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文化-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专栏作家 > 随笔 > 庸人 > 个人文章

庸人:外地人在北京(31)

  嫁到北京

  (京城的外阜新娘)

  经常看《参考消息》的人,应该知道“外阜新娘”是台湾人对大陆媳妇的叫法。大陆媳妇在台湾是很受气的,在普通台湾人眼里,大陆媳妇是低人一等的贱民。因为他们认为,这些女人嫁到台湾无非是贪图台湾优越的物质生活,是一群毫无道德观念、不懂得是非荣辱的社会蛀虫,再加上意识形态的问题,大陆媳妇实际上比越南、印尼新娘的地位要低得多,而且还经常被当作人家的出气筒。

  其实大陆新娘受歧视的现象不光在台湾比较普遍,在日本、美国这种现象同样存在,中国文化影响越大的地区,这现象越普遍。前几年,日本曾有几十位中国新娘闹出的外交争端。她们认为受了日本郎君的骗,本来说是家在东京,结果却嫁到了北海道,她们认为不公正,要求赔偿,这些人里还有好几个北京姑娘。最让人感到啼笑皆非的是其中有几个已经怀孕了,居然大着肚子去中国大使馆游行,要求大使馆做主。看来她们不是看上了日本郎君,而是一心想到东京去。

  其实中国新娘的悲惨遭遇为大家所知的不过是冰山一角,更多的人则是有泪咽到肚里,一般都忍了。

  如果站在中国人的角度看问题,弄不好很多人会义愤填膺。其实仔细想想,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笔者并不否认在众多的涉外婚姻中,有不少是男情女悦,两情相爱的。但是必须承认在涉外婚姻中,大都是些浅薄而愚蠢的女人以为外国到处是黄金,于是碰上个老外就变着法地想把人家搞到手。殊不知一般老外的日子过得也不见得那么宽裕,碰上实在一点儿欧美人实话实说,要是碰上心眼又坏又多的小日本自然骗你没商量。其实嫁到北海道是便宜了她们,没给卖到东京银座就不错了。

  但无论怎么说,她们就是再不争气,好歹也是同胞。听说了她们的不幸遭遇,心里总有些别扭。其实人都有一个毛病,古人说是:厚古薄今,盲近视远。再说清楚些就是往往为远在天边的事感慨而忽略了身边的事。

  如果说大陆人嫁到台湾是外阜新娘的话,那么嫁到北京的又是什么呢?从本质上讲,她们没有任何区别,同样都是外阜新娘。人来的婚姻问题是很难说清楚的,涉及的人文色彩太重。其实按照自然法则来看这些事并没有什么希奇的,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吗,只要两个地区在经济、环境、人文上存在明显的差异,就自然会带动相关的人口流动。外地媳妇嫁到北京,从另一方面看只能说明我们国家的地域差别、城乡差别还比较的大,消灭三大差别的工作依然任重道远。

  要是综合分析起来,外地女孩嫁到北京的情况是多种多样的。第一种情况是外地大学生毕业后分配到北京,于是在京城嫁人成家也就成了很自然的事。这类外阜新娘是没有人敢瞧不起的,甚至比一般北京当地人还多少优越些。第二类是在北京已经有了相当经济基础的,要么是大学毕业后来北京的高级打工妹,要么是来京城做生意,混得比较好的。她们由于有经济基础和社会地位,一般来说也是被人尊重的一群。还有一些,也是外阜新娘里的大部分人。她们嫁到北京的唯一目的就是找一个北京老公。排除真正相爱异地夫妻外,没有人会否认一般异地婚姻中存在着过多的功利成分。

  凭心说北京看不起娶外地老婆的男人,认为他们没本事,是窝囊废。前些年,笔者也爱上了外地女孩但在家庭、朋友、社会舆论的几重压力下,最终笔者屈服了。每想到这事都由衷地感到自卑,但笔者也是吃五谷杂粮长大的,俗就俗一回吧。

  虽然娶外地老婆的北京男人情况不同,但目的大都是一样,无非是找个老婆过日子。他们要么是郊区的农民,郊区女孩都嫁到城里去了,他们本人没有社会地位和一技之长,只好找个外地媳妇;要么身上多少有些残疾,找个本地媳妇实在太难;要么是个人历史上有污点,比如蹲过大狱或者劳教过两年或者离过婚,当地人没人愿意女儿嫁过这种人;最后一种可以说是被命运捉弄的另类,他们或是出差或是在单位里不老实,和外地女孩发生了关系,结果外地女孩不是剩油的灯,让人家缠上脱不了身,属于被迫无奈之列。

  笔者的一位朋友就属于最后一种情况,他单位有一个外地女职员,出落得非常标志,朋友没事就在家面前耍贫嘴,献殷勤。还一块出去吃饭、旅游,不久女孩动了心,两个单身男女能发生什么故事,想比大家也年琢磨出来。后来朋友想分手,女孩天天就以泪洗面,要说朋友也是老实人,他实在看不下去,头脑一热就一身相许了。

  他结婚的头天晚上,当着我们几个朋友的面儿,竟大哭起来:“你们肯定看不起我了,他妈的弄了个外地老婆。别人怎么玩儿都没事,就我那么倒霉呀?”

  本来喝得兴高采烈的我们看到这情景,不仅十分尴尬。他那点事儿我们都清楚,说倒霉倒也谈不上,谁让他没事去摘人家的桃子的?不过心里别扭倒是谁都能理解的,有人想劝劝他,可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

  “我知道你们怎么想的,我就是废物!”说着,朋友哭得更伤心了。

  女儿出嫁时以泪洗面,是为了表示没有忘记父母的养育之恩,可小伙子娶老婆,头天晚上哭得死去活来的事,笔者倒是头一次碰上。当时笔者心里结了个疙瘩,担心他们的婚姻不会长久。好在他们婚后日子过得一直不错,不管人家女孩心里怎么想的,孝顺公婆,尊敬邻里是大家公认的,而且人家把家里收拾得很象样,每个月还有两千多的收入。大家都说笔者这个傻朋友是捡了个大便宜,他本人也是一天到晚溜光水滑的,很是精神。没事时,几个朋友坐在一起时开玩笑说,这小子肯定练出了采阴补阳的本事,每到这时朋友就会不自觉地笑起来,说自己是当代孙喜旺,先结婚后恋爱。

  看样子笔者当时的担心是多余的了,婚姻这种事真是说不准。笔者朋友的例子是另类也是侥幸的,更多的外阜媳妇在京城的日子,远没有同她们当初想得好,有的甚至不为家庭所容。

  小高也是笔者的朋友,上学时他是个老实头,在家里也是出了名的孝子,可偏偏在婚姻这件事上,开了大伙一个玩笑。他九八年的时候已经是公司经营部的经理了,在工作里十分被单位器重。那年他去东北大庆出差时,一个偶然的机会碰上了大庆姑娘许研。小高第一眼看到许研时就意识到自己碰上了梦中情人,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甚至不惜把单位的业务向后拖延,才赢得了姑娘的芳心。

  可回到北京后,小高兴冲冲地把这件事告诉家里人。可还没等他跟父母把这件事说完,老爸就横着跳了起来:“你要是敢娶一个外地媳妇,就别进这个家门。”

  “为什么?”小高不解。

  “我丢不起那个人!”老爸气得直哼哼。“人家都得说,瞧老高要强了一辈子,儿子连个北京媳妇都娶不着。”

  小高又先后和父母谈了几次,虽然母亲最终理解了他,可老爸却一听这事脑门子就冒火。几个月后小高想出了一个办法,他带着户口本跑到东北和许研登了记,又在许研父母的主持下简单举行了个婚礼。小高认为生米煮成熟饭,回来老爸就是不同意也只得接受了,家里就自己一个儿子,他还能把自己吃了?

  可在回北京的火车上,老妈给他手机打电话告诉他:“千万别把东北媳妇带回家,你爸爸说了,你要是把外地媳妇带回家,他就拿着切菜刀,在门口等着。不是你死就是他死。他不是开玩笑,现在正在厨房里磨刀呢。”小高听完后险些在许研面前哭出来。

  他回到北京后只得在郊区租了个房子。他给许研找了工作,小两口平时过得挺好,可就是不能提家里的事,提起来小高就脑袋疼。

  去年春节,小高认为这是他与父亲讲和的好机会。他请老妈去说和,可老爸说:小高回来过节可以,但决不能把外地媳妇带回来。

  小高想:好现象!至少这回没提菜刀的事。他没办法,只好请岳母坐火车过来陪许研过年,自己回家陪父母。许研在他从家回来那天,整整哭了一个晚上。

  “你后悔吗?”小高劝了她半天,最后无奈地问他。

  “既然你们北京人那么看不起外地人,你为什么还要追我?这见什么事啊?我还以为就电影里的事都是瞎编呢。”许研痛苦地说。

  小高无言以对,他知道自己以前也笑话过郊区农民娶不着老婆才找外地的。可现在他就是离不开许研了,爱情伟大!可这话没办法和老爸说呀!今年春节他们还是这样过的,好在小夫妻的感情依然很好,小高经常跟许研说:“顶多两三年,到时候咱们给他养个孙子,老爸嘴里不说,心里也肯定特美。”但他们工作非常紧张,现在也来得及要孩子。

  我们这些朋友都有些担心。小高能这样和老爸一直僵持下去吗?然而,撞开这层坚冰的破冰船在哪儿呢?谁又能保证在坚冰尚未融化前,小高与许研之间会不会出现新的冰块呢?所有的朋友都在祝福他们,所有的朋友都为他们的事感慨不已。

  其实最典型的外地媳妇就是嫁到京城郊区那些女孩,她们人数众多,几乎遍及郊区的每个角落,很多人现在已经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小娟出嫁前已经来过无数次北京了,她是河北定兴人,离北京只有一步之遥。

  由于地理位置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河北诸县一直京城移民的主要来源地。在建国前河北人在京城甚至进行了行业分工,比如说丰润出跑堂的,廊坊出奶妈,通州人养鸭子,保定出管家,高碑店人做豆腐,而定兴则出摇煤球的。据说定兴摇的煤球又圆又大,好烧不起灰,老人们都说是他们往煤末儿加黄土的比例掌握得特别,可惜那时笔者还没出生,也没享受过定兴人的手艺。

  建国后由于政府对人口流动控制太严,这种约定俗成的行业分工早就解体了。老一点儿的北京人还多少有些印象,年轻的就根本不知道了,小娟就从来不知道摇煤球是怎么会事。这几十年河北人想来北京,要么是改革开放后来打工,要么就是嫁到北京做媳妇。由于历史上人员往来比较多,北京人对河北媳妇大多也是接受的。

  定兴县大部分地区在太行山区,比较贫困。小娟家里的日子同样不宽裕,她有两个没成年的弟弟。结婚前小娟在家里种过地,也在北京南三环路北的一家饭馆里当过服务员。当时她从没想过自己能留在北京,这事说来还真得谢谢姑妈。姑妈是小娟父亲的姐姐,嫁到北京已经快三十年了,小娟在饭馆里当服务员就是姑妈介绍的。

  那次姑妈特地跑到饭馆来,说要带她去见一个人,小娟糊里糊涂地就被她拉了出来。“您到底想让我见谁呀?”路上她问姑妈。

  “我们街上的刘大妈他们家的二儿子已经二十五了,她托我给介绍个媳妇。这是天大的好事,我能不想自己家里人吗?”姑妈说着特高兴。

  “那,那-----”小娟的一个同事今年和一个北京小伙子结了婚,当时看着她高兴的样子,小娟心里酸酸的。哪个外地姑娘不想留在北京,不过对于小娟了说这只是个梦想,从来没抱过希望。“我是外地的,人家能同意吗?”她有些拿不准。

  “外地的怎么了?”姑妈十分不乐意。“郊区的媳妇有几个不是外地的?想找北京的他们找得着吗?”

  小娟没敢再说话。

  “我跟他们说好了,今天见面,我做你的家长。他们家有四个孩子,两个闺女都出嫁了,这是他们家老二,下面还有个弟弟,你也别指望人家条件有多好,就一般人吧。”姑妈边走边说:“我老了身边又没闺女,你是我侄女,在我身边好歹有个照应。”

  “可我这样行吗?”小娟看看自己,身上居然还穿着饭馆的制服呢。“要不我回去换件衣服?”

  姑妈在前走得挺快,她回过头,有些不耐烦地说:“换什么衣服,都是普通人家,随便点儿好。”

  姑妈住得离饭馆不远,就在南三环南面。要给小娟介绍的那家人只和姑妈家隔着几个门,是套平房,院里有十来间房子。

  说实话小娟那回去相亲,实在没什么感觉。她只记得姑妈说的那家的儿子一直坐在旁边笑,她几乎就没记住那个男人的长相,从头至尾都是他妈在说话。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相关新闻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春晚 爱因斯坦 步非烟 国花 于丹 申遗 虹猫蓝兔 虹蓝 星巴克 潜规则 雷锋 徐静蕾 王朔 性感 赵本山 搞笑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女孩 | 许研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