,出九门口,从关外迂回增援山海关。19旅旅长张鹤鸣见到杨国夫,久久握住杨国夫的手,眼睛里闪着亮晶晶的泪花。

  在13和52两个美械军气势汹汹地进攻、山海关危在旦夕的紧急形势下,张鹤鸣对主力部队及时赶到的心情不待多言。雄兵猛将,来得适逢其时呀。突然,一队人马走入江家屯,把“前指”又搞得紧张了一阵子。一看原来都是山东来的熟人,杨国夫师长等。“前指”人员与7师从山东分手一个多月,在荒远的江家屯见面,亲热得不行。黑面包公似的尹健科长立即把杨国夫引到林彪的小屋。林彪见到山东7师师长杨国夫,脸上露出了笑容。“你就是杨国夫?”林彪上下审视着这条汉子。“把你师的情况汇报一下吧。”林彪急于想听听山海关的情况。杨国夫汇报了保卫山海关战斗的情况后,说:“现在的问题是山海关有两个部队,除7师外,还有李运昌的19旅,指挥不统一。19旅有电台,7师没电台,无法与总部请示汇报,19旅有通锦州的电话线路和电话,7师不能用。7师是聋子、瞎子,影响作战。”林彪静静听罢,说:“张鹤鸣19旅,应编入7师建制,归你统一指挥,19旅的电台、电话线路、电话等由7师统一使用,以利作战。你把我的指示立即通报李运昌。”杨国夫得令,快马加鞭回山海关去了。

  中央军委来电:“山海关作战部队统一由杨国夫指挥。杨国夫、张鹤鸣应防侧后,严密监视石门寨之敌,防其包围迂回,并派出小部队袭扰疲惫敌人。”杨国夫根据中央电文精神,立即调整了7师和19旅兵力部署,从波涛汹涌的大海边到山海关城垣,从角山寺到二郎庙,再到九门口,设立了一道由勇敢不怕死精神凝结而成的钢铁屏障。

  这天夜间,天空阴云密布,地上阴风透体。我军向敌军发起突然攻击,经过一夜激战,迫敌后退10余里。8日夜,我军3个团出击,毙伤俘敌近千人,缴获美式武器数百件,一度迫近水环山列的秦皇岛。毛主席、党中央发电嘉勉。

  狂妄自大、仗势欺人的石觉、赵公武顽军,像乌龟似的把头缩回去了。但是,我军装备武器量少又低劣,没有火炮,部队衣食不佳,体力不济,要想多歼灭敌人办不到。敌人两个军在杜聿明的指挥下,为了等待援军,只是不紧不慢地打拉锯战。双方在竭尽全力对峙着。

  我党从延安调来的大批干部和从承德方向过来的部队,从山海关流水似的通过,奔赴东北三省。但是,在实力相差甚远的情况下,7师守军在寒冷的天气中,总有一种撑不住的感觉。这时,冀热辽军区李运昌、沙克见山海关形势危急,迭电飞报中央,要求已至玉田的我军主力黄克诚师、梁兴初师火速增援山海关,攻击敌人的侧背,以解除山海关之围。

  枣园窑洞的煤油灯下,毛泽东慢慢地吸着一支烟,想法则不同。他想,山海关战事,由李运昌和杨国夫两部凭借险要山川迟滞顽军前进,是可以的。主要是争取时间,掩护黄克诚师、梁兴初师到达锦州,充当歼灭顽军的主力。黄、梁二师是秘密武器,所以,他们不必走山海关,可走山海关以西,取捷径,隐蔽前进,以免暴露。不能让敌人发现我军大部队已进入锦州,这样在锦州就有好戏可看了。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我来说两句]

搜狗搜索我要发布

以上相关内容由搜狗搜索技术生成
昵称: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狐博客更多>>

精彩推荐

搜狗问答更多>>

最热视频最热视频更多>>

美容保健

搜狐无线更多>>

茶余饭后更多>>

搜狐社区更多>>

ChinaRen社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