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文化-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文化新闻

跳水皇后自传被拒付稿费 高敏怒告一出版社

  “我本来并不想打官司,但是上海文艺出版社实在是太猖狂、太霸道了,我受不了这种气,我可以说是在愤怒之下将他们告上法庭的。”打通高敏的电话,心直口快的她将自己状告上海文艺出版社的缘由告诉了本报记者。在她博客中相关文章已经有数万人阅读,高敏笑说:“看来关注这件事的人还是挺多,如果有一天大家都懂得用法律的手段来打击不正常现象,这对整个国家应该说都是一件好事情。

  拿不到稿费高敏一怒状告出版社

  (记者 许绍连 杜娟)“上海文艺出版社总编郏宗培对我说:‘你想告就告去吧’”,前天晚上,跳水女皇高敏在自己的博客里“愤怒”地写道。在博客里,高敏透露,为了她的《追梦》自传一书,她不得不和上海文艺出版社对簿公堂。

  高敏花了两年时间,完成了自己的一本回忆录《追梦》。2005年,这本书被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高敏介绍说:“2005年4月9日,我的代理人与上海文艺出版社的代表杨葵,签订了一份《图书出版合同》。该合同约定:上海文艺出版社将为我出版《追梦》一书,并于2005年7月15日前出版该作品。”她透露,从2005年7月9日开始,自己配合上海文艺出版社在全国一共举行了9场签售活动。

  高敏的书比较受欢迎,每次她举行签售活动的时候都有很多读者到场。但在这风光的背后,高敏和出版社之间却产生了问题,她的博客题目就叫《上海文艺出版社,我对你已经忍无可忍》。在博客里,高敏提到,“按照双方合同的约定,截止2005年10月15日,上海文艺出版社应支付我版税(原文如此,应为稿费),但直到今天上海文艺出版社分文未付。为此,我的代理人多次与上海文艺出版社负责人及工作人员交涉,并多次打电话给上海文艺出版社总编辑郏宗培,要求他们依照合同约定支付报酬,但上海文艺出版社却以种种理由拒绝给付,同时还多次扬言说:‘你想告就告去吧’。”这种情况下,高敏找到了律师,准备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

  高敏认为,“如果任此事不了了之,不但是对自己不负责任,也是对社会不负责任,我想,上海文艺出版社既然能这样对我拒不履行合同规定的义务,还不知道会对多少作者这样。”目前高敏的案子已经定于7月4日在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

  成都商报:难道影响力如此大的出版社也会将合同不放在眼里吗?

  高敏:别说你们,我都觉得难以置信。当初我选择和上海文艺出版社签约,就是觉得对方是个大出版社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没想到反而恰恰遇到了“店大欺客”的问题。我本来就没打算靠写这本书来赚钱,所以对方违约在先,我也没有特别放在心上,但后来对方的表现越来越猖狂、霸道,终于让我忍无可忍了。

  成都商报:能不能具体给我们讲一讲这个过程?

  高敏:情况说起来也挺简单,书出来之后,出版社那边很快也就跟我不再联系,这样的状况大概持续了有一年左右的时间。我虽然也有些不高兴,但真正刺激我的,还是他们处理这一问题时的态度,先是我发短信他们没有任何回复,后来我跟他们的主总牛气,而且放出话来:“你想告就告去吧!”可以说,这句话深深地震怒了我:凭什么一家出版社不仅不将合同放在眼里,而且还表现得如此猖狂、霸道!我觉得如果连这样的气我都可以忍下去,我连自己都无法交代,更何况回国这两年来,我一直参与各种各样的公益活动,告诉那些弱势群体者要学会如何去保护自己,捍卫自己的权益。而且,上海文艺出版社敢这样对我,也肯定就用同样的方式对别人,所以我决定不再沉默:请律师告他们去!

  成都商报:透过这件事,我们看出了很清晰的“高敏风格”,眼里容不得沙子。

  高敏:我就是这样性格的人,平时坐飞机办登机牌看到有人不排队我都会站出来把他叫到后面去,何况现在这是一件牵涉到合同与法律的严肃性的问题。本来我也不是存心要打这个官司,但是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我就是要讨一个说法,为我自己,也为那些与我有类似经历的人。

  成都商报:你的诉讼请求是什么?

  高敏:很简单,就三点。一是解除我们当时签订的合同,我已经不可能再跟上海文艺出版社有任何合作;二是要求他们公开赔礼道歉;三是将我应得的稿费及利息全部赔偿给我。该我得的,一分也不能少,不该我得的,多一分我也不要。

  成都商报:钱的数目往往是一个敏感问题,你如何看这个问题的呢?

  高敏:追回我应得的稿费不是我打这个官司的主要目的。我打这个官司,在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同时,也希望向所有的人都传递这样一个信息:对于那些不讲信用的人或单位,我们就是要敢于拿起法律武器来跟他们认真到底,我们再也不能用自己的软弱来换这些人在背后的偷笑了!稿费其实并不多,总共17万多,加上利息也不到20万,我在北京体育大学设的“高敏奖学金”的钱都比这个还多。钱虽然不多,但是我凭什么要把它留给这家出版社?我把它拿来多做一些善事不是更好吗?

  成都商报:你和上海文艺出版社之间还有调解的余地吗?

  高敏:我确实想过通过调解来解决这个问题,也进行过这方面的尝试,但是对方没有表现出任何诚意,虽然我现在并不拒绝调解,但是前提必须是满足我诉讼请求中的所有三个要求。

  成都商报:开庭那天你会到场吗?

  高敏:目前我还是考虑请律师代替我出庭。我并不想把这件事变成一个炒作,但是7月4日案子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的那一天,会有很多人关注。我希望通过这个官司向更多的人传递这样的一个信息:这个社会的任何进步,都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退缩与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记者 许绍连 杜娟

  高敏律师:这是典型的根本违约

  高敏的代理律师是北京蓝鹏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律师张起淮,这位2006年“中国十大风云律师”的当选者有过数百场官司的代理经验,但对发生在高敏与上海文艺出版社之间的纠纷,他还是用“不可思议”四个字形容,“上海文艺出版社怎么能够如此肆无忌惮,无视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呢?”

  张起淮说:“高敏的这个案子将由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知识产权庭进行审理。在接下高敏这个案子之后,我认真地研究了相关材料,发现并确认高敏已经完成了合同约定的所有义务,但是上海文艺出版社一方对于自己的义务不仅没有履行,甚至根本就没有任何准备履行的意思。我跟上海文艺出版社法律工作室的廖律师进行了沟通,他不仅确认在整个过程之中高敏没有任何过错或责任,而且确认《追梦》一书的销售款已经进入了出版社的账户。什么都承认,但就是不拿钱,如此恶劣的行径在我以往的那么多官司中甚至都是前所未有的,尤其是出版社总编郏宗培的那句‘你想告就告去吧’更是让人觉得在他们的眼中简直就没有任何法律的概念可言。我与高敏有一个同感,作为知识密集型的出版社竟然如此行事,实在是一个莫大的悲哀。”

  张起淮还说,由于上海文艺出版社在整个过程中的违约事实非常清楚,因此本案可以说是典型的“根本违约”,也即合同签约一方完全违约,“如果我们更进一步追究的话,甚至可以说该出版社的行为属于欺诈行为。”本报记者许绍连杜娟

  出版社:原因很复杂

  上海文艺出版社总编辑郏宗培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的确没有支付高敏《追梦》的稿费,这其中涉及了很多复杂的原因,现在他们已经请出版社的律师与高敏的律师协商解决此事,“我们也希望通过协商能解决这个问题,如果实在不行,那也只有通过法院解决了。”

  记者 蒋庆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春晚 爱因斯坦 步非烟 国花 于丹 申遗 虹猫蓝兔 虹蓝 星巴克 潜规则 雷锋 徐静蕾 王朔 性感 赵本山 搞笑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杜娟 | 许绍连 | 张起淮

说 吧 排 行

搜狐分类 | 商机在线
投 资 创 业 健 康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