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文化-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专栏作家 > 随笔 > 童仝 > 个人文章

童仝:寂寞时期的爱情


  李正认识然然的时候,然然的第四个男朋友刚刚离开了她。然然一天到晚就像丢了魂一样,坐在办公室里老是自言自语。唉!这世上根本没有爱情的。看来还是老于说的对,女人还是找个对自己好的人嫁了最好。

此时的然然已经二十六岁了,这样的年龄在江城就算大龄姑娘了,这样大的女人还没有嫁在封闭的江城就意味着失嫁。失嫁?多可怕的一件事情。记得张爱玲曾经就女人失嫁做过文章,好像是说一个女人要是没才也没有事业,还是快快的找个人嫁了的好,因为这样的女人再等几年也不会增加她的智慧与才华。

  热情的老于大姐怕然然会想不开,就费心的从哪本书上找来这么一些话来安慰然然。然然心里就有点舒服,按照此话,她就有理由现在不嫁,然然在小小的江城也算个优秀的女孩子,虽然然然已经二十六岁了,但她仍然称自己为女孩子,在然然的心中女人和女孩子是不一样的,只有结了婚的才叫女人,没结婚不管多大都是女孩子 。这是规则。

  然然在电台上班,虽然只是个小小的导播,但在小小的江城已经足够显摆的了。然然所有在江城的朋友同学中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在媒体工作。电台的班车每次路过然然家门口的时候,就会有邻居羡慕的目光远远的射过来。有个爱和然然开玩笑的大婶每次见到然然就说:这不是大记者吗?上哪儿去?然然就脸色红红的说又瞎说,我是导播。大婶就笑着对旁边的人说,然然这孩子在电台上班呢。然然就感到心里很受用,她想有一天我会成为记者的。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在电台里然然是为数不多的本地人之一,因为在这之前,江城所有的新闻单位都是外地人的天下。光新闻部里十个人中就有九个是外地人。最近的来自山东,最远的来自黑龙江。那一个叫刀子的是地地道道的江城人,在北京上的大学,回来后就分到了新闻部。刀子的普通话说的还算可以,就是长的太不像那么回事了。又胖又矮的,让人联想到肉球。文艺部的安由由常拿这个来涮江城的男人。她用细细的小嗓子说:然然,你们江城的男人都是刀子这样的吗?然然和安由由在一个办公室,然然每天都坐在导播室里为安由由服务。这倒没有什么,最让然然不高兴的是她老拿这句话来涮江城人,每天想起来都说那么一二次。然然就有点不高兴,地域的歧视让然然忍无可忍了,在安由由再一次说出这句话时,然然就猛烈反击:再不好也比河南人好啊,坑蒙拐骗样样俱全。安由由也不示弱地说我是山东人,从我爸那辈就在山东了。然然不屑的一笑说怪不得呢,骨子里还留着河南人的本性。安由由就变了脸,两个人正争的脸红脖子粗的时候,桌子上的电话就响了。

  电话放在前面的桌子上,平时都是安由由接的,现在她一生气就不接了,低着头专心致志地看一封读者来信。然然就扯了一个嘴角,跑过去接了。一个厚重的男中音说:是电台吗?然然说是,请问你有什么事?此时的安由由就抬起头来,按照常规一定是热心听众找安由由的,不是想来见见她就是给她寄了一封信问她收到了没有。安由由最有成功感的就是接到听众的来信或者说电话了。有一次安由由感冒了,细心的男听众就把感冒药和一束鲜花放到传达室里,让电台的同仁好一阵子羡慕。

  对方沉默了好半天,才说我也不知道找谁,然然就有点儿上火,在她要摔是电话的时候,男人才吭吭哧哧地说这儿有条新闻线索。然然一下子来了精神,她说你说说具体情况?男人说二马路这头上有一个小女孩子,好像有十岁吧,她在三马路上碰到我说家里受灾了,交不起学费,我就给了她五十块。可是一个月以后,她又到二马路上来了,又向我伸手了。然然当时脑子里一激灵,这个小女孩子可能是个骗子,或者说是以此为生有老板在后面操纵她。或者说她有难言之隐。然然二话没说,就咚咚地跑下楼了。然然去新闻部找刀子,虽然安由由也是记者,虽然电台有好多然然认识的记者,但她执意跑下楼去找刀子就是因为他们都是江城人,然然身不由已地想做出一些事证明江城人的能力。可是刀子却不在,然然就一个人跑到现场来了。在她一本正经地掏出本子的时候,然然想也许,改变她命运的时机来了。

  二马路距电台有七八站的距离,然然坐的士赶到现场时,那个小女孩子已经被人们围住了。然然跑到公用电话亭里挂通了报信人的传呼,刚放下电话,一个男人就从一辆桑塔纳里钻出来了。他一边和然然握手一边自我介绍:李正,木子李,正大光明的正。然然点了一下头说你还通知别的媒体了吗?李正说没有。然然说太好了,我们要的就是独家报道。李正和然然挤进去时,一个警察已经在里面干涉了,小女孩子哭的一塌糊涂。李正就大着声音说:让让,让让,电台的记者来了。

  然然就在众多羡慕的目光里,蹲在了小女孩的身边。然然说你不要哭了,能告诉我你的家在哪儿吗?小女孩子拼命的摇着头。然然又说你不要怕,我是电台的,我们来的意思就是要帮助你。小女孩更加拼命的摇头拼命的哭。这时警察就不耐烦了,他对然然说你不要和她费话了,她在这儿也不是一天二天的了,我们也不是遣送一次二次的了。然然看了他一眼说:你看问题能不能客观一点?你怎么知道她就是甘心情愿的?你敢说她不是被人操纵或者说被了拐骗来的么?我是记者,我有权力把这件事情搞清楚。警察看了她一眼说你是记者?电台的记者吗?你们怎么没带录音机呢?然然楞了一下,就在她楞的过程中警察又说了一句:你的记者证呢?

  这是然然所没有想到的后果,尽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了刀子找到了台里,尽管已经证明了然然是电台里的人,而且是文艺部的导播;而且警察也当着大伙的面给然然道了歉,但然然的故事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已经家喻户哓了。然然就像蔫了的小草一样,好长的时间恢复不过来。而这时候,她第四个男朋友,一个让然然一直引以骄傲的男朋友却倒在了别的女人的怀里。

  就算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然然仍然记得那天的情景。然然本来打电话是想让男朋友来家里吃饭的,然然的妈炖了一大锅的鸡汤。一开始的时候没有人接,后来男朋友就接了,他好像在蹬山一样显得有些气喘吁吁的。然然说你在做什么?男朋友想了一会才吭吭呀呀地说我在工作呢,你没事吧?没事先挂了,我忙的要死。然然就在这个时候听到了好像猫儿被挤压的哼哼,急急的二声就没有了。然然说你那儿是什么声音?男朋友说是猫打架呢 。然然刚想问哪儿来的猫男朋友就把电话给挂了,再打就占线了。

  然然就躺在床上想,想来想去她终于明白了。她记得有一次和男朋友看录相时,就有这么一种声音,那是做爱的声音。还说猫打架?他们在作爱?然然的脸就呼的一下子燃烧起来了,他?他妈的!他妈的!然然就感到一种从来没有的屈辱,她本来应该到男朋友那儿去堵的,后来她又想自己算什么东西?然然就哭泣着冲下了楼。

  然然的心情也就非常的灰暗。她在最悲观的时候想的最多的是赶快找个人嫁了吧,什么身高啊,什么长相啊,都无所谓了。你看办公室的老于大姐不也就找了个开的士的吗?人家的小日子过的比谁都幸福。每当老于大姐下班,人家那位总会开着车在门口等她。电台里这么多的人,尤其是那些优秀的人,谁能像老于大姐那样天天有车接送。虽然是一辆的士。然然自从第四个男朋友背叛她后,她的心情就始终不能明朗起来,她想找一个人嫁掉,又想不出除了男朋友哪一个人能够和她携手一生。想找一个人结婚并不难,难的是能不能达到她所要的效果,能不能对男朋友起到报复的作用。女人一旦受伤,想的最多的就是快快找一个比他各方面都要好的男朋友,快快的结婚。

  安由由主持的是一档谈心节目,这档节目每天晚上十点半开始,到十一点结束。这半个小时的时间,安由由就接听一些电话,读几封听众来信。大多是一些失恋或者说家里出现危机的事情。然然做为这档节目的导播。有时候她觉得很没有意思。尤其是近一些日子,只要一坐在那儿,然然就会想起男朋友的事来,想到男朋友她的心情自然就不会太好。所以,接听听众的电话声音也不如以前好听了。

  又是十一点了,然然看到直播室里的安由由对她做了一个OK的手势。然然就像从梦中醒来一样,她以最快的速度收拾自己的东西。她不想和安由由一起走,她承受不了安由由跳上摩托车时对她说的客套话。然然看不到开车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他每天晚上都会准时骑着那辆马哈哈摩托车在电台门口等安由由。安由由就从推自行车的同事们中间,像鸟儿一样蹦出来。在上了车后安由由会对着同事包括然然说一句,要不要带你们?好像她不是摩托车而是一个大奔驰一样。

  安由由从直播室里走出来,她在等电话,每天这个时候那个男人就会打电话上来。当电话响起来的时候,然然已经走到了门口。她只有走,难道她要停下来听安由由酸吗?可是安由由却叫住了她,说你的电话。口气有很明显的失望。又有明显的惊奇。因为然然的电话是办公室里最少的,而且还是在这个时候。安由由小声地说是个男的。


[1][2][3][下一页]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安由由 | 李正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