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文化-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文化新闻

林夕:为自己,不再“高产”

2008年12月12日 / 第140期
林夕:为自己,不再“高产”
  有人说,没有林夕,就没有情歌。20年间写出3000多首情歌,被称为“乐坛词圣”的林夕,从张国荣、王菲,再到陈奕迅、杨千嬅,林夕依然在给每个时代的天王天后填着最适合他们的词。另一边他却感慨,他为香港乐坛牺牲太多……

 

 点击进入“搜狐文化客厅·报道”,阅读更多精彩文化新闻 

  “我不拒绝领奖只是因为我知道做颁奖礼很难。”林夕说。图为2007年林夕获得香港叱咤音乐填词人大奖 ◎供图/CFP

  ■关心四万亿救市,研究内地房价,爱上牛博网

  ■香港乐坛束缚太多宁可大量减产

  20年间写出3000多首情歌,被称为“乐坛词圣”的林夕,却在接受《青年周末》记者专访时表示,自己将大量减产,甚至考虑重新签一个公司替自己“挡人情”。

  在内地的第一本书上架前夕,《青年周末》记者与林夕聊足两个小时,认识了一个词作以外的林夕——他并非只知男欢女爱,还希望笔下写出人生百态,但在香港他却无法写真正心中所想。

  “我为香港乐坛牺牲得已经够多了。”林夕叹道。

  半边脑关心“四万亿”,半边脑思考“富士山下”

  原以为擅长写出《红豆》、《富士山下》等缠绵情歌的林夕,写书的灵感来自于爱情感悟。但记者却在林夕为新书而作的序言中看到,出书的背景设定为金融海啸。话题便从金融海啸聊起。“投资人林夕”先于“词人林夕”,呈现在记者眼前。

  ■到处看房是免费的娱乐活动

  《青年周末》: 在圈内有人称你“地产小王子”,但你的主业是词人。你有多了解金融海啸?

  林夕: 什么“小王子”,都是别人乱叫的。不过虽然我炒楼,但是金融危机并没有让我受到损失。在美国产生次贷问题的时候,我有了预感,所以及时预防了。

  《青年周末》: 怎么会想到去炒楼呢?这是你赚钱的主要渠道吗?

  林夕: 最主要是因为我对建筑和室内设计的兴趣。这十几年来我有了一种免费的娱乐活动,就是跟地产经纪去看房子。当看到新盖的房子,我会看到建筑风格有什么转变。我更喜欢看二手房,走进很多二手房都让我觉得好像是走进一些人活生生的生活里。比如,香港的空间有限,房子都很小,我就会看他们怎样使用这个空间。假如一个客厅大部分用来放沙发之类的,表明这家人还是很注重排场。也有那种把私人的杂七杂八的东西都堆在客厅里,表示这类人不介意自己一部分私生活被看到,他可能只在乎随性、实际。这些都好有趣。

  当然,炒房地产,在香港很长一段时间来讲,是一个比较容易生钱的行当。我做这些投资也是为了储备面包,因为我希望自己有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这必须有金钱来维持我一定的生活水准。

  《青年周末》: 关心过内地的房价吗?

  林夕: 当然。内地和香港不太一样,中央政府四万亿资金是救市计划的一种,但要考虑救的是普通人所需的楼盘还是高档住宅,这两者情况完全不同。我担心上海的楼盘空置率那么高,恐怕5年也消化不完。南方的一些地产商,之前拿地拿得太多了,现在很可能要贱卖来维持周转。不过呢,我觉得北京城中心的房价倒是下降空间不大,我一直在考虑在北京买一套小单位。

  《青年周末》: 没想到你会这么关心政府的政策和内地的房价。关于内地的资讯你是通过什么渠道获知的?

  林夕: 哈哈!华南虎事件、太湖蓝藻事件……这些我都知道啊!我经常上牛博网,也知道网络上有很多“愤青”。网络上有很多好的观点,我都会去看,去吸收。

  《青年周末》: 这么看来,你每天接受的资讯很多,会不会干扰到写词?

  林夕: 有干扰。比如我原来的脑细胞里全是“四万亿怎么花”的东西,但现在我必须来写很感性的《富士山下》,我必须从那些很理性的资讯、评论里面抽离出来,校正自己的感觉。我还没有找到特别有效的“洗脑”方法,只能是洗澡和听音乐,尽量放松自己。

  ■被林忆莲退稿8次的“词圣”

  《青年周末》: 填词这个本职工作一做20年,还没有做到得心应手吗?

  林夕: 当然不是。退稿也是有的。

  《青年周末》: 听说《再见悲哀》被林忆莲退稿8次?

  林夕: 是的。这也是目前为止我被退稿最多的一次。2005年的时候她找我来填这首词,当时我已经写了五六个版本了,她还是说不好,但是她究竟要什么,她也表达不清楚。

  比如她说想要“黄昏”,但我问她,是具象的夕阳无限好的黄昏,还是抽象意义上的黄昏?她又说不上来了。最后,我约她出来喝茶,我们说好,不谈出一个结果来不许回去。我很直接地跟她说:“我之前给你写的那几个版本,随便一个拿出来都是一定会红的歌,你就相信我好不好?你要唱一些你不适应的东西,才会进步。”最后,忆莲决定听我的了。

  所以最后一个版本的《再见悲哀》跟前面7个版本都完全不一样,我加了一些佛理、道家的东西在里面。她看了之后特别高兴。

  还有给古巨基写一首《爱得太迟》,我想找到让所有人都能有共鸣的地方,就从原来“死人”的版本,改成现在写每个人都会老去。

  《青年周末》: 说到古巨基,我想到网上的一篇帖子,叫《我听歌以来最雷人的歌,居然是我最爱的林夕填的词,天哪……》,说的是你给古巨基填的那首《啦啦》,歌词很好笑,从头拉到尾。

  林夕: 我很奇怪,网友这么容易被雷到吗?那我借这个机会解释一下。那首歌非常欢快,如果写一些太复杂的东西,刻意制造气氛,我怕消化不来。我选择了我认为比较聪明的方法,用“啦啦啦”来代表一切。网友们没有留意这些“啦”前后的一些话,大意是说如果你想放开就啦啦啦,想快乐就啦啦啦,到最后想啦啦啦就啦啦啦,就是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这是一个写快乐的歌,“啦啦”就是我对这个主题的理解——快乐是简单,随性的。

  ■写书研究快乐 但自己却不够平静

  《青年周末》: 新书叫《原来你非不快乐》,那么到底主题是快乐还是不快乐?

  林夕: 至于这本书的背景,其实追根溯源并非金融海啸,而是2003年的SARS。那是一种生命的低谷。从那时候起我就萌生了在不快乐中寻找快乐的念头,因为人只有在低谷的时候才有反省的可能,真正悲伤过后,才能找到悲哀的解药。现在,身边很多人的经济状况也都进入了一个低谷的状态,所以是时候让大家一起来思考一下自己的生活方式了。

  举个我自己的例子吧。香港有一处楼盘还没盖好,我判断以后觉得挺安全的,就订了一套。但是我很快发现这个价钱不靠谱,就很着急找下一手来接盘。的确,我是赚了一笔钱,可是在等待二手接货的那一个月我的心没有一天是安宁的,我衷心地觉得赚这一笔钱补不回我那一个月心灵的平静。若是没有这种经历,我也许还悟不到这些。

  《青年周末》: 现在你是个容易快乐的人吗?

  林夕: 依然跟我的书里写的有矛盾。我是一个很容易关注到世间不公平之事的人。比如,香港的年轻人,三个月就要换一部手机,我自己的手机,三年都不换,真的坏了,我才舍得换。第一,这是浪费,第二,这些电子垃圾,会造成很严重的化学污染。我最痛心的是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把他们电子垃圾都运到我们中国广东省,为什么我们中国要捱这个苦啊?唉!

  电话那头的林夕低低骂了一声国骂,似乎让人感觉出他真真实实揪着的一颗心。随后他又聊到缅甸水灾,聊到美国的世界警察作风,一个中年男子的敏锐触觉在这个世界里不停地被刺激。

  我为香港乐坛牺牲得够多了

  有人说,没有林夕,就没有情歌。经过了20年,写下超过3000首歌词的林夕,如今依然状态极佳,从张国荣、王菲,再到陈奕迅、杨千嬅,林夕依然在给每个时代的天王天后填着最适合他们的词。可在与《青年周末》记者聊天时,他却感慨,他为香港乐坛牺牲太多,已经够了。这是无奈之下的退意?抑或是另寻天地的勇气?

  ■在香港我不可能写太多《天水围城》

  《青年周末》: 作为一个很关心时事的词人,你会把看到的一些社会现状写在歌词里吗?

  林夕: 我曾经写了一首歌叫《天水围城》,天水围是香港的一个地名,那里是很多内地来的新移民聚居的地方,也发生过一些影响较大的案件。我想把那里的状况写出来,但毕竟是写歌词,不是做论文,所以我假设了一个新移民,写了他的感情,他的经历。

  这首词写完以后我拿给李克勤看,我不知道他愿不愿意唱。他看了以后很喜欢,拿去当主打歌,也得了2006年的十大金曲。但是过后就没有这样的例子了,我写的依然大多数是情歌,在香港我觉得绑手绑脚。

  (林夕在电话那头模仿了一段比较激昂的旋律)

  粤语歌在香港要成为“金曲”,副歌部分一定要像这样“当当当”,他们要求我一定要写一些煽情的词来配。煽情太过分就是滥情,滥情太过分就成为烂歌词。我不缺钱啊,我为什么要干这个工作呢?我不愿意这样子牺牲自己的羽毛,我已经牺牲得够多了。

  当然我也不是说放弃广东话的歌,只是会大量减产,所以我现在是个自由人,接下来可能需要一个公司来帮我处理粤语歌的版权,其实就是帮我推掉很多工作。

  《青年周末》: 所以你将来希望写更多社会题材的歌词?

  林夕: 我也不一定觉得歌词里需要很多社会议题,我只是希望流行歌曲,可以跟社会的脉搏有一个联系,这样来提高流行音乐的地位,而不仅仅在一个很小的“小我”里面。

  情歌没意义吗?当然不是。爱情对一个人太重要了。但是……打个比方,如果我可以自己做主的话,我不会写太悲观的歌给张国荣。我还是希望在情歌里面,有一些开解人的力量。

  《青年周末》: 给内地歌手写歌限制多吗?

  林夕: 他们就是三个字:任我行。他们喜欢我写给王菲、陈奕迅的歌词,而那些都是我真心喜爱的,所以我写起来会比较开心。

  《青年周末》: 哪怕歌曲不红也不要紧?

  林夕: “红”只有一个好处,就是让更多的人接收到我想表达的信息。而前提就是我写出我想表达的信息。

  ■想出书让董仲舒放弃“罢黜百家”

  《青年周末》: 减产之后,多出来的时间会拿来干什么?

  林夕: 我会用更多时间来做学问。我希望自己能对这个世界有一点点的贡献,把自己所见所得写出来。其实我还有很长远没有完成的一些目标,比如说出书。

  《青年周末》: 想写什么样的东西?

  林夕: 柏杨的《丑陋的中国人》我中学的时候就看过,去年我在香港还看到另一本内容更偏激的书。可是作为一个对中国文化着迷的人,我觉得中国人还是有很多好的东西,我们为什么要光拿那些不好的东西来夸大呢?

  内地的《百家讲坛》让诸子百家有了很多的曝光率,可是我在内地居然看到一本叫《老子商学院》的书,天哪!老子的学问不是这样子的。入世不是功利啊!

  所以我希望能写一写我理解的中国传统文化,比如,假如董仲舒没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而是选择了黄老之术,会怎么样?

  

  
(责任编辑:娓娓)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春晚 爱因斯坦 步非烟 国花 于丹 申遗 虹猫蓝兔 虹蓝 星巴克 潜规则 雷锋 徐静蕾 王朔 性感 赵本山 搞笑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林夕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