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文化-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专题 > 200902《锋》周刊 > 《锋》周刊列表页 > 锋周刊单

“疯狂”导演宁浩 晋级亿元俱乐部


  2月23日下午四点半,港澳中心门口,一辆辆豪华轿车排成了队。造成交通拥堵的原因就是“《疯狂的赛车》破亿庆功宴”在这里举行。

  大宴会厅开了十几桌。中间是正席,桌子比普通的大出足有三倍,上面摆满了贵宾的名牌。宴会开始前15分钟,服务员悄悄过来撤下了刘德华的名牌。

  开宴的时间到了,正席还是空的,副席的桌子已经坐满了人。发行商的席位上各位影院老总相互打着招呼说两句玩笑话,“媒体席”的记者们就紧张多了,文字记者全部面向大门口坐着,摄影记者到处踩点,都希望第一时间捕捉到新晋“亿元导演”的风采。

  五点半,身穿红T恤黑西服的宁浩率领《疯狂的赛车》剧组一众人马走进了宴会厅,其中还夹杂着《疯狂的石头》主演郭涛,他是作为导演的好友而来的。闪光灯“咔嚓咔嚓”一通轰炸之后,三个稳重的中年人缓缓走来,中影集团董事长韩三平的到来是意料之中,电影局张洪森副局长和著名演员张国立的出现,则引起了记者的一阵窃窃私语。

  正席坐定,庆功宴开始了,首先是各位领导发言。韩三平讲话的时候席间最为安静,大家都想听听投资宁浩到底给“中影”带来多大收益。

  之前,《疯狂的石头》以三百万元投资获得十倍的票房回报。这一次,宁浩再次创造了一个国产影片票房的奇迹,《疯狂的赛车》以一千万元的投资,票房突破了亿元大关。宁浩是这一代青年导演中第一位国内票房过亿的,在张艺谋、冯小刚、陈凯歌之后,晋升为亿元导演俱乐部的第四位成员。难怪韩三平会认为:“他将成为诸多新一代导演奋斗的目标……”

  张国立致词时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作为《疯狂的赛车》的投资人之一,他也是收获大大的。在台下就有记者直接问他到底赚了多少,他让人家自己算。这部影片他投资300万左右,大约占总投资的30%,票房过亿那就是能收3000万啦?“没有没有,宣传啊等等费用还是挺高的,但是绝对超过1000万。”

  轮到《疯狂的赛车》剧组上台发言的时候,宁浩依然保持了他面对媒体不喜言语的性格,只是简单地说了感谢在座的各位。倒是主演黄渤现场发飙:“票房破亿了,那就继续破下去吧!”“我们的成绩这么好,大家还不给鼓鼓掌?”几句话把现场气氛煽乎得十分热烈。“笨贼”巴多喝得红晕上脸,上台一口陕西话:“小沈阳火了东北话,那《疯狂的赛车》就推广陕西话吧。”笑倒一片。

  豪言壮语再热烈,也不如真金白银来得凶猛。须臾,主持人搬出一块大板子,上面是院线票房排行榜,万达院线名列第一。投资方现场为十位院线老板发了奖金。而后,整场庆功会的高潮到了——韩三平抱出一张硕大的工商银行支票,大红财务章上用汉字写着伍拾万元整。他亲手把支票交给宁浩,然后热烈握手以资鼓励,“希望能够有更多年轻导演打破亿元的关卡。”这话当发自肺腑。

  用餐时间到了,但是吃饭是次要的。记者们团团围住宁浩,希望多掏点“干货”。“现在还没想好”、“到时候再说”……宁浩显然让大家失望啦。最后,各家媒体只好推选出一个代表,要求张国立给说说新片《无人区》的情况,张国立倒很大方:“这次的投资人多了,我们也只是投资了20%,很多人质疑这部新片的票房,我倒对宁浩充满了信心。”看来,宁浩导演的新片不愁资金。

  最后的抽奖活动显然是希望大家都沾点喜庆气。奖品是自行车和手机。黄渤手气很好,一下子就摸中了自己的号码得了一部手机,更多人抽中的是自行车。于是就有了活动的最后一幕:一队西装革履的人推着自行车走出五星酒店大堂,却陷入到与旋转门的搏斗中……

  口碑和信心

  三年前,刘天王德华以三百万元人民币“点石”,甫及而立的宁浩用两千余万的票房回报,让一块墨绿色的翡翠“成金”。

  三年后,中影砸下“一千万出头”,已为人父的宁浩让一位没落的银牌车手撞线“破亿”。

  连续保持“疯狂”的投资回报率,笑言“写残”七个编剧的宁浩,今后足以效法片中王双宝的口吻对片商讲话——“我告诉你啥叫干一行爱一行。”

  《鲁豫有约》把宁浩导演之路的发轫归为“导演方刚亮看完他的毕业作品《星期四、星期三》后说了一句话,‘你应该做导演’,宁浩就真的认真备考北京电影学院”。而宁浩北影时的同学崔斯韦不这么看。他长宁浩两岁,同是学图片摄影的,在班上第一次看宁浩的MV时,“还是给震着了,非常成熟”。“宁浩很早就有这个目标,要拍电影,要为这个做准备”,他讲这话时,一字一顿。

  崔斯韦那时就发现,宁浩的MV几乎都是故事性拍法,“你知道MV就是音画结合,把画面拍唯美了,拍成婚纱照那样,顾客、歌手最开心。可宁浩不介,他每次都要锲而不舍地去讲故事,一定要搞成个故事才会罢休。”而另一方面,从《香火》便和宁浩合作至今的老崔,更佩服同学的那点“天赋”:“他天生会讲故事,能把一个很小的事视觉化呈现出来,还讲得起承转合,特别抓人。”

  在庆功宴上,韩三平喜气洋洋交予宁浩一张硕大的支票,上写“伍拾万元整”……遥想2004年,宁浩个人第三部电影《绿草地》开拍不久,投资方便撂挑子,不得已改用高清晰录像。饶是如此,也要50万元来救急,无奈之下宁浩让邢爱娜拿出两人的积蓄10万元补窟窿,才成就了自己迄今最后一部“艺术电影”。而今揣着50万元支票,被人问及准备拿这笔钱干吗时,宁浩笑得乱颤,“先解决一点个人问题,交交房贷什么的”。

  一部照顾观众期待,才续以“疯狂”冠名的“赛车”,此番登顶之路可谓一波三折。1月20日首映现场,记者就在一位笑得很黄很暴力的大叔边上给编剧发贺信说破亿指日可待,但之后月余票房“爬坡”则委实令人揪心:首映当天砍下820万,一周后2200万,可春节档、元宵节、情人节,掰着指头一一数过,票房似乎最终要在8000万上下打盹了。

  其实,片子试映时,男一号黄渤可不像首映礼上那般玩撞线秀豪迈——之前和朋友以“剃光头”来打赌票房的盘口时,他不过设为五千万。韩三平也说:“最初给《疯狂的赛车》定位是六千万元票房,但是宁浩自己有信心能取得更好的成绩,事实证明他成功了!”现在,当BQ记者把这道“不合时宜”的问题抛给新科“亿元导演”,宁浩两眼望天,“我们仰仗的是观众的口碑和影院的信心啊!”

  何为影院的信心?抛开大票仓京沪穗院线列强不谈,乌鲁木齐市中心奢华到和整个城市稍显不搭调的美美百货六层影院负责人马志强告诉记者,这片子,他们起码再续映一个月,“胶片的一直在放,数字版也正在申请。《24城记》来了,我们也不会撤下”。

  从溽热的东南鹭岛,到此时依旧天寒地冻的西北边塞,宁浩似乎要在《赛车》之后的《无人区》里考较团队一把“冰火两重天”。对这部将改弦更张以“单线叙事,刻画人物为主”的公路片,宁浩坦言没有压力,“我从来都没考虑过票房的问题!”

  谁信这话?请举手。

  文/李净、王诤

  宁浩是这一代青年导演中第一位国内票房过亿的,在张艺谋、冯小刚、陈凯歌之后,晋升为亿元导演俱乐部的第四位成员。难怪韩三平会认为“他将成为诸多新一代导演奋斗的目标……”并且期待“能够有更多年轻导演打破亿元的关卡。”

  笨贼王双宝&巴多

  把陕西话发扬光大

  据说冯小刚很关注《疯狂的赛车》,尤其是那一对讲着陕西话的笨贼:“姐夫”王双宝和“妹夫”巴多。那句“我告诉你啥叫干一行爱一行!”也成了绝对流行语。难怪巴多说:“小沈阳火了以后,大家都学东北话,我希望借着《疯狂的赛车》,让我们陕西话也能发扬光大。”

  想起当初进剧组的经历,王双宝属于波澜不惊型的,通过经纪公司顺利进入剧组。相比之下巴多就是无心插柳型的,“我当时在一个剧组拍戏,同屋人去试镜,我作为陪伴者也跟着去了”,就是这样的机缘巧合,巴多和王双宝在剧组惊喜地碰面。这两个陕西人生活中就是好朋友,巴多说:“在生活中王双宝就是我的大哥,在他的面前我自然像个小弟”,这种默契与电影中的角色不谋而合。他俩之间靠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就知道彼此想的是什么了。每天住在一个屋子里,他俩谈天说地嘻嘻哈哈,时常会把宁浩吸引过来。

  从《疯狂的石头》起,宁浩的电影就掀起了方言热潮。但是究竟使用哪种方言最有效果?宁浩绝对是个特别聪明的导演,他总是能激发出演员的创造力。就像这一次,笨贼最开始被设计成一口东北话,可当巴多和王双宝用陕西话对了一遍词之后,宁浩立刻拍板决定:用自己土生土长的陕西话,生活化地把台词说出来。巴多和王双宝说私底下宁浩是一个很喜欢交流的人,也是一个必须交流的人,因为他要在片场给大家说戏,指挥全局,因此会主动找王双宝“谈心”。在巴多眼中,宁浩是一个很爱惜演员的人,“他很少会大声地斥责演员,因为他了解一个演员如果状态无法投入,你怎么骂他逼他都是没用的”。

  很多人都关心,《赛车》之后这对搞笑笨贼将去哪里?透露一个好消息,在新片《无人区》里,大家又聚到一起了,《赛车》四位主演黄渤、徐峥、巴多和王双宝都将在新片中再次“献演”,敬请关注。 文/李净 摄影/陈惠茵

  宁浩我证明了“疯狂”可以复制

  BQ:盖·里奇的电影你最喜欢哪一部?在你心中,这位导演及其作品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介意外界评论说,“宁浩就是学里奇”吗?

  N:盖·里奇的前两部作品我都挺喜欢的,但是心中位置之类的话就不好说了,因为我喜欢的电影其实挺多的,比如昆丁、韩国的奉俊浩……他们的片子我是每一部都要去看的。评论怎么说,我介意不介意都没办法,对吧?我只能跟你说我自己的想法。荒诞喜剧是一个最传统的喜剧形式,这并不是盖·里奇原创的。只能说之前中国人还不习惯看这样去叙述的故事而已。西方在讲故事技巧方面的探索和研究比我们深得多。以后我也会学习和尝试用更多的方法来讲故事。

  BQ:你已经成为“亿元导演”,可《疯狂的赛车》票房的飙高似乎慢了些,毕竟从1月20号公映至今,春节,元宵节,情人节,都跨着呢。作为一名不讳言自己“市场化”的导演,你觉得原因何在?

  N:我们的成本低啊,所以没有办法用更大规模的营销和宣传来造势。所以只能细水长流,仰仗观众的口碑和影院的信心。

  BQ:影片2007年10月就拍好了,公映等了整整一年多,中间有什么波折吗?为什么不趁《疯狂的石头》的声势,在当年年底就推出?

  N:肯定是在修改啊,第一版剪出来的长度有三个多小时,后来一点一点删减,不容易,毕竟都是工作人员的心血。我也想快点出作品,也想一个月能拍一部电影出来。但那不可能啊,总得保证影片的质量。观众的信心才是票房的关键。

  BQ:“石头”的模式,三年前就有人扯闲扯淡,有人说看到了转型期的思潮,有人则说不过是港式无厘头。翻回头你认为当年的成功,奥秘究竟在哪里?能不能延续下去?

  N:“石头”能有什么奥秘,其实就是用心讲故事吧。中国人过去不太讲究这个,但是讲故事是电影艺术延续发展的根基。之所以“赛车”还是用这个叙事方法,其实是为了把这个类型做出来。电影产业要发展,产品就必须要多样化,要多一些类型出来给观众选择。“石头”一部片子,大家会说是偶然。但是我连做两部,这个类型基本就做出来了,我证明了它可以复制,这就够了。类型本身当然可以延续,就是为了延续而存在的。但是我自己可能短时间内不会再做这个类型了,想尝试一下别的。

  BQ:“赛车”有七位编剧参与撰稿,听说没少受你折腾,你到底想在故事上达到一种什么效果?延续、超越“石头”的水准?你这回整出六条线索并进,有没有考虑到观众的接受程度?我听说很多人一下子没看懂。

  N: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其实是个山寨科学家。我每做一部电影都是在做一个课题。比如“石头”,我是想尝试一下在三百万左右的成本下,能不能做一个商业片出来。而到了“赛车”,我又想尝试两件事,一是三个故事能不能揉进一部电影讲,二是一千多万的中等成本,能不能作出好看的动作戏。观众没看懂吗?我怎么听很多观众说很好看懂呢。

  BQ:看到你现场拍摄时的视频了,觉得很多地方你都会灵机一动,看得出你灵感很多,还有没有什么趣闻可以和读者分享?

  N:不是我灵机一动,其实是剧组里每个人都在创作。尤其到了现场,比如很多演员身上都会有他自己的东西,我会把很多东西抓出来放在电影里。比如戎祥的那句台词“没有礼貌”,其实就是他自己的口头禅。他自己就很有大哥范儿的。那句台词原本是“没有规矩”,片子都拍了一半了,我们才突然发现“没有礼貌”是句特别好的台词,又来改。所以如果你仔细看,片中有个别戎祥的口型仍然是“没有规矩”,后来配音改的。还有黄渤得瑟的时候,开车听“我要我的音乐”,他还关掉收音机自己唱最后那句,这个也是他自己设计出来的。

  BQ:连晋是“石头”中惟一的香港专业演员(扮演国际大盗麦克),这一次“赛车”中我们看到了更多的港台面孔,可我觉得大家气场没有“隔”的感觉,你是如何说戏的?

  N:厦门原本就是一个闽南语文化的城市,气场应该不会太隔。而且我们在选角的时候,选中九孔、戎祥他们本身就是因为他们的特质会给角色带来有趣的东西。所以表演的控制上,我还是比较尊重演员自己身上的这些特质。

  BQ:郭涛饰演的小人物“包头”人性中有着闪光正义的一面,黄渤的耿浩即便是尽孝,也带着“小”的态度。有人评价整体太过黑暗,我也觉得有些场面有些血腥或者暴力过度,选在春节档是不是有点考虑欠周到呢?

  N:我不太明白什么是“小”的态度。其实我觉得大家不用太严肃地看待这些东西。好人身上有毛病,那这个毛病肯定会让他吃亏;坏人很坏,那他的结局肯定会很惨。

  “赛车”是荒诞喜剧,喜剧就一定要鞭笞和嘲笑一些丑恶的东西才叫喜剧,大家才会笑。片子里被整得最惨的其实都是坏人。大家过春节看看坏蛋出洋相,哈哈一乐,我觉得无伤大雅。

  BQ:你说过“多线叙事、人物交叉冲突的探索到头了”。这个“头”,你认为是在中国做到极致了吗?人们都觉得你会拍“疯狂三部曲”,可我看到你目前手头的电影是《无人区》,它还和“疯狂”挨边吗?能不能简要透露一下剧情,我知道外景选在了新疆。

  N:极致永远都没有,但是赛车已经走得很远了,甚至我都觉得有些过远了。因为这种情节过于复杂的讲故事方式已经影响了片中人物的刻画。我自己反思的时候就觉得“赛车”有这个缺点,所以我觉得这条路对我来说已经走够了,可以换一条了。

  《无人区》和疯狂没什么关系,剧情现在透露了不就没意思了么,反正就是个西部公路片,有枪,有马,有追车。争取给大家拍得好看点。

  BQ:“赛车”马上要告一段落,四年时间,你由“石头”而声名鹊起,到“赛车”奠定自己的江湖地位,对这段经历能不能做个简单的回顾总结?对未来的执导之路有什么样的打算?还会去拍MV作品吗?我觉得《colorful day》很炫。

  N:我其实不太习惯做这种回顾总结,因为我每天每个月都在总结,自己学到了什么经验和教训,有没有什么样的提高。我觉得这四年对我自己来说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确实学到了很多新东西。未来最简单的规划和打算,肯定还是继续学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MV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拍,如果有合适的活儿再看吧。现在还是先把电影拍好。 采访/王诤

  编剧崔斯韦

  要讲一个痛快的故事

  《疯狂的石头》片尾字幕,有人一口气挂了四个头衔:参加演出、文学策划、剧照、纪录片——他便是崔斯韦,宁浩的同学兼哥们儿。“当时费用比较低,请不起专门的剧照,我就一手拿sony150P,一手拿宁浩的柯尼卡,相机的镜头不够长,跑前跑后挨了不少骂。”谈及往事,他一脸苦笑。

  专科毕业,在武汉做了五年公务员,考上电影学院图片摄影专业和宁浩同班,自《香火》起便一起“攒本子”……近十年的人生轨迹,在崔斯韦那里轻描淡写。回忆起校园生活,他难忘的是和宁浩第一次合作。“有一天,凌晨五点,宁浩让我去北影厂门口等他拍MV……早上很早去,晚上很晚回,反正拍一天,要把钱撑足了用。”记者说起报道标题打算叫做“疯狂的编剧”,崔斯韦连忙摆手,“加个‘们’吧,我们是一个团队,集体创作”。

  接连两部“疯狂”电影,是为了制造中国电影的“疯狂”类型吗?崔斯韦透露说:“其实,‘石头’后我们也曾经犹豫过,是不是还做个这样的喜剧,最后投资方、朋友,包括我们团队决定再来一部,因为观众有期待。问题也出在这儿,观众通过‘石头’有了那样一个满足,我们再做,怎么去超越那个阈值,这是很吃功夫的。有人骂我们太使劲,可这也是不得不为之,否则观众不会买账的。”

  崔斯韦还爆料,“赛车”的剧本里最初有个女记者的角色,“由女记者发现耿浩的冤屈,不是感情戏,只是最后模糊来一笔,有个温暖的效果就好”。可是剧本改了几遍,这个角色还是拿掉了,“女记者的线索在剧本上很完善了,可是要讲故事就不能妥协,导演要的是一个痛快的故事,加个人物可能会拖沓情节。所以,最后开拍前这条线索还是砍掉了”。

  近年来,编剧集团化作战成为一种时髦,而“赛车”更是夸张,一共七个编剧,他们是怎么合作的?“我们是分批次、逐步介入的,不是一哄而上。有时候四五个人在聊,觉得掉进去了,就吸纳新的编剧进来,给些主意。做到一定程度,之后再请剧本医生给调整,‘赛车’中很多人都做了剧本医生的工作,比如以前华纳的桂先生,他从美国请来了和李安合作过的李巨源,给了大家不少鼓励和建议。”

  都说宁浩是闷骚型,崔斯韦又怎么看?“他其实特坦诚。打个比方,我们在CBD的咖啡厅点杯咖啡吃西餐聊天,宁浩来了,可能只要一杯白水,甚至问有拉条子没。有面条,他不吃面包,有片汤儿,他不吃面条。他是这路子,很尊重自己最根本的东西,不会轻易为之改变。他接受去咖啡馆聊天,那仅仅是个场所而已,但他不会强拧一个不符合自己生活经历的阳春白雪的东西。”

  文/王诤 摄影/解飞

(责任编辑:李岩)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春晚 爱因斯坦 步非烟 国花 于丹 申遗 虹猫蓝兔 虹蓝 星巴克 潜规则 雷锋 徐静蕾 王朔 性感 赵本山 搞笑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韩三平 | 张国立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