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文化-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专栏作家 > 随笔 > 庸人 > 个人文章

庸人:危险接触(14)

  三

  我不懂什么叫创作周期,据说有高潮、低谷之分,据说有些作家一旦进入低谷就几年都写不出东西来。可我至今也没这个体会,我的经验是写完一本,再写一本,然后接着来,有十天不写东西我就觉得自己是个废人,再没什么用了。

所以第二本小说交到出版社没半个月,我就开始写第三本了。

  第三本小说一开写,我就把出版社的事忘了,实在太忙了。我是白天上班,晚上写小说,几乎每天都能保证三千字的进度。后来再不上班了,而写作进度却并没有加快,为此苦恼过好长一段时间。老婆作为旁观者自然比我清楚,有一次她劝慰道:“谁说收获不大,你看看自己的眼睛。以前总是红的,现在好了吧。挣钱是重要的,身体也是重要的。你要是跟你爸似的,五十来岁就死,我可就真成遗孀啦。”

  终于出版社的编辑等不及了,那天他在电话里都快跟我急了。“庸人,你真会拿堂!稿子在我手里一个多月了,您连问都不问,大松心呢你!”我终于想起来了,赶紧赔不是。编辑倒是很大度,约我第二天去出版社谈谈。

  我们在出版社一见面,编辑先来了个下马威。“庸人,小说可不能这么写,你看看你写的是什么呀?”

  我大惊,难道这本小说写砸了?赶紧抻着脖子道:“全是市井小人物的小事啊,挺真实的。”

  “写小人物可以,可小人物里也有好人吧。三十万字的小说,一个好人没有,一件好事没有,嘿!你是怎么想的?”说着编辑把我的稿子摔在桌子上:“你看看,你看看,有一件好事没有?卖房子,售楼经理把一套房卖四回,然后卷着钱跑了。开小卖部的碰上花假币的,好不容易看上一个女的吧,还是人家的二奶。对了,有一个好事,是有个见义勇为的,可那人是个傻子,你这不是骂人呢吗?你真行,让我怎么说你啊?”

  我不知所措了,脑门上直冒汗。“可,可我真没碰上过什么好人好事。原来我卖油漆的时候,让一个湖北人骗了,五万多块钱的货到现在都没影儿,我也没见人家良心发现啊。我开饭馆的时候,天天有溜桌的,你一报警,一群东北人揣着刀在你门口堵着。我家开小卖部的时候,平均一天有三起儿送假货的。我爸住院,医院他妈的差50块钱都把人扔在外面。非要写好事,非要写好事那只能瞎编了,实在不成我瞎编几条?”

  编辑扑哧一声笑了:“你倒是挺实在的,算了就这样吧。但我还得问你一句,你今年到底多大了?”

  “三十一。”

  “行,行,有潜力,老舍三十八岁出名,你用不了三十八。告诉你,你干别的全是瞎折腾,你就是写小说的料,你的语言感觉太好了。我当了三十年编辑,什么稿子我没见过,可我看你的书,我就觉得人物在眼前晃悠。写吧,想写多少写多少,你年轻,千万别把这几年荒废过去。”

  那天我是飘着回家的,一见老婆就把编辑的话重复了三遍,老婆却冷冷地说:“好哇,等你出了大名保证瞧不上我了,等你真找了二奶,你就是过失方,分财产肯定没戏。”我没想到老婆如此深谋远虑,马上指天发誓,这辈子生是老婆的人,死是老婆的死鬼。老婆却根本不信:“真到了那时候,你自然把今天的话忘了。我才不在乎呢,花着你挣的钱,住着咱们新卖的房子,供养着小白脸,日子肯定不错。”

  “胡说,你敢?”我急了。

  “咱们都离婚了,我有什么不敢的。”老婆喜气洋洋地说。

  “就是咱们真离婚了也不许你找别人,你这一辈子只有我一个男人。”我大声吆喝起来。

  “呵,你比拉登都厉害。”

  我也觉得这话说得过分,马上换了副笑脸:“再说咱们怎么能离婚呢?你有旺夫运,离开你,奴婢我当得成作家吗?”

  老婆这才撇了撇嘴:“知道就好,咱们结婚的时候你只是个业务员。”

  我赶紧点头。

  “对了,人家老代小说的事你问过了吗?”

  我使劲拍了把大腿,立刻抄起电话,电话那头的编辑笑道:“光顾说你的事了,我也忘了。那本小说我看过了,就两个字‘烂情’,一点文学价值都没有,他一定要出版的话只能弄一个书号,自己印了。”

  “您能帮忙吗?”我问。

  “帮他问问还是可以的。”编辑无精打采地说。

  我得了这句话已经很高兴了,反正老代也是自己出资,在名作家出版社弄个书号他应该满足了。

  

  眼看就到春节了,我和老婆本来准备利用春节假期到外地玩儿一趟,但庄浩任的钱一直还不上,我纵使脸皮再薄也绷不住了。腊月26那天,我走进庄浩任的办公室,回手就把门关上了。公司的办公面积不见长,而他的办公室却从二十多平米一直长到六十多平米,最近他又打通了一间办公室。屋里到处是庄浩任收购的古董、字画,破烂家具都是从潘家园古玩市场弄回来的。

  庄浩任明显知道我的来意,他摊开手道:“现在公司的确是困难,咱们是朋友,那两万块钱能不能再缓一缓?”

  “新华书店又回了一笔款子,八万多块呢,昨天我刚拿回来的。”我气哼哼地说。

  “这事我知道,可咱们欠了一屁股债,房租得交、股东要收益,供货方要欠款,多少都得拿出点儿来。”庄浩任的样子很诚恳。

  “别人的钱都应该还,我的钱就不应该还?我现在还没跟你要版税呢,你先把我从家里拿出来的钱还上。”

  庄浩任抱着额头不说话,似乎很是苦恼。最后他叹口气道:“春节我准备去趟陕西,一大群朋友都约好了,不能失约。这样吧,等我回来,争取把你那两万块钱解决了。”

  “你有钱出去玩儿,没钱还帐?”我依然不肯罢休。

  “朋友,你还要我怎么样啊?一大帮人指着我开工资呢,房屋、水电、工商、税务全是钱。我容易吗?你看看我的头发,少多了,每天洗澡都能缕下好几百根来。我去陕西就是为了缓和一下神经,等我从陕西回来,保证把那两万块给你,我是赖帐的人吗?咱俩好歹也认识五六年了吧,我为人你还不知道?”庄浩任居然有点儿急了。

  我无奈地走了,我知道一回家就会听到老婆的风言风语,我没法反驳,老婆肯定说得全对!

  “公司开销大跟咱们有什么关系?他掉头发,那是活该,他怎么没秃啊?他去陕西耍,用的是咱们的钱,你知道不知道?我们出去旅游的事都计划好了,东南亚没去成就算了,连趟山西都去不了。他怎么不是赖帐的人?他的为人你还没看清……”

  

  四

  我和老婆旅行的计划泡汤了,好在我有事干,一个春节假期下来,第三本小说的初稿就差不多了。

  而且我早就拟好了下一本小说的题目,想弄一本历史小说。好多朋友都说我没什么学问,只得靠写身边的人蒙事,我就写一本历史小说让他们看看,我庸人写棺材里的人,我气死这些不长眼的。

  春节前,老代和医人先后找到了我,他们都是来报喜的,老代托人找到了名作家出版社的社长,医人挣了180亿美元。

  老代是腊月二十八来的,这小子一见面就炸着膀子,眉飞色舞地说:“兄弟,我一个朋友跟名作家出版社的社长是哥们儿,我通过他和社长见面啦,社长答应给我办一个书号。”

  我皱眉着说:“我那边也托人了,不会撞车吧?”

  “没事,小编辑一听说社长出面了,不得给社长点儿面子,咱这事还好办了。”

  “多少钱?”

  老代突然伸出两个手指头:“才这个数。”

  “两千!”我几乎叫了出来,两千块钱一个书号,这不是白给一样吗?

  “你又不是没办过这种事,两万。”老代嗔怪地瞪了我一眼,好象我是成心抬杠。

  “不对呀,上回我找那个编辑才花了一万五。”我有些纳闷,难道社长说话没编辑管用。

  “不可能,社长真是答应的两万。”老代也是颇为吃惊。

  “真是一万五,我这儿有发票的复印件。”说着我把复印件找出来,请代大作家检查。

  老代的脸色立刻变了:“怎么会多了五千?这话是怎么说的?真没错。”

  “我蒙你干什么?”

  “那,那要是这样还是找编辑吧,五千块钱够印一千本书的了。”老代大咽了口唾沫。

  “那就等编辑的消息吧。”我道。

  事有凑巧,老代还没走,编辑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还没等我说话他就在电话里骂了起来:“你那个朋友是怎么回事,吃多啦,撑糊涂啦?没事找我们社长干什么,他有病啊?”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我望着老代,嘴一个劲地往上翘。

  “刚知道的,我拿着稿子去找社长,社长说他已经知道这本书了。”编辑怒道。“这不是给我下拌儿吗?让社长知道我到处联系书号的事,好象我组不来稿子,靠书号完成任务呢。”

  “我那朋友也是个棒槌,他真是不懂。改天我让他请你吃饭。”我笑道。

  此时老代已经知道了,此事与他有关,他紧张地凑到话筒旁,耳朵来回呼扇,连鼻孔都张大了。

  “吃饭?谁没吃过饭?以后办事让他长点儿眼。”

  “书号还是一万五吧?”我问。

  “社长说过了,两万,一分钱不能少。”

  “不是都一万五吗?”我大为不解。

  “本来是一万五的,社长说你朋友托的那个朋友以前蒙过他,多收五千已经是便宜了,要不根本不给他出。对了,社长还说了编审费五千六,一分都不能少。”编辑突然呵呵笑了起来。“这才叫偷鸡不成呢,哈哈哈……”

  我无奈地放下电话,老代颓然地坐下了。

  “你都听见了,人家就要两万。”我赶紧背过脸去,省得让老代看见脸上的笑容。

  老代狠狠地拍了下大腿:“我找别的出版社,中国有好几百家出版社呢。”说完他怒气冲冲地走了。

  医人是腊月二十九来的,这小子事先让小石打来个电话,通知我医人先生下午三点到。我气得差点把电话摔喽,他居然把自己当成处级以上的干部了。

  下午三点钟医人先生真来了,小石在前面引路,这家伙头发上沾着草叶,穿着一件破旧的羽绒服,迈着四方步溜达进来。我大张着嘴跟在后面,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迎接这位大人。医人端端正正地坐在我家客厅的沙发上,嘴角是一边高一边低,满嘴的龅牙东倒西歪地龇出半寸多长。小石战战兢兢地立在旁边,一个劲冲我眨眼。

  医人大约坐了半分钟,似乎觉得派头摆足了,便咳嗽一声:“听说你最近又出了好几本书?有小说,还是纪实文学,啊?”

  我是真被这家伙搞糊涂了,看这样子,处级干部不算什么,最少也是局级干部的做派。“是,是出了几本书。”

  “我是没走眼,当时我就觉得你小子有出息,行,还挺争气的!”医人自命不凡地点了点头,然后无限困倦地打了个呵欠。“不错,不错。是这样的,我有这么个事,特好的事,你来配合配合,事情成了有你的好处,我说话算数,绝对少不了你的。”

  “什么事啊?”我看了眼小石,这小子正冽嘴呢。

  “是这样,你是不是跟媒体的人很熟啊?帮忙呼吁呼吁,扩大扩大这件事的影响,也就是发表几篇报道文章,引起大家注意就行了。事成之后呢,我给你这个数,算是回报。”说着医人伸出三个手指头。

  “记者的劳务费得单出。”我心道,三千块钱打发了我也就算了,那些记者能干吗?

  “记者的钱另说,这个数是你个人的。”医人大方地说。

  “行,三千就三千。”我觉得这事还干得过儿。

  “三千?”医人忽然开始惊叫了,他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三千块钱,三千块钱是钱吗?你是骂我呢?三亿美元,给你三亿美元。”

  “你——说——什——么?”我惊得一字一字地往望蹦,舌头在嘴里转着圈儿地跳芭蕾。

  “给你三亿美元,这个,这个我知道我欠你的稿费,我欠你的人情,你以前也的确帮过我。这人呢是欠什么都行就是不能欠情,还不清啊!”医人痛心疾首地晃了晃脑袋。“三亿美元你就先花着吧,花完了再找我要。”

  我望着小石,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答复他,而小石苦着脸翻白眼,嘴把下巴都拉长了。

  “我早就说过,咱们不是凡人,咱们是干大事业的,等我发迹了,我就把兄弟们都带起来,都得成了人物,谁让我比你们俩大呢。”医人的使命感很强,他仰着头,一脸的大义凛然。

  “你哪儿弄三亿美元去?你以为那是里拉呢?日元?日元也不行啊。”我忽然觉得不对,里拉已经没了,现在的欧元比美子都值钱。至于日元也别想,三亿日元也相当于好几百万美元呢。

  医人煞有介事地点了点脑门:“得靠脑子。现在是什么时代?信息时代,软技术时代,知本时代!没脑子行吗?”

  我又望了望小石,比起医人来这个色情诗人倒是可爱得多。小石终于清了清嗓子:“医人说他发现了控制全球温室效应的有效办法,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中国国务院应该支付给他180亿美元的报酬,现在医人已经向国务院和联合国申请款项了。”

  我的眼珠快晃出眼眶了,难道医人和国务院挂上关系了,就凭他?

  “对,我已经给朱总理去了六封信,直接写的国务院朱总理收。另外我的信已经直接寄纽约联合国总部了,联合国的回复指日可待。到时候我请你们哥俩去纽约玩儿一趟,看看自由女神和世贸大厦。”医人整个上半身都开始摇晃,似乎随时会从沙发上摔下来。

  “什么办法能控制温室效应?”此言一出,我就差点给自己一个嘴巴。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在研究这个问题,他医人怎么会想得出来?去纽约看世贸大厦?他晕了,世贸大厦早成废墟了。医人的话怎么能信呢,当时他还说1+1=2是他求证出来的呢,全是胡喷!估计又是来借钱的。

  “那我可不能告诉你,这事就是层窗户纸,捅破了就全明白了,谁还能给我钱呢?”医人居然懂得保密原则。

  “那朱总理给你回信啦?”我的语气里已经全是嘲讽了。

  “这是国家机密。知道什么叫机密吗?告诉你,全中国就我知道什么叫国家机密,全中国就我知道如何控制温室效应。明年就是十六大了,十六大上你就等着吧,到时候你就全明白了。”

  我忽然记起来,上次见到小石时,他说医人疯了,难道这家伙真是疯了?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相关新闻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春晚 爱因斯坦 步非烟 国花 于丹 申遗 虹猫蓝兔 虹蓝 星巴克 潜规则 雷锋 徐静蕾 王朔 性感 赵本山 搞笑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庄浩任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