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文化-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文化新闻

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 关于"伪环保"及其他

  1月4日,已80岁高龄的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来到南京,在“市民学堂”上为南京市民作以“弘扬科学的人文精神”为题的讲座。之前,何老接受了本报深度报道组记者的独家专访,就社会上针对他的一些质疑,坦陈他的看法。


  关于“何祚庥院士资格”

  和邓稼先一起当选院士

  记者:您是中国科学院院士。近来,因为您对伪科学的口诛笔伐,以及对经济、社会问题的一些看法,有人质疑您的院士身份。对此您怎么看?

  何祚庥:我从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后,先到中宣部工作。后来国家要搞原子弹,需要抽调全国的力量,我是学物理的,就去了。原子弹、氢弹我都干过。我主要从事两大研究工作吧,一是做了一点原子弹、氢弹,另外是研究理论物理、粒子理论。现在做能源问题。

  记者:您在两弹工程里做什么工作?

  何祚庥:这个保密。

  记者:您和邓稼先一起工作过吗?

  何祚庥:邓稼先他们跟我一起干的。我跟邓稼先是老朋友啊。邓稼先、周光召,等等,我们都是同一年选上院士的。当选院士我一点都不知道,突然之间就宣布了,前辈们知道我们在两弹中的工作。

  关于“何祚庥全知全能”

  很多东西我还是懂的

  记者:有人批评您在太多领域发言,好像全知全能。

  何祚庥:很多东西我还是懂的。比如经济学。1955年,我跟罗静博(音)教授合写过文章———《马克思主义扩大再生产理论的数学分析》,研究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里扩大再生产的理论。当时,我跟罗静博拿起数学工具,对马克思、列宁给出的扩大再生产模型,做了详细分析,写了3篇文章,发表在钱学森主编的《力学学报》上。可以说,我接触经济学是比较早的。那时候,为了写这3篇文章,《资本论》我从头到尾读了一遍。

  我年轻时候接触革命、走向革命的重要原因之一是读了《政治经济学》。我也念了资本主义经济学。在清华大学念物理系的时候,每个学物理的学生,一定要选一门社会科学。我就选了经济学。谁教的?陈岱荪教的。我学经济学是陈岱荪的嫡传。你们可能不大了解陈岱荪,他是厉以宁、刘国光的老师,是我们国家研究资本主义经济学的开山鼻祖。

  记者:是哪一年的事?

  何祚庥:1947年。应该说,我是和经济学有一点关系的。这也就是现在我对经济问题发表意见的原因。比如说最近,人家找我采访,谈房价问题。我就回答,最重要的问题是供求问题,很多人要房子住,但是我们现在不可能有大量的房子满足老百姓的需求。为什么房价会涨?供求关系,这是非常简单的道理。为什么求大于供?农民进城,还有就是我们过去长期以来对老百姓的房子问题关注不够。我们过去住房都是很紧张的,现在集中解决,需求当然旺盛。还有一个原因是现有的人民币汇率,让海外的人觉得国内的房子便宜,就过来购房,扩大了需求。他买了房子不住,目的是保值。北京就出现了一种情况,越是高档的房子卖得越快。为什么?就是海外人士来买囤在那里。从供给来看,现在供给还是不足,供给的成本还比较高。假定我的分析是对的,希望通过打压来(能)降低房价,我就不相信。

  关于“反对伪科学”

  伪科学祸国殃民

  记者:在反对伪科学的斗争中,您一直旗帜鲜明。在您眼里,什么是伪科学?

  何祚庥:我们所反对的伪科学,是那些假借科学的名义,宣扬封建迷信,诈骗钱财,坑害老百姓,坑害国家的“科学”。这里有两个条件。一是它以科学的名义,二是它产生危害。两个条件缺一个我们都不叫它伪科学。假的话还要看它的程度,祸国殃民了,我们就说它是。不祸国殃民,就算了,不给它戴一顶大帽子。伪科学是顶帽子,不要随便戴。

  记者:您何时开始反对伪科学的?

  何祚庥:我年轻的时候,在清华大学毕业后,到中央宣传部科学处工作。那个时候就反对过。不过那个时候没有伪科学这个大帽子。记得我干过一件事。当时有个战犯叫黄维。黄维在改造的时候主动献出自己发明的机器。这个机器最后转到中宣部科学处处理。科学处交给何祚庥处理,我一看是永动机。

  记者:那个时候黄维就搞永动机?是哪一年?

  何祚庥:我记不清了,肯定是(上世纪)50年代。当时看了觉得没有价值就算了。

  记者:普通老百姓怎样才能分辨伪科学和真科学?

  何祚庥:害人呀,比如说气功害人呀,练的人走火入魔呀;法轮功,害人呀,太多了。

  记者:气功养生也是伪科学?

  何祚庥:气功是否养生还可以讨论,要紧的是气功害了人。练气功练出走火入魔的,你到精神病医院去查一查,多得不得了。有的医院专门设一个科,叫做气功导致精神病疾患。这都是有统计数字的。而且所谓安全气功,也不安全,照样有走火入魔的。

  关于“伪环保”

  脱贫只能通过发展生产力

  记者:对您的质疑中,有一个是您给中央写信支持怒江开发水电,说反对怒江开发水电的环保主张是“伪环保”。什么是“伪环保”?

  何祚庥:“伪环保”就是夸大、片面强调环保部门的利益,将环保部门的利益凌驾于整体利益之上,为了环保而环保。我觉得,环保的目的是为了人,不是为环保而环保。这牵扯到一个理念问题,环保是赞成以人为本还是以大自然为本。如果为环保而环保,他的理论基础是以大自然为本。

  以大自然为本的环保有一句标准语,就是大自然中有各种各样的生命,是个大家庭,有什么权利这个大家庭只疼爱人这样一个孩子,而对其他的孩子不疼爱。狗、鸡都要和人一样享受同等待遇。这就带来了实际问题。鸡得了禽流感怎么办?杀。狗得了狂犬病怎么办?杀。牛得了疯牛病怎么办?杀。人得了非典怎么办?你不能杀吧。要把他请到传染病医院抢救。如果以大自然为本,对大自然所有的孩子都要一样对待的话,对得了病的鸡、狗、牛就不能杀。这就是理念的问题。现在,国内每年有10万人被狗咬过。你去看动物保护主义论坛,对我们杀狗意见很大。何祚庥就批评,你这不是以人为本,是以大自然为本。名义上是弘扬人文精神,实际上是狗文精神、牛文精神、鸡文精神。这就是“伪环保”、伪生态。他们倒过来说何祚庥这是人类中心主义。我告诉你,以人为本的英文翻译就是人类中心主义。

  记者:您为什么说反对怒江开发水电是“伪环保”?

  何祚庥:说到这里,我先谈谈能源问题。我早就为能源问题发出过警告,说技术节能的潜力不大。在工业化快速推进的今天,面对大量的能源需求,只能在可再生能源上想办法。可再生能源的一项是水能,水能中一项是怒江。关注怒江的原因就在这里。

  怒江流域50万居民,都是少数民族,找不到什么路可以脱贫致富。我看到一个消息,说南京一个市民捐了些钱,支持怒江架桥。怒江过江是用溜索,我溜过,不太安全。这当然很好,但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解决怒江问题,是将解决人的问题放在第一位?还是让当地有点鱼呀、有点花呀?你说不开发也可以,怎么解决中国的能源短缺,怎么解决怒江地区的人民富裕。你只要有办法,你拿出来好的,我也不反对。

  反对怒江开发水电的人说,怒江水电上了以后,鱼就死了,景观淹没掉了,原生态没了,那里的猴子怎么样、狗熊又怎么样了。我去看过,猴子狗熊没看见。倒是看见1500米以下,树都砍光了;1500米到2000米,稀稀拉拉的;2000米以上是原生态。但是你修水库不会修到2000米,修到300米就不得了啦,跟那个原生态有什么关系?再举个例子,那个地方有个月亮洞,景观很好。反对的人说修了水库,景观就没了。我去看了,是有个月亮洞,3000米以上。这水淹不掉的呀。他就是为了环保而环保,找了很多科学上站不住的理由。

  记者:在您看来,除了开发水电,怒江地区人民怎样才能脱贫致富?

  何祚庥:在我看来,只有发展,离开了发展,这是不可能的。农民富的办法,只有工业化。怒江问题也一样,要紧的还是推动国家开发,开发水电,只能通过发展生产力来脱贫。

  关于“阴阳五行和中医”

  中医理论需更具科学性

  记者:您对电视剧《红楼梦》中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之死发表看法,称陈晓旭之死跟中医有关?

  何祚庥:对呀,我有一本杂志《抗癌之窗》,上面发了乳腺癌专家吴世凯大夫写的文章———《陈晓旭为何红颜薄命》,跟我讲的是一模一样。他们说何祚庥你不是大夫,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我的确不是大夫,但不说明我没有资格说这个话。

  记者:你们俩谁先说这个话?

  何祚庥:我先说,他后说。他是具体的文章,我只是发表了一个谈话。我讲的数字和他一样。

  记者:您不是大夫,您凭什么做出这样的判断?何祚庥:我讲话以前,总问过一点大夫吧。你以为何祚庥只有物理学家朋友啊,没有大夫朋友啊。治愈率这些数字,都是他们提供的呀。

  记者:您还说过,阴阳五行、中医是伪科学。有什么依据?

  何祚庥:我就举一个例子。何祚庥年轻的时候,在中央宣传部科学处。当时我参与过一件事情。卫生部送个报告来,希望中央给一笔钱,推广新法接生。过去的孩子生出来,接生婆用剪刀剪脐带,婴儿的死亡率可以达到40%—50%。你知道为什么吗?

  记者:感染?

  何祚庥:对了。但它不是一般的感染,一般的感染发发烧就完了。是破伤风。因为破伤风细菌容易隐藏在铁锈里。一剪刀下去,破伤风感染。什么叫推广新法接生?就是到农村找一些姑娘,参加培训班,通过显微镜看看细菌,给她们讲一些卫生常识,告诉她们剪刀剪脐带之前,一定要放到开水里煮开。告诉你一个后果,因为推广新法接生,我们人口猛增。

  记者:但这好像不能证明阴阳五行、中医是伪科学。

  何祚庥:我举个例子。根据阴阳五行,中医认为人的肝在左边。而解剖学却显示,人的肝在右边。这怎么解释?

  记者:中医说的肝是理论上的,不是西医所说的肝,它的功能也不一样。

  何祚庥:问题就在这里。玻普说,不具有可证伪性的理论是伪科学。还有,中医的治愈率也有问题,没有严格的统计。按照科学实验的要求,中医的治愈率要满足大量统计、对照、双盲三个条件。现在中医的治愈率不能满足这三个条件。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在医学当中,这三条就是实践。

  何祚庥,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理论物理专业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副理事长,中国无神论学会副理事长,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早期从事粒子理论、原子弹和氢弹理论研究。近年来,因他对伪科学、环保、中医等经济社会问题的看法,成为“曝光率”颇高的新闻人物,同时也受到不少人的质疑。 (来源:南京日报)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春晚 爱因斯坦 步非烟 国花 于丹 申遗 虹猫蓝兔 虹蓝 星巴克 潜规则 雷锋 徐静蕾 王朔 性感 赵本山 搞笑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何祚庥 | 邓稼先 | 罗静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