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文化-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生活方式 > 读书

不选康敏做爱人了 《挑灯看剑话金庸》的八卦

  从来没有一本书,我和它的缘分有如此长久,如此复杂。

  我是这本书写作的鼓吹者;也是这本书的第一个读者(比它的第一任责编还要先读);我和它的作者及第一任责编都是很好的朋友——但他们两人之间却是交恶的;除了手稿之外,我读过台湾一家出版社为它排印的清样,但是最终它却在中华书局出版了。


  不要以为我又在介绍什么“学术专著”了(关于这种“学术专著”出版如何困难、当它出版时作者刚刚去世之类的老套故事,我们已经见过太多次了),只要看看这本书的书名就知道我所言不虚。不过,它出版时作者倒确实刚刚去世,他确实未能来得及看到这本他20年前写成的书出版。

  也不要以为这本书拖了20年才出版是因为它不够好或者太学术,事实上它非常好,而且一点也不学术。它之所以难以出版,主要是因为它的作者个性太强。

  却说25年前,我在北京念中国科学院的研究生,初识戈革,一见如故,遂成忘年之交。那时他已经是资深金迷,我则还不是。我后来成为金迷,并非戈革之故—尽管他经常向身边的朋友推荐金庸小说,却从未向我推荐过。也许他知道我这样的人早晚会迷上金庸的,用不着他来推荐?

  不过当我成为金迷之后,金庸小说就成为每次我去戈革那里聊天时的重要话题之一。我还从他那里见到了倪匡的《我看金庸小说》系列(“我看”之后是“再看”、“三看”……直到“十看”),我甚至将这十册书借回上海去看。我多次建议他将他对金庸小说的见解写成书,与世间同好分享,但迟迟未见他行动。

  后来我回到上海,有一天却接到他的来信,告诉我已经动笔写这本我一直在期待的书了,书名取作《挑灯看剑话金庸》。我听了非常兴奋,立刻做了两首绝句祝贺,不久他回信抄示“步韵谢江晓原博士宠题拙稿《挑灯看剑话金庸》二首”,其一云:“自翻新样论英雄,天理人情若个通,别有悲欢话兴废,肯将才地谢凡庸?”足见他对自己这本书还是非常自信的。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科学出版社,忽然也打算出一点文化方面的书籍,有“中国文化风情丛书”,《挑灯看剑话金庸》也在其中。说起来,这套丛书出版的第一辑中就有我的一册(《中国人的性神秘》),现在竟有缘在其中与戈革教授“做伴”,我还真有点窃喜。当时这套丛书的责任编辑中有林岗—后来担任深圳大学中文系主任,那时和我一样还是“小青年”,他和我很熟,所以我就将戈革书稿先睹为快了。

  我因为喜欢戈革的文风,也喜欢他对金庸小说的见解,自然对他的书稿激赏不已。但是林岗的评价却与我大不相同,他对书稿颇多删改,甚至将其中整章删去。偏偏戈革有个出了名的脾气——不许编辑改动他的文稿。于是他和林岗、林岗的上司、科学出版社等等方面,统统闹翻,这本《挑灯看剑话金庸》的出版就此搁置起来。

  这件事当然使戈革十分不爽,此后他经常提起此事,在文章中如果有机会也总要将林岗贬损两句,诸如“被无知小儿妄加改窜,遂未付梓,亦云藏拙之幸矣”之类。多年以后,有一次林岗到上海,到寒斋来玩,我还特意将戈革骂他“无知小儿”的文章找出来给他看,林岗一笑置之。我当然是知道林岗不会在意才给他看的,两人还说笑了一番。

  再往后的故事就不大好玩了。戈革书既然已经写好,科学出版社不出,总要找别的出版社谋求出版,谁知这么好玩的书,却是屡屡碰壁。20年间,这部书稿转辗于海峡两岸多个出版社之间,包括我为它寻找的几个出版社,往往是出版社一听有这样一部稿子,开始都很兴奋,可是看了书稿之后却都敬谢不敏了。最后终于被中华书局接受,虽然戈革西去时尚未印出,但如今终于出版,也算差可告慰作者于泉下矣。

  当年我在戈革书房里和他闲谈,听他讲过许多对金庸小说与众不同的见解。最惊人的见解之一,后来见于《挑灯看剑话金庸》手稿中—那是我亲眼所见,戈革说:如果让他在金庸小说所塑造的女性角色中选择爱人,他竟愿意选康敏—段正淳昔日的情人之一、丐帮副帮主马大元的夫人、丐帮长老白世镜的情妇,这可是金庸小说中最为心肠狠毒的女人之一!理由是康敏“骚媚入骨”。其见解之特异,由此可见一斑。

  选康敏做爱人的见解,我记得原先见于书稿中“谁是理想的爱侣?”那章。这一章后来被林岗整个删去,理由是“语涉轻薄”,这一按语当然令戈革大为光火。现在中华书局出版的是戈革后来修订补充的版本,他在其中恨恨地说:“然而当年任何人向俺约稿时也不曾关照俺必须"语涉厚重"。假如他们说过那种话,俺也就压根儿不会给他们写任何鸟稿。”接着他又不忘记将林岗—这回没有点名—揶揄一番:“那位"厚重"之人已经"大将南征胆气豪"地去当系主任了。”

  然而奇怪的是,现在的中华书局版本中,“谁是理想的爱侣?”这一章里已经找不到愿意选康敏做爱人的见解了。书中现在排定的候选爱人次序是:王语嫣第一,任盈盈第二,赵敏第三,仪琳第四。至于康敏,现在的版本中在“说《天》”一章里,有几句评语:“小康天生媚骨,若入平康,必成名妓”。而在戈革的九品人物评价体系中,康敏是罪不可赦的“下中”人物—倒数第二等。这究竟是戈革自己改变了看法呢,还是中华书局的责任编辑替他改的(反正他已经来不及反对和制止了),就不得而知矣。

  注:戈革(1922-2007),著名科学史家、《玻尔全集》中译者

  作者为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科学史系主任

  2008-04-03 总第 278 期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春晚 爱因斯坦 步非烟 国花 于丹 申遗 虹猫蓝兔 虹蓝 星巴克 潜规则 雷锋 徐静蕾 王朔 性感 赵本山 搞笑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金庸 | 戈革 | 林岗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