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文化-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专栏作家 > 随笔 > 庸人 > 个人文章

庸人:外地人在北京(14)

  说实话小利她们刚开始干的时候都有些怕来客人,来了客人心理就打鼓。她们刚到饭馆的第三天,就看见有个喝多了的酒鬼嫌服务员上菜太慢,把半盆汤扣在人家身上了。那情景想来真是可怕,他红着眼珠子硬说饭馆的人瞧不起他,拉着上去规劝的老板说要“出去炼炼”。

最后老板实在急了,叫人打了110才把这家伙拉走。从那天开始,小利就下了决心,将来在北京一定要找个体面的工作。

  可不久麻烦就让她们撞上了。

  二毛为了照顾她们,他用手里的一点儿小权利总把她们安排在一个班上。那次小王给一桌客人上菜,盛汤时一不留神把汤汁洒到了客人的手上。本来那桌客人差不多都三十来岁,穿得挺是样的,可这一勺汤下去就跟捅了马蜂窝似的,炸开了。

  “咳!咳!咳!你干嘛哪!你眼睛长肚脐眼里去啦?”客人半举着流着汤的手,腾地蹦了起来。他咧着嘴,眉毛挑到了脑门上。

  另外几个客人哈哈大笑起来。

  “好!让小姐给你舔了吧!”

  “瞧那小姐细皮嫩肉的,泼你一身汤,肯定是瞧上你啦,今儿还不带家去。”

  “小姐长得还行,跟把巩丽打肿了似的,带回去吧。”

  “对不起,对不起------要不您到卫生间去洗洗,我带您去。”小王连说了七八句拜年的话,她的脸都吓白了。

  “洗洗?我又没干那事,洗什么呀?”客人的手在小王面前晃。

  小王今年还不到二十岁,自然听不出他的话外之音。“真对不起,洗洗就干净了。”

  “嘿!”有个坐着的客人叫了起来:“还是个雏哪!你小子今儿要走运。”

  “那不行。”客人手上的汤几乎都快掉到小王脸上了。“洗干净就行啦,你还烫了我一下呢,你说怎么办吧?”

  此时小红、小利和另外两个服务员已经跑过来了,他们一边赔不是一边想拉小王走。

  “想走?没那么容易!”客人不顾大家的规劝,挂着汤汁的手一把拽住小王的手腕子。“进不说清楚,我们哥几个就没完。”

  老板本来以为服务员说两句好话就完了,一直在吧台看着,现在他觉出势头不对,赶紧跑过来。“哥哥您这是怎么了?”

  客人眨眨眼,也可能是听见了北京口音,气焰没刚才那么嚣张了:“你是老板吧?有你们小姐这么干事的吗?弄我一手汤,你瞅瞅。”说着他终于撒开了小王,举着手给老板看。说来可笑,他手上的汤汁在刚才抓小王的时候已经抹在小王手腕上了,他伸给老板看的手,居然还挺干净。这一来他自己倒弄得挺尴尬的。“嘿!刚才还一手呢?”

  “哈哈哈------”坐着的几个客人又笑起来。“你都抹小姐身上了,没事就占人家便宜,有劲吗你?”

  老板也跟着笑起来。“得!我们的错,我给您陪个不是,要不这顿饭算我的了?”

  “好!一看就是咱北京哥们儿,够爽快的!那我们几个可就先谢谢您啦!”客人举人拍了老板肩膀一下。

  老板本来只想缓和一下气氛,可没想到对面这帮家伙都是数猴的,会顺竿爬。他狠狠瞪了小服务员们一眼,扭身走了。

  第二天开早会的时候,老板宣布:由于小王在工作的失误,给饭馆造成了损失,扣发当月工资一百块。这一百块基本上就是昨天那帮家伙的开销。小王低着头,没说什么。可小红却气不打一处来:“是你要请人家吃的,怎么怪我们。”她叨唠的声音很小,可老板还是听见了,他面无表情地看了小红一眼。

  “他再有文化也是商人,商人不看中钱倒怪了。”后来小利开解小红、小王她们。可没过久,这种事又险些被小利摊上。

  饭馆附近有家舞厅,比较低档的那种,好象是五块钱一张门票,去的人都是当地耐不住寂寞的半老徐娘和总想找些便宜占的下三烂。散场了便有不少人吃夜宵,其中大多是舞厅里刚认识的男女。其实小利接待的那个男的以前来过,小利对他印象挺深的。上回来的时候他也带着的女的,这家伙一个劲大声说自己在灯市口有开了家饭馆,一天五千多的流水,比这家饭馆大多了。小利仔细看看他的穿戴,实在看不出他是个老板来。这次他又带来个女的,那女的脸上抹得乱七八糟的,看不出有多大岁数,后来听她说话,小利估计她已经不小了。

  饭馆里人不多,这家伙一进来就跟女的说自己在鼓楼包了个商店,生意是如何如何火暴。小利听在耳里,笑在心中,这家伙肯定是个骗子!夜宵快吃完了,这家伙说要去卫生间。小利多了个心眼,一直注意着那个女的。可那骗子左等不回来,右等不回来。最后小利干脆就站在女的身边看着,女的一个劲问她卫生间在哪儿,小利说饭馆里就有。女的终于意识到受骗了:“他说是商店的经理,要和我谈笔业务。今天我没想到还会有应酬,没带钱。能不能记帐?”女人头上直冒汗。

  小利抿着嘴摇摇头:“我们这儿不记帐,上回他还说是一家饭馆的经理呢。我们也一样收钱了。”

  后来她在电话里说了半天,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个男人,看样子是她的老公,他十分不情愿地替女人把钱交了。一出饭馆的门两人就吵起来了。

  小利在她走后和伙伴一块儿笑了好久,这个笨女人!

  二毛告诉她们,这种事在饭馆里太多了,比这厉害的有的是,以后多加点儿小心就行了。其实挨客人几句骂,让人家嘴上占点儿便宜也不是大不了的事,怎么说都是在公共场合,他们不敢太过分。再说怎么说社会上也是好人多,像小王碰上的货色并不多见。饭馆里最怕的是来溜桌的,碰上这种事,你是管也不是,不管更不行。

  她们三个是夏天来的北京,干到第三个月时已经是深秋了。北京的深秋已经很冷了,大家穿的衣服都很多。

  有一次小利当班,外面刮着西北风,天已经黑了。屋里的客人却非常多,也特别热,大家几乎都把外衣脱了,饭馆里没有衣架,很多人就把衣服挂在椅子背上。小利和其他服务员们看到生意好心情也跟着好,生意好了,老板一高兴没准还发些奖金呢。这时外面又来了几个身材高大的客人,他们看到饭馆里人多,便在屋里的桌子间来回转悠,样子像在找空桌子。

  小利走过去告诉他们角落里还有位子。来人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他操着东北口音对小利说:“我们先看看再说。”

  小利觉得特奇怪,明明有位子他们还要看什么。于是便注意起他们来,只看了几眼她就明白了,这俩人在桌子间穿老穿去,不时地用手扒拉人家的椅子,好象是觉得椅子挡了路,而实际上手指却在人家的口袋附近转悠。

  “小偷!”小利想到这两个字,浑身的汗毛孔都张开了。她的目光不自觉地追随着那两个家伙,终于这俩人发现了目标,一个酒性正酣的胖子正在和别人拼酒,小偷乘他不备,手已经伸进了他西服的口袋里。

  “小心哪!”小利也不知道这声惊叫是从自己哪个部位发出来的,东北人的手立刻缩了回来。胖子同桌的人马上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们几乎一齐盯着两个小偷运气,有人已经把酒瓶子抄在手里。其他桌子上的人已经开始摸口袋了。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