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朱赢椿:做世界最美的书

2009年06月26日17:12 [我来说两句] [字号: ]

来源:北京青年周刊

  2009年4月,《关于进一步推进新闻出版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一经公布,就被许多国外媒体认为“中国文化产业发展的春天来了”。这次改革以图书出版单位为重点,除了少量“公益性”新闻出版机构外,大部分出版社将转变为企业,进行市场化改革。

另外,这份文件也承认了原来处于灰色地带的民营图书出版机构的合法地位,并且鼓励有条件的出版传媒企业走出国门。在这个时代的转折点上,出版人都在关心些什么呢?

  一本只有2000多字的书,其中80%是留白,《蚁呓》更像一本笔记本。但惟有这么大片的空,才能比对出蚂蚁的小,从而表达对微不足道的生命的尊重。“纸质图书所能带来的抚摸感和幸福感,是其他形式替代不了的。”南京书衣坊主人朱赢椿说。他是莱比锡书展的常客,2007年他凭着《不裁》获得了莱比锡“世界最美的书”铜奖;2008年,他设计的《蚁呓》则获得“最美图书制作特别奖”。从2004年开始,中国开始参加德国莱比锡书展“世界最美的书”评选,之后连续6年在评选中获奖。虽然中国图书在国际上的影响不大,但图书的装帧设计却屡屡获得国际承认。

  图书市场的放开政策,实际上是跟大环境、大方向紧密相连的。在这个时候,政府出台新政策,放开书号,鼓励出版社合并或者兼并那些民营的出版机构,是为了给民营机构一定的身份,实际上等于把民营“招安”了,同时又强化了国营的能力,吸收其灵活的机制和市场理念;另一方面,以前书号是稀缺资源,走到现在,它已经不再是稀缺资源了。以前单靠书号就能带来利润,而现在不行了,一定要书号和专业的操作能力相结合才能带来利润。

  书号放开之后,很多出版社面临的一项工作就是机制改革。我们长江文艺是从6年前开始做这项工作的,当时的做法就是在国有资本下采用市场机制,人员全部是聘任制。当时就是想在出版产业走出一条比较宽阔的道路。

  机制创新做完之后,这个行业一定要走上专业化的道路。以前大家使用稀缺资源来盈利,今后呢,资源不稀缺了,那你一定就要有很强的专业能力,靠这个专业能力来盈利。

  什么是专业化呢?就是让畅销书成规模,一年做十几种畅销书,每个月出一种。从只善于做一个种类的畅销书逐渐发展到几类书都能做,选中的书经过专业化的操作就一定能畅销。

  说到中国的出版输出,我觉得大家都有一个误区,觉得出版输出是依靠一个国家的经济能力、图书专业化操作的能力等等,我感觉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一个国家的出版输出能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个国家的文化是否能够影响到其他国家的人们,是否能够为他们所接受,换句话,就是是否占主导地位,是否是全世界的主流文化。

  所以你看我们现在经济发达了,学习汉语、中国文化的人多了,但真正读中国小说的并不多。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文化在人家的生活当中没法影响他们。我们创作的东西是世界整体文化的一个分支。我们不是主流。所以在输出版权方面,大家在接受文化规则的时候我们就不占优势。这个就决定了你的图书、杂志、电影,包括你的媒体观点不能在世界上成为主流。

  近些年来,政府资助的“走出去”的项目非常非常多,但在国外都无法生根开花,因为它不被大众接受,因为我们的文化标准不被接受。像《狼图腾》这样的例子只能是偶然。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国家整体比较开放,西方人可以在中国习中文,习完中文可以在中国工作,可以更深入地了解中国。有个懂中文的英国人看了《狼图腾》,他觉得写得特别好,就把它推荐给他的老板,他老板说真的有那么好吗?结果他就翻译了一个几千字的介绍给老板看,老板一看挺好的,这本书符合西方人的阅读标准。《狼图腾》输出成功的一个原因,就是这本书是用人类普世价值标准来写的,它能被全世界的文化所接受。在咱们中国,具备世界普世价值观而又写作能力强的人太少太少,所以就只能出个凤毛麟角。

  现在中国经济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研究中国文化。但是一个文化为人们所认识、所接受是一个很长久的过程。这个过程不是说某个行业去努力的,而是我们整个国家和整个国家的标准都要去努力。陈明俊,新经典文化总编辑

  出版物:《小团圆》、《窗边的小豆豆》、绘本《爱心树》

  我相信一本好书的力量,因为一本好书是长腿的。我们是比较早引进韩版小说的出版社,第一本是《菊花香》,仅仅因为这本书好看。2003年我们引进了日本小说《窗边的小豆豆》,2001年我们就为此开始进行准备。因为在当时国内的日本小说并不多,除了村上春树、渡边淳一几乎就没有其他作者了。当时对于销量问题,我们没有做过多考虑,因为我们相信一部好作品的生命力。目前《窗边的小豆豆》销量已经突破两百万册了,我们还专门为它举办了一个读书会。

  现在我们正在和北京市新闻出版局合作一个项目“北京青年写作计划”,就是希望能够培养和发掘更多年轻的作家。

  吴晓波,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

  出版物:《大败局》、《穿越玉米地》、《激荡三十年》等财经书

  我们不会追热点,例如股市是涨还是跌都与我们没有关系。我们也从来不从商业的角度考虑,因为商业只是图书出版的一个副产品。目前遇到的问题是我们出版的书籍大多是理论性的,这是以前我们没有意识到的。所以我们现在希望尽量让读者群年轻化,这样图书的内容就需要更加轻松,更贴近于励志。例如我们现在正在做的《唐骏日记》,就是更贴近故事性而非理论性的。以后可能也会出有关于柳传志、张朝阳、罗杰斯、巴菲特的书,将他们的管理思想进行点评,也会有他们自身的故事,更加励志。

  黄隽青,北京博集天卷图书发行有限公司董事长

  出版物:《杜拉拉升职记》、《浮沉》等职场励志小说

  我最关心的问题是出版行业的人才储备以及团队建设。出版行业长期存在垄断等问题,人才的汲取和培养不能够充分面向市场,从而导致团队建设后备力量的不足。我希望能出台一些新政策鼓励更多更好的人才进入出版行业,逐步实现人才优化。

  沈浩波,北京磨铁图书有限公司联合总裁

  出版物:《鬼吹灯》、《明朝那些事儿》

  我们从来都没有关心过买书号的问题,我们只关心书的内容,是否能够打动读者。之前大家比较熟悉的就是我们出版的《鬼吹灯》、《诛仙》等奇幻小说,但是实际上我们涉及的领域很多,一年会有五百本书出版,内容有小说、散文、诗歌等等。例如我们最近做的是《黄帝内经使用手册》,因为我们本身就有这方面的作家——一位行医数十年的老中医,而且这也很符合近两年的中医热潮。

  之前一直在做奇幻武侠系列,但是到现在已经有三年都没有再做了。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我来说两句]

搜狗搜索我要发布

以上相关内容由搜狗搜索技术生成
昵称: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狐博客更多>>

精彩推荐

搜狗问答更多>>

最热视频最热视频更多>>

美容保健

搜狐无线更多>>

茶余饭后更多>>

搜狐社区更多>>

ChinaRen社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