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周立波海派清口的根基:上海话

2009年06月19日09:45 [我来说两句] [字号: ]

  语音

  上海吴语语音和《上海吴语拉丁式注音法》

  《上海吴语拉丁式注音法》被网友习惯称做“法吴”。

  这套方案,是在由“上海闲话abc”2001年提出的“法式吴语拼音草案”基础上,吸收不少网友的意见,尤其是Hisahara,Key等,于2005改制定型的。

该方案的使用权是向全社会开放的,有关声明请见:《上海吴语手册》。

  该方案是建立在拉丁诸语拼写和国际习惯之上。由于吴语的特点,吴语的拼音注定有三大特点:1,元音组合表示单元音,2,-n表示鼻化,3,清音不加符号是不送气。这三点,正是法语拼写特点,既不可能是英语的,也不可能是德语的或西班牙语的。其实,绝大多数吴语拼音并不能摆脱这三点,即使是挂名英式的。 “上海吴语拉丁式注音法”对上海人开发母语优势,掌握法语发音也确实有帮助。“法吴”大家也叫惯了,也没有必要改口。

  元音

  1.开音节中五大元音a,i,o,u,e相当西班牙语、意大利语、日语中的音素。O是开口o。E在开音节中是法语的è。u正常相当普通话u,法语的ou,但是在i, y, j, dj, x, ch, gn之后,由于i的省略,u发音相当法语的u,普通话的ü

  2.e在闭音节中,读音相当法语字母哑音e,涉及en, eq, el

  3.eu/ø/,au(uo)/ω/等于法语的eu(deux,peu),au。/ω/au是介于/u/、/o/之间的元音,或拼作uo

  4.oe与法语œil中oe,德语goetz(götze) 中的oe相像;也与英语toe, hoe, doe中的oe相像。但实际是个偏后的半高扁唇单元音

  5.ü相当法语的u,但是有由于ü使用不便,尤其不可能加上声调符号,所以代之用iu。相应的iuq,iun分别等于üq,ün。在y, dj, j, ch, x, gn之后i可被省略

  6.-y仅仅出现在s,z(包括tz,ts,dz)后面,是普通话的si,日语的su,与波兰语的y相像,可以当作不发音。这也是当年的国语罗马字的用法

  7.e在闭音节中读同法语的哑音e/ə/(le,de),比如:en是e 的鼻化音,eq是e的短音,el是e/ə/加上l

  辅音

  1.b,d,g,dj[dʒ],dz,z,v,m,n,l,s,f读音和英语、法语类式拼写一致,g总是发硬音,s不发z。

  2.p,t,k是不送气清音,相当法语、西班牙语的这些音。Ci相当拉丁语的ci,比如:c在ciao,cicerone中,不送气。

  3.h发音同英语、德语的h。h在清音后面表示送气,ph, th, kh, ch,注意ch是英语的t(ch)。在非塞音性质的浊音后面表示清化,涉及:lh, nh, mh, vh, zh

  4.r是h相应的浊音,像法语和德语的小舌浊擦音r/R/

  5.gn[ɲ]等于法语、意大利语的gn,其清化音拼写是kn

  6.tz表示不送气音tz(ts),ts表示送气音ts(tz),这是沿用国语罗马字的用法

  7.x[ʃ]等于葡萄牙语、巴斯克语、普通话的x

  8.w,y(y除非在s,z后充当元音)都是浊音,相应的清音声母是i,u

  9.j [ʒ]等于法语、葡萄牙语的j[ʒ]。但是j在非重读音节中,前一个音节的声母是J或X的时候,常常,但不是总是,会变成德语的j/j/、英、法语的y。比如:谢谢jaja,第二个重复音节时常会变成ya

  韵尾

  1.n和法语一样,表示一个鼻化元音。比如:an, on等于法语的an,on像普通话的ang,ong,但是in,en是介于普通话in,ing 和en,eng间的音素,iun类似ün

  2.-q喉音k,近似阿拉伯语、希伯来语、蒙古语的-q;只是在韵母后,也可以认为是标注一个短音。涉及Aq,eq,oq,iq,iuq(üq),分别是法语a,e,o,i,u的短音,其中e等于字母e,不是é或者è

  3.-l,只有el一种形式,类似普通话的er

  声调

  上海话名义上有六个或五个调,实际上只有两个对立声调。因为声调取决于声母和韵母。只是在韵母不是短音的时候,可以有平声和去声两种可能,入声则必须是短音韵母。所以,只是对去声标调,可以在后一个元音上标上法语的长音符号^表示。 由于现代上海话,声调作用有限,联拼时候只需标出重读音节,用西班牙语重音符号´,表示去声以外的声调(平声、入声);非重读音节可以不标调。

  吴语拼音的拓展

  “法吴”《上海吴语拉丁式注音法》,也为其它吴方言注音实实在在留有拓展空间,并非只是自称“兼容”。

  zh/ z/表示清化和通音化的/z/,适用于杭州、衢州等地的方言。

  tz, ts, dz, s, z后加r可以表示苏州书县的类似普通话翘舌音的声母。

  ou/əш/表示类似普通话的ou双元音,苏州和苏南等地的“我”的韵母,该组韵母在上海话中读u,相当法语ou读/u/

  ei/e/、ai/ε/,ae/æ/可以表示不同开口程度的前扁唇元音,适用苏州话等。

  -y,可以细分为-yi和-yu,适用于苏南地区的“诗syi”“书syu”对立

  eun/ø˜/,用于绍兴等地的“干keun”的韵母

  声调上,对于上海以外,上去声分流的方言,后一元音字母上加¯或加h表示上声,加^或加r表示去声。可以满足四声八调的所有吴方言。至于,有一些方言点,阴上声根据声母松气与否,有调形不同者,可以合用一个调号等等。

  最后需要声明的是:所谓“北吴通用音系”“兼容”是徒有其名的。仅仅苏沪两地,也不是每个汉字都是对应音位,尽管相互沟通没有问题。比如:“北京第八百货”,上海话 中“八”“百”同音和“北”不同音,苏州话 “北”“八”同音和“百”不同音,分别是不交叉对应的平行音位。拼写上要么照顾上海话,要么照顾苏州话,没有兼融在一套拼写之下的可能性。同样的例子还有:瑞金医院内科,上海话中“瑞”“院百”同韵和“内”韵母不同,苏州话中,“瑞”“内”同韵和“院”不同。“北吴通用音系”只是一些非专业人士提出的一个不实际的构想。

  内部分歧

  上海话内部有分歧,主要以年龄区别老派、中派和新派。

  老派:声母27个,韵母51个,声调6个(阴平、阴上、阴去、阳去、阴入、阳入)

  中派:声母28个(增加[ʑ]),韵母43个,声调5个(阴平、阴去、阳去、阴入、阳入)

  新派:声母28个,韵母32个,声调5个(阴平、阴去、阳去、阴入、阳入)

  声调

  “声调向重音化倾向进化。上海话的声调从8个合并成5个,实际上只余下一个降调(阴平)和一个平升调,变得十分简单。这使得上海人读声调时,自由变体可以相当宽泛,如降调读成‘53’‘51’‘552’都不影响听感,平升调读成平降升调也不会影响理解。语音随着词汇语法词双音节连调成为主流以后,上海话在吴语中最快进化到“延伸式”连调,后字都失去了独立的声调而弱化粘着,重又向屈折语变化。前字有声调音位的作用,除此以外,只有一高一低或一低一高,上海话语流中的语音词读音已像日语的读法。 目前,上海话语的语流中,相对稳定的音位有两类,一类是声母,一类是前字声调,这两类为首的音位对上海话语音正起着重要的稳定作用。”(钱乃荣 《上海语言发展史》)。上海话曾被认为是最有影响及有代表性的吴语方言之一,由于人口融合带来的快速蜕变,已经越来越失去吴语的代表性及特性。

  所以说上海话已成为一种“有调无声”的有音高重音的独特汉语方言。

[上一页] [1] [2]
(责任编辑:andy)
[我来说两句]

搜狗搜索我要发布

以上相关内容由搜狗搜索技术生成
昵称: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狐博客更多>>

精彩推荐

搜狗问答更多>>

最热视频最热视频更多>>

美容保健

搜狐无线更多>>

茶余饭后更多>>

搜狐社区更多>>

ChinaRen社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