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文化-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专栏作家 > 随笔 > 庸人 > 个人文章

庸人:外地人在北京(21)

  第一个进来的是个山东人,他开口就要一千,据说他演过四五个广告,还在一个电视剧里跑过龙套。笔者点点头,让他先出去了,实际上笔者给公司预算的演员费用就是一千。

  第二个是哈尔滨人,他说只要七百。笔者觉得他形象不错,本来想当时就答应,可朋友坐在旁边直摆手。

  最后一个进来是个大连小伙子,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他倒真爽快,跟笔者说:“您看着办,多少钱都行。”

  笔者也没客气:“五百块干不干,估计得拍两天,我们公司管吃管住。”小伙子连磕巴儿都没打就答应了。

  后来朋友告诉笔者,这种三十秒广告片,演员的行情就是五百块,除非你想请名人,那个价钱可不是小广告公司掏得起的。

  广告片的拍摄是非常艰苦的,我们开车跑到离北京一百多里的一片沙漠去拍实景。笔者也没想到,北京边儿上就有块沙漠,虽然只有几平方公里可还是让人觉得可怕,看来环保已经成了当务之急了。连当地人也说不清沙漠是怎么来的,传说是天上掉下来的,所以就叫天漠。当地人生财有道,弄了个天漠公园。

  拍摄那天,天气非常热,笔者穿的背心都湿透了,摄影师让大连人穿了一身零碎,在沙漠上一次次地跌倒,又一次次地爬起来,笔者看着不仅顿生感慨,这五百块钱可真不容易挣。估计那两天,大连人抱着一堆小食品,在沙漠上来回得跑了好几千米,矿泉水喝了有半箱。一次休息的时候,笔者让他把牛仔裤脱下来凉快凉快。

  “不行啊,我是当演员的,要是身体发胖了,谁还找我拍戏。热点儿好!”大连人苦笑着。可他还没笑两下,鼻子周围的地方竟暴起了一层白皮儿。

  “这是怎么回事?”笔者惊异地指了指他的脸。

  大连人随手摸了一把“是抹的防晒霜,阳光太毒,晒暴了。”说着,他打开随身的一个小箱子,找出瓶防晒霜又往脸上抹起来。

  我们住在沙漠边的小旅馆里。外出拍摄辛苦却很有意思。晚上我们大家围在篝火边吃烤全羊,场面特热闹。可大连人却只吃了几口就坐到一边啃黄瓜去了。

  笔者知道他这一天比谁都累,顺手给他拿过去一瓶啤酒。

  “谢谢您,我不能喝。”大连人赶紧推辞。

  “东北小伙子有几个不喝啤酒的。”笔者认为他是客气。

  “白天我不是跟您说了吗,怕长肚子。”

  笔者无奈地笑起来。“这演员还真不是好当的。”

  “喜欢这行,有什么办法?”

  “那你一个月能接几个片儿?”笔者坐到他身边。

  “有时候能接十来个,有时候连五六个也接不到。”大连人比较老实。

  “你不是拍过电视剧吗?收入怎么样?”

  “其实拍电视剧比拍广告收入低,好就好在一干就能干上两个月,有保障。我拍的那个电视剧前后就有我五六分钟的戏,平时就帮他们干点儿活,还可以吧。”

  “工作室给你们找住的地方?”

  “真那样就谢天谢地了,我们几个演员一起出,能剩点房钱。其实也挺亏的,有时候忙起来一个礼拜也回不去一趟。”

  “以后呢?还是想拍电视剧?”

  大连人点点头。“拍电视剧辛苦,可要弄好了,没准能出头。您说我们大老远跑北京来混的是什么?不就是想出人投地吗?”

  笔者没说话,是啊!谁也说不准他们是不是能出名,不过像拍广告这么累是活儿,给一千块钱笔者也不干。不久笔者在其他广告片里也见过大连人的形象,那回他又跑到河里去开摩托去了,笔者估计拍那个片子的时候他没少摔跟头。如此看来他拍食品广告还算好的,最少没危险。后来别人告诉笔者,像地下室那样的工作室在北京还有好几个,有专门的向电视剧剧组倒卖演员的,有的专门弄一群歌手,为各种演出找人的。在北影厂的那些人大部分都进了工作室,没活儿的时候就跑到电影厂门口去碰,谁知道哪块云彩有雨,没准入了哪个大导演的眼也说不定呢。

  其实不是所有在北京娱乐业里混的外地人都想成名成家的,他们有的已经来了很多年,圈儿里的事已经摸熟了。名虽然成不了,可在京城混口饭吃,并不是难事。

  阿黄、余丽和老五就是这种人,他们是一个松散的演唱团体。既可以组合起来,几个人蹦蹦跳跳折腾一会儿,也可以自己抱着吉他单练。一般的演出都是他们三个一起去,演唱风格不一样,又有男有女的,人家听歌的容易接受,谈价钱时也好开口。至于他们几个是什么时候凑到一起的,三个人居然三个说法。

  阿黄是江西南昌人,她总说是余丽他们九七年时看她歌唱得好,死活拉她入伙的。这一入伙倒把自己的前途给耽误了,要不是和他们一起在野台子上混,没准哪个高人看上自己,一下就出去了。

  这时候余丽就会“呸”她一口。他是南京人,说起话的味道和阿黄差不多。“瞎说,是九八年三月我们发现的你,那时候你都快饿死了,房东是怎么追着你要钱的?我看你碰不上高人,房东就得把你强奸了抵房钱。”

  “可哪回演出,他们都叫我返场的时候多,没人叫你们呀,所以我就应该成名。”阿黄是他们三个中最小的,平时说话也显得有些傲气。

  “唱得好又有什么用,圈儿里的人你认识谁?五哥唱得不好?他圈儿里的朋友多不多?没人捧,唱得再好不还是野路子。”余丽说话很尖刻,她有一双杏眼,据说年轻时,眼睛一眯就能迷倒一大片。虽然现在还不到三十,可她总说自己老了。

  余丽说的五哥就是老五,他已经三十来岁了,脑门上的头发已经掉光,后面剩的一半留得挺长,还梳成了一条小辫子。他来北京可早了,八十年代末的时候老五就扛着一把吉他,从呼和浩特来了北京。那时候演义界、文艺界刚开始市场化,大大小小的明星们正在拼命走穴。老五嗓子好,吉他也弹的不错,可他初到北京,人地两生,没多少日子就混不下去了。那时的北京还没有现在的工作室之类的东西,一个外人想混进京城演义圈,实在是连门都找不着。老五在北京流浪了三个多月,钱快话光了,可事业还是没什么起色。实在快熬不下去了,老五一狠心抄起吉他就下了地铁。

  他在地铁的过街通道里,铺了一张报纸,坐在上面一唱就是一天。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余丽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