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文化-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专栏作家 > 随笔 > 庸人 > 个人文章

庸人:外地人在北京(22)

  开始那两天来往的行人没几个愿意搭理他,老五也觉得脸上烧得难受。索性闭着眼唱,可每次睁开眼时都发现面前的纸盒子里有了些钱,于是老五再唱歌时就不挣眼了。睁眼只是为了收盒子里的钱。他在地铁通道里唱了一个月,生活暂时是没问题了,一天怎么也能落个十块二十块的,在当时这笔收入已经不低了,一般北京的职工工资高的也不过四五百块。

可老五想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总不能一辈子都在这儿卖唱吧?再说卖唱也不是件容易的事,现在他睁眼时又多了项任务,看看通道口那个跪着的乞丐有什么反映,他要是拼命收拾东西,老五就得赶紧跑。没准派出所的又来收容了。在通道里他已经看到好几个人被抓走了,幸亏那时的老五年轻,腿脚灵便,要不没准已经被抓进去八回了。

  老五的事业没起色,他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甚至有回老家的打算了。可这时命运好象为他开启了一条幸运的逢儿,有一天,老五正闭着眼唱歌时,忽然有人拍了他一下。 老五睁眼,看到一个白胖子站在他面前。

  “你以前上过台吗?”白胖子问他。

  老五赶紧站起来。“上过。”他的确在呼和浩特的时候上过舞台,要知道老五在家乡还是多少有些名气的。

  “我是╳╳演出公司的,您明天去找我一趟吧。”说着白胖子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他。

  老五是半弓着身子把名片接过来的,这根本就不是一张名片,是一只天使的翅膀,是老五 在北京混了几个月而一直想抓住的一条攀天的绳索。

  第二天他就在北郊的一个楼群里,找到了白胖子。白胖子是演出公司的经理,他对老五说:你的歌唱得不错,吉他也可以,就是没经过专业训练,有机会将来公司给他找个老师,练一段时间还是有出息的。老五当时眼泪都快出来了,白胖子忽然把话题一转,他说现在他们有场演出,缺一个男歌手,问老五有没有兴趣。

  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老五能没兴趣吗?当时他就跟白胖子签了演出合同,说好了二百块钱一场,第二天他就跟白胖子一帮人走了。

  老五被他们拉到了怀柔的一个单位剧场,进剧场时是中午,光线很暗可还是老五给下了一跳,舞台上拉了条横幅,上面写着:当代摇滚巨星现场演唱会。他看看一起来的人,没一个是摇滚界被熟知的人物。老五本来想问问,今天还有谁来?可又怕被人笑话,没敢开口。也是,要是真来几个巨星的话,人家才不会跟自己似的坐公司的面包车来呢。

  晚上白胖子拿来几盘录音带,让他选几首歌,老五挑了五首,白胖子说到时候报幕的再随机选吧,另外还告诉老五唱歌时越火暴越好,趴在舞台上唱才好呢。直到老五快上场时他依然没看见摇滚巨星到来,老五是第二个上场的,在他之前是个女歌手,她扯着嗓子唱了三首歌,没一首不走调的,老五听得直摇头,可台下那帮听众却一个个兴奋得直吐舌头,也许在他们看来这就是摇滚吧。

  主持人也许是看老五年轻力壮,身体比较好吧,足足让他唱够了五首歌。这是老五在北京的舞台上第一次亮相,他倒没计较什么,反正唱好了就行。

  演出结束老五才知道,别说巨星连黑猩猩都没有。总共只有四个他这样的歌手,就把郊区的北京老百姓给蒙了。据他估计那天来看演出的至少有一千多人,一个人十块票钱的话就得一万多,白胖子不发财才怪呢。

  到北京后,白胖子塞给他二百块钱出场费,一再嘱咐他要保持联系。果然老五以后还跟他出去演出给几次,由于混熟了,他的出场费有涨到了五百。不久白胖子突然不见了,满北京也找不到他的人影。后来有几个和他一起演出过的歌手告诉他,最近走穴查得太紧,税务部门也盯上白胖子了,他已经出国躲风头去了。

  此时的老五已经认识了几个唱歌的朋友,也包括后来的阿黄和余丽。他们到处给人家唱歌,什么产品发布会、婚礼、商场的促销活动,偶尔有人请他们出去在剧场里唱几回更是求之不得,一年算下来,老五发现自己有能挣不少钱。可他心里实在不是滋味,当年和他一起给白胖子演出过的一个歌手现在已经成名了,这家伙本来唱得不怎么样,可不知道人家认识谁了。而他还在为了找演出发愁,怎么好运气就落不到他身上呢?

  其实在北京混还真得有人,早年间京戏红火的时候,北京人就讲究捧腕儿。你喜欢大云,他喜欢小燕,两拨人本来是好朋友,为了这点儿事也能吵个连红脖子粗。要是大云和小燕同时在一个场子里演出,两拨人碰上就非得闹出点儿事来不可,往往台上唱戏的没怎么样,台下捧臭脚的能打起来。这事听着可笑,可在当时一点不新鲜。捧腕的就跟现在的追星族差不多,剧团里精明的老板,要是想捧谁就花钱顾一帮人捧腕儿,在外面摇旗呐喊。其实只要唱的不是太差,捧上两三个月,没有不出名的。

  现在的北京演义界,情况也差不多。老五这样的人要是有人给好好包装一下,当个专业歌手是没问题的。关键是他到现在也没碰上肯为他下些工夫的伯乐。

  要说老五是有些怀才不遇的话,余丽就是另一码事了。她的歌唱得很一般,根本不会玩乐器,甚至连五线谱都不认识,唱歌只是跟着录音机学。老五要是拿这事挖苦她,余丽就会瞪着眼说:“不认识五线谱又怎么了?黎明也不认识人家一样走红,红得都发紫了,你倒认识呢,又怎么样?”不过余丽的模样长得还可以,这正是她混下去的本钱。

  她在南京老家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到南京拍广告片的北京广告公司创作总监,总监瞧她长得不错便请她做了回模特。余丽从小就梦想到北京去明星,认识个总监自然不愿意轻易放过,一来二去。两人就在宾馆里发生了那种关系。总监没办法便答应可以帮她到北京来发展,刚来北京时由于她和总监这层关系,日子过得还是蛮滋润的。每个月都会从总监的广告公司挣几千块模特费,总监也经常带她见些名人。她本以为自己的明星梦有着落了,可不久总监的广告公司发生了大的人事变动,总监的位置让人家顶了。虽然他后来又到另一家公司当总监了,可权利却比以前差远了。

  虽然总监欠余丽的人情,可余丽总不能为这事把人家逼死,无奈她只好另找出路。不久她在一次露天演出中认识了老五,当时余丽还真以为老五是个小明星呢。于是她又使出了让一般男人无法脱身的招数,可余丽献身后发现老五不过是个没成气候的歌手,为这事她和老五吵过几次,可老五笑着说:“我也没逼你,是你自己送上门的。”余丽气急败坏可又没办法,当时她已经没生活来源了,于是余丽提出要和老五搭伴演出,只要老五有戏就得带上她。老五也知道她的日子不好过,就答应了。不仅答应了,没事还教教她怎么在舞台上煽情,从哪个地方发音比较好听,其实上余丽是老五的半个情人和徒弟。

  阿黄的历史就很简单了,高中毕业后就从南昌来北京了。她先天条件比较好,本以为到北京就能找到伯乐,可她在北影厂、东方歌舞团门口转悠了难年,试过几次镜头都让人家给刷下来,有人说她长得像某明星,她就大着胆子去参加了模北京有线电视台的模仿秀,初选过关,可复试的时候又给刷了下来。正在她走投无路的时候,碰上了余丽。可能老家不远的缘故吧,两个人挺投缘。不久余丽就叫她一起去演出了。

  说实话。连老五都承认阿黄的声音条件非常好。可唱了大半年还是在歌厅、堂会上混。“也许将来家里死人流行请唱歌的了,咱们就出名了。”老五常这么念叨。

  现在他们三个仍然伙在一起演出,老五的门路多些,有时候人家是单独请他去,还事先声明只请他一个。碰上这种事余丽少不了挖苦老五几句。可最近她不太在意了,因为她又认识了一个影视公司的策划,天天和人家泡在一起。

  “小心。他没准有梅毒。”老五知道她要干什么。

  “你倒没有梅毒呢,我总不能唱一辈子野台吧?”余丽才不理这一套呢。

  老五对出名的事早没信心了。“你呀,能唱野台子就不错了。这个月你演了九场,也有万八千收入了吧?还不知足,早晚让人家把你卖到妓院里就老实了。”

  余丽冷笑一声:“你就在野台子上混吧,等我出了名再好好捧你-------”

  至于余丽后来和策划的关系怎么样,别人就不得而知了,反正在一个产品发布会大家只看到了老五,连阿黄都不见了。听说余丽带她去拍戏了,可不久又听说那个剧组由于资金不到位解散了。

  笔者前些日子看了一本书,主要是说美国好莱坞的陈年旧事。看着那些大名星们发迹的历史,笔者不仅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真应该让老五他们看看人家是怎么成功的。可看到书的最后,笔者不仅笑了,作者说:不成功的理由非常多,而成功的理由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把脸皮撕下来贴到屁股上。

  人家美国人是这样,不知道中国的演义圈儿又是副什么样子。奉劝要来京城演义界发展的朋友,先摸摸自己还有没有脸皮。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更多>> 相关新闻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白胖子 | 余丽 | 歌手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