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长谷川逸子:“我就是一个现代的种'蘑菇'的人”

2009年06月26日07:59 [我来说两句] [字号: ]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蔡晓玮

  “扎哈是一个对形体有着很强的自我喜好的人,她常常拿着红色的笔在各种立体上画线,然后就非此不可,不论跑到世界的哪个角落,都把自己的东西到处放。而我认同建筑是从地里长出的‘蘑菇’,我更希望自己是一个现代的种‘蘑菇’的人。”

  ——长谷川逸子评同为女建筑师的扎哈·哈迪德

  

image

长谷川逸子

image

湘南台文化中心入口处的收集能源装置

image

日本珠洲市艺术中心

 

  日本当代建筑设计大师长谷川逸子,昨日下午应东华大学环境艺术设计研究院院长鲍诗度的邀请在东华大学就“环境艺术和建筑”座谈。

  从环境中长出“蘑菇”

  一张150年前的东京绘图和一张古代的东京花园图片拉开了讲座的序幕,“日本是个对于绿色和花朵有着深厚和漫长的感情的民族。”长谷川坦言,自己并不追求所谓的“新建筑”,“但我也不是追求自然的表面的欢快,我希望建筑能够把地域性的活生生的生活包括进去。

  湘南台文化中心是长谷川逸子的代表作,整个建筑有70%深埋于地下,而在地面上,我们所能够看到的是一些形状圆润的钢铸“山丘”,“这个地区本来就是一个丘陵地带,我们在入口处用很多的反射片收集自己的光源,而水井则用来收集雨水。整个空间是很难界定室内或者室外的。和我之前设计的作品不同,这里受到更多的老年人的欢迎,他们常常走在顶部地面花园中,可以散步一个小时,并随手采摘那里的花朵,这说明他们并不觉得这是一个建筑,而真的是在山丘上漫步。”长谷川解释说。

  在长谷川之前的一系列作品中,都可以发现这种和地域之间的密切关联。在新瀉市市民文化中心的设计中,由于新瀉市本身是一个由浮岛形成的城市,整个建筑群的屋顶花园也被设计成了一个浮岛群,由高架桥串连起来,分别设计成野外能乐场、狂言表演场和行为艺术表演场。而这并非只是形式上的取巧,“由于这是一块填海造地,它的地基非常差。于是我们做的第一步就是把道路埋到地下,并且换了地面上两到三米的土,使得植物在上面生长。”

  “对于全球化下建筑是否一定要有一个统一的规则规律之类的问题,我始终表示怀疑,”长谷川说,“我自己的建筑始终在寻求的是一种基于地域之上的多样性。在日本,对于土地的粗暴开发和全世界任何地方都一样,特别是在东京,我能做的只是努力提高土地的效能,努力引入环境的因素。”

  细看“建筑的表情”

  对于长谷川来讲,30多年的建筑生涯其实是为了做一件事情,那就是“研究建筑的表情”——为了实现“蘑菇”的自然生长,泥土、阳光、水和光线在设计中都是不可缺少的元素。

  铝板表皮是长谷川大部分建筑的外墙上所运用的材料,而这打了圆孔的铝板却同样是她研究建筑表情的开始。“我希望阳光可以从这些打着不同的圆孔、形成各种排列方式的铝板中透进来。刚开始的时候,我定做了30多种完全不同的打孔率的铝片,在家里的外墙上研究,每天看着光线穿过的变化。”同时,铝板对于室外环境的微妙反射也是长谷川所钟情的,“植物会在上面呈现出绿色,而晴天则会反射出淡淡的粉红。”

  长谷川的另一代表作日本珠洲市艺术中心的墙面和地面,则完全运用了稀有土质,“这种有着古代微生物的微分子的土十分特殊,它既能够吸音,也能够过滤空气。”同时,为了达成建筑和环境之间的开放式联系,长谷川特地从德国定制了一种草绿色的仿真地毯,铺在场馆内,“这制造了一种幻觉,室内和室外的关系被打破了。”

  灯光的运用也是长谷川的强项,这些在日间如自然生长一般的建筑“蘑菇”,在夜间灯光的映衬下则充满现代气息,“大多数的城市公共建筑在夜间需要灯光来召集人流。我一直不认为我们建造音乐厅就是为了迎接维也纳交响乐团,更多的是为生活在这里的人提供活动和展示的空间。”

(责任编辑:李岩)
[我来说两句]

搜狗搜索我要发布

以上相关内容由搜狗搜索技术生成
昵称: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狐博客更多>>

精彩推荐

搜狗问答更多>>

最热视频最热视频更多>>

美容保健

搜狐无线更多>>

茶余饭后更多>>

搜狐社区更多>>

ChinaRen社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