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文化-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人物·声音

香港名导刘伟强:“我是个贪心的人”(图)

  48岁的香港导演刘伟强想趁还年轻拍更多的电影,他去韩国合拍《雏菊》,去好莱坞拍《强捕犯》,还在内地找年轻导演拍电影,自己做监制。近日,他还为北京奥组委拍摄了《品味北京》的宣传短片。在接受采访时,他强调自己的根基在香港,他的公司取名BASE,就是希望扎扎实实拍电影。

  今年元旦刚过,刘伟强将自己的公司搬到了香港牛头角。新办公室位于一幢工业大厦的二楼,一尊威武的关公像正对大门,边上立着肃静回避的大牌,就像进了古时庙堂。
大厅里放着两张大台球桌,一旁还有开放的厨房,桌上种着兰花,水缸里养着两头海龟,还有一条金毛小狗跑来摇尾巴。

  刘伟强穿着休闲衬衫、牛仔裤,带着笑容,站在一大堆妻子女儿的照片前,活脱脱一个亲切的男主人。要不是背后一排排金灿灿的奖杯和一墙的电影海报,来访者还真以为走错了门。他就是被马丁·斯科塞斯在奥斯卡颁奖礼上捧着金人感谢的香港导演刘伟强。20岁,刘伟强进入邵氏当摄影小工,29岁正式当导演,拍出了《古惑仔》、《风云》、《无间道》。

  刘伟强从来没念过电影课,从小喜欢摆弄照相机,十六七岁就拿了个8厘米摄影机到处拍,年纪轻轻就跟着刘家良导演拍戏做摄影助理。他有胆量敢做不同的东西,人家拍黑,他拍蓝;人家拍亮,他拍暗;人家拍稳,他拍跳。熬了5年当上了正牌摄影师,拍了林岭东的《龙虎风云》和王家卫的《旺角卡门》,手提摄影和摇摆镜头让当时还很中规中矩的香港电影界惊艳不已。在大家都不相信香港可以拍出特技出众的电影时,他用一年时间和4000万投资拍《风云》;后来在香港电影世道不佳的情况下,他出拍《无间道》更是充满着勇气和胆量。

  刘伟强在圈内人缘很好。演员都喜欢和他合作,因为他的摄影技术高超,把不好的东西拍好,把好的东西拍得更好。梁朝伟说他拍戏很舒服,文隽夸他有行动力,从不浪费时间,可以准时开工准时下班,睡个好觉。

  刘伟强每天8 点去公司上班。记者上午11点采访他的时候,他已经看完了6份报纸和两个戏的剧本大纲,正吩咐工作人员继续修改剧本。他很有计划,这5年要干什么,心里很清楚。他说自己是个贪心的人,但不是贪钱,想趁还年轻拍更多的电影,因此他和韩国合作拍《雏菊》,去好莱坞拍理查·基尔主演的《强捕犯》(《The Flock》),在内地找年轻导演拍电影,自己做监制。目前,他正和寰亚公司合作筹拍《水浒传》,桌上堆满了水浒的资料。他把公司取名BASE,就是希望扎扎实实拍电影。他强调自己的根基在香港。采访完,刘伟强亲自把记者送到门口,然后继续工作。

  B= 外滩画报

  L= 刘伟强

  “大家都是义务性地来做这个事情”

  B:你执导的《品位北京》和其它4位国际导演角度截然不同,为什么单单选中美食?

  L:主要是北京在全世界寻找5 个导演来拍一些东西,包括英国导演古德里奇、意大利导演托纳多雷、法国导演帕特利斯,以及伊朗名导马基德·马吉迪,我是他们找到的最后一个人。每个导演都要从不同角度来拍摄,我就只能来拍美食。组委会来找我,我很高兴,他们找对人了,我就是喜欢吃东西。

  B:在你5 分多钟的短片里有8 位重量级的中国明星参加,包括梁朝伟、周杰伦,为什么用这么豪华的明星阵容?

  L:这是部很有意义的短片,会在国外、国内给很多人看。请这些明星来参加,是表示我们的热情、好客,算是一种方法吧。毕竟这是2008年,对于中国来讲是很重要的一年,这些明星都很支持。梁朝伟正在拍《赤壁》,为了拍这个宣传片,专门飞到上海给我拍。周杰伦当时在台湾,我告诉他,我会过去拍,他直接表示,“还是我来香港给你拍吧”!他们都很帮忙,包括陈慧琳、杨千、徐静蕾等。

  B:他们没有收片酬吗?

  L:完全没有。大家都是义务性地来做这个事情,如果他们真的要收酬劳,这个短片的成本简直就不得了。

  B:作为商业导演,你拍的这个版本和其他4 位导演的风格截然不同,你看过别人的作品吗?

  L:我看过了,都很不错。其实这个活动的初衷就是让大家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北京,这是很有意义的事情。5个人就是5种眼光、5种风格,目的已经达到了。

  B:整个短片都是大量特写的美食镜头组成,究竟你拍了北京多少种美食?去了多少家餐厅?

  L:我去了100 家餐厅。拍了至少几百道菜吧。这些餐厅都是我挑选过的,本来列入名单的有3 万家店,怎么也没办法全都去吧!

  B:今年你会来北京看奥运吗?

  L:当然想来看!不过现在好像所有的门票都很紧张,我都不一定买到票。我最想看的是乒乓球和排球的比赛。

  B: 这次拍摄奥运短片中,英国导演古德里奇就受到一些海外舆论压力,认为他在是替中国奥运鼓吹,你个人怎么看这样的观点?

  L:这哪里是鼓吹!为什么他会有压力?我倒是没有听说这件事,也没任何压力。这不是政治问题,大家应该分清楚,这就是一个全世界都期待的体育盛会。运动就是运动,不要把它和政治搞在一起,多无聊。

  “我让理查·基尔变得不同”

  B:《强捕犯》刚在香港上映,这是你在好莱坞的第一部电影。听说你很早就准备去美国拍电影,为什么选择了这样的题材?

  L:我1998年就去美国了。作为一名电影人,你必须要了解好莱坞的规则。这么多年,我也接到了很多好莱坞剧本,每年也都在看,但一开始那些剧本都是打来打去的,你也知道,吴宇森、成龙去美国拍的都是打戏,美国人就知道香港人只会打。我决定不去好莱坞拍武打片,我要进入他们的主流题材。

  B:《强捕犯》讲的是美国社会犯罪的现状。

  L:对,其实性犯罪在美国非常普遍。看看当地的报纸,那里的父母都很担心孩子出门以后会发生什么,这个是很严重的社会问题。我看到剧本的时候,觉得这样的题材是我应该去尝试的,所以很快就答应了。

  B:是你挑选的演员吗?理查·基尔和克莱尔·丹妮丝都是很主流的美国演员,你担心和他们的沟通吗?

  L:最开始制片方找的演员不是理查·基尔,而是另一位黑人演员。后来他和制片方可能有些合约的问题没处理好,之后才换的理查·基尔。

  当时,我正在荷兰拍《雏菊》,制片方打电话要求我一定要飞去美国见一下理查·基尔。我记得是早上很早的飞机,我也很累,到了宾馆,制片方一群人围着我,说等下该怎么说服理查·基尔。我和他们说,你们不要说了,我是有经验的导演,我比你们更懂得怎么和演员沟通,给我五分钟,我来搞定。美国制片人其实是新电影人,之前只做过一两部电影,所以他们很紧张。后来,我和理查·基尔碰了面,很简单就说服他了。

  B:你怎么说服他的?

  L:这个不能告诉你(笑)。其实很简单,我见到他后,告诉他我拍这个电影的构想,他是很有经验的演员,我一说他就明白了。我说,我会让你变得不同,我不想把你拍得很帅,我不是需要一个闪亮的明星,从镜头里面款款地走出来,走秀那样。我要把他拍得颓废一点,真实一点。他对此很感兴趣,就认同了。谈话结束后,他对制片方说,这个导演我喜欢,我答应拍这部电影,接下来我的律师会和你们谈片酬的部分。

  每部电影里都有我的感受

  B:可是拍一部纯粹的美国电影,导演的自由度会变很小。

  L:美国的电影工业有自己的规则,导演的权力的确不大。在你背后还有很多因素在制约你的行为。在美国不是谁可以说了算的,一环扣一环,导演不能对剧本做多少更改,否则拍出来和之前的提案有不同就会引起麻烦。

  但这个也是保证美国电影工业的规则。你可以说它不灵活,但也是一种做法。香港电影工业就是太灵活了,导演觉得不好,马上就改剧本,拍完了可以不要,这样造成不必要的浪费,有些地方我们还需要向好莱坞学习。

  B:据说《强捕犯》后期制作不太顺利?

  L:我刚去那里,没有剪片权。我剪了两个版本,监制方也要剪,剪完后给观众看,反馈回来再去剪。但他们翻来覆去剪出来的版本和我原来也差不多。这是他们那里的工作方式,我也必须要遵守这样的规则。

  B:这部戏和《雏菊》的拍摄完全不同。在韩国拍电影还是很自由。

  L:《雏菊》除了演员和投资以外,可以说其实就是一部香港电影。我用的人马都是香港人,我带了100个人去欧洲拍《雏菊》,我自己说了算,而拍《强捕犯》我一个人都没有带,就我一个人去的。

  B:你拍电影一直很快,这次有没有给制片方省钱?

  L:有呀,他们很开心,本来计划是拍80 天,我拍了8 个星期就全拍完了,基本上就是35个工作日。而且我每天就拍8个小时就收工,他们都觉得很奇怪,像理查·基尔这样有时候一天也要拍12个小时的戏,但我说不用,已经够了。他们拍戏都有工作时间,下了班就收工了,每周都有休息,住在当地的酒店里。我在那里每天都吃西餐,周围都是美国人,说英语,他们对我很好,可是我还是觉得孤独。

  B:你性格一直是很OPEN。

  L:对呀,但人在异乡的感受就是这样,这不是你的世界。拍完戏我就回香港了。

  B:你还会继续在好莱坞拍戏,是因为片酬很高吗?

  L:我不能告诉你是多少(笑),但的确片酬是需要考虑的部分。我当然要去好莱坞,因为那里是完全不同的环境,你可以学到很多在香港学不到的东西,不过也很辛苦,要从零开始。

  B:拍戏拍了20 年了,你已经是香港顶尖的导演了,其实可以.......

  L:你是说退休吗?(笑)当然不会,现在我还很年轻,还要再拍20 年电影,那时我的年龄还没到70 岁,那样不是正好吗?

  B:你有没有想过拍一部真正属于自己的电影?

  L:我觉得每部电影里都有我的感受,我在电影里放进自己很多的东西。可能这个世界上有两种导演,一种是总围绕自己,一直在拍自己所想,还有一种就像我这样在别人的故事里放进自己的感受。比如《古惑仔》就是放进我对男人那种情义的表达,《一见钟情》就是我对爱情的理解,《风云》是对漫画里面的想象。

  B:你的电影似乎能直接用镜头说话,表达感情。

  L:比起用台词来表达,我更喜欢用镜头,比如《强捕犯》里,理查·基尔很颓废地走出去抽烟的片段在剧本里肯定是没有的,我让他这样做,他一听就明白我要表达什么。因为电影走到了那里,情绪都有了,自然而然会从一些细节里流露出感觉来,不需要剧本里原先的台词。

  越做越宽才有生存空间

  B:你搬到新的办公室,而编剧麦兆辉却没有搬过来,是不是意味着你们多年的合作结束了?

  L:他有他自己的电影要拍,其实在拍摄《无间道II》时,我就和他说,你可以出去拍自己想拍的电影了。这个话,我不能等他开口,而是我和他说,因为他可能会有顾虑,但我很清楚,分开各自拍电影绝对是个好事情。

  B:就像当年拍完《古惑仔》,你就和王晶、文隽分开一样吗?

  L:对呀,你看我们现在还是好朋友。如果他们有什么戏,要我帮忙,有投资我要拍的戏,我就会去,要是我需要请教他们的地方,他们也可以帮我。不在一起工作,各自发展,有需要的时候再聚在一起,这样才能越做越宽。对香港电影来说,这样才会有更多的可能性,否则越来越窄,只有死水一潭。

  B:你也是越做越宽,和内地合作,在香港拍戏,还去好莱坞。

  L:对,我现在每天都看很多剧本,有些题材我觉得年轻导演很适合,就会找一些内地的年轻导演来尝试,我可以做监制。现在我一年真正自己做导演的电影不会很多,一年扎扎实实地拍一部电影,有机会还可以去好莱坞拍戏,合拍片也会在做。但我的根基在香港,这是最重要的。

  B:《水浒传》还在筹备的阶段,挑战这样的经典会不会担心观众不接受?

  L:我们正在做基础研究,比如服饰、背景、人物塑造等方面。《水浒传》的人物很多,我也看了以前内地拍的电视剧,我们肯定不会这样去拍,这样拍就不是电影了。要突出哪个人物,什么情节还在进一步斟酌。比如林冲这样的人物该处于什么位置?当然我心里是有自己的想法。但现在还需要长时间的准备,拍《水浒传》这样的电影要慎重。

  B:有句俗话说,“少不看《水浒》,老不看《三国》”,意思是年轻人看《水浒》容易变得叛逆,你的《水浒》会是一部叛逆的电影吗?

  L:我现在年龄不小了,可以拍《水浒》了吧(笑)。其实香港人很小就开始看《水浒》,有连环画,我觉得不存在这样的问题,而且我们从小看邵氏电影的《水浒传》和《荡寇志》长大的,对这个题材很有感情,但我不会和以前的电影拍得一样,这一定是一部完全不同的《水浒》。

  2008-03-06 总第 274 期
(责任编辑:李岩)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春晚 爱因斯坦 步非烟 国花 于丹 申遗 虹猫蓝兔 虹蓝 星巴克 潜规则 雷锋 徐静蕾 王朔 性感 赵本山 搞笑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刘伟强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