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文化-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文化新闻

青年作家批评家论坛:文坛个体灿烂 整体黯淡?

  “当代文学处于非常特殊的境遇中,其中一个特别明显的现象是,面对作家个体时,我们往往觉得各有特色;但面对整个文坛就会有很多个不满意。”在第七届青年作家批评家论坛上,评论家洪治纲的这一看法成了整个论坛的聚焦点。

记者发现,在长达四个小时的讨论中,尽管作家与评论家之间“机锋闪烁”,但他们的交流和碰撞有一个共同的指向:写作者的责任与良知。

  共识:在文学整体受责难下的写作与批评

  洪治纲说,无论作家还是评论家,在现实中都会遇到对作家个体与文坛整体进行评价时的差异性看法。这一观点在与会者中引起共鸣。

  评论家施战军把这种差异称为“变声”。在他看来,文学在整体上受责难的原因在于,其一,网络上为表达某种快意而涌现的“拍砖”式言论造成的假象。这些言论依据的真实性有待考察,“但时间久了之后,这种‘假象’会使大家误认为中国文学就是他所说的样子”。

  其二,文学青年写作之初的不平之气对文坛的影响。他认为,在“名气就是资产”的时代,很多文学青年在将自己与获奖作家进行比较时,往往会觉得“自己跟他比差不多甚至比他还要强得多”。而这种心态最容易受到应和,“文坛形象由此也有被改写的可能”。其三,不看文本的批评家对文坛发声所形成的“障眼法”。他说,这些人尽管已经很久不读作品或不细读作品了,但总是对当下文坛发言,用诸如“一钱不值”来评价当前的文学创作。而媒体也特别关注这些“响亮”的声音,“形成了障眼法,这也是很严重的问题”。

  作家潘向黎则把对文学整体的责难形容为“很愤怒的道义的拳头打在一个虚无而巨大的对象身上”。她谈到,提及作家个体时,很多批评会出于情面、利益、人际关系等表现得很慷慨,“大家都心领神会:面对外人该怎么说,关起门来自己该怎么说。这个问题比较中国化”。分析原因,她认为,这不能指责某个个人,“一旦某个评论家写了某个作家的批评文章,就会被炒作成一个事件,而且会演变成对被批评者的诋毁”。洪治纲对此表示认同,他也认为,现在文坛陷入一个怪圈,“把所有的批评都称为‘骂’,让评论者百口莫辩”。“这种舆论环境,有很浓的挑拨离间的作用。作家是否人人都能经受住这样一种挑拨离间,很难说。”潘向黎说。

  作家周晓枫把这个文坛怪圈更多归结于作家自己承担的缺乏。如果评论家出于审美判断对作家的批评,招致作家情绪上的极端反应,“经常这样,评论家就犯不着对个体提意见”。由此出发,她认为,作家首先应该学会尊重自己,尊重自己的创作,尊重自己的品格。

  分歧:评论家爱“打包”,作家反“拢堆儿”

  在对文坛“个体灿烂整体黯淡”的看法上,虽然作家与评论家观点一致,但由此引发的评论家对作家“打包”批评这一问题的争论,值得引起反思。

  事实上,对作家进行“拢堆儿”研究在评论界由来已久。“美女作家”“70后”“80后”等对作家群体的命名,尽管从产生之日起就备受争议,但这种风气并不见有消退的迹象,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论坛上,当与会者针对文坛整体的萧条景象发表意见时,周晓枫在对此认同的同时直言:从这儿我联想到,是否批评家特别想概括发言?是否特别愿意把个体的文学创作变成社会现象的涌动?以自己的散文写作被归属于“新散文”为例,她说:“我很茫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属于这个组织?”在她看来,作家的职业决定了在集体中是没有安全感的。“残酷地说,作家的关系肯定不是团结关系”,尤其是以相似的风格去处理相似的风格时,完全是竞争关系。“这跟批评的判断有点小小的差距,批评家特别喜欢‘拢堆儿’,作家本身的职业又特别愿意孤军奋战。”“如果批评家不在一网子里一网打尽鱼虾蟹,而是对每个品种有非常深入的关注。这是不是让批评本身也在一个更结实的平台上进行?”

  被称为“70后美女作家”的金仁顺,在后来的发言中,也表达了对此的困惑。她说,她和其他三位“美女作家”(魏微、朱文颖、戴来)交流时,大家都认为彼此的区别还是比较大的。“提到作家的时候,能不能不要‘打包’?”她认为,对作家还是要分出个体来批评,“被集体化评论,使得差不多一个年龄阶段的人的写作看上去毫无个性,跟每个人都有关系的同时也意味着跟每个人都没有关系”。她同时表示,读评论文章是想从中找出自己写作的问题,能再次被唤醒。“一‘打包’之后就更加茫然。没有个性差异就很难找到建设性的意见。”

  作家张悦然在发言时也谈到,一些评论“我觉得那不是在写我,是在写‘80后’这种现象”。

  对于此,洪治纲说:“作家反对‘打包’是可以理解的,阐释个体很重要,但当面对一种现象时,确实很有‘打包’的欲望。”他同时说,作为评论家,他觉得很多作家的差异性“真的不大”。以“美女作家”为例,他认为,她们的创作注意人与人之间的非剧烈性冲突和纠葛,反对宏大叙事。“如果不做‘打包运动’的话,怎么去阐释这种现象?”

  自省:写作忠于生活,忠于内心

  显然,在“打包”问题上更多反映作家对评论家的某些不满。不仅如此,不少与会作家也表示,对于不读文本、不负责任的评论,他们不会在意。但对于站在理性平台上的批评,作家们则有着清醒的认识。

  潘向黎将评论家对作家严肃的批评甚至批判,看作是对作家的一种“抬举”。周晓枫认为,一个社会道德尺度通常由医生、律师甚至是法官掌握,他们不能退后。“我觉得批评家在一定功能上承担了这个角色,如果他们退后就会造成底线上的崩溃。”

  在文学备受责难的语境中,如何看待文学批评的意义,评论家也有其自身的看法。“我们为什么要花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来读作品?为什么对批评感兴趣?”施战军说,文学批评就是在文学现场和文学史之间做送递的工作,阅读、遴选,然后摸索一种有可能成为经典的尺度。“这是一种责任。”好好做并传下去,一代一代的文学青年就会有“好东西吃。现在,我们就是要给他们攒粮食,就是这样”。

  对于作家来讲,在文学整体上失去显赫地位的当下,写作又意味着什么?它又该有怎样的责任承担?作家王跃文说,过去我们总认为文学的责任是铁肩担道义,与此无关的写作就没有意义。“我承认这样的写作是需要的,但在当下,写人间万象,真实反映内心的文学,未必就是不负责任的。”

  在作家鲁敏看来,责难下写作,“写作者如果能在石头缝里慢慢生长,生长得非常旺盛,我觉得那种快乐是被放大了、加倍了”。

  而作家张楚认为,写作有一个公共的道德契约,那就是用心灵去感受世界,用良知去描写世界。作家就应该是用针线织补人的心灵的裁缝,而文学也就应该抓住人生的常态,以及常态下隐约的光亮,然后把它制作成火柴,擦亮的同时能够温暖别人的眼睛。

  相关链接

  授奖词:

  2007年度青年作家:鲁敏

  鲁敏站在中国小说艺术的前沿:在《取景器》等作品中,她将确切的戏剧性形式赋予涣散的、难以言喻的复杂经验,由此,她探测和呈现精神生活的结构、深度和边界。她对人性与生活的看法宽阔而公正,在《思无邪》等作品中,她以“温柔敦厚”的襟怀,想象和确证人心的浩大与人世的庄重。鲁敏在2007年的写作,是对中国小说艺术在这个时代面临的艰巨难度的有力回应,她思考和检验可能性与不可能性,由此表现出纯正鲜明的艺术信念和训练有素的艺术才能。

  2007年度青年作家:周晓枫

  在2007年度发表的《琥珀》等作品中,周晓枫对散文艺术做出了艰危的探索。她重审虚构与真实等散文的本体前提,在体验和书写的现场中将不言而喻之事还原为问题和争议,她的作品令人困惑,也迫使人们深入思考这个时代散文写作的根本伦理。周晓枫的写作一直承受着经验与思辨、精神与身体之间的高度紧张,她忠实于经验,也执着于艺术的节制、隐忍、想象和升华,在这种极具挑战性的紧张局面之中,“散文”面临自我崩溃的危险——但危险中或许蕴藏着艺术创造的珍贵契机。

  2007年度青年批评家:施战军

  作为与1990年代以来的中国文学一起成长的新锐批评家,施战军以自己敏感精辟、鲜活生动的批评实践,有力地证明了批评对文学现场的参与功能,体现了文学批评的创造才情和学术魅力。本年度他关于“中国式的成长小说”、“乡村小说”以及文学教育与文学生态等问题的著述,既触及当下最为真切的文学质地,又探求当下文学教育与研究的要津,融会学院精神与新锐热情,突出体现了他的批评的独特风范与学术品质,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施战军准确而善感的文本细读、丰赡而明澈的批评文字、史识与悟性相洽的批评风格,使他日益成为走向成熟的新生代批评家群落中的翘楚。(来源:文学报 陈竞)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春晚 爱因斯坦 步非烟 国花 于丹 申遗 虹猫蓝兔 虹蓝 星巴克 潜规则 雷锋 徐静蕾 王朔 性感 赵本山 搞笑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洪治纲 | 潘向黎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