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文化-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文化新闻

弟子:季老看重的不是丢画 而是北大的精神传统

季羡林与儿子、孙女相见而笑,现在季承每天陪季老聊天。
季羡林与儿子、孙女相见而笑,现在季承每天陪季老聊天。

  自10月30日本报报道季羡林私人藏品可能被盗卖的消息以来,这一事件引起广泛关注。此后北大调查组声明所拍卖的画作均系假画,但这一声明却又遭遇举报人张衡、季先生弟子钱文忠以及网民质疑。丢画事件尚未平息,又牵出季羡林父子同城13年不能相见、季羡林儿子季承无法进入季羡林家的话题。

  昨天,该事件的最新进展是,北大某“相关人士”称可能季老所获信息有误才会做出“丢画”的判断,并表示“字画门爆发是有预谋的,是一场争夺季老财产的闹剧”。

  事情扑朔迷离,已有网友提出事件类似于“虎照门”,而最新的焦点,集中于“是有人盗卖真画还是造卖假画”、“季承能否顺利接管季老财产”、“季老生活是否安定愉快”。记者昨晚采访季承、钱文忠等人,试图接近事情原貌,更希望此事及早真相大白。截至记者发稿时止,北大新闻发言人赵为民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季羡林对此事曾有语曰“一笑而过”,也恰如事件最初的举报人张衡在昨天早上的最新博文里所说的:大家最主要的目的“只是为了能使季老过上正常生活,安享天伦之乐,多出学术成果”。

  -焦点1

  不是盗卖真画就是造卖假画?

  举报人张衡:至今没人查看实物

  北大调查组此前的调查声明表示,所有拍卖之作均系伪造,“盗卖藏品”一说不能成立。

  此外,北大某相关人士还指出,季老在此前说,他丢画已经“有两三年”了,但季老的秘书杨锐是2006年8月起担任该职的,如果说是杨锐偷了字画不合乎逻辑。因为两年多来,大部分时间季老和杨锐相处愉快,十分信任,而且这两年,各级领导和学校领导都多次看望季老,老人家有充分的机会提出换秘书,为什么一直都不说?况且,季老已经在医院住了整整5年,是谁告诉他“两三年前画就丢了”?如果这个人有证据,为什么至今也没举报?这些都让人无法理解。

  昨日,举报人张衡在其博客发表文章表示,北京大学、司法机关或鉴定专家还是没有查看他的书画作品实物。他坚持自己此前的观点:没有看过实物就断言字画是假的,这难以让人信服,而且,“这些字画如果都是假的,就是一个造卖假画案。其中只要有一张是真的,盗卖真画案就能成立。”

  他在博客中还透露,除了此前举报的来自金兆拍卖公司的季羡林上款字画14张,他手里还有其他尚未举报的证据,一是他已买下的其他拍卖公司的8张季羡林上款字画的图录和实物,作者为刘宁一、魏传统等,二是未能买下的其他拍卖公司的10多张季羡林上款字画的图录,作者为冯其庸等。他认为两批字画中都有真有仿。

  但在说出自己手握证据的同时,他也表示不想继续举报。他对此的解释是:“我重申:季老字画被拍卖的事,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举报。因为我不愿意伤害任何人。此次被迫举报,我没有任何个人目的,只是为了能使季老摆脱危险处境,过上正常生活,安享天伦之乐,多出学术成果。”

  但是这些证据他将长期保存,“欢迎北京大学来看,欢迎司法机关来看,欢迎鉴定专家来看,欢迎画家亲属来看”。

  -焦点2

  季老是否已知是伪作?

  弟子钱文忠:他没看过张衡手中的画

  在10月28日到11月7日期间,季老与弟子钱文忠等人拍摄了两段视频,其中季老表示“(丢画)千真万确,我知道,当时有感觉。当面叫你季爷爷、季爷爷,背后偷你的画,这个我知道。偷画的事情,谁也掩盖不了。”但北大某人士透露,在10月28日到11月7日之间,北大校领导曾经两次去医院看望季老,询问他丢画一事,当时季老表示说举报人手中的作品是假的,也没有反映过丢画。而拥有这两段视频的人从来没有向北大调查组提供过,北大至今也没有看到过这些视频,也是通过媒体报道才知道的,学校对此非常重视。

  “北大方面的‘知情人士’为什么不敢吐露自己的名字呢?这种遮遮掩掩的所谓的‘知情人士’应该是并不知情吧?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地发表自己言论呢,真是奇怪。”钱文忠说。关于季老已经明确知道张衡手中的是假画这个问题,他认为,“季老是一个很严谨的人,他根本就没有看过张衡手中的画,因此季老是不会这样认为的,但是季老明确表示过画是丢了,而且不仅是画。”

  季承则表示:“他不可能知道,我们在外面可以自由活动的人都不知道,他呆在医院里怎么可能知道?”

  -焦点3

  预谋争财产还是不知情?

  独子季承:我不需要争财产

  据媒体报道,11月28日,季羡林之子季承到北大,出示了季羡林签名盖章的字条。字条内容为,由季承处理有关财产的一切事宜,以前给秘书李玉洁和杨锐的一切授权全部作废。

  北大相关人士指出,季羡林先生现在健在,他的意愿北大始终都尊重。季老在2001年和北大签订了捐赠协议,会把他的书籍、手稿和字画捐献给北大,还曾经多次捐钱。季承2006年曾经找过北大,认为这些捐赠不合法。这次他要求把季老一切字画、书籍、手稿、财物全部交给他,牵涉到之前北大和季老的协议,以及该协议是否具有法律效力的问题,不是靠交涉,而是要靠司法手段来判定。他还提出“字画门爆发是有预谋的,是一场争夺季老财产的闹剧”。

  但季承表示,自从见到父亲后,父亲已经授权他管理父亲的家和藏品。“北大的房子,我现在能进去了,但是蓝旗营的房子我还是不能进去。父亲的藏品似乎已经被人移到那里了。但北大至今还没有把蓝旗营的钥匙给我,他们给我的解释是,调查还在进行中。但北大不是早已经对外面说,调查已经结束,父亲没有丢东西吗?我后来去北大要过钥匙,但北大就是不吭声,拒绝办理交接手续。”

  针对北大说这是一场“争夺季老财产的闹剧”,季承回应:“我不需要争财产。我都已经给北大讲过了。他们说现在的事情都是我为争财产而导演的。实际情况不是这样的。第一,我没兄弟姐妹,就我一人,不需要争的。另外,整个事件也不是我来导演的。这事由张衡他们检举,我是事后才知道的。”

  ○专访

  季羡林弟子钱文忠:

  它不会影响季老生活

  记者:你认为现在的问题是否有由“盗卖真画”转变成“造卖假画”的可能?

  钱文忠:对,这是很多人混淆的两个概念,我认为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我们现在退一步来讲,就算张衡手里的画都是假的,也并不能说明季老的画没有被偷啊。

  记者:你怎样看北大有关“争夺季老财产”的说法?

  钱文忠:季老的确是写过委托书,把所有的财产全权交给儿子季承处理,而且当时现场是有人在的,可以作证。但北大方面依然没有交出季老的银行卡、钥匙等。而且北大一些言论很多都存在矛盾,比如他们一方面说季老的画没有丢,都放在北大的博物馆和史料馆,一方面又说季老的画都放在蓝旗营的房子里,难道季老的房子是北大的史料馆?我也是北大毕业的,这件事情也许是个别人的问题,但我觉得北大的处理违背了北大的精神,我也相信季老看重的不是丢失的画,而是北大的这份精神和传统。

  记者:季老现在的生活愉快吗?

  钱文忠:季老是一个山高云淡的人,这些倒不会影响季老的生活,目前每天都由季老的儿子陪他聊天,送一些季老喜欢吃的东西,另外季老最近也在做口述史的事情。

  ○事件过程

  ◎今年10月底,有消息指出,季羡林先生的部分藏品遭盗卖。

  ◎11月5日及9日,北京大学两次发表声明,称季羡林先生的藏品未外流。

  ◎11月28日,北京大学召开记者会,称“举报人”张衡手中所持有的字画全系伪作。所谓的“秘书盗卖”,完全没有任何根据。

  ◎12月8日,媒体报道季羡林表示丢画千真万确。

  ◎12月10日,媒体报道,季老儿子季承表示父亲已将有关财产问题的处理权委托于他,北大某知情人士透露季羡林表示知道举报人手中的是假画,并称“字画门是一场争夺财产的闹剧。”

  专题撰文:本报记者 蒲荔子

  实习生 王丰收 吴敏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春晚 爱因斯坦 步非烟 国花 于丹 申遗 虹猫蓝兔 虹蓝 星巴克 潜规则 雷锋 徐静蕾 王朔 性感 赵本山 搞笑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季羡林 | 张衡 | 季承 | 杨锐 | 钱文忠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