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文化-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专栏作家 > 随笔 > 庸人 > 个人文章

庸人:外地人在北京(35)

  十五

  一夜间消失的部落

  (东北老板带着他的人跑了)

  广义地讲任何可以取得报酬的劳动都可以称之为职业。而职业和劳动两个词都是中性的,劳动不过是指人们在卖力气地工作,至于做的是什么并没有标准。

而职业则有好的,也有不好的;有合法的,也有不合法的。

  我们在本书中探讨过的职业,除了歌厅小姐外,都应该是合法的。即使说到这些小姐,笔者也认为这是介乎于非法与合理之间的一个行业。一方面国家对三陪小姐现象严令禁止,可另一方面不少城市又要求三陪小姐纳税交捐,实行挂牌营业。如此一来三陪小姐自然成了半公开的职业。而且从常理上讲,找小姐娱乐是双方自愿的事,与第三者并无直接的厉害冲突,所以很多人骨子并不认为这是犯罪。至于很多人认为这种现象败坏社会风气,诱发犯罪之类的论调都未免牵强了。难道没有了小姐我们的社会风气就会好转吗?我们国家的犯罪率就会下降吗?笔者的一个朋友说:与其这样藏着掖着管不住,不如放开。一来国家可以堂堂正正地收税,为将来着想拿这些钱去搞希望工程吗,现在当小姐反正也学不了好了;二来还可以杜绝一部分腐败的土壤,要知道有多少歌厅是和当地派出所挂着的,没有派出所的撑腰没几家歌厅能开得下去的。朋友的话虽然偏颇,但有他的道理。

  但有些职业却是纯违法的,也为社会常理所不容。从业者做的完全是害人而利己的事,而且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这种行业很多,如盗窃、抢劫、诈骗等等,其影响最大,从业者最多的莫过于盗窃了。有人说全国至少有一百万小偷,有些地方有乞丐村,小偷庄;这些年还出现了榔头团和‘铁道游击队’。所有这些丑恶现象在北京都是有所体现的。有件事说来可惜,笔者有位甘肃朋友,他从兰州大学毕业后就来了北京,此人能力出众,不久就中了某大跨国企业在北京的首席代表。就是这样一个前途无量的人,有一天加班后回家时,竟在住宅楼的楼到里被人从后面打了一榔头,当时就死了。而他口袋里只有三百块钱。前一镇子听说抓住了一个专门用榔头打人的犯罪团伙,估计就是他们的干的。

  由于北京经济状况好,市民收入水平高,城市大人口多藏身容易等原因,自然成了这些非法行业的首选之地。这几年北京破获的刑事案件中,抓获的犯罪嫌疑人大多是外地来京者。他们人数不多,但危害极大,京城百姓对外地人偏见,大多也是从这帮害群之马身上引起的。他们有的是过山虎,路过北京有机会就吃一把;有的是专门到北京来发财的,有些人落网的时候,可能在北京已经干很多年了。

  几个星期前,北京西三环一带发生了一起枪杀巡警的恶性案件。不久治安部门抓获了犯罪嫌疑人,凶手是河北的来京人员,当警察问他到北京来干什么时,他竟说:“听说北京好偷东西。”这事上了报纸后,京城百姓无不骇然。

  据笔者所知有些外地人,当初来北京的时候并没想干犯法的勾当,后来发现还是犯法来钱快,结果弄得个身败名裂。

  笔者有位朋友是山东人,他九七年到北京时本来想闯出番事业来,最后却给判了三年有期徒刑。把他父亲气得再三声明,自己没这个儿子。

  他刚来的时候,在亲戚的介绍下,应聘到一家私人化工企业推销化工原料。他非常聪明,只干了半年多,本来他连甲苯和丙酮都搞不清,现在不仅能一口气说出几十种化工原料的名称,还能一一说出它们的性能。同时他的销售业绩也不错,每个月都能完成五六万销售额。也许是初到大都市,一切都太顺利了,他逐渐认为化工这行儿没什么意思,挣钱不多还挺受累,满脑子琢磨又清闲又挣钱的工作。

  那阵子北京正流行传销,从日用品到电器,商品应有尽有;从会员制到接听传销会议,方式多种多样。许多人跟疯了似的到处请朋友买他的东西,拉别人入套。社会上到处都在传说某某因为传销发了大财,某某上了国外传销杂志。笔者这位朋友终于禁不住诱惑,九七年底,他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干起了传销。

  结果就不用说了,想必大家都清楚那两年传销者们的下场。笔者朋友的所有积蓄都做了人家的分母,他的经济状况比刚来北京的时候还要残。去年年初,被逼入绝境的朋友,终于因为在玉渊潭抢劫一位小姐而被抓了起来。幸好他只是抢劫未遂,幸好他没有做案前科,不过法律还是没有放过他,现在他还在监狱里接受改造呢。

  可以说笔者这位朋友来北京时,真没想到要犯法。他的履历就是一条直线,可以总结为艰苦奋斗、初露锋芒、忘乎所以,错上贼船,一贫如洗,狗急跳墙。但谁也不能否认有些人在当地就是不好人,来北京就没憋着好心,赚一笔就跑也许就是他们的初衷。

  刘九、刘十哥俩是几时来的北京?现在走没走?是不是被抓住了?笔者不都清楚,因为笔者只和他们接触了几个月。那时笔者家里正在干着小卖部,他们经营的海鲜批发点就在笔者家小卖部的隔壁。

  那天正好是笔者在家里看堆儿,晚上十二点了笔者已经关门挂板,准备睡觉了。此时忽然有人敲窗户上的铁板。“谁呀?”笔者起身,经常有人晚上敲门来买东西。

  “买烟,您这儿有三五的没有?”窗外人是东北口音,嗓门挺大。

  “有。”笔者边答应边开门。“一百一十块一条,您要几条?”一般晚上来敲门的都是熟人,笔者常和他们开玩笑。

  “两盒。”笔者开门后却发现不认识门外的人。他二十来岁,个子高高的,嘴唇微微有些上翻。笔者把烟递给他,可他并没有马上走的意思。“您是小卖部的老板啊?生意咋样啊?”来人边交钱边搭讪。

  “我老板的儿子。”笔者探头向外看看,街上一个人都没有,笔者的心也就放下了。“您是路过?”

  “我来看房子。”说着他指了指小卖部的隔壁。

  笔者知道那间房以前是个买牛羊肉的,后来赔钱干不下去了。这几天正在向外出租房子。“你是做什么买卖的?”

  “批发海鲜。”来人递给笔者一支烟。“我叫╳╳,叫我刘十就行。”

  “哪个十?”

  “中国数字里哪个十。”

  “那这么说还得有刘九了?”笔者笑了。

  “我哥哥就叫刘九,我们家是大排行,我是老十。”刘十看来很健谈。

  笔者指了指隔壁:“看好了吗?”

  刘十点点头。“明天就搬来。”

  笔者就这样和刘十认识了。

  第二天他就带来了两辆大卡车,车上全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以后就是邻居了,都得有个面子,笔者也跑出来假惺惺地帮着忙前忙后。刘十一口一个大哥,叫得笔者还挺舒坦。“你这都是些什么东西?捡破烂哪?”笔者看着成车的铁笼子、竹筐、棉花套子,而且所有物件几乎都是腥臭难闻的,笔者搞不清这是干什么的,一直就没敢去碰。

  “铁笼子是装乌鸡的,竹筐和棉花套子是装蛇使的。”刘十解释着。

  “你们不是搞海鲜批发的吗?”笔者更不解了。

  “我们主要是倒腾蛇的,我告诉你北京有一半高档酒楼的蛇都是我们供应的,我们停业那几天他们跟疯似的到处找我们,原来我们在北城干的时候生意可红火了------”此时有个和刘十长得挺像的男子走了过来,他眼睛似乎带了钩子,使劲往刘十脸上刮。刘十突然不说话了,他咧着嘴给笔者介绍道:“这是我哥,你叫他刘九就行了。”

  “你好,以后咱们就是街坊的,您得多照顾照顾啊。”刘九走过来居然跟笔者握了下手。

  笔者也跟着客气了几句。从他们哥俩给人的最初印象看,笔者倒是更喜欢刘十,他比较开朗,健谈。而刘九有些做作,小眼睛提溜乱转,太贼忽!当然也许老板都是这毛病,蒸馒头得端着。他们是黑龙江齐齐哈尔人,刘十说:外面好挣钱,哥俩已经五六年没回去了。

  没几天,他们所谓的海鲜批发站就开张了。自从刘九他们来了以后,我家小卖部那趟街热闹了许多。

  刘九一直号称他的货是从广州直接空运来的,每隔三五天,刘十就会开辆面包车去机场接货。回到批发点,就一小筐一小筐地往下搬。有回笔者耐不住好奇,跑到旁边看他们卸车,其实主要是想看看广州运来的蛇上什么样子。走近了才发现,原来竹筐口上都蒙了一层厚棉絮,但隔着棉絮就能闻一股刺鼻的腥臭味儿。

  “你是不是想看看?”刘十笑着问笔者。

  “不就是蛇吗?”笔者做出一副不稀罕的样子。

  刘十哈哈笑着拍了几下笔者的肩膀。“我保证你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蛇 。”说着,刘十一脸坏笑地掀开了棉絮。

  笔者只向筐里看了一眼,后背上的鸡皮疙瘩就起来了,而且一直到晚上吃饭的时候都没消下去,其实那天笔者就没吃下饭去。

  筐里堆满了青绿色的麻皮蛇,分不清它们的头尾。偶尔从蛇堆中伸出个三角脑袋,吐着信子就朝人脸窜了上来,可还没起来三寸高,就蹿不动了,原来它的身子被别的蛇压住了。如此情景反复几次,真让人感到一种荒唐的恐怖。

  “快盖上,快盖上。”笔者用手捂着鼻子,示意刘十赶紧把筐搬进去。

  “我说你没见过吧。”刘十把筐盖上。

  笔者一个劲挠自己的后背:“这一筐里得有多少?”

  “二三百条吧,上等货,都是毒蛇。告诉你一条就挣几十块钱。”刘十吹嘘着。

  “是毛利吧?”笔者不太信。

  刘十不太情愿地点点头。

  “守着这些毛虫,你们也不怕挨咬?”笔者估计这一车有四五筐,那么小卖部隔壁岂不就有上千条蛇了。这么看来我家这趟街肯定是全北京毒蛇最多的一趟街,想到此,笔者连胳膊上都痒痒了。

  “别害怕,这些蛇在上飞机前已经把毒牙都拔了,咬不死人。”刘十说:“你把这事跟大伙说说,省得吓着人家。”

  刘九的海鲜批发点纯粹是个挂羊头卖狗肉,营业那段时间笔者连乌鸡都没见过。不过他们的买卖做得很大,批发站大约顾了五六个伙计。每天早上天还没亮,刘十就带着伙计们出去送货了。按刘十的说法,一车货也就能坚持一个星期,也就是说他们一个月要卖出去五千条蛇,看来刘九哥俩挺有钱。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相关新闻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春晚 爱因斯坦 步非烟 国花 于丹 申遗 虹猫蓝兔 虹蓝 星巴克 潜规则 雷锋 徐静蕾 王朔 性感 赵本山 搞笑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刘九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