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文化-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评论 > 深度

谁来医“文学肥胖病”?

  现在的文学,像当今的人,发福了,尤其是小说与报告文学,越写越长,越写越厚,而且,封面上缠上一根宽腰带,上面印着介绍内容的文字,比方说:“大师推荐/大奖得主/大时代巨著”云云,只是缠在书本的腰上,大腹便便感觉就是怕散了架,只好加上一根腰带了。

  我因为除了写点短文章也写一点诗歌,所以,读我文章的朋友,常提一个问题:现在还有人读诗吗?因为诗歌确实不如当年“红火”了,那时候全民写诗,在文学史上,正面反面的事件就有“大跃进诗歌”、“小靳庄诗歌运动”、“天安门诗歌运动”……现在读诗的是少了,不仅读诗的少了,读小说的,读报告文学的,多吗?在我喜欢读小说的年纪,全国每年出版的长篇小说,无论好坏,我都读遍它们。那时每年大概就是五六十部长篇小说问世,每周读一部,正好!现在不得了,每年出版的长篇小说有一千多部,能读得过来吗?据小说界的权威批评家说,好的也就二三十部(他说的还少点),也就是百分之二三值得一读,但问题在于“好的”百分之二三在哪儿?我如果读了十部二十部三十部,还没有读到好的,我不是亏得慌吗?至于报告文学,在我读报告文学的年纪,报告文学是报纸上最长的文体,说它最长,也就是一个整版,一万字上下,半个钟头解决。现在麻烦大了,动辄就是数十万字的大部头,重要点的选题还会给出个三部曲,除此之外,为老板写光荣史,为地方写政绩书,为企业打知名度,各种各样的巨著报告文学,让人望而却步!

  有人说了,这是“为伟大时代树碑立传”,也有人说这是“快餐垃圾、文学泡沫”,两种说法都偏激。形成这个“高大全――大部头文学时代”的原因很多,政治的、经济的、体制的、市场的,要说清楚可不容易。我只讲生产与消费的状态变了。首先是生产者变了,生产条件变了。早些年,生产一部小说,用手捏着笔写,手工个体生产,恐怕要一年半载,如果再修改抄写几遍,还得一年半载,于是敢动笔写,就要有胆子,有自信,有货在肚里,胸有成竹;送到编辑手上,他也需亲历亲为地读完它,然后排版、校对。得之不易,生产过程也就比较费力。现在高产快产,一是写作者高速,自己打字算是慢的,一边说,一边有人录入,或者自动语言录入,出口成章。写小说毕竟还要动嘴动手,要是整大部头的报告文学,大量的资料直接网上下载,“比印钱还快!”有个作者亲自对我说。完事了,刻一张盘,交给编辑;编者也省心,负责的认真在电脑上改动编辑,图省心的直接就可以用光盘排版。一个月见书不算奇迹,越不洗泥的萝卜,越能赶上“销售档期”,卖完了,再生产下部畅销书。

  当然,绝对不是每部小说、每部报告文学都是这样速成,好的也有,一定有。然而,整个图书市场“速生高产”的结果,使基数增大,好作品的比例――我说不清楚,因为我一无时间、二无胆量去通读它们――至少在权威批评家嘴里没有超过百分之十。这就难倒了读者:读?还是不读?这是个要命的问题。

  于是,引导消费的“新书发布会”、“研讨会”、“书评专刊”一系列的新产业问世了。开初还行,后来读者发现,有时叫得最响的恰恰像股市上的垃圾股。

  难道所有的文学都得了肥胖症了吗?也不尽然,短的还有,而且还好看。比方说,我的手机上收到的最新一则“短篇文学”如下:“郑筱萸被执行注射死,第一针扎下去没见效,再打还没见效,扎第三针郑抱着法警的腿哭:这注射剂批号是我批的,是假药,你掐死我算了,千万别这么一针又一针没个完!”当然,这只是文学,不是报告,是好读的短篇文学。

  谁来医“文学肥胖病”?反正我还没想出招。读着手机上的短小文学作品,我暗喜,幸好没有人往手机上发长篇啊……(叶延滨)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春晚 爱因斯坦 步非烟 国花 于丹 申遗 虹猫蓝兔 虹蓝 星巴克 潜规则 雷锋 徐静蕾 王朔 性感 赵本山 搞笑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