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文化-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文化新闻

专家称律师团追讨国宝是战术 通过诉讼方式震慑

  律师团追讨国宝遇困境

  今年的2月23号到25号世界拍卖业的巨头佳士德公司,将要拍卖两件物品,这两件物品可非同一般。它们是流失海外多年的圆明园12兽首当中的鼠首和兔首。据说,拍卖的总估价可能高达两亿元人民币,对于这个消息,无论是国家文物部门还是普通的民众,反对拍卖的声音一直就没有停止过,但是佳士得公司的态度却一直没有发生变化。
前不久,国内80多名律师自发成立了一个律师团,他们准备要打一场跨国的官司,对两件文物的持有人和佳士得拍卖行提出诉讼,阻止拍卖,追索国宝。这么大规模的律师组团准备跨国诉讼还是第一次,律师团能够追回国宝吗?他们将面临什么样的难题?

  律师团横空出世

  圆明园12生肖铜像修建于清朝乾隆年间,当年摆放在圆明园海晏堂前。据考证按,这12尊铜像是按照我国12生肖设计的喷水时装,每隔两小时代表该时辰的生肖像口中便会喷水,因此被称为水力钟。1860年英法联军劫掠圆明园后,12生肖铜像流落四方,成为我们民族那段屈辱历史的代表和中国文物流失的缩影。在圆明园12生肖兽首铜像中,目前已经回归的有5件牛首、猴首、虎首,猪首、马先。还有五件龙首,蛇首、羊首、鸡首和狗首铜像目前下落不明。鼠首和兔首既可能是最后公开露面的两件。1月17日,由67名中国律师组成的律师团,在北京召开记者会,表示他们在得知圆明园的鼠首和兔首,要被法国佳士得公司拍卖后,一直在准备通过法律途径阻止拍卖。律师团的首席律师刘洋表示,他们已经起草了起诉书,做好了起诉方面的各种准备,报名参加律师团的律师也很踊跃,人数迅速上升到了85名。

  记者:你们当时是为什么要组建这样一个团呢?

  刘洋:这个东西是那样流出去的,现在它又公开拿出来拍卖,我经常说,如果挨了打到屁股上也就罢了,衣服一穿就遮挡住了,现在它打到我们脸上了,他打了我们的眼,我们的牙齿,现在我们想修复我们的牙齿,它拿出来在我们面前晃着说,来吧,来吧,要买回去,这对我们是一种屈辱。所以说我认为我们尽可能要回到原地。

  刘洋是此次律师团的首席律师,此前他很关注追索海外流失文物的案子,他说成立律师团,除了他自己强烈的个人情感,朋友的建议也给他加了把劲儿。

  刘洋:大概是一个多月前,法国华侨就知道,中国有一个律师在准备做这个起诉工作。接到他们电话,他说首先一定要起诉,因为你这样做,给我们中国人脸上增一点光。否则人家要卖,你这边继续跟人家一些道德劝说,人家依然要卖,我们从此不做声,这样做太窝囊了,一定要诉讼。

  律师团横空出世

  ,追索国宝,也得到了一些人士的赞成和好评。

  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副干事牛宪锋:由律师来提出法律的诉讼的方式,是一个非常好的战术,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尝试。我们可以通过诉讼的这种方式来给它一个震慑。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当武器的战争去掉之后,我们用什么方法来解决这些问题呢,那就是法律的战争,所以这个事件是要提醒大家,原来还有这样一个渠道,可以索回我们遗失的国宝。

  追索圆明园海外流失文物诉讼律师志愿团律师张生贵:用法律方式拿回来最完善、最完美,实在拿不回来,也有其他方式。我们终归一个目的,就是把它拿回来,给国人一个交代,这是最重要的,这是首次。这个首次意义重大,不是说打官司赢了就有意义。只要我们有诉讼的方式,开辟了这条道路本身就是赢。

  1

   发表评论字体:↑大 ↓小

  佳士得的态度

  我国追讨海外流失的文物主要是三种方式。第一种叫回购,就是自己花钱买回来;第二种是回赠,就是爱国人士花钱买回来再赠送给国家,但花的也算是自家人的钱;第三种就是通过外交,或者民间组织的沟通协调,把文物给要回来。但是要实现这第三条非常地难,现在律师团通过法律诉讼来追讨文物,还是第一次。但无论通过哪一种方式,讨还文物回家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据我们了解,早在去年的10月份佳士得公司宣布拍卖两件圆明园兽首之初,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会就一直积极和对方接触,试图让对方停止拍卖。但直到今年的2月份,中国律师团要组团到法国去起诉,佳士得的态度始终没有改变。

  中央电视台驻法记者王波涛:我身后是佳士得拍卖行巴黎总部,在记者要求就圆明园遗失文物兔首、鼠首拍卖事件采访其负责人的时候,遭到了佳士得方面的婉言谢绝,他们表示不愿意在电视上评论此事。对于中国律师团企图通过诉讼来阻止拍卖和中国网民的愤怒,佳士得方面没有做正面的回应,只是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发给记者一份声明,声明称佳士得向来是严格地遵照国际和地方法律,对于所有拍卖的物品的来源合法性严格把关。2月下旬的这场拍卖会中的所有拍卖品的来源都是清白的,包括这两尊铜像,它们都有着合法的财产所有权。此外,佳士得方面声明,佳士得清楚这两尊铜像的特殊魅力和围绕这个拍卖的争议,并表示会同圆明园管理处妥善地处理这一事件。佳士得一向是支持流失文物回归所属国,并会帮助它们回国,然而建议拍卖的是一场公开竞标的行为,因此很难保证兔首和鼠首能够回归中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消息表明,佳士得会有计划或者有可能停止这场倍受争议的拍卖。

  在圆明园12生肖兽首铜像当中,目前已经回归的有5件,牛首、猴首、虎首、猪首和马首。2000年,佳士得和索斯比在香港拍卖牛首、猴首和虎首。最终中国保利公司以774.5万港元拍得牛首,881.5万港元竞得猴首,而虎首则以1544.475万港币成交,价格都不便宜。2007年9月,索斯比准备拍卖马首,遭到了中华抢救海外流失文物基金会的坚决反对,并提出以公益形式实现马首回归,最后港澳爱国企业家何鸿森博士在拍卖会举行之前,花费了6910万港币购得了马首铜像,并捐赠给了国家。

  没有原告的官司

  从牛首到马首,圆明园兽首的价格,在国际拍卖市场上一路攀升,如今佳士得要拍卖鼠首和兔首,总估价达到了近两亿人民币。在这样的背景下,有律师组团挺身而出,这样的确为我们追索海外文物开辟了一条新路,但是很快律师们遇到了不小的麻烦。

  就在律师团起诉两件文物的收藏者皮埃尔·贝杰和佳士得拍卖行之际。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也摆在众人面前,这场诉讼没有原告。据牵头律师刘洋介绍,虽然律师团已经起草了起诉书,但是根据法国法律规定,原告需要与事实有利害关系。律师团需要中国相关部门出面做原告,而他们律师团则出面提供法律援助,以刘洋为首组建的律师团认为,国家文物局、圆明园管理处再到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会,这些部门和机构都很合适。

  刘洋:我特别希望有关部门重视这件事实,然后对我进行授权,和我联系,可是我们团推出了那么久,没有一个人这些单位的人和我保持联系。我也试图通过别的一些渠道和他们进行沟通。比如我希望采访我的记者,把我的想法告诉他,但是从来没有人明确表态,他们支持我,或者委托我做这件工作。

  1月23日,刘洋在博客上发表一篇题为《追索圆明园流失文物律师团征求原告最后呼吁书》,他这样写到,春节气氛越来越浓,性急的鞭炮越来越响。我,我们这81人的律师团,还有我这个空头的首席律师,心里却是越来越着急。昨天在获知法国《费加罗报》的有关律师团成立的全部消息之后,佳士得拍卖行公开宣布,如期开拍,征求原告的新闻发布会开完已经六天,1为23日到2月23日满打满算一个月的时间,中间的春节,绝对是个需要忘情欢乐的美好时光,掐头去尾,剩下的日子屈指可数,然而那些走失的孩子的亲生父母和法定监护人呢,为什么至今还不出面?我们寝食不安。

  何兵:因为我们确实觉得,以国家文物局来出面进行诉讼不合适。

  记者:为什么不合适呢?

  何兵:因为它毕竟是国家政府,一旦政府打官司输了,人家说你这个政府至少不慎重,不严谨等等。所以我可以理解国家文物局不出面。

  何兵教授说,在他看来诉讼风险大,是相关部门不愿出来的主要原因。

  律师团在意识到了政府的相关部门充当原告的可能性不大之后,转而把眼光投向了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会,这个致力于抢救海外文物的正式注册的民间组织,成立于2002年10月18日,也就是火烧圆明园的纪念日,副总干事牛宪锋之前与刘洋律师是认识的,在律师团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当天,牛干事也去了现场。

  记者:为什么你们不能成为原告?

  牛宪锋:到法国打官司,是不是对于法律的诉讼的程序非常了解?我们准备的材料,和相关的一些法律的依据是不是有漏洞?我觉得现在漏洞还是比较大。因为法律诉讼是一个非常严谨的工作。如果我们在准备工作不足,从实现圆明园的鼠首和兔首回归来讲,它是一个是不利于回归的方式。

  记者:为什么这是不利于它们回归的一种方式?

  牛宪锋:因为这个官司打不赢的话,实际上这条已经堵死了。

  牛宪锋:1860年的时候,英法联军进入圆明园掠夺,因为掠夺而流失的,另外一个方面就是说我们是否有足够的证据?包括史料来支持这个事情。当然我们现在可以讲,它是流失文物。但实际上如果通过诉讼的方式的话,我们必须要有材料,有证人,当然证人现在找到了,材料我们是否还有?能够有相应的史料来证实我们的这种说法。

  牛宪锋说,因为追索海外文物很多方面都很复杂,他们从事这项工作也有很多困惑。他们为此前不久还专门召开过法理研究会。目前他们比较赞成的方式,除了回购、回赠,就是通过外交途径做非诉讼形式的讨还。

  牛宪锋:讨还,我们给的定义就是依据国际公约和法律的一些原则,和相关的法理作为道义上的支撑和作为理论上的依据。通过与国际组织、民间机构来相互地合作。在相互理解,平等互利基础上,通过共同的研究、文化交流,共同的学术方面合作,实现鼠首和兔首回归。它不是那种简单的,一件文物在国外的博物馆里面,我们就要把它给要回来,不是那样一个简单粗暴的方式。

  除此之外,很多人还关心,现在的兔首和鼠首的持有人皮埃尔·贝杰他是通过合法手段持有的,律师团又以什么去要求人家返回呢?

  刘洋:我们中国法同为大的法系,我们起用了一个善意取得原则。如果它具备有三种情形,那么我们授予它善意取得。第一,他在公开市场购买的;第二,他在买的时候不知道这是被盗的;第三,他支付了合理的兑价,比如1万块钱的价值你支付100块钱显然是不合理的,满足了这三种情形,它就可以向我们持有人索讨赔偿金,对于贝杰先生,我们如果和解,我们可以承认他是善意持有的身份,我们可以支付赔偿金。

  2

   发表评论字体:↑大 ↓小

  巨额费用难倒律师团

  尽管从法理上来说,对于打赢这场官司,律师团有一定的信心。但是起诉最关键的原告问题却一直没有能够解决。1月25日除夕那天,事情似乎出现了一丝转机,在香港注册的一个社团法人,全球爱新觉罗家族宗亲会的会长爱新觉罗朱迪先生和律师团沟通,表示愿意做原告。爱新觉罗家族是满清皇氏的后裔,圆明园兽首当时应该算是他们的家族财产。

  刘洋:我说首先问你一个问题,你认为这个财产是公有财产还是私有财产,他说他认为公有国家财产。我说那你为什么作为原告来诉讼,他说我是中国人。如果拿回来,我要把它献给国家。至于他是不是一个合法的诉讼主体,我们在反复思考,因为他是经过香港政府注册的合法的社团法人。他就是法国诉讼法所承认的一个团体,因为他毕竟和本案具有直接的牵连关系,因为在那个阶段,它至少还是皇家的文物它被拿走了。我们在考虑,如果在没有更合理的主体,来我委托我们起诉,我们在考虑动用他。

  记者:2月23号到25号,他们就开始拍卖了,时间这么紧迫,已经有原告出现,为什么您在这个时候却犹豫呢?您在等什么?

  刘洋:我在等待更适合的主体,讲老实话,这里有个具体困难,爱新觉罗朱迪告诉我,他们年龄都很大了,经济都很拮据,他们没有能力来拿这笔诉讼费用。你知道,我们律师可以不收费,甚至于我们律师的飞机票我们自己可以掏腰包,但是在法国诉讼,法国法院要向外国人收取一定的预付诉讼费,要按照我们的这个争议的价值两亿来计算,诉讼费大概是40万人民币左右,而且如果有好的诉讼结果,比如判决返还,同时要给对方当事人进行一些赔偿,这个费用恐怕要几百万,我的律师团恐怕没有这个能力把它拿回来。

  记者:就是相当于在考量一个原告合不合适的情况下,其实经济问题也是非常重要的。

  刘洋:非常重要的,在整整一个春节,我都在向我的朋友求借,我希望他们出来赞助。可是到现在,我的努力应该说是微乎其微,还没有任何一个单位出来赞助,这就是我们走不下去的原因。2月23号开始拍卖,还有19天时间,包括签证到法国起诉,到受理,然后到送达查封的传票,查封的裁定书,即便是明天就能授权,我也感觉到恐怕时间来不及了。但我们并不是一筹莫展,我已经做好了一个律师函,同时我也在起草一个律师声明。律师函是针对皮埃尔·贝杰先生和佳士得拍卖行的。无论从情从理上进行一些道德劝说和法律跟进,我希望我的律师函能达到不战而屈的作用,我相信他们看到我的律师函会有所触动的。

  3 (来源:央视网-东网时空)
(责任编辑:李岩)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春晚 爱因斯坦 步非烟 国花 于丹 申遗 虹猫蓝兔 虹蓝 星巴克 潜规则 雷锋 徐静蕾 王朔 性感 赵本山 搞笑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刘洋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