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文化-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专栏作家 > 随笔 > 庸人 > 个人文章

庸人:外地人在北京(34)

  “这么说你们家后院还是是地下工厂呢?假皮子是不是都是你们家出去的?”笔者忽然很想看看温州人怎么加工皮子。“走,带我去看看。”

  “味儿特别大,没什么可看的,一点儿不新鲜。”朋友不大情愿,可最终耐不住笔者软硬兼施还是答应了。

他带着笔者从侧门进了后院,打开后院街门时,那股胶皮味儿扑面而来,熏得人直想吐。

  朋友家后院的面积也不小,大约有一百多平米,院里倒没什么多余的建筑,只不过在院中央支起了一大口黑锅,锅下烧着劈柴,浓烈的胶皮味儿正是从锅里散发出来的。有个南方人模样的家伙正用一根木棍在锅里搅和着,他看见笔者的朋友赶紧点了点头。“今天就一锅,味道不会太大的。”

  “我不是不让你们干,邻居有意见。前两天东院的老太太得了哮喘,硬说是咱们院的黑烟熏出来的,你说我能怎么办?”朋友指指墙角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今天才收了这么点儿?成绩不显著啊!”

  “生意难做啦!现在回收废皮子的价钱长了,我们也没办法。”南方人继续说。

  “还不是你们自己人把行情抬上去的?”朋友说。

  笔者搞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赶紧把朋友拽过来。“他们这是干嘛?”

  “不懂了吧?隔行如隔山。这是人家温州人皮货加工的秘诀,传子不传女。”朋友卖起了关子。

  “加工?有这么加工皮件的?你以为我没见过?”

  朋友笑了:“你还就是没见过这么加工的。告诉你吧,他们都是温州的,人家就是聪明。在外面回收旧皮货,你看。”说着他把笔者带到墙角,原来这都是一堆翻了毛的旧皮鞋、大窟窿小眼儿的皮裤子以及一些笔者分不清的皮货。墙角酶味儿冲天,笔者一眼就在皮货堆上看见有只老鼠探了下头,旋即又不见了。朋友等笔者看明白便接着说:“收回来以后,就在锅里熬,全熬烂了,跟酱子似的。然后就拿这个------”他又指了指锅旁边的一堆铁篦子:“然后人家倒在铁篦子上晒,一天就出好几十张整皮子。”

  笔者惊讶地合不拢嘴:“他们真会算计!废物利用,变废为宝。可,可不对呀?”笔者突然想起了什么。“温州人卖的皮货看着挺像真的,还有不少毛孔哪?”

  “行,行。”朋友拍着笔者的肩膀:“心还挺细,人家早想到啦。”他带我进了屋,房间里有三个南方人正在玩扑克,看到有人进来立刻把床单盖在桌面上。朋友哈哈笑着:“算了吧,我要是警察早把你们逮起来了。你们放心他不是搞这个的,我这朋友今天吃多了想到你们这儿消化食儿。”朋友指指笔者:“他们都是温州人,特聪明,”说着他把床边柜子上的布掀开,原来柜子上放了两个大铁辊子,仔细看去铁辊子上还有不少坑坑点点和一些碎花纹。“告诉你,皮子晒得差不多快干的时候,就把皮子在这两个辊子中间来回一撵,皮子的纹路、毛孔就全出来了。”

  笔者摸着黑柚柚的铁辊子,不仅从心里油生出一股钦佩,能想出这个的办法的人肯定是个天才。真是了不起!

  “人家这份心思动得可以吧?”朋友问。

  笔者当时只有摇头叹息的份了。

  温州人倒腾皮子的时候也是全国假货潮刚刚兴起的时候,我们当然不认为他们如此投机取巧是理所应当的。但综观东亚四小龙的经济腾飞阶段,无不是走的模仿,造假之路。八十年代韩国市场上不也是假货肆虐吗?当时浙江是造假的基地,温州是假货的中心。现在很少听说浙江的假货了,倒是河南、河北、四川、山西的假货闹得最厉害。也许造假是经济发展过程的必由之路?笔者不敢下这个断言。

  可以说温州人至少在造假方面走到了其他地区的前头,也在短时期内积累了持续发展的资金。现在他们已经不稀罕做几双假鞋,弄几件破皮茄克了。如今温州销往全国各地的工业产品已经具有相当水准了,产品质量和科技含量都上了档次,但他们最赶兴趣的还是轻工产品。

  在北京永外地区有几座非常有规模的大厦,什么京温大厦、温州服装市场都是温州人出资建的。在经营环境上他们已经鸟枪换炮了,在经营的货色上,温州出产服装、鞋帽可以说是脱胎换骨,雅宝路的大部分货色都是从这里出去的,两地间甚至有班车性质的小面包来回拉货。很多温州老板甚至在两个地方都有自己的摊位。

  笔者在永外鞋城走访时也发现,北京脚上的皮鞋有多一半是这里批发出去的。温州鞋不仅样式新颖而且质地优良,纸做的鞋与合成皮的早已绝迹,但价钱自然也上去了。有些温州老板告诉笔者:“这都是内蒙的羊皮,在上海加工的。”说到他们的服装也非常出名,雅宝路的不少小老板的货是从这里批发的。

  笔者在温州鞋城还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所有皮鞋标签的产地一栏都写着“浙江鹿城”。明明都是温州生产的,哪里来的鹿城?笔者十分认真地回去查地图,可翻遍了几本地图册,却根本没找到鹿城的所在。

  再去鞋城笔者跟有病似的逢温州人便问鹿城在哪儿,碰了几个软钉子后,终于有个健谈的温州老板给笔者解释了一翻。他和卖纸鞋的老板长得很像,笔者一直怀疑他们有亲戚关系。他告诉笔者,鹿城是温州的一个区。笔者又问为什么不直接写温州?老板笑而不答。

  后来笔者与老板混熟了,他才说实话:“温州货的名声前些年给他们搞坏了,现在有好货也不得不写鹿城。”

  “以前的货不也是你们温州人搞的?”笔者挖苦他。

  “不是,他们都不是温州人。我们温州人做生意都是很规矩的,从来不骗人。”温州老板说得很认真。

  “纸壳巴的皮鞋,合成皮的茄克不是你们温州人做的?我还见过他们做假皮子呢。”笔者觉得这个老板很可爱,本土意识很强。

  老板使劲摇着脑袋:“那都是温州乡人干的,我们城里人不做。你不知道,正经的温州人只做生意不做实业,就是有假货跟我们生意人也不相干。”

  “乡下人不也是温州人吗?”

  “不一样的,不一样。”老板已经有些恼羞成怒了。“乡下是农民,他们本来是种地的,很笨的,现在没地种了就出来做买卖,他们懂什么叫做生意吗?我们城里人世世代代都是做生意的,当然不一样啦。”

  笔者算是勉强接受了他的理论,要不老板就要急了。在以后的交往中,笔者知道他只有三十岁,家里兄弟四个,都在外地作生意。

  “兄弟四个都在外地做生意,家里的老人能愿意吗?”问这句话时,笔者和他已经非常熟了。

  “怎么会?老人们高兴还来不及呢。家里出去的人越多越说明这家人有出息吗。”老板说来很自豪。

  “可老人在家没人照顾。”笔者知道老板是和老婆一起干的,估计那几个兄弟也差不多。

  老板十分怜悯地看了笔者一眼:“有钱还怕没人照顾?你们北方人总是把家看得太重,只要有钱挣,哪里都是家。反正早晚都是要回去的吗。”

  笔者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老板这句话倒可以把温州人的性格都概括进去了。“你的兄弟们都在什么地方?”

  “老大在上海,我二哥在成都,我弟弟在新疆。”老板掰着指头数。

  笔者听到新疆这两个字不禁皱了下眉,由于工作的关系笔者前两年去过新疆。乌鲁木齐的人挺多,可市面并不繁荣,街上的店铺并不多。其他中小城市无不脏、乱、差,再有就是连老鼠都不敢去的沙漠、戈壁了。笔者去过一次就不想再去,在新疆做生意能赚钱吗?别最后赚回一鞋沙子吧。

  听到笔者的担心,温州老板直笑:“新疆的钱好挣,要是在北京混不下去,我也想去新疆呢。”看到笔者不相信的表情,老板接着说:“偏僻的地方生意也许更好做,竞争少,而且东西的价钱也好控制。哪里像北京?”他指指鞋城里熙熙攘攘的摊位。“北京做生意的人太多了,要全是温州人还可以,关键是有不少外地人来了就拼命压价钱,行情都让他们搞坏了。去年我的收入连弟弟的一般都没有,都说北京生意好做,我看不见得。”

  这时饭馆的服务员给老板送来了盒饭,温州人不像北京人似的假客气,老板不再理笔者,自己闷头吃饭了。笔者没有偷窥僻,可还是仔细看了看他盒里的东西。总共是两个盒子,一盒是米饭,另一盒是清炒鱿鱼。海边长大的人和我们饮食习惯就是不一样,此时笔者突然想起老板的弟弟来,估计他在新疆吃不上炒鱿鱼了,可人家一样在新疆做生意。温州人天下无敌!

  如果仅仅认为温州只会做生意那就错了,笔者有位朋友是人民大学中文系的教授,才三十来岁,他就是温州人。笔者听说他是温州人后不禁大笑不止:“温州自古是不是就出了你一个做学问的 ?”

  朋友点了点笔者的头。“你呀,井底之蛙。知道吗?温州历史上出过好几个状元呢,就是现在的教学水平也比一般的地方高,至少比北京高,温州有好几所中学是浙江省重点学校,现在已经有自己的大学了。”

  笔者没去过温州自然没有发言权。后来朋友又说:经商开阔了温州人的眼界,也促进了异地婚姻,所以温州人的智商比较高,高考的升学比例也高于一般地区。正因为聪明,他们走出去才不至于流落接头,混上几年差不多都说得过去。

  当者问到既然温州人聪明,为什么现在也没听说温州出过什么象样的企业家?朋友沉思良久才说道:“别看温州人出外做生意成瘾,可他们的家族观念太重,总想落叶归根。经商大多也是凭小聪明,一般有了些钱就满足了。”

  “别打掩护。”笔者笑了。“就是进取心不够呗?”

  朋友嘬了 嘬牙,最后也值得点点头。“你有几乎去温州人开的饭馆看看就知道了,去吃饭的全是温州人,只要有一点办法温州人是不吃其他地方人的饭的,他们最讲究的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其实贸易是相互的。”

  笔者后来真按他的指点在温州饭馆吃了几次,的确是那么回事。

  其实不管你喜欢他们也好,不喜欢也好,温州至少现在还占据着京城大部分服装、鞋帽、小家电市场,甚至在餐饮业也有其一席之地。

  照例他们每顿饭都要吃海鲜,虽然北京的海鲜没味儿,可北京的生意终归比温州好做,据说每年都有上百亿的资金从北京汇往温州,那么在北京究竟有多少温州人呢?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相关新闻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春晚 爱因斯坦 步非烟 国花 于丹 申遗 虹猫蓝兔 虹蓝 星巴克 潜规则 雷锋 徐静蕾 王朔 性感 赵本山 搞笑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