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文化-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专栏作家 > 随笔 > 北岸 > 个人文章

北岸:姑苏城外的涛声依旧

  一千二百年前,一位书生到底没有挤入黄金榜,怀着别样的情怀,独自走向了寒山寺,走向了枫桥。他叫张继。

  是时,月亮在凄清的夜色中缓缓下沉,暮鼓晨钟的静寂令人悲怆然欲哭,岸边的老树枯叶飘零,深秋已到,严冬将临,哪里是归宿。

新愁旧绪交叠而至,寒山寺的钟声悠远而沉闷,如泣如诉。此时,他的内心失望、沮丧,愁肠千结,这呜咽的钟声,一记一记地撞击着天涯孤旅,痛彻心肺。

  阵阵涛声在他的心里起起落落,声声断断。这无眠之夜成了不朽,无眠之人长歌当哭,成就了诗坛的千古绝唱: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除了记忆还有什么?无论是过去抑或是未来,谁都有过一段疼痛的日子尘封在心灵深处。

  既然无法入眠,那就认认真真品尝失眠的滋味,虽然不是所有的失眠都能成为永恒,成为不朽。面对静寂的黑夜,你可以放纵你的忧伤,或者静下来品位一首诗。许多年以后,哪个还介意当年谁金榜题名谁名落孙山呢?幸好张继落第了,要不,他的生命怎会如此丰富而多情?令人肃然起敬的大唐帝国只剩下了让人无法触摸的背影,一千二百年的时间,却没有张继尽情挥毫的瞬间那么惊心动魄。

  你依然行走在姑苏城外的月光里,枫桥的涛声依旧。人生永远只是一个过程,饱经风霜后便有了顿悟和冷静。在寒山寺的钟声里,我们只记住了张继,只记住了那一夜的枫桥涛声。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