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文化-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专栏作家 > 随笔 > 庸人 > 个人文章

庸人:危险接触(10)

  五

  印刷厂在通州,从印刷厂赶回城里时已经是下午四点了。我在大北窑倒换地铁,准备回公司,却在地铁口看见了熟人。

  那家伙在卖北京晚报,要是没什么特殊情况,我也不会注意这小子,偏偏他是个另类报童。

  他站在地铁口,挥舞着晚报,声嘶力竭地喊道:“晚报啦,北京晚报,六毛一份,六毛一份……”

  在北京生活过的猴子都知道,北京晚报五毛钱一份,这小子居然敢卖六毛,难道就不怕别人扔酒瓶子吗?我赶紧寻声望去,这家伙一手举着晚报,另一手举着本油印小册子,居然是小石。只听他接着喊道:“晚报啦六毛一份,只加一毛就能买到旷世奇文,绝代诗作,大开眼界,愉悦身心……”

  只听人群中有人喊道:

  “有什么奇闻,抓住拉登啦?”

  “是不是南方又塌了一座桥啊?”

  “房子降价啦?”

  小石连眼皮都不抬:“晚报啦,晚报啦,只加一毛就能买到中国前卫诗人的诗集,中国色情诗歌的开山之作,绝版绝版,只此一份啊。”

  众人听说是色情诗歌,立刻有十几个人扑上去,抓了几份,小石便点钱边卖报,似乎很熟练。

  我瞧准个机会钻进去:“嘿,小石好久不见啦。”

  小石一看是我,脸上顿时出现不屑的表情:“哼,见不见又怎么样?你们北京人都是文坛的混混儿。”

  “怎么了?”我不明所以。

  “我卖的是正经纯文学,谁跟你似的,为了挣钱什么都写。纪实文学,骗人的吧?”

  我大惊,难道的正经纪实文学还抵不上色情诗歌吗?“是,是,我是瞎混的,没什么理想。这就是你的诗集?”我指着油印小册子问道。

  听我这么贬低自己,小石居然很开心。他举着小册子道:“这是中国色情诗歌的开山诗集,以后肯定值钱。”说着,他要了我的电话,又塞给我一本小册子,一个劲叮嘱我要保存好,将来会值大钱的。

  此时买报的人越来越多,小石根本顾不上理我了,转眼间几十份晚报被抢购一空。这时有个男子在外圈儿喊道:“色情诗歌色情吗?”

  小石白了他一眼:“不色情能叫色情诗歌吗?我是中国色情诗歌的第一个诗人,大家记住,我叫小石,甘肃人,今年二十四岁。”

  只见那个男子奋力冲进来,揪住小时的衣襟道:“真色情?”

  “当然色情。”

  男子突然亮出警察的工作证:“贩卖黄色书籍,跟我走。”

  小石的嫩脸立刻变成了猪肝:“我卖的不是黄书,是诗歌,是中国色情诗歌的开山……”

  “少废话。”警察一翻手,小石立刻来了个九十度大鞠躬,额头差点撞到自己膝盖上。看热闹的人群一哄而散,我也夹在人堆里溜了。在进入地铁口的一瞬间,我回头望去,只见小石双手抱头,蹲在地上直哆嗦。

  我站在地铁站里半晌无语。

  在地铁里我打开小石的册子,由于广告公司有许多印刷业务,我断定小册子的成本最少得三四毛钱,也就是说小石是赔着钱卖的。诗集里通篇是触目惊心的乳房和大腿,我相信小石很可能还是处男,但他对色情的钟爱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估计这就是色而不淫吧?

  忽然我眼前一亮,有首叫《毒品》的诗吸引了视线:

  生下来我们就沉浸在生活中,

  它就象毒品,

  让我们欲罢不能,欲哭无泪

  我们的早点是吗啡

  我们的午餐是杜冷丁

  晚上我们靠咖啡因充饥

  而平时

  大把大把的摇头丸是我们的糖豆

  这就是生活

  我们精神抖擞,我们朝气蓬勃

  我们拥有无尽的力量

  该戒掉了

  戒掉之后,我们开始

  新的生活

  我看过小石的不少作品,只有这个玩意儿还有那么点儿意思,似乎和文学粘边了。也亏他想得出来,戒掉生活,我们的日子就会顺心了吗?无非是换一个词,比如把生活改成做月子。人要想戒掉生活的毒品,除非是戒掉吃喝拉撒,除非是赶走身边的女人,除非是直接死掉。

  六

  十天后印刷厂通知我们取书,前提是再交三万印刷费,这次庄浩任不知从哪儿变出了三万块钱,好歹是把书拉出来了。由于没有库房,我不得不当天就把两万本书运到了新华书店总店。

  在我的印象中,书不过是一本一本的小玩意儿,即不占地方又没多大分量。这次一运书才知道,什么东西多了都跟山似的。两万本书,把三辆大型面包车塞得如同填鸭相仿,所有的座位都被占满了,我和几个装卸工只得四个人挤在一个座位上。

  车从孵化中心开出来,一路南行。在几个立交桥处差点出了事故,这几辆破面包超载严重,连立交桥的坡路都爬不上去,经常爬到一半就熄火。我大声咒骂破车不争气,司机却抢白道:“还不争气,非得把车弓子压折喽。您知道我这车载重多少吗?两吨,现在车上这点儿书得有四吨多了。”

  三辆车好不容易才蹭到新华书店,我办完入库手续,就开始卸车。可能是装卸工少了点儿,可能是书店排子车一次只能拉走几百本,可能是我这个现场指挥实在不得力。整整卸了两个多钟头,眼睛都累花了。

  书店的库房管理员跟着我们忙活了半天,最后他突然发现我跟封面上的作者照片长得太象了,便左一眼右一眼地打量起来。

  我让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便问道:“您看什么呢?”

  “这本书的作者是不是你哥哥呀?”说着他举着照片和我的脸对照起来,嘴里吱吱地说道:“像,真像!肯定是你哥哥,最起码也是你表哥,我说你这么卖力气呢,自己家的事吗!”

  “那就是我。”我几乎快哭了。

  “什么?”管理员立刻来了精神,顿时放下手里的活儿,唧唧喳喳地围上来。我的脸象被无数狂蜂浪蝶扫描着的巨大花朵,又痒又腻歪,后背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真的嘿,真的嘿!”管理员大叫:“不对,不对,我们这儿从来没有作家亲自送书的,您瞧瞧您,怎么跟我们一样啊?”

  我知道他让我看什么,由于天气炎热,背心早就湿透了,身上都是馊臭的汗味。我甚至能隐约感到汗水顺着脊背一股股地流入内裤,然后沿着大腿内侧一串串地滑下去。我勉强笑道:“作家也是普通人,这不是在体验生活呢吗,要不怎么些写书啊?”

  “对,对,对。”管理员恍然地拍了拍脑门:“我说也是,作家能跟我们卖苦力的一样吗?原来是体验生活,对了,有空您也写写我们。我们这里面的事可多了,我跟您说,当个科长就有女人往身上贴,您说这叫什么事啊。咱们一天到晚累得跟龟孙子似的,人家小茶壶一端,小蜜旁边陪着,开开单据就挣钱。您真得写写,写写咱老百姓过得多不容易。我跟您说,我们副科长也不是东西,那小子为了把科长搞下去,天天给上边写告状信,您说人家搞小蜜碍他什么事了,人家也没找他老婆呀……。”

  当天我在库房门口开了个伸冤会,快下班了,这帮人还不放我走呢。

  

  第二天我把新华书店的单据交给庄浩任,庄浩任兴奋地说:“8月8号,咱们的新闻发布会准时召开。这可是炒做你的好机会,咱们一定法得把你炒出名来,让人家知道咱们公司有个大腕。”

  他微笑着等着听几句感谢的话,而我眼望天花板,跟没听见似的。你小子哪有那么多好心,不过是为了卖书挣钱。

  如果庄浩任是自己花钱办个新闻发布会的话,没准我应该给他个面子。但这小子只是想利用这事把死钱变活钱,外加宣传公司形象,我凭什么谢他?不过是搂草打兔子的事。

  原来公司刚开张那阵子,为一家高级餐厅做了几期广告,但效果并不明显。餐厅一怒之下就换了家广告公司,但他们拖欠了庄浩任公司几万块钱的广告费。庄浩任连要了几次,餐厅便找出各种不付款的理由,其实就是想赖帐。这种经济纠纷是任何人都无法解决的,最后庄浩任想出了以餐换会的主意。利用餐厅的地点召开新闻发布会,餐厅提供食品和酒水,双方解除债务问题。这一来庄浩任不用花一分钱却办成了新闻发布会,餐厅解除了债务关系,也利用那群记者给自己做了宣传,何乐不为?

  发布会的事定下来后,我便四处邀请记者,几天后果然有十几名记者给了回信。我高兴得把这个消息告诉庄浩任,庄浩任却阴阳怪气地说:“又白吃饭,又落礼物,他们能不来吗?对了,礼品标准是二百块,到底送什么呀?”

  “这得你定啊。”我不愿意做花钱的主,省得将来落埋怨。

  庄浩任琢磨了一会儿,忽然敲着桌子道:“去年电信公司那批礼品还在吗?”

  “你是说拿这批手表当礼品?”这事我很清楚,去年重阳节前有个区电信公司找到我们,希望做一批礼品送给退休老干部。庄浩任满口答应,当下就找了一家南方小厂子,订做了一批手表。也不知道那家厂子是怎么想的,手表走得挺准,时针、分针齐全,却忘了安装秒针。电信公司认为是废品,立刻就把合同撕毁了。庄浩任逼着手表厂退钱,可人家号称不带秒针的手表是时尚产品,根本不是废品。于是一百多块手表一直打发不出去。

  “当然了,废物利用吗!”庄浩任觉得自己的主意很妙,立刻拍板敲定。

  新闻发布会的当天甚是热闹,除了十几名记者外,庄浩任把他所有的亲戚、朋友、客户都请了来。而我则象个新郎,在饭桌间来回敬酒,一口东西都没吃,发布会结束时我竟险些饿昏过去。

  记者们比较清闲,他们把新闻通稿拿到手后便甩开腮帮子猛吃,宴会举行到一半就先后退席了。

  此时来了桌比较特殊的客人,庄浩任特地为他们单叫了一桌菜。我远远望去,发现桌上摆上鲍鱼,顿时吃惊非小,而桌上我唯一认识的,只有号称自己是作家的老代。

  不一会儿庄浩任把我叫到鲍鱼桌上,指着一位气度非凡的中年人道:“这是万总,皇城影业公司的老总。”

  我点头哈腰地致敬。

  接着庄浩任指着另一位四十来岁的黑胖子,介绍道:“这是伟良,广播电台的著名策划人。”

  我再次点头哈腰。

  万总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伟良却一脸不见外地把我拉到身边。“我是伟良,伟岸的伟,善良的良。哎呀!啧啧……”他望着我,一个劲摇头。我赶紧傻笑两声,心里却道,难道不是伟哥的伟,逼良为娼的良吗?伟良接着说:“年轻人真有出息,才三十岁吧?”

  我点头。

  “我早就听说你,《外地人在北京》、《千面网虫》,现在又弄了本长篇小说,后生可畏呀。前后有一年吗?照这样下去,你非得成高产作家不可。”伟良的表情忽然神秘起来,他指着万总道:“这是万总,知道吗?皇城影业的老总,中国影视界的知名人物。”

  我有些腼腆的点头。

  伟良接着道:“兄弟,现在咱们先把个人关系建立起来,先处处关系,将来呀你别写小说了。写小说能挣几个钱?挣钱得靠剧本。先把小说改成剧本,然后就专门写剧本啦。有万总给咱们托着,什么事干不成?”

  我诚惶诚恐地点头。

  伟良压低了声调,对着我的耳朵说:“当编剧可是名利双收的事,而且还少不了女人。你知道有多少想出名又没门路的女演员吗?多了去了,北影厂门口足有十卡车。等你成了名她们就得变着法找上你,让你比着她们的形象写剧本,跟苍蝇似的。可咱凭什么给她写呀?咱得落点什么吧?她们必须奉贤点儿真格的。到时候兄弟你就美吧,要财有财,要色有色,天天有人陪你睡觉,还全是漂亮姑娘。赶明儿,哪个女演员成了明星,你的便宜就占大了。”说着伟良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目光炯炯地说:“兄弟,真到那一天,你可别把哥哥忘喽,是我把你领上这条道的。”

  

  第六部分

  影视和女人

  一

  伟良和万总似乎真是影视圈儿的红人,此后我们一起吃了几顿饭。有一次在饭馆的确碰上个很有名的男影星,他居然跑到我们桌上来,点头哈腰地向万总敬了一杯酒。

  但有件事,我心里一直在打鼓,庄浩任好象和万总他们有什么交易,而我却不知情。为此我三缄其口,生怕一不留神被他们抓住什么破绽,同时我尽可能是观察他们的举动,千万不拿让他们骗喽。

  介绍新书的文章陆续在报纸上发表了,据说新书的销量不错,很多书店都在加货。庄浩任特地在车后箱里装了两包书,走到哪儿都会送人两本,口口声声地说:“您看看,这是我们公司做的。”

  此时我必然会舔起胸脯,等着庄浩任介绍,可人家把书送出去就完事,好象这事与我无关。

  两个月后,新华书店的第一笔书款回来了,我随着书款走进庄浩任的办公室。“那什么,我那两万块钱,公司是不是先还上。这笔钱公司已经拿走四个月了,为这事我媳妇老跟我吵架。”

  庄浩任似乎根本不记得这事,他晃荡着眼珠子想了半天才道:“是这样,新华书店是回了几万块钱,可我已经交房租用了。”

  我觉得下巴和脸颊接环的那个地方“喀吧”响了一下,整张脸的变形了。我这人就是没出息,恼怒到极点的时候,往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憋红了眼睛盯着对方,到最后就剩下动手了。

  庄浩任感受到了我的愤怒,他赶紧站起来解释道:“你放心,公司还能亏待你?公司投资为你出书,你用作品为公司挣钱,大家各取所需,咱们是利益共同体啊,是吧?咱们有福共享,有难呢?现在,现在公司的确是有点儿紧张,快掰不开镊子了。你也克服一下,啊?”

  “我倒是没什么?”我终于把憋在胸腔里的那股东西喷了出来。“你知道不知道,我刚把家里的帐还完,好不容易才攒下两万块钱。当时拿出来就是背着老婆拿的,老弄不回去我怎么跟我老婆交代?”

  “老婆的事就是好好哄哄吗,说几句好听的就得了。咳!那两万块钱就是几个月的事,等下批新华书店的汇款到了,优先给你解决。”庄浩任看了看表:“过一会儿有个创意会,是关于房地产项目的,你也好好想想。”

  当天的创意会上,我一直没说话。

  庄浩任首先介绍了一下项目情况,项目没什么新鲜的,不过是普通住宅而已。这几年北京的房地产公司就象前些年的出租车公司一样,越来越多,越多越不值钱。房子卖不出去,开发商们便拼命做广告,希望卖主们能上当。北京八十年代流行着一句话,要振兴什么东西,这东西就快完了。这句话用在广告上也贴切,哪个行业拼命做广告,这个行业就悬了。

  创意会开得很热闹,最后那群愚蠢的设计师,居然想用高卧的老鼠来表示该项目的舒适性,庄浩任竟然以艺术家的角度说:“好,这个创意好,只有具备西方审美观念的美术人才能想得出来,大家要是没意见就这么定了。”

  可能每次创意会我都能提出些自己的看法来,那天的一言未发引起了庄浩任的怀疑,他最后盯着我问道:“咱们的策划总监有什么看法?”

  “哼!”我不客气地纵了纵鼻子:“你们是真敢想!拿耗子代替业主形象,你们就不怕买房以为广告是在骂他们?”

  “怎么了?老鼠的形象怎么了?”创意总监闹怒了,据说这小子在国外广告公司呆过两年,走路都横着,看谁都不用正眼。“米老鼠、精灵鼠小弟都是以老鼠做形象的,都是很可爱的。人家美国人完全能接受老鼠的形象,米老鼠甚至能成为美国卡通的代表。”

  “那是美国,美国的报警电话是911,咱们的报警电话是119,这就是最大的区别。美国人和中国人几乎是两种不同的动物,美国人是吃肉长大的,中国人是吃粮食长的,人家美国人讲究外紧内松,咱们中国人讲究外松内紧,能一样吗?咱们别生搬硬套好不好?用耗子做广告形象,不怕开发商骂你弱智啊?”我的火气也不小,谁让庄浩任惹我了呢。

  “谁弱智谁心里明白。告诉你现在是信息时代,是全球化时代,我们都是世界公民,哪儿有那么大差距?老鼠的形象只要设计得可爱,大家都会接受的。”创意总监挑战似的站了起来。

  “你以为你是迪斯尼呢?设计得再可爱还能比米老鼠还可爱?美国人也没人敢用米老鼠做房地产广告。一万多块钱一平米的房子,住的竟是老鼠,什么老鼠?当然是大老鼠,大老鼠是什么?是硕鼠!什么是硕鼠?是贪污犯,嘿嘿。”我笑出了声,手点创意总监的脑门道:“广告把人家业主的老底儿都兜出来了,你们可真行啊?真是分不出香臭来,吃了几碗洋饭,连自己的屁股是什么色都忘了。”

  “你再说一遍?”创意总监差点跳到桌子上。

  “再说一遍你能怎么着?凭你?给洋人舔了几天屁股,就敢在我面前吆五喝六的,你佩吗?”我把所有的火气都撒到创意总监身上了,真希望他先动手,那样我就能象揍湖潮一样教训教训这小子。

  创意总监没有动手的胆量,却哭着喊着要求我道歉,我更痛快,来了个摔门而出,扬长而去。我清楚庄浩任不敢把我怎么样,他欠着我六、七万块钱呢,想开除我就得先还帐。

  第二天,创意总监果真把老鼠的广告创意拿到房地产开发商那儿去了,结果可想而知,他们被人家骂了个狗血喷头,连人带稿子都给扔了出来。回到公司后,他逢人便说开发商品位低下,整个一群农民。见到我则是挺胸抬头,满脸傲然,似乎是打了胜仗的将军。

  我在办公室里连笑了三天,最后设计部那帮笨蛋都冲我翻白眼了。

  此后,我在公司里明显感觉到自己被孤立了,所有人见了我都是一副笑脸,却难得说几句话。但我一点儿都不在乎,我的心思根本没在公司的业务上。随着小说的出版,我又认识了一群新朋友,其中竟有几个颇有风韵的女人。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相关新闻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春晚 爱因斯坦 步非烟 国花 于丹 申遗 虹猫蓝兔 虹蓝 星巴克 潜规则 雷锋 徐静蕾 王朔 性感 赵本山 搞笑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庄浩任 | 天天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