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文化-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评论 > 深度

薛涌先生,为学莫走极端

  新年伊始,终于有人用大块文章郑重其事地跟自命为“反智的书生”——薛涌先生论辩一番了!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部高级研究员吴稼祥先生于1月23日《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专版发表长文《中国需要“反智主义”吗?》,以严谨、公正的态度探讨了所谓“反智主义”的来龙去脉及功效(包括正面的和负面的)。

文章显然是有针对性的。

  关于所谓“反智的书生”,薛涌先生如此解释:“当初我在网上开博客,是由编辑代劳。他们给我的博客起的名字,叫‘新启蒙主义’。背后的基本理念,还是士大夫的传统:知识分子是来教育老百姓的。后来我坚持把名字改成‘反智的书生’,承认自己是读书人,但不承认知识分子的道德优势,希望加入反智的潮流,推倒知识分子的文化垄断。”

  据吴先生考证,权威的英文版在线大英百科全书给“反智主义”下的定义是:“反智主义描绘的是一种态度,它敌视,或者说不信任知识分子和对知识的追求。它可以通过许多种途径表达,比如攻击科学、教育和文学的价值。”中文版在线维基百科更直接认为,“反智主义是一种存在于文化或思想中的态度,而不是一套思想理论。”反智主义思潮表里一致的表现是:既然对知识都反感,更不用说把自己的态度表达为系统化的知识——理论了。不过,对于中国人来说,反智主义包装里面的东西,并不陌生,它不过是一些新名词帽子底下的老思想罢了。

  正如吴先生所言,美国社会可以反智,因为它是一个高度开放、高度教育化的社会,反智既不会形成固定的官方意识形态,或暴烈的革命意识形态,也不会妨碍人们受教育。当前的中国,则要警惕反智主义。我们的基础教育还没有完全普及,一些远离现代生活的村庄还在愚昧中挣扎,许多失学儿童还在渴望回到课堂,我们的政治体制还没有开放到可以随机吸纳各种社会思潮……这种情况下的反智主义,无异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会把更多的人滞留在初级劳动水平上,会诱发社会对立,激化社会矛盾,会把个别事件和零散的不满情绪汇聚为社会群体意识,这对于处于脆弱平衡状态中的改革社会来说,是抱薪救火,而不是普降甘霖。虽然薛涌对他的反智主义有严格限定,并不反对大学教育,但是,一种意识形态式的思想一旦被传播,它就由其自身的逻辑支配,毕竟,反智主义在中国,导致裸体的暴政和“四人帮”统治时期的暴乱,比导致一个文明、民主社会的可能性更大。

  本来,知识分子群体过于复杂,其言行很难笼统而论。薛涌先生作为比较有名气的学者,其学识比较渊博,文笔也好,不少文章令人获益匪浅。但有时说话不够周全,失于峻急和偏狭,颇让人匪夷所思。不妨拿出比较新的一个文本分析一下。

  不久前,薛涌先生在其新著《学而时习之:〈论语〉研究之一》的自序(参见《南方周末》1月10日)中指出:在道德上,“德”与“仁”的精神资源,绝不能从中国知识分子的传统中获得,而必须在小民百姓中挖掘。“知识分子代表了中国文化传统中最丑恶的成分。他们本质上都是韩非理想中的法术之士,自以为掌握着某种国家理性,总想着获得超越共同体自治的权力、干预老百姓的生活。钱穆和鲁迅,在现代中国知识分子中,在人格和学术上都属于保守派或激进派之中的佼佼者。但钱穆对中国历史的吹嘘,如同痴人说梦;他对西方民主和中国传统不相融的判断,也早已被东亚民主化的进程所否定。而鲁迅对老百姓的冷血,更不应该在未来中华文明中有任何位置。知识分子的精神被君主专制腐蚀至今,几乎无药可治。”你说,这样的言辞不够苛刻和偏颇吗?其用语很不辩证,太绝对化了!

  薛涌先生似乎有一种错觉,总以为周围都是被历史遗毒和现实烂疮所浸染而烂了根的可疑之人,因而不时露出鄙夷或决斗的神情。这种反智姿态,我有所理解。一些知识分子表现不佳,与权贵资本沆瀣一气,甚或良知泯灭,颓靡堕落,很让人生气或失望。但为文论理,还要实事求是,有一说一才好。

  在我看来,在如何进行文化改良或拯救的问题上,薛涌先生的观点有民粹主义化之嫌,值得商榷。他在《学而时习之:〈论语〉研究之一》的自序中认为,“惟一的出路,就是向最基层的小民百姓学习。”他谈到,几年前的一起矿难中,井底一个矿工临死前把自己的帽子交给身边的同事。这位幸存的同事最后把帽子转交给了他的妻子。妻子拿到帽子,见上面写着几行字:“孝敬父母,带好孩子,还张主任200块钱……”另有湖南老汉李绍为,为了把客死异乡的同乡带回家安葬,千里背尸,其信义与忠诚,感天地泣鬼神。薛涌先生接着评论道:“这里的文化精神,在知识分子里哪里还找得到?毕竟中国社会很大很深,官僚机构和国家权力即使不断侵入,也有鞭长莫及之处,所以这种小共同体内同舟共济的道德情操,才在最基层幸以保存。孔子及其门徒的许多言论,都是旨在保持小共同体内的亲情和道德规范。这是常常为历来的孔子研究者所忽略的,也是我所谓的儒家启蒙的最可贵的精神资源。”

  这里,关于孔子及其门徒的言论如何评价,我们姑且不论。薛涌先生所强调的向基层民众挖掘和吸取文化资源的命题,则不无道理。当然,这也不是什么新见解。毛泽东等人都有这方面的论说。不过,应当指出:文明的昌盛或衰落,究其原因,非常复杂,起码要在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历史和现实中寻找,不能一股脑儿的推到某个或一些阶层身上。其实,基层民众中固然有良性的、纯洁的东西可资利用和发扬,但也有劣性的或龌龊的一面。必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而不能笼统而论。

  不难看出,薛涌先生对鲁迅的诟病和评断太离谱了,既贻笑大方,也颇令人费解。其实,鲁迅在历史上遭到的诘难和诋毁何其多也,但他的思想对中国社会进步所发挥的巨大作用,谁能抹煞呢?至于薛涌先生谈到的千里背尸的“义举”,我倒想谈谈一贯的看法。鉴于李绍为等人生长的环境、年龄、受教育的程度,人们应对处于生存边缘状态的李绍为们给予足够的同情与关怀,但这种行为违背殡葬法规、与现代文明理念格格不入。如果纵容这样的行为,有人起而效尤,我们的旅途上将是什么景象?如果死者因患有传染性疾病致死,或遗体发生腐变,那么在对这样的遗体进行“乔装”外运中会造成什么后果呢?对这种可能侵犯公众利益并带来负面社会影响的行为,无疑应予制止。我始终认为,违背法治的道德褒扬是含有“毒素”的,是不足为训的!

  学问是老老实实的东西,来不得半点浮躁或随意——这一常识薛涌先生想必深为认同——无论如何,为学不要走极端了。(作者:薛克智)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春晚 爱因斯坦 步非烟 国花 于丹 申遗 虹猫蓝兔 虹蓝 星巴克 潜规则 雷锋 徐静蕾 王朔 性感 赵本山 搞笑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薛涌 | 吴先生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